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技引起人類恐慌】AlphaGo 的爆紅,其實是 Google 精心策劃的行銷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各位應該都對於 AlphaGo 記憶猶新吧,從去年打到今年的圍棋大戰,以及前幾天他的兄弟 AlphaGo Zero 的問世,都讓人感嘆 AI 發展的迅速。

不過,大家都聽過 AlphaGo,但大家知道其實世界上還有其他的 AI 程式嗎?如果你不知道,這就是了:本文作者 小內 從營銷的角度,來看 Google 是如何透過讓 AlphaGo 橫掃圍棋界的方式,幫他們自己的 AI 打造了這場他人望塵莫及的精采營銷秀。

(責任編輯:林厚勳)

倫敦時間 10 月 18 日晚間八點,Google 公司的 AlphaGo 進化版問世,代號 AlphaGo Zero。

新版本摒棄此前舊版本是通過學習人類棋譜自我訓練的原理,升級到自我對弈訓練的原理。新技術使得新版本的 AlphaGo 在 40 天時間擊敗了此前數個版本。

雖然已經戰勝人類,但 AlphaGo 的一舉一動還是牽動人類的心。

在過去的一年多時間裡,無數人把關注的焦點聚焦在 AlphaGo 和人類誰強誰弱的問題上,如今這一問題已經不值一提。

值得反思的是,2016 年被稱為「人工智能」元年,結果就出了有計劃的、循序漸進的 AlphaGo 挑戰李在石、匿名挑戰中文圍棋網站等戲劇性事件,沒有這些轟動一時的事件,AlphaGo 的名氣不會像今天那麼大。

Google 的技術很牛逼(編按:大陸用語,很厲害之意,下同。),但很多人沒有注意到 Google 牛逼的地方還在營銷上。

中國人工智慧的水準其實並不低,據 20 家中外權威機構預測,在未來的人工智慧行業,美國和中國可能成為技術和產業的領跑者。而且中國人工智能領域的創業極為活躍,這點不比美國差。此外,今天在世界上做人工智慧的科學家有 43% 是中國人。

中國還有百度大腦、訊飛超腦等具有世界一流實力的產品。在某些領域,比如在語音識別上,百度的技術也可以媲美蘋果和谷歌。但這些都沒什麼名氣。

玩砸的百度大腦

領略了 AlphaGo 在人機大戰中的風頭,百度也如法炮製過。2017 年兩會上,李彥宏特意提到了:「百度有一個『小度』機器人,參加了《最強大腦》。」

「小度機器人」的核心機能是百度大腦。這是百度 2016 年 9 月正式發佈的人工智慧產品,能夠模擬人腦的工作機制,目前在智能水平和 4 歲的幼兒類似。聽起來不酷炫,但這幾乎代表了中國人工智慧的最高水準。

在發佈會上,李彥宏讓百度大腦還原了張國榮的聲音,用合成聲音與粉絲「隔空對話」,還請了胡歌上台互動,演示了百度大腦的語音合成、用戶畫像等諸多功能。

不過,最吸睛的還是綜藝節目。2016 年 12 月 17 月,百度大腦正式亮相江蘇衛視的綜藝節目《最強大腦》,掀起了中國的「人機大戰」。

極少參與採訪的李彥宏罕見亮相綜藝節目,要知道大佬參加綜藝節目極為少見,此前只有周鴻禕曾參加過湖南衛視的《天天向上》。

在節目中,李彥宏非常賣力,他的「技術范」點評成了整場節目的看點。

此外,百度還出動備受倚重的百度研究院前首席科學家吳恩達親自坐鎮現場,保證節目權威性。

看起來是一場驚心動魄的「人機大戰」,百度大腦將被中國老百姓熟知,但錯誤的節目設置導向尷尬的結局。

和 AlphaGo 的對手不大一致,百度大腦的對手更像是具有難以複製的「特殊能力」的人。

比如,百度大腦的第一個對手是這樣的:號稱「腦王」的 90 後選手王峰,在 2011 年,他曾以 5 分鐘記憶 500 個數字、1 小時記 2660 個數字、聽記 300 個英文數字,是世界腦力錦標賽上「世界記憶總冠軍」。

這場比賽,百度大腦以 3:2 獲勝。

從比分看,百度大腦沒有表現出絕對的優勢。這點可以參考吳恩達的說法:「機器沒有直覺,也並沒有久遠的進化歷史,只能靠分析數據來學習,特別對於識別整容、化濃妝或者十幾年跨度的照片,沒有大量的數據可以分析。」

但,即使有絕對優勢,對人的心理衝擊也不大。因為對手是不知名人士,而且對手的能力近似於「特異能力」,所以觀眾難以直觀理解勝負的意義,也就無從談起對百度大腦的敬佩。

其次,綜藝節目的模式並不適合成為宣傳的工具。

在第三局中,百度大腦對陣另一個有特殊能力的人,比拚人臉識別。結果百度以 2:0 贏了,但很多人認為節目有黑幕。因為節目錄製的前一晚,現場明暗度調低了 20%,結果人眼容易受到干擾,而機器則不會。

結果,百度大腦非但沒有起到正面宣傳作用,結果還背了「負面影響」,得不償失。

這背後的問題是:變量太多。不同於人機圍棋博弈只是智力上的比拚,百度大腦和人腦的博弈受到的干擾因素太多。只有等百度大腦的智力水平達到成年人,兩者才會有直觀的差距,才有讓人驚豔的震撼感。

當然,更重要的是,百度應該參與設計更加合理的比賽規則,才能真正突出百度大腦的實力。

天才的營銷樣板

讓 AlphaGo 名聲鵲起的是去年 3 月和天王級棋手李世石的一戰,賽前大多數圍棋專家都認為李在石有勝算。

最後,李世石以 1:4 落敗。結果更是留下一個懸念,人類贏了一局。

對於這一輸,無人知曉。韓國一位此前就篤定 AlphaGo 能贏的專家認為,AlphaGo 故意失敗,而之所以故意失敗,是為了消減人工智慧驚人的成長水平造成的人類恐慌。

不管怎樣,這一輸吸引了更大範圍的反響,這個懸念激起了柯潔大戰 AlphaGo 的興趣,放出「AlphaGo 贏不了我」的狂言,也引起了更大範圍的興趣。

AlphaGo 沒有立即挑戰其他棋手,而是回爐再造一翻。它復出的方式也更加不同,「故弄玄虛」當了一把「網紅」。

2016 年 12 月 29 日,中文網絡圍棋平台弈城網突然出現一個神秘帳號「Master」,它從一個叫「Magister」的帳號改名為 Master,國籍資訊是韓國,標註為 9 段。

從 29 日開始,Master 便四次出擊。到 31 日,Master 連勝超 30 場。全都是絕頂高手,「世界第一」的柯潔,被虐三次。當時的柯潔還不知道 Master 為何人?發了一條微博,模糊地說了一句:「新的風暴即將來襲。」

在這種情況下,Master 徹底火了。1 月 3 日,中國棋手古力,這位中國拿世界冠軍最多的棋手發佈懸賞:若有人擊敗 Master,提供 10 萬元獎勵。

到 1 月 4 日 Master 對弈「棋聖」聶衛平,關注度再次飆升。Master 如願拿下聶衛平,成績為 55 勝 1 平,1 平還是因為對手斷線導致,也就是全勝。

Master 更是罕見打出繁體字向一代棋聖致敬「謝謝聶衛平」,賺足眼球。最後,Master 的戰績停留在 60 勝 0 負 1 和。

沒給人多餘時間猜測,1 月 4 日,Master 宣佈戰績便是此前戰勝李世石的人工智慧 AlphaGo。

AlphaGo 為什麼採取這種方法復出呢?以下幾種原因比較可靠:高效率挑戰更多的棋手;為 AlphaGo 再次挑戰人類做鋪墊,畢竟李在石只是棋壇高手之一;為挑戰「世界第一」的柯潔鋪墊預熱,造足聲勢。

很快,5 月,柯潔和 AlphaGo 在中國烏鎮正面對弈,後者三戰三勝,最終確定了自己的地位。

持續一年多時間,一波三折的劇情,打遍中韓高手,AlphaGo 在全球獲得了前所未有的知名度。

這裡有兩種可能:第一,如果 AlphaGo 的技術條件本就具備,那麼導演這一番連續劇,背後是完全的策劃和營銷,贏家無疑是 Google。

第二,如果一年前,AlphaGo 的技術實力還不夠,那麼,AlphaGo 採取的是漸進的方式證明自己,那麼他可以從約戰李在石,再約戰聶衛平、柯潔,但是它偏偏以假名來了一把「故弄玄虛」。

不管怎樣,這樣的一個過程讓 AlphaGo 賺足了眼球,再次證明了 Google 在人工智慧上的實力。

人工智慧當頭,應該如何講好故事?

也許有人會問:我們真的需要在營銷上更賣力嗎?答案或許是肯定的。人工智慧產品的名氣起碼有三個用處:

1、在人工智慧行業剛剛興起的時候,誰的聲勢越大,誰受到的關注就越大。資本和人才都在盯著人工智能領域,誰就處於更有利的位置。

2、在人工智慧產品還不為大眾所認知的情況下,需要有教育大眾的過程。誰的名氣越大,教育大眾的機會越多,未來的市場機會也會越多。

3、同時是由於人工智慧處在發展初期,品牌形象的建立需要一段比較長的時間。而 AlphaGo 的成功讓谷歌在人工智能領域的領先形象深入人心。要知道,在人機大戰中,Google 只是花了 100 萬美元設立獎項。只用 100 萬美元在全球範圍內獲得一次形象提升,性價比不言而喻。

所以,Google 的對手們都坐不住了。

AlphaGo 戰勝李世石後,IBM 中國研究院首席科學家蘇中出面接受採訪說:「AIphaGo 連 1% 的天分都沒有。他的天分來自海量運算……」,還說:「現在的人工智慧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它是弱的。」

不過,早在 1997 年 5 月 11 日, IBM 的電腦程式「深藍」贏了世界棋王卡斯帕羅夫加里. 卡斯帕羅夫便,IBM 得益,名聲大噪。AlphaGo 只是如法炮製了而已。

AlphaGo 大戰中文圍棋網站後,微軟全球執行副總裁、微軟人工智慧事業部負責人沈向洋出面接受採訪,誇讚了 AlphaGo 一番,更多的話用來介紹微軟在人工智慧的進展。

微軟有一款人工智慧產品叫「微軟小冰」,是一款智慧聊天機器人。相信不少人有印象,它早於 AlphaGo 亮相,但至今名氣較小。

還有更多人就在問中國的 AlphaGo 在哪裡?中國到底能不能造出 AlphaGo?中國的人工智慧比得上 AlphaGo 嗎?和 Google 對標的百度更被指為「別人在搞人工智慧,百度只會做外賣」,而跳過了百度在人工智慧領域的深耕。

在人工智慧的當頭,如何講好人工智慧的故事,已經成為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1、把握好「快項目」和「慢項目」的平衡。AlphaGo 和百度大腦的原理都是深度學習,但前者屬於「快項目」。AlphaGo 從 2015 年 10 月面世到成名,連半年時間都不到,而且人類本就有技術上的積累。但是,百度大腦是「慢項目」,挑戰的方向極少技術積累。某種程度上,投入 AlphaGo 更能出效果。

人工智慧的競爭必然是「長賽道」,需要做兩手抓的準備,適當投入見效快的項目,這是提振資本和市場信心的良方。

2、適當投入討巧項目或能收到奇效。Google 能做 AlphaGo,那麼其他公司能做嗎?這是一個挺有爭議的話題。不管怎樣,圍棋項目稱得上討巧的項目,它的受眾廣泛,具有全球影響力,而且能夠直觀把人工智慧對於人類智能的優勢體現出來。

3、中國企業和資本也應該講點高科技情懷。Google 正在投入 AlphaGo,還有去年推出 Magenta,是計劃探索利用人工慧來創作藝術,從這些項目看,Google 並不著急得進行商業變現。最典型的還是馬斯克的「火星移民」項目。相比而言,中國的企業和資本更願意把錢投在看得見、摸得著的各類風口項目上,這背後根本還是情懷的問題。多點高科技情懷,營銷效果自然就上去了。

(本文經作者 小內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AlphaGo 的爆紅,其實是一場營銷 〉,作者微信公眾號“互聯網圈內事”(ID:quanneishi),首圖來源:AlphaGo vs AlphaGo: self play games。)

延伸閱讀

【神の棋譜】AlphaGo 公布「自我對弈」棋譜 60 張,或成人類圍棋最新聖經?
機器人 AlphaGo 完勝圍棋冠軍,馬雲:「幼稚!悲劇一場」
【有片】人類對上電腦棋王唯一一勝:《AlphaGo》電影預告熱血登場!
以後圍棋比賽都跟 AI 對弈就好啦?圍棋世界冠軍柯潔:AlphaGo Zero 太強,人類太多餘了
Deepmind 團隊最新力作:不需人類的 AlphaGo Zero,左右互搏練成 AI 版周伯通


人類陷入空前數據絕境

量子運算數秒瓦解所有加密技術!企業毫無抵擋之力 搶先報名 12/6《2019 未來科技展》量子加密場次 找到資安機制一線希望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