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將獲軟銀 3000 億台幣投資!離 2019 年上市又近了一步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Uber 傳出將獲得軟銀總共 100 億美元(約 3000 億台幣)的投資,並且也會加速新 CEO 對 Uber 訂下的 IPO 計畫。身為共享先鋒的 Uber 能一舉挽回之前的頹勢嗎?

(責任編輯:謝秉芸)

 

Uber 最近有點安靜。

自從創始人特拉維斯·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鬧出一波醜聞之後,Uber 就一直麻煩不斷:CEO 辭職,與多地政府接連不斷的紛爭、司機罷工、被倫敦市吊銷營業許可,競爭對手日益崛起……

雖然後面來了個新首席執行官達拉·科斯羅薩西(Dara Khosrowshahi),但看上去非常「鐵腕」的他似乎還沒能在短期內有效扭轉 Uber 的頹勢。

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的報導 ,由軟銀牽頭的財團將對 Uber 進行一輪新的投資,其中包括對 Uber 的 10 億美元直接投資,以及以「投標報價」(Tender Offer)的方式收購約 90 億美元的 Uber 股份。

這樣一來, 本次的交易總額將高達 100 億美元,成為近期最大的一筆私有資本交易。 不過,在還沒簽字畫押之前,一切仍存在變數。

交易的變數

儘管雙方已經達成了初步的協議,但考慮到「投標報價」的過程—即出資方需要先對現有持股股東提出收購報價,如果雙方沒有就收購價達成一致,或者最終有股東不願意出售,使得軟銀等外部投資者無法達到規定的股權比例的話,軟銀可能會終止這項交易。

知情人士 透露,為了促成交易,雙方已經進行了長達數週的斡旋,也做出了很多讓步。

其中,Uber 的現有股東已經同意不會與新的投資人接觸刻意抬高股價,以減少對交易結果的影響;董事會還同意推動一系列管理層結構的改革,包括將董事席位席擴大至 17 席等,以削減前 CEO 卡蘭尼克的影響力。

此前,Uber 的大股東之一 Benchmark, 曾一紙訴狀將卡蘭尼克告上法庭 。原因在於他們認為卡蘭尼克有意隱瞞了訊息,從而在辭職後仍然實際掌握著董事會的三個席位。爭端不僅影響到了整個公司的管理,還成為本次交易的最大變數之一。

據悉,在現任 CEO 科斯羅薩西及其他董事會成員的努力下,Benchmark 本週終於同意擱置對卡蘭尼克的訴訟,以推動交易的盡快達成。Uber 還準備在報紙上刊登有關股權交易的通知,督促股東們盡快對軟銀方面提出的報價進行回應。

雖然交易還未塵埃落定,但可以預見到的是,軟銀的強勢介入,不僅能在資本層面助 Uber 一臂之力,也能通過對 Uber 管理層的重組,幫後者釐清下一步的發展方向。

Uber 的下一步

Uber 首席執行官達拉·科斯羅薩西在出席由《紐約時報》舉辦的 Dealbook 大會時表示,Uber 的上市已經有了明確的規劃時間表,有望於 2019 年 IPO。

作為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獨角獸企業,將近 700 億美元的高估值是市場對 Uber 優勢地位的絕對信心。但隨著市場上不斷湧入的新玩家,Uber 也面臨著更大的競爭壓力。

在自己的大本營—美國市場,Uber 的老對手 Lyft 一直在步逼緊逼。科斯羅薩西在 Dealbook 大會上第一次公開談到與 Lyft 的競爭關係,他 表示

我們與 Lyft 在美國市場的競爭非常、非常地激烈,所以在接下來的 6 個月內,我都不認為美國市場會有非常明顯的盈利優勢。

成立八年多以來,Uber 從美國本土走到了世界各地;而成立稍晚的 Lyft 策略稍有不同,他們選擇深耕美國本土市場。如今,Lyft 的服務已經拓展到了美國超過 350 座城市;上個月 ,他們還剛剛拿到了由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領投的新一輪 10 億美元投資。

Uber 在全球市場的表現並不那麼盡如人意。一位發言人確認,儘管在部分城市表現尚可,但 Uber 在美國本土市場整體上並不盈利。

而在其他地區,Uber 也並不好過。

在中國完敗於滴滴,可以算是 Uber 在全球市場中所遭遇的最嚴重的一次「碰壁」了。Uber 不僅在一年之中燒掉超過 10 億美元,更重要的是,他們最終並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市場份額。在將優步中國賣給滴滴之後,Uber 間接退出了中國市場的爭奪。

東南亞被認為是出行領域的一片新的廣闊天地。不過如今越來越火的東南亞本土出行產品 Ola 和 Grab,不僅比 Uber 更懂當地市場,他們也不缺乏來自巨頭的資本支持。科斯羅薩西也承認:

當地的市場狀況並不是我們所預期的那樣。我們進去了,我們也學到了很多,但我不並不對在那裡能夠很快盈利表示樂觀。

至於歐洲,流淌著美式自由主義血液的 Uber 似乎也並不怎麼受到當地市場的待見。因為運營方式與傳統出租車行業的衝突,Uber 一直受到當地政府和出租車司機的雙重抗議與打壓。 先後退出德國、荷蘭等多個國家的多個城市之後,9 月份,倫敦市交通局還宣布不再對 Uber 繼續發放運營執照。

更重要的是,除了自己在海外市場的「水土不服」之外,還有更多來勢洶洶的對手想要分食這一杯羹。曾經讓 Uber 在中國市場嚐到失敗苦果的滴滴,如今也在更加雄厚的資本力量之下,開始猛烈地進軍國際市場了。在運營模式沒有太大差別的情況下,這基本上還是一場看誰能笑到最後的「燒錢大戰」。

因此,無論是幫自己穩固地位,還是想要進一步擴張市場,Uber 都急需更多的資本支持,上市就是其中的一條可行之路。

不過針對這點,Uber 的內部也存在分歧。 現任 CEO 科斯羅薩西是 Uber 上市的強力支持者,他認為這對 Uber「百利而無一害」;而前任 CEO 卡蘭尼克卻一直對上市態度消極,他覺得,一方面如今私營市場的融資狀況也很不錯;另一方面,上市之後公司面臨的盈利壓力,會打亂對新技術,新模式投資的計劃。 不久前,Uber 還剛剛準備在洛杉磯推出飛機預約服務。

如果可以的話,我願意等到 2030 年。

但是未來增長的不確定性以及 Uber 目前的公司困境,實在說服不了那些急切的投資者們再等下一個新的故事。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們也在「驅趕」卡蘭尼克的過程中扮演 了重要的角色。比如前面提到 Benchmark 的合夥人比爾·格利(Bill Gurley),就主導了卡蘭尼克的辭職。

卡蘭尼克在辭職的時候說,「我一定會回來。」如今看來,這個可能性是越來越小了。在新 CEO 的帶領下,Uber 不僅離上市越來越近,也正開始新 一輪的管理層整頓。以軟銀為主導的財團的加入,也將在推動 Uber 上市時起到正面影響。

至於卡蘭尼克,如果他選擇在與軟銀的交易中拋售掉大部分股票的話,將成為下一個擁有億萬身家的富豪;而選擇留在董事會也不是沒有可能,只是他的影響力會變得越來越小。

(本文經合作夥伴愛範兒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軟銀入股之後,卡蘭尼克回來的可能性更小了,Uber 卻離上市更近了〉,首圖來源:Flickr。)

延伸閱讀

Uber 大騙局!天價收購 Otto 竟是前 CEO 瞞董事會自導自演,我不是在看八點檔吧
想體驗 Uber 司機都在幹嘛?《金融時報》做了一個遊戲,只有 15% 的人能破困難模式
所有領導人都該學的一課:Uber 新 CEO 只用了這八個字展現大師級領導力
專訪 Uber 機器學習負責人王魯民:揭密 Uber 超強機器學習平台,除了內鬥還是有技術含量的


輕鬆 KO 混合雲搬遷難題!

AWS 年度雲端技術精華統整

馬上報名 11/27《AWS Innovate 2019

破解企業常見的 IT 技術坎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