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d》精選網路「惡人榜」:2017 年網路上最危險的十個人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Wired》雜誌每一年都會選出網路領域中最危險的人物,現在虛擬網路與現實世界的界線越來越模糊,兩者不只會互相影響,更會互相架構現實,成為許多惡劣問題的來源。不論是散播極端主義、槍枝,或者是各種駭客組織,一起看看 2017 年哪些人在網路領域中兇惡至極,能夠登上這個「惡人榜」?(責任編輯:陳君毅)

就在不久之前,互聯網給人的感覺似乎還只是追逐短暫歡娛的與世隔絕的領域,保持著難得的遺世獨立。可如今,美國總統成日價在推特上叫囂,說要把某流氓國家拖入核戰爭的汪洋大海;黑客們散播的蠕蟲病毒在短短幾小時內就席捲全球,讓跨國公司賴以運轉的基礎設備頓時都陷入癱瘓,造成不可計數的損失;而有組織的鼓吹仇恨和暴力的活動也從網上蔓延到現實世界,並以恐怖襲擊的形式出現在從紐約到伊斯坦堡到埃及再到夏洛茨維爾的街頭巷尾。

因此,互聯網不僅向我們表明其危險性已然無法同真實世界脫鉤,而且它與現實世界的聯繫程度反而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密切。互聯網儼然已成為真實世界的寫照,還且還正以誰都意想不到的方式,把這個世界的邊邊角角放大給我們看。

記住這一點,然後我們再來回顧一下 2017 年裡互聯網上那些危險至極的人。

1. Donald Trump 三度蟬聯「網路上最危險人物」

川普已經連續三年位居「互聯網世界最危險的角色」名單之首。

就在他出任總統的第一年的近幾個月裡,他利用自己的推特煽風點火不說,還散佈了一個來源於某不知名英國右翼團體的虛假反穆斯林視頻。他大肆嘲弄和威脅朝鮮,絲毫不在意自己的行為會讓國務院力圖防止局勢滑向核戰爭深淵的一切外交努力都付諸東流。

同時他一步步地削弱美國人民對媒體的信任,所以,當美國人民不能就俄羅斯在干預美國大選方面的究竟充當了什麼角色等基本事實達成一致時,當利比亞的官員將報導他們國家的奴隸制度或緬甸官員將報導他們的軍隊進行種族清洗的文字冠以「假新聞」的帽子時,川普那一貫咄咄逼人的誤導可謂「居功至偉」。

這會兒川普仍舊以自己為中心,態度蠻橫而惡劣,不僅脾氣暴躁。而且思維病態,完全就是一副徹頭徹尾的騙子形象——令人震驚的是,這個騙子到目前為止居然還能從他的口袋裡摸出手機,然後直接向數百萬人發出威脅,示以侮辱並散佈謊言。

延伸閱讀: 川普 Twitter 帳號被水桶,雖然只維持了 11 分鐘還是滿爽的

2. 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主席 Ajit Pai,力圖廢除網路中立性

如果你聽說過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主席 Ajit Pai,很有可能是因為他意欲帶領這個機構向「網絡中立」原則宣戰。在超過十年的時間裡,無論兩黨誰出任聯邦通信委員會主席,都力圖禁止寬帶供應商的如下行為:以限制或其他方式不平等的方式對待合法的線上內容。但是托 Ajit Pai 主席的福,Comcast 和 Verizon 等公司很快就可以在網上毫無顧忌地挑選它們所定義的贏家和輸家了。

即使法庭方面駁回了 Ajit Pai 主席的計劃,他依然還是執行中立保護的機構的負責人,只不過他對於執行中立保護政策目前看來實在是興致寥寥。

不過這並非他榜上有名的唯一原因,Ajit Pai 主席還致力於廢止一項聯邦項目,該項目旨在為美國低收入群體提供上網補貼。如果派主席的陰謀得逞,那麼數位用戶線路的供應商就可以在不需要任何替代服務的情況下停止對鄉村地區的業務投入了,考慮到聯邦通信委員會的公共評論系統每況愈下,這些停止了鄉村業務的供應商哪怕在一旁抄手而立,也不用擔心被追究什麼責任。

一言以蔽之,在 Ajit Pai 主席的領導下,恐怕未來能上網的人會越來越少,能上得起網的人所能擁有選擇會越來越少,同時政府的網絡參與也會越來越少。

延伸閱讀: 美國 FCC 宣布終止「網路中立法」,駭客團體匿名者宣布將發動毀滅攻擊!

3. Ashin Wirathu,緬甸佛教極端份子

緬甸佛教極端分子 Ashin Wirathu 多年來一直宣揚針對緬甸少數族裔羅興亞穆斯林的仇恨。在政府禁止他公開發表演講之後,他通過 Facebook 發表自己的觀點,與追隨者互動交流,散佈流言蜚語,把羅興亞人描繪成外來的恐怖分子,聲稱他們必須被驅逐出緬甸。

此種煽點的言論助長了種族仇恨,致使若開邦數千名羅興亞人遭到屠殺、毆打、強姦,他們的居住地也被付之一炬,數十萬羅興亞人被趕到孟加拉國臨時難民營以尋求庇護,而那裡的條件實在是苦不堪言。作為對這一事件的回應,聯合國正式譴責緬甸軍隊進行種族清洗的行徑。Ashin Wirathu 有時也被稱為「佛教賓拉登」,六月份時他聲稱自己在 Facebook 上的帖子遭到審查,並被暫時禁言。不過他現在又開始在網上拋頭露面,並繼續鼓吹那些極端主義的觀點。

4. 伊斯蘭國 ISIS

自 2014 年粉墨登場以來,伊斯蘭國一直就是無政府主義暴力的代名詞。

不過現在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具影響力,尤其是在網上。在各方的攻勢之下,該組織的領土實際上已經不復存在——包括它在摩蘇爾、伊拉克以及拉卡的據點——但它仍然通過社交媒體吸引信眾傳播極端思想,並指使這些極端分子們製造恐怖襲擊。

從一月份在伊斯坦堡夜總會的襲擊事件,到紐約街頭卡車衝撞致使 8 名騎手死亡,以及上個月在埃及死亡人數超過 300 人的屠殺,我們可以看到伊斯蘭國的手段——無論是通過直接襲擊還是用宣傳手段洗腦——還是那麼血腥殘忍,即使它們的實際領土早就不復存在了。

延伸閱讀: 美國用網路對 ISIS 投炸彈!人家國防戰都打到線上台灣部隊還在高裝檢嗎?

5. 駭客組織 Shadow Brokers,著名戰役:Eternal Blue

其實早在 2016 年的夏季,這個自稱為 Shadow Brokers 的神秘組織就已經開始騷擾國家安全局了,它想方設法地從國安局的網戰工具箱裡弄到了幾樣程序,並逐步將其洩露在互聯網上。但在今年 4 月份事情突然急轉直下,該黑客組織洩露的「工具」中包含著兩個頗具威力的國安局程序 EternalBlue 和 EternalRomance,這兩個程序都利用了微軟協議服務器消息塊的協議的漏洞,這一漏洞使得駭客幾乎可以侵入任何沒有更新微軟補丁的電腦。

這些侵入式的攻擊目標廣泛,從加密貨幣到酒店 WiFi 都被植入了勒索病毒,在全球範圍內給跨國公司、政府機構以及個人都造成了巨大損失。這次的事件引發了人們對美國國安局是否有能力妥善保管網戰工具的懷疑,而 Shadow Brokers 則洋洋得意於它們一手造成的混亂局面。

6. Rod Rosenstein,「蘋果等科技公司應該把指紋等破解交給政府」

Rod Rosenstein 最初進入公眾視野是因為他致信川普總統建議炒掉詹姆斯·科米聯邦調查局局長一職。不過儘管隨著這一決定傳出的醜聞持續發酵,但 Rod Rosenstein 坦面臨的更為持久性的和技術性的威脅其實是他曾一直呼籲的「負責任的加密」,這一用詞委婉的新型表述意為由政府來決定對數據解密與否,或者迫使科技公司自行對數據進行解密。

在過去的 25 年裡,幾乎所有對加密和計算機安全一無所知的人都不相信這個潛在的前提。聯邦調查局要求蘋果公司重新編寫了自己的操作系統來破解 San Bernadino 殺手 Syed Rizwan Farook 的 iPhone 手機。對此安全專家們一再回應稱,為政府開這樣的後門會把無數的設備置於暴露給黑客的風險之下。不過,不僅僅是在國內,科技公司會發現自己在國外同樣受制於類似的要求。

在恢復了槍手 Devin Patrick Kelley 被鎖定的 iPhone 手機之後,Rod Rosenstein 在一次演講中坦言,這種無法破解的加密「代價就是拿生命當兒戲」。Rod Rosenstein 已經明確表示,他還會繼續就加密問題的解決做鬥爭。

在 11 月初早些時候接受《Politico》採訪時,Rod Rosenstein 表示:「我希望我們的檢察官明白一點,那就是當你們在辦案時發現自己有合理的信息需求、而且有合法的渠道可以獲得這類信息時,你們應該積極地去獲取這類信息」。

7. 駭客組織 Sandworm:擁有造成大規模斷電的可怕手段

在過去的三年裡,一群被稱為 Sandworm 的駭客被認為在俄羅斯發動了一場針對烏克蘭的網絡戰。他們襲擊了政府機構、企業,並且在兩次高調的大規模攻擊中中,造成了一場影響數十萬人的大斷電,這也是歷史上唯一一次確認由駭客導致的停電事件。

今年 6 月份,它們利用惡意軟件發起了另外兩場名為「Industroyer」和「Crash Override」的進攻,此時人們才將他們的能力看的更為清楚了。這種全自動和普適性的斷電駭客程序是歷史上繼 Stuxnet 之後的第二種惡意程序,專門設計出來以破壞實體設備。

這種事件一經發現的同時,安全分析人員就把就把 Sandworm 組織跟橫掃烏克蘭隨後波及全世界的惡意軟件 NotPetya 聯繫起來,後者給國際上諸如馬士基船運公司、默克集團以及聯邦快遞等大型公司造成了高達九位數損失。

延伸閱讀: 該如何防範駭客癱瘓台電?第一步,先把台灣老舊的發電系統通通「智慧化」

8. 駭客組織 Lazarus,著名戰役:WannaCry 病毒

Sandworm 組織並非是 2017 年唯一一個從有針對性的攻擊到製造大規模混亂的網絡駭客團體,這一名為 Lazarus 的駭客組織——安全研究人員認為其幕後支持者是朝鮮政府——同樣如此。最近幾年來,該駭客組織已經摧毀了數百台 Sony 公司的電腦,並且從孟加拉國、波蘭以及越南的銀行系統中竊取了數千萬美元。該組織也因此被認為是世界上最活躍的利益導向的、由政府資助的網絡犯罪集團。

不過今年,該組織被認為與目前為止最具破壞性的攻擊行動有染——即 WannaCry 勒索蠕蟲病毒。駭客們只犯了少數幾個只有業餘者才會犯的小錯誤,包括在惡意軟件中內置了的某種程序,而此種程序在該病毒傳播到美國之前就已經停止運行了。儘管這種程度和這種方式的攻擊是首次出現,但它的警示意味是相當明顯的:那就是這個名為 Lazarus 的駭客組織隨時都會捲土重來。

延伸閱讀: 就連 WannaCry 勒索病毒都這麼上進、體貼,你還有什麼資格不努力?

9. Andrew Anglin:新納粹主義

川普入主白宮使美國的白人至上主義者,即所謂的「白人民族主義者」和鼓吹納粹主義的那群人出盡了風頭,它們的關注度已經上升到了過去幾十年來都不曾有過的高度。

The Daily Stormer 這家媒體居然敢於如數刊登那些右翼團體荒謬可憎的言論,這一行為簡直就是在考驗互聯網言論自由原則所能容忍的最大極限。而該網站的創始人 Andrew Anglin 則是當前網絡空間裡種族主義、嚴女主義和反猶主義的最為典型的代表。

Andrew Anglin 對大屠殺的否認和對種族隔離的提倡看上去似乎僅僅只是一種網絡暴力的宣洩,可是聯繫到 8 月份極右翼勢力在夏洛茨維爾的種族主義集會,雖然該集會遭到反對者的強力示威最終胎死腹中,但也傳遞了一個異常明顯的信號,那就是來自新納粹主義的危險已經浮出水面。雖然已經遭到許多域名註冊機構的敲打,甚至失去其背後的公司的庇護,該網站仍然設法在互聯網獲得了一席之地並苟延殘喘,同時還在不斷地拋出其卑劣的法西斯論調。

10. Cody Wilson:散播無法追蹤來源的 3D 列印槍枝

擁槍組織「分佈式防禦」的創始人 Cody Wilson 得以進入 WIRED 列出的最危險人物名單,主要還是因為他那能夠使人們自己製造武器的發明——所有人拜他所賜,都能在自己家裡利用 3D 打印技術製作出槍支零件、甚至一隻整槍。

他對這些技術進行了升級改造,並且正在銷售由台式電腦就可以控制的銑床,這種設備讓任何人都可以製造出金屬的槍械零件製品。

今年,他宣布自己的名為 Ghost Gunner 的設備可以製造出像格洛克以及柯爾特這樣的難以被追查來源的金屬製手槍,這是比他之前吹噓的的難以追查來源的 AR-15 更為隱蔽的武器。今年,44 歲 的精神障礙人士 Kevin Neal 在北加利福尼亞州用自製的「幽靈手槍」殺死了五個人,讓這些根本無法追究源頭的自製槍械的危險性更為大眾所熟知。

不過,為愈演愈烈的控槍爭端添磚加瓦根本滿足不了 Cody Wilson,他還挑起了一個更具爭議性的項目,該項目名為「仇恨」,是一個為極端分子和種族主義者募捐的眾籌資金平台。目前,它每月能夠為像 Andrew Anglin 和新納粹主義者 Richard Spencer 等人物輸送數千美元的獻金。

延伸閱讀: 為什麼 Defense Distributed 堅持允准 3D 列印槍枝?

——

(本文經合作夥伴 36kr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2017 年,互聯網最危險人物名錄 〉,圖片來源:Gage SkidmoreWikiWikiWikiWikiPixabay, CC Licensed。)

這篇文章很長,就不放延伸閱讀老闆應該也不會看到吧


科技新時代來到,肝苦 IT 人

參加 IT 人!新痛苦指數大調查!抽任天堂 Switch

馬上抽 Switch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