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迎來 20 年最大人事異動,全新「Google 三巨頭」成型!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本篇文章有兩個重點:第一,看懂  Google 2017 Q4 的財報,好在哪、壞在哪一次搞懂;第二,看懂 Google 20 年來最大的人事異動,以及最新「Google 三巨頭」的形成。(責任編輯:陳君毅)

Alphabet(Google 母公司)發布了截止 2017 年 12 月 31 日的上一季度財報以及 2017 年全年財報。這次財報的發布對於 Alphabet 來說有兩個節點值得銘記:一是 Alphabet 終於成為一家年營收超過千億的公司,二是 Alphabet(及其前身 Google)迎來了它的第三任董事長 John L. Hennessy

延伸閱讀:Google 母公司找了位史丹佛校長接任 CEO:「矽谷教父」的稱號是怎麼來的?

可以說,這份財報對於 Alphabet 有著節點式的意義。

營收破千億,卻因為川普的稅改而轉為虧損

我們先來看 Alphabet 的 201 7Q4 及全年財報重點數據:

  • Q4 季度總營收為 323.23 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了 24%;
  • 運營利潤為 76.64 億美元,淨虧損為 30.2 億美元;
  • 2017 年度總營收為 1108.55 億美元(約台幣 3.3 兆),年度總利潤為 126.62 億美元;

從這組數字來看,Alphabet 在 2017 Q4 依然保持了超過 20% 的營收增長率,這與 Alphabet 一直以來的營收增長趨勢相一致。76.64 億美元的運營利潤,顯示了 Alphabet 一貫強大的盈利能力。

不過與微軟、Intel 等公司相類似,由於受到 2017 年 12 月川普稅改法案的影響,Alphabet 在 Q4 財報中計入了一筆約為 99 億美元的稅收支出;體現在財報中,Alphabet 最終在 Q4 淨虧損 30.2 億美元。如果不計這筆稅收支出,2017 Q4 的淨利潤應為 68.8 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加了 29%。

同樣地,如果不計這筆 99 億美元的稅收支出,Alphabet 在去年前年的總利潤應為 225 億美元,比去年多出 15.83%。總體來說,這依然是一組好看的財報數據。

廣告仍為 Google 最穩定收入,不過硬體方面 Pixel 仍在扯後腿

在 Alphabet 的總營收中,Google 佔據絕對的主體地位;今年也不例外,來自 Google 的營收為 319.14 億美元,佔據 Alphabet 總營收的 98.73%。不過 Other Bets 的營收比去年同期有所增長,而它所帶來的淨虧損有所下降。

具體到來自 Google 的收入,廣告營收依然是大頭,佔據整個 Alphabet 總營收的 84,23%。可見廣告收入依然是整個 Alphabet 的營收支柱;不過與前幾個季度相比,這個比例已經是最小了。在這裡,雷鋒網列出了 Alphabet 往季財報中廣告收入的佔比情況如下(單位為 %):

由上圖,雷鋒網觀察到以下幾個趨勢:

  • 雖然廣告營收佔比一直居高,但整體呈現出逐漸下降的趨勢;
  • 受到具體業務季節性影響,每年的第四季度廣告營收佔比最低;
  • 從 2015 Q4 到 2016 Q4,廣告營收佔比的變化最大,減小了 3.5%;
  • 2017 Q4 的廣告營收佔比比 2016 Q4 又有所減小,但幅度有限,僅為 1.71%。

結合 Alphabet 近三年的業務發展狀況,可以對上述趨勢進行解釋。首先,對於 Alphabet 這樣的巨頭而言,雖然廣告營收增強強勁,但是卻出現了營收來源過於單一的問題,這對於 Alphabet 的長期發展是不利因素,這也是 Alphabet(或者說 Google)努力擴展業務類型、增加營收渠道來源的原因。

體現在財報中,就是 Alphabet 廣告營收佔比的持續下降;不過總體來看,這個下降趨勢並非特別明顯,還有待繼續推進。

值得重點強調的是,2016 年 10 月 4 日,Google 發布 Google Pixel 手機和 Google Home 智能音箱,並在接下來的聖誕季發售;考慮到這類硬件產品在發布初期幾個月的需求量最大,因為 Google 硬件業務帶來的影響在 2016 Q4 財報中體現得最為明顯。這也恰好印證了 2015 Q4 和 2016 Q4 之間 3.5% 的廣告營收佔比變化。

但是令人大跌眼鏡的是,2017 年 10 月 4 日,Google 一口氣推出了 Pixel 2、Google Home Mini/Max、Pixelbook 等諸多硬件產品,而這些產品給對 Q4 營收結構的改變居然不如去年(幅度為 1.71%)。鑑於 Google 此前已經表示 Google Home 系列的聖誕季銷量為數百萬台,我們可以從中推斷出一個結論:

Google Pixel 2 和 Pixelbook 的銷量並不好,而 Pixel 2 的銷量也比不上第一代 Google Pixel。

如果說,第一代 Google Pixel 的銷量不好是因為受到產能不足影響的話, 那麼 Pixel 2 的銷量不佳更多的原因在於產品質量 。在 Pixel 2 發售之後,這款產品多次被用戶曝出有各種各樣的質量問題;雖然 Pixel 2 有 Google 優秀的軟件生態以及 Pixel Visual Core 芯片的硬件加持,但顯然,這沒能改變用戶對 Pixel 2 品控的負面印象,從而最終影響到 Pixel 2 的銷量。

考慮到 Google 去年以 11 億美元的價格引入了 HTC 的諸多硬件人才和技術專利,而這筆收購也已經完成,預計這筆收購會在 2018 年的 Google 硬件產品中才會體現出價值回報。

另外,在廣告業務方面,Google 的壓力也不小。與去年相比,Google 廣告流量獲取成本增加,其與 Google 廣告營收的佔比從 2016 Q4 的 22% 增長到 2017 Q4 的 24%。另外,與去年 Q4 相比,Google 廣告的付費點擊量增加了 43%,但平均點擊費用減少了 14%。

Alphabet 的新。三巨頭

伴隨著本次財報的發布,Alphabet 迎來了它的新任董事長 John L. Hennessy。今年 66 歲的 John L. Hennessy 是美國計算機學界和商界的著名人物,曾經擔任 Google 兩位創始人的母校——史丹佛大學的校長;他於 2004 年加入 Google 董事會,並在 2007 年擔任獨立董事。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John L. Hennessy 並非執行董事長(注意,他所接替的 Eric Sc​​hmidt 的職位是執行董事長);換句話說,他並不會過多地參與 Alphabet 和 Google 在公司層面的具體管理工作,他對於 Alphabet 的意義更像是一個德高望重的象徵人物。

的確,Alphabet 也需要這樣一個人物。

不過相對來說,Eric Sc​​hmidt 的離任,對於 Alphabet 管理層變化的影響更大。十幾年來,身為職業經理人的 Eric Sc​​hmidt 與兩位 Google 創始人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被稱為「Google 三巨頭」,他們一起引領了 Google 在過去十幾年從互聯網到移動互聯網的發展。

而當 Alphabet 前執行董事長 Eric Sc​​hmidt 淡出管理層,真正開始掌舵 Alphabet 的,除了兩位 Google 創始人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之外,還有擔任 Alphabet 董事會成員(2017 年 7 月 24 日)和 Google CEO 的 Sundar Pichai。

是的,Larry Page、Sergey Brin 和 Sundar Pichai 已經構成了 Alphabet 在新時代的「三巨頭」。他們掌管著人工智能時代的 Alphabet,並掌控著這個巨頭的未來。值得一提的是,他們三人分別出生於 1973 年、1973 年和 1972 年,在年齡相近的同時,他們也都曾就讀於史丹佛大學。

當然,最重要的是,45 歲上下的他們,都已經成熟到足以掌舵 Alphabet 這艘大船了。

——

(本文經合作夥伴 雷鋒網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全年營收破千億美元的 Google,迎來了 20 年來最大的人事變動》。首圖來源:Jasper Morse, CC Licensed。)

更多關於 Google 的發展,了解矽谷大佬的動向很重要滴~

犧牲 HTC ,台灣換到 Google 亞太最大研發中心,是不是挺划算?
【絕對比旅行社還罩】AI 當旅遊助手,Google Flights 提前預測航班延誤!
2018 年,Google 跟微軟都想登上「量子霸權」這個虛華的王座


CONNECT With AI ,年度最強人工智慧論壇

2 天論壇接力、9 大關鍵產業、20+ 國際級趨勢講座、還有 AI 實境體驗攤位
7/6(五)、7/7(六), 三創數位生活園區 12 樓

盲鳥票 10 天完售!沒搶到票的別怕,你還有早鳥票
立即購票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