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演算法成 21 世紀海洛因:人類深陷「多巴胺經濟」,上癮卻不自知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當你一直滑手機不肯放下,和手機一離開身旁就感覺不安,這其實都是「多巴胺」在發揮作用。臉書和其他網路工具的演算法,正替行銷人員、資本家和企業家提供了最好的銷售管道,也是他們引起人類慾望最好的理由。人類更因此加速沈迷演算法帶來的一切,而不自知。

(責任編輯:謝秉芸)

umair haque 在 Medium 上發表的文章,由36氪編譯。

我們用技術建立了一個多巴胺經濟。這是一種能讓人上癮的東西,對我們乃至整個社會來說都是非常有害的,現在是時候開始正面應對這一問題了。

現在,我們已經超越了《廣告狂人》中所說的那種創造「消費者」的情景了:今天,我們創造出了對演算法上癮的人。

那些每天都要拼命查看自己的智慧手機的人,他們的眼睛永遠不會離開螢幕,他們會強迫性地花更多時間停留在「幻想之地」,追逐多巴胺釋放的令人激動的腎上腺素,而不是和家人在一起。這對於人們來說,是一種模式,一種制度形式。人們拼命追求更高、更快、更敏銳的高點,並去尋找更低、更殘酷、更黑暗的低點。但這對我們有好處嗎?

現在,我將抵制這些,事實非常簡單:多巴胺會刺激腎上腺素,消耗將會增多,從而導致大腦的其他部分失衡,導致血清素等失調,從而引發嚴重的睡眠失調。我也會抵制那種簡單的回答,比如說「我們應該建立一個血清素經濟!」因為,你和我都知道這背後並不簡單。

讓我們想想多巴胺經濟是如何真正建立起來的。這一代的市場營銷人員、技術人員、風險資本家和企業家,使用行為經濟學、神經生物學和技術,讓人們興奮起來,不管是刺激、憤怒還是強烈的慾望。

因為他們發現,人們的情緒很容易就會通過這種方式觸發起來,他們在無意中發現了「戰鬥—逃跑」的反應,多巴胺會觸發腎上腺素,這就是導致海洛因成癮的驚人快感的原因。

所以現在我們獎勵人們,就好像他們是實驗室裡的老鼠一樣,有一點點小小的獎勵,不管是優惠券、點擊誘人的標題、折扣、特價、獎品等等,他們總是會回來買更多的東西。

我們不知道為什麼 —所以我們不知道我們到底在玩什麼火,我們在研究人類神經生物學的基礎知識,每一次點擊的效果就像注射海洛因一樣,多巴胺會刺激腎上腺素在系統中激增。這種多巴胺能(dopaminergic),通過系統的獎勵觸發一種體驗,誘發腎上腺素,讓人上癮。那麼,人們可以被訓練成什麼呢?我回頭再講。

然而,即使對我們來說,這種多巴胺能對人類來說也是一個惡性循環。我們必須給他們提供比下一個人更強烈、更短暫的獎勵。這是亞馬遜的遊戲、臉書的遊戲、Tinder的遊戲、或多或少的 Instagram 的遊戲。

「快滑動。別讓它溜走!那裡有無窮無盡的東西,你最好現在就點擊,除非你想永遠迷失在它裡面。」「你現在需要你的小修小補,對吧?」這個算法會輕聲細語。你聽到了,我也聽到了,我們都絕望地回應了。

讓我們用 Instagram 和 Facebook 作為一個小案例進行研究。當然,有些人會很好地使用它們。但到底發生了什麼呢?你,作為一個用戶,看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美麗的、富有的、多才多藝的人,多巴胺會發出爆裂的響聲,你得到了回報。哇!生活是多麼美妙和迷人啊!

但現在也發生了一些危險的事情:你的期望已經達到了不可思議的高度,幾近完美。因為事實是,即使是那些完美的人,也會像你一樣,在絕望、痛苦和渴望中掙扎。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分享他們的生活呢?他們想要你的認可、尊重和讚賞。所以你點讚、分享,現在多巴胺也在為他們瘋狂。情感的突然湧出,他們得到了回報。而且每次都要更完美一點,就像每次你都要變得更沮喪一樣。

我們到底創造了什麼?心理學可以稱之為「雙重嬰兒自戀回歸」(double infantile narcissistic regression)。一方面,們需要以完美的方式去愛,儘管我們都是不完美的,而被愛的方式才是真正的愛。另一方面,人們認為,只有當他們是完美的時候,他們才會變得很有價值。

這兩個都是嬰兒時期自戀階段的發生的事情,在這個階段,孩子必須感到自己是宇宙的中心,從而形成自我意識不僅僅是「自尊」,而是自我:一種存在的感覺,重要的是,連接在一起。現在,我們從網上得到的多巴胺正是嬰兒在進食時產生的興奮感。

因此,多巴胺經濟正在使我們回歸到一種幼稚的狀態,我們渴望成為宇宙的中心,而不是成熟、接受和看到彼此的脆弱。現在你可能會覺得這有點誇張,但是問問你自己,當你是一個善良、溫柔、有愛心、有同情心的人的時候,你真的會覺得自己是真實的。

當你被多巴胺弄得「劈啪作響」的時候呢?當你在戰鬥或逃跑時,你的多巴胺會發出爆裂的聲響,沉溺於其中癮君子們通常的做法是逃離,變得痛苦和產生對生活的絕望。但是,成年人必須知道,即使在痛苦和絕望中,也存在著巨大的美麗和幸福。

那麼,當科技創造出大量對演算法上癮的人時,社會是否也會退步呢?當然,我並不是說,多巴胺經濟是社會倒退的唯一原因,其他方面也會發揮著它們的作用。

現在你可能會說:這不就是資本主義所做的事情嗎?是,也不是。資本主義總是會掠奪我們的恐懼、不安和缺席。它總能喚起我們的貪婪、蔑視和怨恨,因為向充滿憤怒和恐懼的人推銷東西是最容易的。

然而,這並不是資本主義所能做的,甚至也不是它應該做的。就像你抵制你最壞的衝動一樣,企業和社會也是如此。有些人已經成功做到了這一點—原因很簡單,這種多巴胺的惡性循環已經讓我們疲憊了,不是嗎?

我們已經看到了多巴胺經濟的增長停滯,畢竟沒有人願意永遠做一個對演算法上癮的人,不管他們是怎麼想的。危險在於,我們非但不能理解,反而把它拋在腦後,我們加倍努力,甚至更加尖銳,這從某種程度上造成了更加無助的幼稚狀態。

那麼,我們應該做些什麼呢?給人們表達自我的方式。不是他們的「更好的自我」,也不是他們的「真我」或其他任何一個。只是關乎他們自己。我們現在不就是在這樣做嗎?不。你在開玩笑吧?我們創造了一種性格形成的遊戲,在這種遊戲中,真實的自我表達被嘲笑、蔑視、挫敗和壓抑。

總而言之,對算法上癮,已經成為了目前最嚴重的新問題之一。

原文連結

(本文經合作夥伴 36 氪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多巴胺經濟:算法正變得和海洛因一樣,令人上癮〉。)

延伸閱讀

你的孩子被設計了你知道嗎?YouTube 演算法如何讓孩子沉迷到不可自拔
2017 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只說明了這一件事:花錢時千萬別心痛
2017 年諾貝爾經濟獎公佈了!經濟學家賽勒揭秘:人類特質如何影響決策和經濟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