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人的工作哲學】為什麼工時一年少 300 小時,產能還能高出 28%?

【我們為什麼推薦這本書】 台灣企業氛圍特別講求「高效率 」以及「cost-down」,而台灣人工時長、薪資低已經是全球皆知的實情。但北歐國家究竟是如何平衡工作與生活?甚至能在工時下降的情況下,大幅提高生產力?台灣應該如何效法呢?(責任編輯:劉庭瑋)

到了 1960 年代,一週上班 5 天成為挪威的標準。但當你把有薪假和國定假日算進來時,這個對照相當驚人:根據  OECD 2012 年的數據,個人在挪威一年的平均工作時數是 1,418 小時。在丹麥是 1,430 小時;瑞典是 1,621 小時,冰島是 1,706 小時,美國則是 1,790 小時。

TO 編按:根據蘋果日報 報導 ,台灣勞工年工時 2,034 小時,全球第 6 高。相較挪威一年的平均工作時數 1,418 小時,整整多出 617 小時!

另一項  OECD 的研究顯示, 挪威勞工的產能與美國相比,工時內每小時高出 27.8 %。

瑞典不滿意它的工作 與生活平衡,並在哥德堡(Gothenburg)市開始實驗一天工作六小時。都市勞工任意分組,一半維持每天工時八小時,另一半則參加實驗。目標是每小時獲得更高產能、減少病假。從豐田汽車哥德堡廠的類似實驗得出的正面結果鼓舞了研究人員。

《華盛頓郵報》記者布里姬.舒特(Brigid Schulte)在美國公共廣播電台(National Public Radio)的《新鮮空氣》(Fresh Air)節目中告訴泰瑞.葛羅斯(Terry Gross),丹麥女性覺得有社會壓力,要在一天工作結束後準時離開辦公室,而不是多花時間在自己的位子上「收尾」。她們不想讓同事和主管覺得她們無法在正常的時間內完成所有工作。

挪威人依法每年有 25 天假,丹麥人也是。工作時數一天不得超過 9 小時或每週 40 小時。 彈性工作時間漸增,員工可以選擇工作時間,只要他們中午在工作場所參加會議與共同任務。

麻州大學(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經濟學家山姆.鮑爾斯(Sam Bowles)研究所有 OECD 國家的工作時數,發現愈不平等的國家,工作時數愈長。過了一段時間,他查看這個趨勢發現,在那些不平等現象隨著時間過去有所變化的國家,工作時數也會隨之變化。在較不平等國家的人,每年多做二個月或三個月的工作。

這種對工作 生活平衡的強調,是否表示北歐人逃避工作?恰好相反 ,那裡的上班人口比相似國家的多。「美好生活指數」( Better Life Index)的數字顯示,50 歲到 64 歲的人從事有薪工作的比例如下:丹麥 73 %;瑞典 74 %;挪威 75%,以及冰島 79 %。OECD 平均是 66 %,英國是 70 %,美國是 67 %。

就像平等與自由之間不一定會抵觸,工作與生活之間可能也沒有衝突。 瘋狂愛規劃的斯堪地那維亞人在遭遇顯而易見的緊張局勢時,比較喜歡捲起袖子行動,而不是聳聳肩膀。他們的先進民主制度使得設計解決方案成為可能。

處理性別角色

從那個角度來看,大部分經濟制度所傳承的家長制度中一個明顯的缺失,是家事的性別分類。

挪威是世界上第一個建立制度獎勵父親負起更多照顧孩子負任的國家。職場有留給父親的有薪假;如果他不申請,夫妻兩人也不能把假轉給母親。政策奏效了。到了 2008 年,90 % 的父親都用了他們的假期配額,有 16.5 % 更延長了預留給他們的假期時間。

丹麥目前的制度是這樣的:家庭的總育嬰假是 52 個星期,保留全薪。母親休 18 個星期,父親則有專屬的 2 星期假期。如果他們不休,假期就沒有了。剩下的有薪假時間由這家人依自己意願運用,又是以夫妻的自由意志來決定對他們最適合的方式。

如果父親留在家照顧寶寶、母親重回職場,父親可以把寶寶帶到工作場所給媽媽餵奶。如果媽媽帶寶寶去上班,很多工作場所都有日間托兒服務,讓上班員工托育孩子。如果孩子主要是由在上班的父親照顧,他也同樣有權利使用公司的日間托兒服務。

如今,有很多異性戀伴侶選擇不結婚,但他們不會因此不生孩子。 挪威的生育率很高。2005 年,有 42 % 的新生兒來自與伴侶同居且不結婚的媽媽。 單親媽媽占 10 %。

當我聽到舒特在美國公共廣播電台的訪問,描述工作 8 小時後要準時下班的職場壓力時,我記起華爾街的公司據傳逼迫年輕分析師一天工作 15 小時。賓州大學一位教授發表的研究顯示,兩家投資銀行的員工每週工作時數高達 120 小時。紐約高盛公司的經濟記者詹姆斯.蘇洛維奇的報導近期唱反調地宣布,分析師一週的工作時數不應超過 70 到 75 小時!

我知道熱情能夠驅使某些人投入不可思議的工作時數完成那幅畫作,或帶來收益,或治癒難民兒童。我尊重的是那種選擇,而不是讓職場壓力剝奪員工的自由,不讓他們依本身意願創造有意義的生命。這是我在探索北歐模式時發現的最明顯對比之一: 在美國,個人極度缺乏讓工作對他們有意義的自由。

高效率的通勤與大自然

當我開始在奧斯陸一家中學教書時,很擔心要準時上班的問題,因為我住在跟學校反方向的城市這一端。貝蕾特再三向我保證、要我安心,但我還是比需要的時間更早出門,覺得我的第一班電車會晚到,我就會沒搭到地鐵,然後沒接到下一班電車。理由之一是,我一直想著冬季的冰雪一定會造成電車時刻表大亂。

我最後終於接受了:早上七點半的電車會在七點半到,如果沒在七點二十九分到的話;而且就算下雪,也不會害我上班遲到。

這不只是為了創造一套快速、高效率且負擔得起的公共運輸系統而大量公共投資的成果;重點也不是汽車與燃料稅那麼高, 讓許多挪威人發現行程固定時利用公共運輸比較合宜。我的經驗也反映出挪威人的空間使用傾向有利於工作與自由。

1999 年,挪威通過一項法案,禁止在市中心以外的地方興建大型購物商場,以「復甦市中心,減少無計畫的擴張並鼓勵使用公共運輸」。在這項全國性法案的架構下,大部分土地的利用是由地方政府決定的,大到奧斯陸、小到一個小村莊都一樣。這個決策是民主的,而不是很大程度上受到企業利益左右。

結果,每個人(就算在大城市裡)都住得離大自然很近,搭電車或巴士就能到森林中散步減壓,很是方便。 冬天的時候,我問貝蕾特,奧斯陸電車後面為什麼附掛著大箱子。她大笑,「你會知道的,」她說。周末時,我看到人們把他們的滑雪板放在箱子裡、坐到電車終點站,然後花一整天滑雪橫越鄉間。

政策所透露出的平等主題是全面性的,而不是跟收入和物價綁在一起;當我們想到土地的用途時,格外有意義。事實證明,經濟制度的規劃可以抵制大自然被商品化。

自願主義

早期我住在挪威時,我像一般外來者一樣擔心,國家的強力經濟介入可能會降低一般人捲起袖子、盡他們本分的意願。當我得知 宗教組織的參與率很低時,這種憂慮加倍了;因為在我的國家,宗教團體經常發動自願服務。 我害怕自願主義(voluntarism)在挪威可能受到損害的另一個理由是,很多公民社會中的非營利組織獲得到政府的大量補助,而不是自願捐助。

但後來和挪威的朋友們聚會聊天時,我發現挪威有固有自願工作的傳統「 dugnad」──穀倉上梁會(barn-raising:人們聚在一起建造新的船隻靠岸處,或是協助部分房屋被燒毀的鄰居,或甚至是一次穀倉上梁活動。

起初因為沒聽過這種事而覺得很丟臉的我,後來決定原諒自己。 我發現 40 % 的丹麥人會在文化與運動協會、非政府組織、社工組織、政治團體以及其他組織做志工。

對挪威人來說,這件事非常重要,因此當挪威全國廣播電台舉行比賽、要聽眾選出最能代表國家特色的字時,獲選的是 dugnad

還有,感謝促進工作∕生活平衡的經濟模式,讓人們有充分的時間在社區當志工。

經理人如何透過留住優秀勞工來提高生產力

貝蕾特年輕時曾經幫他帶小孩的那位執行長芬恩.亞魯姆,談起員工的可靠與能幹,是他滿足於當企業家的一個原因。《企業》派去挪威深入調查這些事情的資深記者麥克斯.切夫金,訪問企業家如何找到並留住好員工。

切夫金採訪了威果.達爾莫( Wiggo Dalmo),他擁有一家市值 4,400 萬美元的公司,大部分的員工是技工和機械師。在他這一行,員工的流動率是 7 %,但達爾莫讓他的員工流動率維持在 2% 以下。他靠著把他們當  Google 工程師那般對待來做到這一點。 他僱用一個廚師每天為員工準備午餐;他舉辦盛大的年度晚宴派對 去年的花費超過 10 萬美元。他也在所有挪威人都有的免費保險之外再加上私人健康保險,讓可能無法在公立醫院迅速獲得治療的症狀可以在私人醫院進行。

切夫金提到,「在挪威,要讓勞工有動力,靠的不止是津貼。在一個失業率低而且有充分失業給付的國家,勞工如果威脅要辭職,比美國勞工威脅辭職要可信得多,這使得勞工比雇主更具優勢。而且,雖然挪威在(公司)財務困窘時可以輕易遣散員工,但要根據法定事由開除一個員工通常要花好幾個月,且雇主最後往往付出至少 3 個月的資遣費。」

比雍.霍爾特( Bjørn Holte)是 bMenu 的創辦人暨執行長,這是一家做行動版網站的新創公司。切夫金記述,霍爾特付給自己的年薪是 12 萬 5000 美元(約台幣 375 萬),而他薪資最低的員工,年薪超過 6 萬美元(約台幣 180 萬)。他引述霍爾特的話:「你不能只把他們當作機器。如果你這麼做,他們就會離職。

對北歐企業家經常展現的尊重態度大感困惑的讀者,由經濟記者布萊恩.米勒(Brian Miller)和麥克.拉芬(Mike Lapham)針對美國企業家所做的研究,將有助於他們瞭解。這本書包括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在內的 15 個美國企業家的訪談,他們都有那種看穿美國商業文化中經常出現的「白手起家」神話的能力。因為這十五個企業家就和北歐企業家一樣,很清楚讓他們得以成功的社會與政府條件,他們在意的是共同創造經濟價值的更大格局。

__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北歐模式》,由 寶鼎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取自 Photo by freestock.ca ♡ dare to share beauty on Foter.com / CC BY )

關於北歐人,你可能還會想知道……

丹麥人為什麼這麼有創意?「樂高」積木稱霸玩具界 80 年的品牌秘訣
【北歐創新能力名列前茅】2017 年彭博創新指數公布:南韓第一、瑞典第二、芬蘭第五
【慢的最高境界】挪威播出七個小時都不講話的「慢電視」,是在紅什麼?
全世界最神秘的公司:為什麼馬克杯只賣 19 塊,IKEA 也能賺錢?


你對製作這些科技趨勢內容有興趣嗎?
想從 TO 讀者變成 TO 製作者嗎?
 對內容策展有無比興趣的你,快加入我們的編輯團隊吧!

TechOrange 社群編輯、實習生擴大徵才中 >>  詳細內容 

 意者請提供履歷自傳以及文字作品,寄至 jobs@fusionmedium.com
 來信主旨請註明:【應徵】TechOrange 職缺名稱:您的大名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