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南非鄉村到矽谷王者:「人類滅絕的危機感」讓馬斯克走上鋼鐵人之路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談及創業,馬斯克恐怕是最有資格給出建言的人了。從創立 PayPal、特斯拉到 SpaceX,對三大截然不同的領域都做出突破,伊隆馬斯克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對於創業,他又有何見解要給大家呢?(責任編輯:劉庭瑋)

商業、科學理論、應用層面面面俱到,馬斯克也許就是這樣一個人,他對自己不了解的事情沒有心理障礙。對於他而言,隨時隨地都在學習,都在跨界。讀完他的故事,投投在想,或許我們的認知邊界遠遠不止於當下,也許在未來,在科技和人文的交匯口將會出現越來越多的馬斯克。

一種危機感

小時候,人們常會問我,長大要做什麼,我其實也不知道。後來我想,搞發明應該會很酷吧,因為科幻小說家亞瑟·克拉克(《2001 太空漫遊》作者)曾說過,「任何足夠先進的科技,都與魔法無異。」

想想看,三百年前的人類,如果看到今天我們可以飛行、可以遠距溝通、可以使用網路、可以馬上找到世界各地的資訊,他們一定會說,這是魔法。要是我能夠發明出很先進的科技,不就像是在變魔法嗎?

我一直有種存在的危機感,很想找出生命的意義何在、萬物存在的目的是什麼。 最後得出的結論是,如果我們有辦法讓全世界的知識愈來愈進步,讓人類意識的規模與範疇日益擴展,那麼,我們將更有能力問出對的問題,讓智慧、精神得到更多的啟迪。

所以,我決定攻讀物理和商業。因為要達成這樣遠大的目標,就必須了解宇宙如何運行、經濟如何運作,而且還要找到最厲害的人才團隊,一起發明東西。

最開始,我只想接近技術的誕生地

我不確定是否該上大學。當初我從南非到北美,只是因為覺得很多尖端科技都是在北美誕生發展的,我了解到的每一項新技術,似乎都是從那裡發源的。17 歲的時候,我獨自去了北美,也沒有上大學的明確計劃,只是想接近技術的誕生地而已。

其實我考慮過兩個選擇:一個是去滑鐵盧大學讀計算機工程,另一個是去皇后大學。我去了滑鐵盧大學後,發現那邊女孩子並不多,就覺得沒那麼有意思。所以我就去了皇后大學,在那裡遇到了我的妻子。

我學的科目範圍很廣泛,包括電子商務、工程學和數學。 有人從皇后大學轉學去了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反映說那邊很不錯。所以我就想申請華頓,但我沒有錢,要拿到獎學金才能去,我覺得自己拿不到獎學金。不過我還是申請了,而他們居然給了我獎學金。

在華頓,兩年的商學課程,我一年就完成了。因為我沒有綠卡,所以我只能留在學校,不然他們會把我驅逐出境。之所以去讀那個博士學位,是因為我覺得史丹佛有好多頂級實驗室,可以免費使用,這樣我就可以開發電動汽車技術了。

我喜歡物理。我畢業後可以去華爾街,也可以從事技術工程工作。最後我決定投身科學事業,所以就多花了一年,拿到了物理學的學位。之後我去了史丹佛大學,我想在那裡學習如何研製能用於電動汽車的先進電容器,這也會涉及一些基礎物理學,所以這差不多是一個結合了物理學和材料學的項目。但是後來我退學了,開了自己的公司。

創業,我承受了一大堆的傷害

後來,我發現,朋友對我所做的任何事情的批評和黃金一樣有價值。

通常你的朋友知道什麼是錯的,但他們不想告訴你,因為他們不想傷害你,這並不意味著你的朋友是對的,但是很多時候他們的批評卻是最誠懇的。

這是真的。當你談到你的想法時,那些最接近你的人通常都想鼓勵你。他們最不想做的事就是讓你失望。但這些人也是一個寶貴的資源: 他們可以深入地告訴你,你的弱點在哪裡,你需要改進什麼。

當然,當你聽到這些批評,關於你或你創造的東西並不完美時,這是很痛苦的。但是,任何有智慧的人都能明白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反饋——這是一個改善的機會。

你必須嘗試那些會錯誤的方法。然後你的目標就是盡量少地犯錯。

當你第一次創業的時候,你很可能,一切的事情都很好,你的幸福指數很高,然後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幸福會不斷下降,然後你會經歷一整個世界的傷害。

如果你進入任何一個現有的市場,面對那些強大的競爭對手,你的產品或服務必須要比他們好得多,它不能只是有一點點的優勢,因為當你站在消費者的立場上時,你總是會購買值得你信賴的品牌,除非這個產品有很大的差異性。

所以,你不能稍微好一點,而是要好得多。

你必須有個創新思維,而不是(創造)更好的同一性。你做事情不是只需要好出 10%,而是要創造出 10 倍的價值。想想 iPod 是如何取代隨身聽的,或者 iPhone 是如何取代黑莓的,又或者 iPad 是如何取代 Palm Pilot 的?

PPT 再美都比不上實際產品有說服力

1995 年,我來到加州(進入史丹佛大學念博士),想要找出提高電動車能量密度的方法,例如,有沒有更好的電容器可以當作電池的替代。但那時,互聯網興起,我面臨了兩個抉擇:繼續研究成功機率不大的電容器技術,或者投身網絡事業。最後,我選擇輟學,參與網路創業,其中一家就是 PayPal。

創立 PayPal 最重要的領悟,來自於它的誕生過程。 我們原先打算,用 PayPal 來提供整合性的金融服務,這是個很大、很複雜的系統。結果,每次在跟別人介紹這套系統時,大家都沒什麼興趣。等到我們再介紹,系統裡面有個電子郵件付款的小功能,所有人都變得好有興趣。

於是,我們決定把重點放在電子郵件付款,PayPal 果然一炮而紅。但是, 當初要不是注意到了別人的反應,做出改變,我們或許不會這麼成功。 所以,蒐集回饋很重要,要用它來修正你先前的假設。

PayPal 成功後,我開始想,眼前有哪些問題,最可能影響人類的未來? 我認為,地球面臨的最大問題是可持續能源,也就是如何用可持續的方式,生產和消費能源。如果不能在二十一世紀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將災難臨頭。而另一個可能影響人類生存的大問題,是如何移居到其他星球。

第一個問題,促使我成立了特斯拉和 SolarCity(美國最大的屋頂太陽能係統供應商)。第二個問題,則讓我創立了太空科技公司 SpaceX。

2002 年,為了解決太空運輸問題,我成立了 SpaceX。 當時跟我談過的人,都勸我不要做,有個朋友還特別去找了火箭爆炸的影片給我看。他其實也沒錯,我從來沒做過實體的產品,所以一開始真的很困難,火箭發射連續失敗了三次,非常煎熬。

但我們從每次失敗中學習,終於在 2008 年的第四次發射成功,讓獵鷹一號進入地球軌道,那時我已經用光了所有資金,幸好成功了。

之後,我們的運輸火箭從獵鷹一號做到了獵鷹九號,又開發出飛龍號太空船。最近,飛龍號在發射升空後,成功與國際太空站連接,再返回地球。我真的捏了一把冷汗,不敢相信我們做到了。

但是,想要讓人類移居其他星球,還有更多目標要達成。所以,我希望你們也來加入 SpaceX 或其他太空探索公司。這不是看衰地球,事實上,我對地球的未來還滿樂觀的,我認為有 99% 的機率,人類還可以安居很長一段時間。不過,就算地球只有 1% 的未來風險,也足以刺激我們提早準備,做好「星球備份」。

2003 年,為了證明電動車的潛力,我創立特斯拉公司。 以往很多人都認為,電動車速度太慢、跑不遠、外型又醜,跟高爾夫球車沒兩樣。為了改變人們的印象,我們開發出了特斯拉 Roadster,一款速度快、跑得遠、造型拉風的電動跑車。

所以,想要開公司,你必須實實在在地做出產品原型。因為,再怎麼精彩的紙上作業、PowerPoint 報告,都比不上拿出實際產品有說服力。

Roadster 面世後,又有人說,「就算做得出昂貴的限量跑車,你們有本事做真正的量產汽車嗎?」沒問題,我們就推出四門房車 Model S,證明給大家看。

這就是我一路走來的創業歷程。

科學的方法對於搞清真相真的很有效

1、提出一個問題。
2、盡可能收集多的證據。
3、根據證據制定公理,並嘗試為每個公理設定一個可能性的概率值。
4、根據有效性得出結論,以便確定:這些公理是否正確,是否相關,是否必然導致這個結論,以及有多大概率?
5、試圖推翻結論。尋求別人的反駁,進一步幫助打破你的結論。
6、如果沒有人可以使你的結論無效,那麼你可能是對的,但你並不一定是對的。

這就是科學的方法,而這對於搞清楚棘手的事情真的很有幫助。但是大多數人不會使用它,他們更願意一廂情願,他們無視反駁 ,他們根據別人正在做什麼和沒有做出什麼的結果來形成結論。這樣的推理就會導致「這是真的,因為我說的是真的」,但不是因為它客觀上是真實的。

我天生擅長工程學,這是我從父親那裡繼承來的天賦,對別人來說很難的事對我來說很容易。曾有一段時間,我以為事情如此簡單明了,每個人一定都知道這些。比如房子裡的電線是怎麼工作的。以及斷路器的工作原理,什麼是交流電和直流電、安培和伏特是什麼,如何混合燃料和氧化劑以製造炸藥。我以為每個人都知道這些知識,但實際上不是這樣。

而對於這些人我的建議是,想要明白事物的本質,應該讀一讀書,偶爾也可以逛逛 Reddit,因為我就是靠書本長大的。

物理學為我提供了一個最理想的研究框架

想理解那些反直覺的新事物,我覺得物理學提供了一個最理想的研究框架。比如說,量子力學就是違背直覺的,現實世界似乎並不是那樣運轉,而事實就是,並可以通過實驗高度精確地驗證。物理學之所以能夠在這些反直覺領域取得進展,就是因為它將事物拆分到最基本的實質,再往上推。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方法,事實上也是了解新事物、探索未知領域的唯一有效方法。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非常善用類推方法,我們做別人正在做的事情,做些微小調整。類推提供了捷徑,不需要大量思考,這在日常生活中沒什麼問題。我們不可能萬事都用物理學第一原理,那需要太多計算。但第一原理對於了解新事物極其重要。

現在,物理課的教學方式不對。我們通常讓學生背各種枯燥的公式,卻沒有傳遞公式的基本含義。這些公式在現實中代表什麼呢?一個公式所能描述的美妙現實世界是令人難以置信的。物理的美妙和神奇沒有通過課堂來傳遞。

另外, 我覺得我們的教學應該以問題為重點,而不是以工具為重點。 比方說,我們想了解內燃機的工作原理,那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它拆開,把每個零部件都研究一下,然後再組裝起來。在這個過程中我們需要什麼工具呢?我們需要螺絲刀,扳手,以及其他各類工具。

當你把內燃機拆開再組裝起來的時候,你就知道這些工具的作用了。但如果反過來,讓你先去上一堂關於螺絲刀和扳手的課,那效果就很差了,你很難記住。

我們大腦的進化方式是記住跟我們相關的事物,所以一定要建立相關性,不然記憶的過程會很痛苦,也很困難,因為看上去太抽象而無關緊要。所以 必須有相關性和重要性,要理解事物的原因,才能自然而然地吸收知識。

SpaceX 的創立過程

我創立 SpaceX 的初衷不是為了創業。2001 年,我跟一個朋友聊天的時候,提到為什麼我們還沒有登陸火星?因為既然在 1969 年就登陸了月球,那現在也應該快登陸火星了。

我訪問了 NASA 的官網,想看看有沒有登陸火星的時間表,但什麼也沒找到。後來我了解到,NASA 已經放棄登陸火星了。所以我想搞一個公益性質的項目,將一個小型溫室送上火星表面,起到一個表率作用。如果成功的話,這將是地球生命去過的最遠的地方,也是我們認知範圍內生命首次出現在火星。所以我們就有了把綠色植物送上紅色火星表面的宏偉計劃,我想這應該能激起公眾的興趣,從而促使 NASA 增加預算,那樣我們就能延續阿波羅之夢了。這就是最早的想法。

我甚至還去了三趟俄羅斯,我想買一些用過的 ICMB(洲際彈道導彈),用於火星任務。生意確實談成了。但我這時意識到,之前的想法是錯的。 我們之所以沒去火星,不是因為不想去,而是因為認為沒有能力去。大家都覺得沒有成功的可能,於是就放棄了。

所以我決心創立一家公司,減少太空旅行的開支,同時改進火箭技術,因為火箭技術自上世紀六十年代以來根本沒取得什麼進展。從某種意義上說,火箭技術還退步了,因為將物質送入軌道需要花費的成本更高了。這就是我創立 SpaceX 的初衷,不過在公司剛創立的時候,我覺得公司的存活機率只有 10%。

物理學原理就是最有用的,只要好好研究下物理學原理就能發覺它是最有價值的。另外我覺得量子力學也很有趣,量子力學現象總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議,但卻都是真實的。量子力學很難學,因為量子力學極其違背直覺。你在其他很多領域都可以用直覺,但對於量子力學,你不能用慣常的思維方式來推斷,因為你的直覺是無效的,所以量子力學很難。此外,量子力學還結合了大量高等數學和統計學的內容。

我覺得應該盡可能廣泛涉獵各個科目。很多創新發明都是跨學科的成果。 我們的知識儲備越來越龐大,所以必須能夠融會貫通。有人精通一個領域,而不了解其他領域,如果你能把不同領域的知識結合在一起,就有機會創造出超常成果,這裡有大把的創新機會。所以我鼓勵大家盡可能廣泛地學習各個科目。

對於工科學生,我建議去學一點經濟學,學點文學,或者其他領域。我建議,在有興趣的前提下,大家可以學習每個領域的基礎知識,然後思考一下如何將不同領域的知識融匯貫通。這樣很容易產生奇思妙想。

年紀愈大,要承擔的責任愈多

很多人問我,成功的秘訣是什麼。

第一,非常努力地工作 (work super hard):想創業的人,尤其得如此。 我跟我弟弟成立第一家公司 Zip2 的時候,我們租了一間辦公室,直接就睡在沙發上,每天跑到 YMCA 洗澡,而且兩人只有一台電腦。我們的網站只能在白天上線,因為晚上我要寫程式。就這樣,每週工作七天,只要是醒著的時候都在工作。

第二,吸引頂尖人才與你共事: 企業是一群人集合在一起創造產品或服務。不論你要創業或進入企業工作,關鍵都在與頂尖人才共事。你應該設法加入一個優秀團隊,跟那些讓你佩服的人一起工作。創業的話,更要想盡辦法,找到最厲害的人才。

第三,聚焦在信號,而非雜音 (signal over noise): 很多企業混淆了焦點,花很多錢去做一些不會讓產品變得更好的事情。在特斯拉,我們從不做廣告,而是把錢投入研發和生產設計,不斷改進產品。每家公司都應該自問,我們所做的這些事情,到底有沒有讓產品或服務更好,如果沒有,就應該喊停了。

第四,不要盲目跟隨潮流: 物理學研究的第一條原則,不要以類比方式來推理,應該從最根本的真理開始思考。物理學家就是運用這種原則,搞懂一些反直覺的東西,例如量子力學。所以,多利用這個原則來判斷,你做的事情是否真的合理有意義,還是其實你只是在跟隨別人?如果你想開創新事業、開發新產品,這是最好的思考方法。

也許這些你已經聽過,但確實沒有什麼捷徑了。

對於發現社會上的需求,如果你發覺這確實是大家所需要的,你可以找一些志同道合的人,一起來研究、解決。我覺得,最適合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是大學時代或大學剛畢業,因為這個時候你身上承擔的責任較輕,不需要養家。隨著時間推移,你身上的擔子越來越重,你就需要承擔更大的風險。年紀愈大,要承擔的責任愈多。你要面對可能會失敗的風險時,往往還要考慮到身邊的其他人,變得比較猶豫。

(本文經 投資人說 (ID:touzirenshuo)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埃隆· 馬斯克:所謂創業,就是嚼著玻璃凝視深淵 〉。)

更多馬斯克精彩事蹟:

【鐵漢柔情馬斯克】癌末老人懇求「離世前想擁有 Model S」,真收到最完美聖誕大禮!
馬斯克拯救了澳洲!燃煤機組掛掉差點大斷電,Tesla 電池零秒補上缺口
《滾石雜誌》9 個月貼身專訪!鋼鐵人馬斯克:「我期待失敗,也期待真愛」
【他X的我笑了】馬斯克發明「他媽的大火箭」!2022 年正式殖民火星
  郭董是 Tesla 最重要一張拼圖!財訊董事長謝金河:馬斯克找台廠代工才有望量產
【馬斯克說對了!】Open AI 最新研究:AI 真的會失控,太執著得分,不停相撞引起火


【徵求產業線編輯 3 名】

工作內容與需求:

1. 高度關注國際科技趨勢、台灣產業新聞
2. 根據月度編輯台企劃,執行編輯、採訪與撰稿工作
3. 進行線上、線下媒體策展
4. 根據不同策展專案進行跨部門溝通
5. 針對網站數據做解讀與優化分析
6. 具有 2~3 年工作經驗的媒體工作者
7. 習慣閱讀《彭博社》、《財富雜誌》、《金融時報》、《Fast Company》者更佳
8. 目標導向思考,對準目標、彈性工作

【應徵方式】

意者請提供履歷自傳以及「相關文字作品」,寄至 [email protected]。來信主旨請註明:【應徵】TechOrange 社群編輯:您的大名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