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創辦人李彥宏的年度戰略回顧:「AI,將是屬於百度的時代」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百度在 2017 年給人煥然一新的感覺,在人工智慧層面,百度變成了一個不可忽視的巨頭,提到這件事或許更讓人能體會他說的:「我們的時代終於來了」。

過去談的 BAT 三巨頭,現在慢慢的都各自走出了自己的路,並在各自領域建立起一片很不容易的天,百度的 AI 野心早寫在那裡,就如他們開啟的阿波羅計劃、相關的移動互聯設備計劃,我們可以感覺到百度更有自信、更有方向的在宣布每一個決定和方向,李彥宏和陸奇正在帶領百度,走出一條嶄新的道路。(責任編輯:林子鈞)

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李彥宏表示百度當時遭受到了衝擊,「感覺腳跟站不穩」。但到了人工智慧時代,百度的心態則要從容的多,因為搜尋和 AI 的技術本質一樣,「這一天終於來了」。

在管理上,隨著陸奇的加盟,在部分工作上也解放了李彥宏,他評價 陸奇當百度是「家」,是一個優秀的領導者,屬於「不像經理人的職業經理人」。

而對於媒體廣泛關注的李彥宏給陸奇的「十個問題」,李彥宏在現場公開了其中一條,它是解決手機百度的 DAU(日活躍用戶數量)問題。近期,他們決定把手機百度就叫百度,而當用戶搜尋的內容在網頁上的時候,會顯示是網頁版,換句話說,在手機 App 上搜索就是進行百度搜索。

另外,李彥宏表示,「All in AI」並不是他的原話。「我沒有說過 All in AI,我說話還是留有餘地, 我相信 AI,但是希望大家不要絕對化 。我們大部分的資源還是在搜尋和信息流上,他們背後的技術也是人工智慧。我們希望大家知道人工智慧是無處不在的推動百度往前走的力量。」

在信息流方面,他透露,六七年前,Facebook 想進入中國時,和百度談成立合作公司就談到  newsfeed 要進來,將來很有可能是以算法分發為主。關於開放平台,他認為做重複事情的公司會被淘汰掉,一個開放平台,一定會戰勝封閉平台。

搜尋和 AI 的本質一樣

18 年前,百度剛開始做的時候,大家還沒能理解我們。到現在做到這麼大,我也沒想到。移動互聯網剛到來的時候,我們被衝擊了一下,感覺腳跟站不穩,所以當時就警惕著,說一定要把移動互聯網拿下,這麼一種心情。

移動互聯網也是說了很多年了,2002、2003 年的時候,就有很多人跟我說,手機時代就要來了,移動互聯網就要來了,但是那個時候還不是移動互聯網的機會,時間長了心態就麻木了,感覺移動互聯網到來還早,但是後來當它真的來的時候,很多人都有佈局,我們沒有佈局,就有點慌。

但是當 AI 到來,我們心態倒是從容一點,因為七八年前,我們就開始做相關技術了。甚至再遠一點,18 年前百度剛成立的時候,搜尋就是需要這些技術的。搜尋的本質和人工智慧一樣的,那會兒用的不是人工智慧技術,但是幹的是人工智慧的事。所以當 AI 到來的時候,我們的感覺是:這一天終於來了。

陸奇到來一年的變化

一年前,有十幾個人直接向我匯報工作,每天有很多危機出來,思考重要但不緊急事情的時間就被擠掉了。過去一年我有很多時間思考,我們改了百度的使命,原來是「讓人們最平等便捷地獲取信息,找到所求」,現在是「用科技讓複雜的世界更簡單」,新使命更能體現人工智慧對人們生活的改變。

從直接向我匯報工作的人數來看,現在差不多是兩年前的一半,之前十幾個人,現在六七個人直接向我匯報。

「職業經理人管理公司都一般」,我現在還是這個觀念,總體上來說,還是創始人管理公司效果更好。最好的經理人就是不像經理人的經理人 ,陸奇不把自己當做經理人來看待,而是把公司看做他的事業、他的 baby 來看待,效果更好。

他工作時間比我還長,人也很正,風氣帶的很好。一年前來極客公園,我在後台候場的時候碰到沈向陽,他衝我擠眉弄眼的,我就想他是不是知道消息了?後來我還給他發了個信息,說你知道了也先保守秘密,我們還沒有公佈。

即使到今天,我也還是很忙的,並沒有很多時間,去把「創始人的角色」這個命題去理論化。我感覺自己 18 年是沒有變化的,但是很多人覺得有變化。人有時候就是勞累命,你可以不做這件事,但是不做晚上睡不著覺,很多都是很細節的事情,但這些細節的事是我喜歡的事。現在其實沒有人直接向我匯報了,可以只管想管的事,但是想管的事還是很多。

就同樣的話,我說出來和別人說出來就是不一樣。我們會上討論出一個共識,我說「那行,你們去公佈吧。」但他們就說,不行,我們說和你說是不一樣的。

信息流和開放平台

一年前陸奇來了之後有一個媒體見面會,我自己拿筆寫了 10 個問題,是未來要解決的問題。當時媒體很好奇,但是我不能說,因為是公司商業計畫的秘密。今天我說一個吧,第一個是手機百度的 DAU(日活躍用戶數量)問題。大家做移動互聯網來說,不是很新鮮的問題,但是對百度來說是一個新問題。百度做搜尋每天回答用戶非常多的搜索請求。移動互聯網到來之後,人們越來越需要一個乾淨的互聯網環境。

有一次我和一個省委領導吃飯聊天的時候,他說百度做的不錯,但是還要努力啊。我就奇怪這是什麼意思呢?他說,我在百度上搜尋我的名字,結果搜到色情網站上了。我想這不是我的問題啊,這是點了多少次,才上了色情網站呢?但後來再一想,這件事還是由百度 App 進去的,所以跳多少次,你都得替他負責。

未來人們對百度的理解,主要是通過百度 App 進入。人們用百度,默認是使用網站,而用百度 App 就像一個附屬品,最近我們做了一個決定:改!手機百度以後就叫百度了,以後當用戶搜尋的內容是網頁內容的時候,我們會提醒你這是網頁版,而手機上 App 搜出來的東西,就是百度搜尋的。

我們大多數資源還是在百度搜尋、百度信息流這裡,這後面的技術都是人工智慧技術,所以這個技術是無處不在的,不僅僅是推動新業務發展。沒準最能體現 AI 技術的還是手機,但是 未來的手機,和我們現在說的手機,可能不是一個概念。

信息流這個詞在國內是一個新流行起來的詞,但不是新概念。六七年前,Facebook 想進中國,和百度來談合作公司。那時候就談哪些功能可以進來,他們就談到 newsfeed 要進來。但是就是說可以結合算法、社交等。現在看朋友圈、微博是以社交為主,百度信息流、頭條是以算法為主。

對於算法組織出來的信息流,是機器在猜,用戶會喜歡什麼。但是 算法沒有社交這麼高的粘性 。最佳的狀態就是兩者的結合。將來很有可能是算法分發為主的,就是用計算機來猜測你想要什麼,你用的越多我算的越準。可能一開始算法會有一些問題,比如推送的內容質量不夠高,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算法的優化,以後質量一定會越來越高的。

平台的開放會使得重複的工作減免,但即使我們不做這些事情,做重複事情的公司也會被淘汰掉,這是自然規律。我們做的事情會加速這件事的發生,可能原來做三年會死,現在 3 個月就死了,但是早死早超生,重複的事情沒有必要再做一遍了。我們 Apollo 平台開放之後,我們做過的事大家不用再做了,你拿過來,想怎麼用怎麼用,想怎麼改怎麼改。更多公司可以去做一些更有意義的事情。

一年前我們在 CES 的時候,人們只是覺得你只是一個新的競爭者,還不是排第一的。但是今年大家的心態是,這是合作夥伴,他們做的好,我們就能做的好。今年 CES 百度世界大會上我們做了一個直播,北京這邊在大廈旁邊開著一個車隊,有的車裡沒有方向盤,據說現場的老外都特別興奮。一開始大家都覺得你是不是作秀啊,但是當他們看到直播裡無人車真的在開,就很有氣勢。 一個開放的平台,一定會戰勝一個封閉的平台

科技帶來的變革

我女兒 10 歲,對手機的使用有時候還會更熟練。百度裡有些是成人看的東西,如果手機的攝像頭看到一個小孩的臉的時候,它應該自動把內容變過來。有時候家裡小孩吵架,可以拿著手機說,你給我們評一評理,到底我們誰對。所以她對機器的認知是,它就應該懂我,就應該解決這些問題。我們跟著技術進步,就是這麼長起來的。

我們該用科技給下一代留下什麼?

世界會因為我們的存在與科技進步而變得簡單得多,我們習以為常的事,有些是很複雜的,下一代會覺得很麻煩。人工智慧技術能認識人的時候,為什麼還需要拿護照去排隊呢?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有一個機器的助手,人做簡單的,讓人快樂的事,而不是繁瑣的、浪費時間的事。

延伸閱讀

百度宣布 All-in 人工智慧:「為了偉大中國的復興,我們必須全力發展 AI」
百度推「阿波羅計畫」:開放自動駕駛技術,加速實現 2020 年達成全自駕野心
中國 AI 第一人吳恩達跟百度分手,是因為百度已經不需要他了

(本文經合作夥伴 雷鋒網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關於 AI、陸奇、開放平台,李彥宏這樣說 〉。首圖來源:百度新聞稿


科技報橘 LinkedIn 上線!

最新科技產業動態、技術新突破、專業職能技巧提升 ....... 鎖定 TO  LinkedIn 專業品牌,提升職能與產業 Know-how,躋身產業菁英之列 https://www.linkedin.com/showcase/techorange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