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世大運的結束,熊讚也失業了,台北市長柯文哲還表示會把他留在台北市工作,還要請觀光局規劃。不過熊讚肚子裡面的「正妹操偶師」曝光,也引起了非常大的爭議。因為讓吉祥物的身份破滅,就是沒有把吉祥物的 IP (智慧財產權)行銷做好、做完整,也就代表台灣根本不懂 IP 行銷的價值在哪。

根據吉祥物研究家林承毅的臉書貼文表示,吉祥物、玩偶裝底下的人都必須是秘密,不能公開,因為「吉祥物的存在,立基在『真實』的基礎下,失去這點,他只是一尊無生命的玩偶,而這正是吉祥物體驗設計的本質。」所以操偶師曝光,絕對是大忌。林承毅還說,在日本,所有與吉祥物相關的工作人員,包括製造商和設計者等,都會簽保密協定,就是為了好好發展「吉祥物」體驗。

林承毅更舉出吉祥物大國日本的例子,讓大家知道為什麼吉祥物必須維持原本的樣子,而不是讓另一個角色取代大家的關注力。像是日本的熊本熊,之所以會那麼成功,就是因為他是「熊本熊」,而不是裡面的一個正妹操偶師,或是哪個帥哥扮演的;同樣的道理,熊讚也應該是熊讚,而不是任何一個別人。林承毅說,「當角色的『真實性』被打破,之後再花多大的心力去講多動聽的故事,多生動的情節,都是假的,人們將不會再感受到角色創造所被賦予的生動及感動。」

另外,根據民報之前的報導,台北市政府起出推廣熊讚的時候,發現成效不彰,台北市議員顏聖冠就曾表示,「賦予吉祥物生命,成為城市的一份子,和市民培養感情,才會讓大家對牠代言的城市或運動更有向心力。此外,吉祥物的 IP (智慧財產權)可以衍生更多的經濟效益和活動,還有城市或賽事的能見度。」

但現在這樣看來,台北市政府在世大運後就用正妹操偶師「賜死」熊讚,絕對是搞不懂 IP 行銷的價值在哪,以及為什麼需要這樣做。其實台灣讓吉祥物「死亡」的例子,絕非只有熊讚一熊是受害者。

根據蘋果日報的報導,身在台灣的吉祥物很命苦,代理 QUESTION NO.6、窪之内英策等日本知名插畫家的台北東京影像資訊公司總經理黃國鈞指出,「台灣近年來操作肖像角色或吉祥物,多用影片、動畫去宣傳,真正商品化的只有少數,原因是業者覺得賣不好就不要了,只好每年活動都推出新角色,『但沒有持續性就沒有生命,最後就沒有人記得。』」

日本推動的吉祥物都能長久發展,真的替日本帶來有效的價值;反觀台灣的吉祥物,生命週期總是不長,但卻每次一有新活動就要推出新的吉祥物,民眾記不住,觀光效益跟周邊產值當然更不用說了。根據蘋果日報引述黃國鈞的話,「台灣常參考日本吉祥物形象去操作,卻難長久,這是為何要推動 IP(Intellectual Property,智慧財產)授權的原因,透過商品化達到文化的延續,這過程雖然漫長,但就像生養小孩,『不能因為今天不賺錢,就把他殺死。』」

就因為對 IP 行銷價值的無知,親自葬送了熊讚的生命。所以台灣才會每一季都有這麼多的吉祥物,卻讓這些吉祥物每次都消失在大眾眼光中,不能活得長久。

要經營一個有魅力的吉祥物,真的沒有大家想的那麼簡單。日本的「吉祥物」之所以能那麼成功,就是因為他們全方位設計出的角色,絕對不會因為一點小細節瓦解。大家想到 Hello Kitty 或是熊本熊的時候,根本不會去討論他們是不是有人操作,而是去除任何「人」的因素把他們當他們自己看待。

當台灣只會用「正妹牌」、「女神牌」做角色經營,卻忽略了吉祥物最重要的價值,熊讚就再也不會是熊讚。不知道這次熊讚的死,有辦法喚醒大家對打造吉祥物和 IP 行銷的重視嗎?

 

資料來源

《東森新聞》美女操偶師曝光「犯大忌」 專家:成「熊讚」送行者

《民報》世大運吉祥物「熊讚」 柯P將給職位和薪水

《蘋果日報》台灣吉祥物好苦命 她「每年都死一次」

林承毅臉書

 

(圖片來源:熊讚 Bravo 臉書,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


【TechOrange 徵才:社群編輯+實習編輯】

►你是否常在各類豐富的科技趨勢裡流連忘返?
►你是否常被創業故事弄得熱血沸騰無法成眠?
►你是否喜歡很有挑戰性、嘗試新事物的工作?

我想你大概就是得了 TO 病,不加入不行了。
準備好你的履歷自傳,寄至  [email protected]
記得標註你要「應徵 TO 社群編輯」,才不會跑錯棚哦!
>>    詳細職缺訊息


延伸閱讀

世大運像病毒般爬入市民腦子裡,柯文哲狂行銷希望大家買票
從一蘭六千塊入席看行銷策略:臺灣人「拿時間換錢」的窮人思維才是問題癥結
《權力遊戲》瓊恩雪諾披肩是 Ikea 毯子!銷量狂漲 775%,學 Ikea 打出漂亮的行銷戰
【真的是造孽】高鐵告安娜貝爾引起公眾恐慌,台灣對創意行銷的幽默感真的很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