AI 時代,是一個 Google 還得去抄襲騰訊的時代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Google 為什麼成為了 copycat?別人有的功能、硬體他都硬要參一咖,做出來的東西有點像是「湊數」,過去打著創新牌的 Google 怎麼會淪落到這種地步,甚至連「抄襲微信」這種言論都出現了。本文脈絡化的帶你了解 Google 的焦慮所在,Google 所面臨的,是不想錯過風口、卻又抓不到殺手級應用的進退不得的尷尬情況。(責任編輯:陳君毅)

文:腦極體

騰訊和「抄襲」這個近乎其原罪的詞聯繫到了一起,估計吃瓜群眾已經見怪不怪了。

但假如說「不作惡」的 Google,抄襲了騰訊,那好像就有點「活久見(活了這久什麼都有可能見到)」了。 但是這種說法確實發生了。

前一陣,CNBC 網站報導, 一名在 Google 工作十三年的工程師 Steve Yegge 離職後,公開批評 Google 已經不再專注於產品 ,而是「100% 專注於競爭對手」,稱其「已失去創新能力」。

在這哥們看來,Google 的 Home 智能音箱複製了亞馬遜的 Echo;社交應用 Allo 抄襲了 WhatsApp ;一度引起熱議的 Instant Apps 則是在模仿微信 ……。

「不想錯過風頭」,讓 Google 推出多款跟風產品

當然了,離職員工帶著怨氣可以理解,表達方式多少有點誇張。Instant Apps 作為一種無需下載,隨時調用的輕度 APP,確實從產品思路上看跟微信小程序差不多,並且也晚於小程序推出。但 Instant Apps 很早就開始測試了,似乎也難構成徹底的「抄襲」。

但有一件事這位工程師似乎說對了:今天的 Google ,差不多擁有全部競品的「高仿版」。從手機音箱電腦相機,到各種消費應用、開發框架和娛樂功能。Google 的產品體系在數年間經歷了非常驚人的膨脹,並且時常搞出高速跟風和推出無用產品的「非理性情況」。

Google 真的開始變成「100% 關注對手」了嗎?那個曾經眉清目秀的 Google,變成了「一家抄大家」的 Google ,到底經歷了什麼?

這背後,或許充斥了關於消費級 AI 的泡沫與恐懼。

不是關注對手,是關注霸權

在移動時代並不算交出滿分答卷的 Google,可能是最先明確 AI first 戰略的國際科技巨頭。顯然在人工智能浪潮中,Google 是絕不希望再次重演社交和移動硬件上的失手的。

這種「不希望錯過」的產品情緒,似乎在 Google 消費級產品的多個層面得到了落實和蔓延。尤其在 Google 去年開始明確 AI 時代的實現方式是硬件軟件協同之後,全面覆蓋式的產品戰略就爆發式的呈現在了我們面前。

Google 關注的不是對手,而是 AI 時代的消費霸權

目前我們可以看到,Google 的產品集群正在通過三種方式完成向 AI 的跳躍:

1. 推出以 AI 為主要賣點的消費級產品。最顯著的當然是 pixel 為代表的硬件集群,手機之外,各種各樣的穿戴設備、家居設備、辦公設備以 AI 為名蜂擁而出。

2. 對老產品以 AI 翻新。Google 地圖、gmail 等產品,開始在各次發布會中推出 AI 加持的新版本,可能是某種技能加入,也可能是運行的方式 AI 化。總之,Google 在搜索時代聚累的產品家族正在逐步走入 AI。

3. 競品的高仿。這也是近兩年 Google 較多被人詬病的一個層面,在於亞馬遜、微軟、Facebook,甚至中國的騰訊、百度等競品戰略逐鹿的檔口 Google 開始採取非常激進的「人有我也有戰略」,無論是智能音箱一類的硬件,還是社交網絡、語音助手等軟件,Google 都會做跟競品高度相似,只是「更加 AI」的產品進行市場拉鋸戰。

從這三方面戰略不難看出,Google 正在想盡一切辦法,推出盡量多的 AI 產品,以及在更多的產品中體現 AI 能力。比如上文中提到的 Instant Apps,就是一種在安卓環境下實現 AI 應用的便捷出口。

這種全面快跑戰略看起來過癮,問題是跑太快了可能會絆倒自己。有些產品強行 AI 會有點尷尬,比如 Google 的家庭 AI 相機。而跟競爭者高度抵充的產品戰略,也難被人指責抄襲和創造力缺失。

可能在 Google 看來,這兩種負面影響只是暫時的,只要最終賭對了一個或者幾個 AI 消費風口,那麼最終的美好明天就會到來。 所以說「押滿每一注」的 Google,關注的並不只是對手,而是 AI 時代的消費霸權

但是 AI 霸權真的如此容易窺取嗎?

在今天所看到的是,Google 發布會推出的產品群規模在一天天擴大,Google 的 AI 生態結構也在一天天復雜,無論是印度、法國還是今天依靠 AI 完成的「中國回歸」,Google 的世界 AI 生產線也在一步步立起。

如果從股價和市值而言,Google 的「AI 快跑」戰略大概已經被證明是成功的。

Alphabet 的股價不斷升高,到目前為止其市值已經超過 8000 億美元大關,似乎開始將目標遙遙指向了蘋果。

但尷尬的事情在於,這麼多硬件軟件中,卻始終沒有找到能夠打開巨大商業空間,引起行業跟風的「明星產品」。

AI 發展,消費者無感(單押),正是矽谷巨頭們遭遇的問題

被戲稱做 Google AI 全家桶的硬件們,雖然出貨量還在穩固爬升,且不斷壯大穿戴和家居設備的規模。但分析人士普遍認為,Google 打造的 AI 智能設備生態,在軟件結合率上並不讓人滿意,遲遲沒有獲得用戶的長效使用習慣。並且在變現能力上也與期待值不符,其表現已經給 Google 整體的短期收益預期帶來了壓力。

這背後或許隱藏著一個直到今天都沒有被破解的謎題:AI 看起來很有用,但用戶真的有必要為它放棄原有使用習慣嗎

畢竟 AI 相關應用能力,集成在語音交互和視覺識別兩個端口,這也就導致 AI 帶來的能力差不多都是錦上添花,很少有激動人心的「跨時代」能力。

比如 Google 地圖進行 AI 化,是以新推出的智能識別停車場功能為由頭的,但在實踐中用戶發現真正能識別的停車場目前還太少。是不是 AI ,又有什麼區別呢?

「AI 很好,但不夠驚人」,是這兩年始終縈繞在消費級電子市場上的濃重陰影。大家嘗試了一次又一次 AI 化,但消費者始終沒有怦然心動。

霸權之路剛啟程,似乎就撞上了一棟不薄不厚,不偏不倚的牆。

AI 會不會只是一坨「樂觀的泡沫」?

押注了很多,不見效果,於是押注更多,似乎已經在 Google 身上形成了一個邏輯循環。這也是為什麼離職工程師會批判 Google 過於關注對手,卻喪失了創新能力。

這背後隱藏的思考,大概是在消費電子領域,AI 是否被過分樂觀估計了?

一個簡單的例子,是我們始終很難說清楚,AI 到底能帶給消費者什麼?確切的說,是以目前機器學習為主流思路、雲計算體係為工程化框架的數種 AI 解決方案,到底能在商業體系中發生什麼價值?

一般來說,消費者買到手中的硬件,大概就是搭載了一大堆機器學習模型。主要解決的要麼就是運行速度提升和語音交互,要麽就是用攝像頭識別,以及 AR 等等娛樂應用。即使是用戶理解都很難做到,而且還有一條名叫「隱私」的紅線等在那裡。

從根本邏輯上看,AI 不是互聯網,不能解決從無到有,從隔離到可溝通的「跨越式問題」。AI 更多時候是一種效率提升工具,以及對信息處理方式的多元化拓展。在不能收集針對性數據的情況下,AI 本身邁入消費電子市場就是半條腿走路。而識別、感知這些 AI 帶來的提升是不是足以支撐起一輪新的硬件迭代,似乎還不好確定。

AI 帶給電子消費市場了各種各樣的興奮點,比如 echo 的語音交互,比如 iPhone X 的人臉識別。但這些都是建立在產品和品牌生態本來就夠強的基礎上的。但是新產品如何使用 AI 撬動市場呢?是等更大的 AI 興奮點出現,還是把現有的能力聚合起來?沒有答案的 Google 們,就只好推出越來越多的硬件和應用。

與企業級服務 AI 快速生長相對應的,是消費級市場的 AI 始終缺乏挑大樑、唱主角的底氣。當我們被 AI 帶來的迷人之處吸引的時候,是否樂觀情緒同時醞釀出了新的泡沫?

當無人駕駛的硝煙味已經在 2018 年的春天中蔓延開來,移動應用與消費電子領域的 AI 會迎來怎樣的一個年份呢?

狂奔中的 Google,大概也在尋找「跑步焦慮症」的治療方式 ……。

——

(本文經 腦極體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這是一個谷歌抄騰訊的時代》。圖片來源:Pixabay, CC Licensed。)

更多關於矽谷的前沿動態

Google 創新已死!前工程師抨擊:Google 只顧著抄襲臉書、微信、Amazon
Google 迎來 20 年最大人事異動,全新「Google 三巨頭」成型!
Google、Apple、亞馬遜等科技黑幫,如何在矽谷佔地盤、擴張領土?
引領世界 AI 潮流的台灣人:黃仁勳如何把 NVIDIA 打造成矽谷一流企業?


【2018 年 TechOrange 招募新血,引領台灣正向改變】
如果你平常關注人工智慧、fintech、區塊鏈、創新創業、數位行銷、技術開源、資安、物聯網、經營管理、科技小物等,加入《TO》跟我們一起關注社會、產業創新!

TechOrange 社群編輯、實習生持續徵才中
意者請提供履歷自傳以及文字作品,寄至 [email protected]
來信主旨:【應徵】TechOrange _填上應徵職稱_:您的大名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