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場還是商業戰場,他都要當 MVP!NBA 之外的杜蘭特,以及他劍指矽谷的投資野心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球員都只會花錢?你也許可以看看 Kevin Durant,身為 NBA 最頂尖的球員,他是如何一腳踏入商業領域,成為一名創投。而既然身為創投,必有其精準的投資眼光,Kevin Durant 又是如何選擇投資標的?

而 Kevin Durant 又是如何看待「忠誠」?(責任編輯:陳君毅)

Kevin Durant,你所不知的的球員企業家

今年夏天,在距 NBA 新賽季開始還有八週,金州勇士隊的 Kevin Durant,這位 NBA 總決賽的 MVP 正站在 YouTube 位於洛杉磯攝影棚內黑暗角落處,一個臨時搭建的場地上,瀟灑的做著胯下運球的動作,籃球在他那 18 碼的雙腳之間來回彈跳。

在電視上看,Kevin Durant 個頭很高。現實中看上去,尤其是在普通身高的人群裡,他更是高山一般的存在:六英尺九英寸(約合 2.08 公分)的身高,修長的軀幹,還有閃光燈反射下的笑容。

今天,他的著裝風格感覺可以稱之為慵懶搖滾風:褪色的音樂會 T shirt、柔軟的法蘭絨外套、價格不菲的設計師品牌褲子。這身裝備看上去並不適合上場打球,但這絲毫沒有影響到 Kevin Durant 的發揮。攝影棚內的技術人員盡最大努力不讓自己傻看著在場的這位超級巨星,與此同時 Kevin Durant 卻已經到達籃筐位置,輕鬆一躍,只見他整個身體環繞籃網彎曲,籃球穩穩的落入了籃筐。

「到我了,」他的對手——一位淡黃色頭髮的中學生喊道,「不過,我想說,我得雙手投球才可以。」

「沒關係,」Kevin Durant 笑著說道,「有時我也用雙手投球。」

這位 11 歲的中學生向著籃筐的大概方向,笨拙地投出了一個空氣球。如果說 Kevin Durant 這位兩屆奧運籃球比賽金牌得主對眼前的這名對手還比較尊重的話,那可能也是因為 Kevin Durant 知道這位對手不僅僅是一名普通的中學生。

他的名字是 Lincoln Markham,是 YouTube 上的一位小名人,他和他的父親 Dan Markham 一起共同主持了一檔名為《What’s Inside?》的節目。

父子二人在節目中用一系列工具來切割開一些家庭用品,例如實心硬球糖和「彈力阿姆斯特朗」(Stretch Armstrong)玩具等。Kevin Durant 來到這裡是與他們合作錄製視頻,視頻將出現在 Kevin Durant 新開通的 YouTube 頻道以及 Markham 的節目上,將雙方的觀眾聚集到一起,吸引新的訂閱用戶。因為如果說 Lincoln 擅長一件事的話,那肯定就是他所集聚的超高視頻觀看次數:他的頻道從二年級的科學項目開始做起,現在已經有大約 500 萬名訂閱者,觀看剪輯視頻超過 6.65 億次。

相比之下,Kevin Durant 的頻道擁有 418000 位訂閱者,但即便最受歡迎的內容觀看次數也只是徘徊在 300 萬左右。當然,這一頻道由 Kevin Durant 的視頻公司 Thirty Five Media(這一名字是為紀念 Kevin Durant 的啟蒙教練 Charles Craig,Craig 當年遭遇非命,被謀殺身亡時年僅三十五歲。)在今年 4 月份剛剛推出。

現在,Kevin Durant 還在尋找自己的主題和風格:他推出的視頻選集目前包括在他在比佛利山莊夏季度假時拍的少量直播鏡頭,有最近去印度旅行的視頻片段,還有 Nike 製作的長達 35 分鐘的紀錄片《依然杜蘭特:穿越喧囂》(Still KD: Through the Noise,捍衛 Kevin Durant 2016 年夏天做出的離開俄克拉荷馬城雷霆隊,加盟金州勇士的那一決定)。

所以,Kevin Durant 心懷謙遜,來到這個 YouTube 的錄影棚,與 Lincoln、Daniel 以及其他幾個頂級 YouTube 創辦者一起參加這樣一個由網絡明星 Adande Thorne(網名 sWooZie)主持的現場綜藝節目。對於 Kevin Durant 來說,參加這場節目相當於是來學習成為網絡名人所需的特殊章程。他告訴我說:「來這裡,做這件事對我來說是增長訂閱量的一個好方法。」

畢竟,訂閱量相當於是 YouTube 的貨幣,也是證明媒體業務可信度,實現百萬潛在廣告收入的必然途徑。

節目負責人站到攝影棚中間位置,大喊了一聲,「就位,朋友們!記住,我們今天就是來玩的。」

接下來 40 分鐘的時間裡,攝影機一直保持開拍狀態,Kevin Durant 跟隨 sWooZie 穿過這個 4500 平方英尺的攝影棚,觀察 Lincoln 和 Dan 將他所代言的一隻 Nike KDX 籃球鞋切割開這一過程,另外還參與了 Ryan(推出 Ryan ToysReview 頻道,擁有 900 萬名訂閱用戶)這名 6 歲男孩正在進行中的一個科學實驗。

在這整個過程中,Kevin Durant 一直是一副好學而又認真的表情。接下來,Kevin Durant 坐到了 Sean Evans 對面,Evans 是 Hot Ones 節目的主持人,這一節目的特點就是讓名人一邊吃著蘸醬越來越辣的雞翅,一邊接受採訪。前兩個雞翅 Kevin Durant 很輕鬆地便搞定了。

到第五個雞翅的時候,Kevin Durant 的臉上開始冒出了汗水。他高喊道,「我真的不明白,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做?」他對 Evans 說道:「你每週要做幾次這個節目?你的胃肯定受不了。」

節目錄製結束,有人喊道,「今天就到這裡,停工!」Kevin Durant 逗留了幾分鐘,為工作人員簽名,並與他們合照,結束之後便坐著他的 SUV 返程。Kevin Durant 和他的商業夥伴,也是他最好的朋友 Rich Kleiman 一起坐在後排,將車裡的空調開到最大,一同打開手機查看結果:視頻觀看次數超過 10 萬次,這一數字還會繼續增長,因為 YouTube 用戶會陸續將不同的視頻版本上傳到自己的頁面(視頻發布後不到一個週的時間,Hot Ones 剪輯版觀看數量達到了 200 萬次)。Kleiman 笑著說道:「效果很成功!」

對於 Kevin Durant 來說,這種綜藝節目只是一個開始。他和 Kleiman 對他的 YouTube 頻道有著更大的計劃:他們希望能將其發展成為覆蓋各類節目的一個頻道,包括娛樂、美食、視頻遊戲和運動,其中有些由 Kevin Durant 主持,有些則不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希望這一頻道能夠成為籃球明星規避例如深夜訪談節目等傳統媒體採訪的一個平台。Kevin Durant 指出:「這樣,我就可以直接和我的粉絲交談,如果我有話要說,我可以直接將其通過流媒體傳輸到頁面上,這樣權力是掌握在我自己手中。」最終,可能會推出有腳本的節目或者紀錄片系列。

YouTube 首席產品官 Neal Mohan 說道:「讓我感到印象深刻的是 Kevin Durant 對於科技的直觀掌控能力。」他表示,Kevin Durant 不僅快速上傳了新內容,而且在社區標籤以及與粉絲互動上投入了大量的時間,「當你建立了這樣的聯繫時,就是一件非常有影響力的事情了。」

而影響力正是 Kevin Durant 所追尋的一樣東西,他在籃球場外,甚至最終能在籃球生涯之後,塑造了一種職業,能夠將他通過運動能力獲得的尊重和權威延續下去。 哪怕是他從雷霆跳到勇士這一決定,也是為了他在商業交易上的大轉變奠定基礎

Kevin Durant 並不是只盯著那唾手可得的代言報酬不放(作為一名臂展超過身高的 NBA 超級巨星,代言機會非常多),在過去的一年時間裡,他借助自己和 Kleiman 創立的初創企業 Durant Company 在矽谷尋找了各種不同的合作夥伴,有天使投資人,有科技企業 CEO,有無人機製造商,app 開發人員,還有 YouTube 創作者。

Kevin Durant 的新興帝國現在包含 Thirty Five Media 以及他和 Kleiman 通過 Durant Company 培養出的龐大的投資組合。這也讓他成為了不斷增長中的通過科技擴展業務的運動員隊伍的一員。

這也是 Kevin Durant 個人轉型的一個標誌,他從一名純粹的 NBA 明星,無論是作為有些人眼中「NBA 最友好的球員」還是按照俄克拉何馬城市球迷的說法——一名「軟蛋」,轉變成為一名堅決的球員企業家,以一種別出心裁的方式利用著他那高額的薪水和名氣。而這些也就意味著,對於已經習慣勝利的 Kevin Durant 來說,需要學習如何在全新的領域中競爭。

Kevin Durant:NBA 明星球員,商業投資領域的學習者

如果你十年前問 Kevin Durant,他是否想到有一天會作為一名嶄露頭角的企業家被科技媒體 TechCrunch 報導,並且自己創辦的企業會 被《紐約時報》讚譽為「矽谷最熱門的初創企業」 ,那他一定會大笑,表示怎麼可能。

今天夏天的一個下午,Kevin Durant 曾這樣對我說:「事實上,我從沒想過要將我的錢投資出去。我只是想攢起來,攢到夠我的子孫和家人用就行了。」當時,我們坐在 Kevin Durant 在比弗利山莊租下的那棟房子的後院裡,房子四周由玻璃牆環繞而成,俯瞰著整個紐約市。從這向遠處眺望,只見市中心建築的尖頂像一根根針刺破籠罩著的煙霧層。

Kevin Durant 的職業生涯看上去就是一個傳說:出生在華盛頓特區郊外,母親是一名郵政工作者,他小小年紀就展露出了驚人的天賦,2006 年離開家鄉去到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一年之後在 2007 年 NBA 選秀中榮獲「榜眼」。Nike 同他簽下了 6000 萬美元的代言協議,其中包括 1000 萬美元的獎金。Kevin Durant 也迅速成為了 NBA 年度最佳新秀陣容中的一員。

然而,這種榮耀加身,突然蜂擁而來的關注並沒有讓他產生畏懼心理,卻反而讓他變得更優秀,這有些令人難以置信。這些關注反而推動了他不斷進步:將奧運金牌收入囊中、參加全明星賽、又出現在雷霆隊的決賽中。技術全面、活力充沛、不屈不撓,這樣的 Kevin Durant 經常在單場比賽中拿到 35 分的成績。很快,Kevin Durant 的淨資產估值就達到了 2 億美元。

2013 年左右,Kevin Durant 開始對創業流露出興趣,那年他與原來的代理人分道揚鑣,並與 Kleiman 簽約。Kevin Durant 與 Kleiman 背景截然不同:Kleiman 是一名地道的曼哈頓人,最開始是在音樂行業工作,曾做過 DJ 馬克·羅森 (Mark Ronson) 的經紀人。他與 Kevin Durant 開始合作時年僅 35 歲,健談而又玩世不恭的態度很快吸引到了 Kevin Durant 的注意,所以當他建議 Kevin Durant 更加積極主動的管理自己的財富時,Kevin Durant 也認真的吸取了他的建議。

Kevin Durant 回憶說:「我開始讀書看報,用心的看,了解那些籃球界以外成功人士的故事。」他如飢似渴的讀著貝佐斯和賈伯斯的相關書籍,用他的話說,「我一路追溯到 Nikola Tesla(電氣工程學家)和 Cornelius Vanderbilt(美國史上第二大富豪)」。這些都是雄心勃勃的人物,正是他們打破了那些同時期其他人認為不可能打破的界限。

這樣一來,Kevin Durant 與 Kleiman 的第一筆投資是面向科技領域,而非房地產領域或者是像洗車或經銷商之類的傳統領域也就不足為怪了。這一切都要從 2014 年說起,當時 Kleiman 人在紐約,突然想吃位於曼哈頓市中心的高級中餐廳 Mr. Chow 的菜。但是這家中餐廳既不提供送餐服務,也拒絕了 Kleiman 提出的要求 Uber 代送的建議。但是,他建議 Kleiman 下載 Postmates,這一應用將為他匹配一位自行車送貨員,可以到該餐廳收取訂購商品並將其送到 Kleiman 的公寓住處。

Kleiman 將此事告訴了 Kevin Durant,Kevin Durant 表示很有興趣。而在他下一次到訪灣區時,他和 Kleiman 兩人碰巧開車經過了 Postmates 的辦公室。Kevin Durant 建議直接打電話聯繫創始人,接著他們安排了一個會議。不久之後,在 Postmates 2015 年總額為 8000 萬美元的 D 輪融資中,Kevin Durant 進行了六位數的投資,領投方為 Tiger Global Management,另有知名風投企業 Slow Ventures 和 Spark Capital 參投。在此之後,Kevin Durant 又陸續投資了閒散零錢投資 app​​ Acorns 和由前紐約洋基隊全明星隊長 Derek Jeter 創建的運動員媒體發布平台 The Players’ Tribune。

Postmates 的 CEO Bastian Lehmann 對我說道:「有許多名人投資者加入,我們和他們的互動也只是類似於『嘿,你想來參加這部電影首映禮嗎?』這樣的程度,這很有趣。但是 Kevin Durant 想要的更多:他想了解業務,他也很有自己的想法。」Lehmann 表示,他在一次晚餐時同 Kevin Durant 討論了重新設計圖標的問題,之後就取消了要重新設計的計劃。

去年七月,Kevin Durant 宣布與勇士簽約,所有人都接著便領會到了他想要通過直接的方式拿到 NBA 總冠軍戒指的意圖。勇士這支超級明星隊在 2016 年與冠軍擦肩而過,因此仍被認為是下一次奪冠的熱門隊伍。正如 Kevin Durant 在 The Players’ Tribune 所寫的那樣,勇士隊是「我個人貢獻和成長達到最大潛力」的象徵。但同時我們也不能否認, 勇士隊與科技領域的近距離優勢正式 Kevin Durant 所需要的一個因素 。Kleiman 對此表示:「這一因素並不是讓他做出決定的原因,但卻是一個意外知喜,一個附帶的獎勵。」

Kevin Durant 商業網路成型

去年九月份,矽谷傳奇天使投資人和慈善家 Ron Conway 去到亞州阿瑟頓(Atherton)旅行參加他的朋友 Ben Horowitz 和妻子 Felicia Horowitz 在家中舉辦的派對。

Ben 是頂級風投機構 Andreessen Horowitz 的聯合創始人和合夥人,同時也是金州勇士隊的季票持有者和鐵桿粉絲,那天的派對正是為慶祝 Kevin Durant  28 歲的生日。

Kevin Durant 和勇士隊其他球員隨後出現在派對上,而 Conway 這位 Google 和 PayPal 的早期支持者很快就發現自己與一位綠眼睛、光頭、年齡在三十歲左右的人聊得十分投緣。Conway 後來回憶道:「他(Kleiman)也是那天除去 Horowitz 夫婦之外,我感到必須要聊一聊的唯一人選。」

Kleiman 向 Conway 提到他是 Kevin Durant   的經紀人,而 Kevin Durant  現在正想擴大自己的投資組合,Conway 聽到這之後提議他們三人可以約個時間一起吃個飯。幾個星期之後,他們三人圍坐在 Conway 家客廳的會客桌旁。接下來兩個多小時的時間裡,他們三人討論了 KevinDurant   在風投領域的計劃以及他幫助各地弱勢兒童建立籃球場的慈善事業的相關事宜。

Conway 表示:「我能感覺到,他是真心想要回饋這個社會。」Conway 同意幫助 Kevin Durant  ,為他更多的慈善項目提供建議,後來又幫助 Kevin Durant  與 Laurene Powell Jobs 聯合創立的非盈利組織 College Track 建立了聯繫,Kevin Durant  計劃今年年底在德克薩斯州建成大型青年中心,而 Jobs 將成為他在這一項目上的合作夥伴。

除此之外,Conway 還與 Kevin Durant  分享了他最近投資的名單。「Kevin Durant  讓我感到十分驚訝,」Conway 說道,「因為他了解公司非常多,其中有一半我都不知道。他不僅知道這些公司的名字,也知道他們的業務內容。」Kevin Durant  之後又陸續投資了幾家位於 Conway 投資清單上的公司,其中包括機器人玩具公司 Polly。

Kevin Durant  在灣地區並不缺乏資源:有了 Conway 這層關係之後,Kevin Durant  能夠定期與 Ben Horowitz 坐到一起交流,還能與 Chamath Palihapitiya 這位勇士隊的部分業主,同時也是價值數十億美元風投公司 Social Capital 的所有者一起打牌。

除此之外,Kevin Durant  還會藉鑑其他兩名勇士球員的建議:Stephen Curry 和 Andre Iguodala。他同 Curry 共同創立了幫助運動員優化社交渠道的 app Slyce,而 Iguodala 則創建了年度球員技術峰會。Kevin Durant 表示:「他們知道怎麼去投資,我們會互相交流想法,並從對方的想法中得到靈感。」

與此同時,Kevin Durant 也會參考其他 NBA 球星投資創業的例子並從中受益。例如,Carmelo Anthony 和 Kobe Bryant 都創立了風投公司來開展自己在科技領域的投資。LeBron James 與 HBO 等主要網絡媒體公司簽署了內容協議。Carl Chang 是一家私人股權基金會的 CEO,他表示:「過去,一些運動員從來不去多想,他們的職業生涯結束後應該怎麼辦,這是很可悲的一件事情。但是現在,他們對於這個問題更具遠見,也更有準備。」

Kevin Durant 對於如何投資一事已經形成了自己的內部準則。自兩年前開始全心與 Kevin Durant 合作的 Kleiman 表示:「孩提時期,他會看誰會一直跟隨著他,現在他也是用這條準則來尋找合作者:他希望能找到與他一樣偏執的人。」

不久前,Kevin Durant 讓無人機初創企業 Skydio 的創始人為他進行了一次演示。Kleiman 回憶道,Kevin Durant 伸手摸了摸無人機,其中一位創始人「直接跳了起來,Kevin Durant 喜歡這樣,他喜歡這種本能的專屬權。」

Skydio 的 CEO Adam Bry 表示,Kevin Durant「立刻就看懂了這項技術。實際上,我認為他對這項技術的理解可能勝過許多專業的技術人員。」不出意外,Kevin Durant 接著簽署了對 Skydio 的投資協議。

除此之外,Kevin Durant 也會受自己對於長期收益的一種本能驅使來判斷投資決策。Palihapitiya 指出:「Kevin Durant 是一個非常具有好奇心而同時又十分理智的人,他一定要讓自己明白一件事情的來龍去脈,知道哪些能與自己產生共鳴,哪些又不能產生。」Palihapitiya 認為,Kevin Durant 選擇與 YouTube,而不是 Snapchat 或 Twitter 等平台合作就是對此的一個例證:「YouTube 的全球影響力更大。這讓 Kevin Durant 有更多的機會來發展自己的品牌。」

Kleiman 在紐約時一般都是住在貝弗利山酒店(Beverly Hills Hotel),有一次我和他在酒店共用早餐時,他打開了自己 iPhone 上記錄 Kevin Durant 投資的一個筆記文件。這個文件共記錄了 30 筆投資交易,金額從 50000 美元到 200 萬美元不等,這些投資交易並不全是面向科技領域:Kevin Durant 另外在一家西瓜汁公司擁有股份,並且在曼哈頓高檔餐廳 Grill 和披薩連鎖店 Pieology 都有投資。Kleiman 認為,「這是一個非常棒的開始」,他也提到了自己與 Kevin Durant 一直在斟酌是否應該成立自己的風投公司。

誠然,科技領域投資一直以來以棘手和困難而著稱,即便是那些經驗十分豐富的風險投資家也會面臨虧損的困擾。Bruin Sports Capital 合夥人 David Abrutyn 指出:「要想進行風險投資,你必須要想開一些。你必須明白,你投資十個項目,可能只有兩個會成功。」但是,Kevin Durant 幾乎會主宰他參與的每一場比賽,這樣的他對於科技領域風投的虧損率顯然沒有太多的體會。

但他也認同 Abrutyn 的這一說法,「這確實有風險,但是一種可以預計的風險。」

多面 Kevin Durant

一天下午,我正開車載著 Kevin Durant 和 Kleiman 一起經過好萊塢時,克利夫蘭騎士隊將送出明星球員 Kyrie Irving,換取 Isaiah Thomas 和布魯克林籃網隊的首輪選秀權這一重大的交易消息傳來。Kevin Durant 和 Kleiman 事先對這筆交易都毫不知情,幾分鐘後,他們開始交談這筆交易對於 NBA 力量平衡的意義,語氣中的質疑情緒也越來越濃的流露出來。

末了,Kleiman 轉身看著我,詢問我作為一名賽爾提克的球迷,是否感覺難過?我沒有權利去難過,他繼續說道:「你知道嗎?這就是生意。」

Kevin Durant 之前就曾開玩笑說,自從他離開雷霆隊以來,很多人都將他看作蛇一樣的陰險小人,「我可能會直接在手臂上來一個蛇紋身」。此刻,他對 Kleiman 的這一說法表示贊同:「忠誠可以說是狗屁不如 。」

這就是我相處多次看到的多面的 Kevin Durant:他是商業投資領域的一名學生,也是一名對於籃球以及自己的籃球地位保持冷靜態度的球員。換個角度看,他也是一名會對自己之前的俄克拉荷馬市球迷進行回擊的球員:今年 9 月份,Kevin Durant 發布了一款限量版 Nike KDX 球鞋,鞋墊印有之前球迷針對他的侮辱性言語(follower:「抱大腿」、soft:「軟蛋」和 snake:「蛇蠍小人」),鞋面印有 2017 年總決賽他的個人統計數據塗鴉,以及「總決賽最有價值球員」的字樣。

半小時後,我們來到了 Kevin Durant 位於貝弗利山莊的公寓,公寓內一派熱鬧景象:廚房裡,Kevin Durant 的私人廚師正在準備晚餐;客廳中,他的造型師正在準備他接下來參加拍攝的服裝。Kevin Durant 拿起一件黑色的連帽衫,欣賞地點了點頭。正在這時,Kleiman 的電話鈴聲傳來:是 Kevin Durant 的營養師,打電話來讓他查看一份推薦的維生素補充劑列表。

「什麼時候開始訓練?」,Kevin Durant 問道。

「還有幾分鐘的時間」,Kleiman 看了看表,回答道。

接下來的籃球賽季對於 Kevin Durant 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用 Betaball(一本關於勇士隊的新書)的作者 Erik Malinowski 的話來說,如果 2016 至 2017 年是 Kevin Durant  「向一名球員,一名隊友轉變的一年」,那接下來的賽季將是一個傳承,是對他能否擔得起過去十年來所有讚譽的一個證明。接下來的壓力將會很大。

與此同時,Kevin Durant 的商業計劃也正在緊鑼密鼓的進行中。我離開洛杉磯幾天之後,他就將前往拉斯維加斯參加他最近投資的雲計算數據管理平台 Rubrik 舉行的技術會議。他還計劃與與阿拉斯加航空公司的營銷團隊舉行幾次會議,阿拉斯加航空公司在收購維珍航空之後,在舊金山設立了新的樞紐中心,因此阿拉斯加航空公司營銷團隊一直在聯繫 Kevin Durant 希望能夠讓他幫忙提高新中心的知名度。Kevin Durant 將會獲得阿拉斯加航空公司的部分股權,而後者也將與 Thirty Five Media 就 YouTube 頻道內容方面進行合作。

Kevin Durant 深知,他並不是唯一一個在 2017 年為副業奔忙的籃球運動員,安東尼、Kobe 和 Lebron 也都在不斷擴大科技和媒體領域的影響力。但相比較而言,Kevin Durant 的舉措更像是動真格的,強大到讓人畏懼。

我向 Kleiman 提到這一看法時,他驚呼道:「得了吧,他們都很有競爭力,都很擅長這個。有時候我會聽到一些消息,例如『Kobe 這樣做了』或者是『安東尼投資了那個』,或者是『Maverick Carter(Lebron 的商業夥伴)同 XXX 一起約了個飯』,然後,我會這樣想;『這意味著我也該去與那些人約個飯了。』」

Kevin Durant 站了起來,想去樓下試一試拍攝要穿的衣服。走之前他說道:「我會將這稱為良性競爭。」他笑了起來,接著說道:「這不是惡意的。」

——

(本文經 36kr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NBA 之外的杜蘭特:劍指矽谷的投資野心,不談“忠誠”的商業手腕 〉。)

延伸閱讀

「過去愛投籃,現在學投資」Kobe Bryant 將成為新一代矽谷老大哥?
【歐尼爾的投資比投籃準】籃球場外,這些 NBA 球星都「投」資了什麼?
連 NBA 籃球選手也要失業!Google 機器人能跑能跳還能搬重物


訂閱《TechOrange》每日電子報!

每天一早,需要來根知識能量棒? TechOrange 與你一起,吸收世界新知識、消化科技新局勢。點我訂閱電子報 ,取得最新深度報導。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