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過去我們關注 OLED、手機硬體與軟體的發展,但幾乎沒有想過,在手機製造中「稀有金屬」的存在。而鈷就是最重要的金屬之一,用於電池、手機、電動車產業,稀有的「鈷」,左右了現代科技的發展。(責任編輯:陳君毅)

鈷(Cobalt)這種金屬,近年多用作製造輪胎、磁鐵及智能手機,現時因電動車產業急速發展,鈷作為車內鋰電池的重要原料而需求暴增。Benchmark Mineral Intelligence 的數據顯示,去年交易的鈷原料中,半數流入電池業界。但問題是,鈷不夠用了。

供不應求之下,光在去年,鈷的價格已經翻了一倍。「華爾街日報」更形容,鈷是今年最搶手的大宗商品

商品研究員 Lara Smith 分析:「在 2016 年,鈷的供應量約為 10.4 萬噸,需求量則約為 10.35 萬噸。油電混合車和電動汽車正處於增長期,故隨著行業發展,我們預計供求落差會愈來愈大。」

但鈷的供應量難以說增就增。現時,僅得 2% 的鈷是直接開採得來,其餘的 98%,都不過是開採鎳和銅的副產品。再者,有別於鋰等其他電池金屬,鈷相當罕見,質量亦可能因地理位置有異。非洲的剛果地區是其中一個盛產地,三分之二的鈷皆來自剛果。

加拿大的 First Cobalt Corporation 看準商機,近來於中非「銅帶」 的 7 個大型地段進行投資,期望發掘更多銅及鈷儲備。行政總裁 Trent Mell 表示:「光在今年,全球電動車市場將擴展 26%。我們預期在未來 5 年,鉛的需求會逐年遞增 5%。但在供應方面,新的生產管道極少。要令礦場全部投產,或需 10 年時間。」加上,剛果的採礦地區面臨童工及其他侵害人權的指控,遭到審查。美加兩國雖加入採鈷行列,但預計產量佔全球需求甚少。由此可見,短期內鈷將愈發矜貴。

除了鈷之外,釹、鐠、鏑也都是重要的稀有金屬

很多金屬如釹(neodymium)、鐠(praseodymium)和鏑(dysprosium)亦是製作電子產品的重要物料,在科技界舉足輕重。The Elements of Power 的作者 David Abraham 舉例:「在 MacBook Pro 屏幕上,紅色是由銪(europium)而來,綠色是來自名為鋱(terbium)的金屬,觸屏技術則有賴於銦(indium)。」他表示:「很多金屬只是在過去 100 年內才被發現。我們運用銅和鐵已經很長時間,但對這些較新的物料,才剛開始了解。」

這些所謂的「科技金屬」沒鈷那麼罕見,但要從地下提取出來,再運到製作工場,需要花上很多功夫。此外,這些金屬與鈷同樣,往往是開採基本金屬的副產品,牽涉額外的化學提取,過程相當複雜。

現時,在許多「科技金屬」的採礦和生產上,中國都擁有領導地位,部分是因為中國的環境法規較寬鬆。譬如全球的鏑,百分之百都是中國產。Abraham 指出,很多國家不願涉足礦業,因為採礦被視為「骯髒」及污染環境。換言之,很多「科技金屬」如鈷一樣,陷入短缺的危機。

在 2010 至 2011 年,多種稀有和次要金屬的價格瘋狂飆升,曾對科技企業敲起喪鐘。

顧問組織 Technology Metals Research 聯合創辦人 Gareth Hatch 指出:「一些金屬已經出現顯著的價格上漲,部分增幅更高達 300% 甚至 1,000%。這令所有人警覺到,我們依賴這些金屬,而它們都來自中國 —— 這可能是個問題。」縱然,大部分物料的價格已經回復正常,但中國對金屬供應的影響之大,令西方的憂慮日增,怕是一言不合,就會切斷供應。

部分人士相信,唯一擺脫中國制肘的方法是將金屬的循環再造。蘋果是這方面的領導者,利用一組名為 Liam 的機械人,幾秒內拆解一部舊 iPhone,令鈷、銦和金等金屬,得以回收及重用。官方資料顯示,全組 Liam 機械人在一年之內,能把 120 萬部 iPhone 解體。蘋果表示,今後的目標是避免開採任何較新的金屬,更希望能僅以再造物料生產手機。

——

(本文經 CUP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為〈甚麼是鈷?沒有它,手機都沒法造?〉。圖片來源:Wiki,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超紅募資案例】沒看過銅鐵鋁鈦本尊?一千台幣讓你買一組擺桌上炫耀
誰說水槍只能射水?這個科學家做了一把水槍專射 400 度超高溫金屬!
強欸但不會金屬中毒嗎?印尼焊接工用廢棄金屬自製生化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