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削價,寧可關店】新創甘仔店停止營業,台灣人追求「CP 值」惡習扼殺模範電商

電商戰場是一片紅海,卻讓一大群人懷抱著夢想前仆後繼地躍入,能撐著不被溺死的人有多少?

有些人在電商戰場紅海中仍可以姿態優雅、游刃有餘地悠游,年年繳出漂亮的營業數字。不過,更多的案例是,你看不到水底下他們努力打水的雙腳。

創立於 2014 年,主打異國零食的電商——甘仔店, 已經確定在下禮拜(9/11)正式關閉

在「甘仔店」之前,創辦人潘鎮帆做了 13 個 App 才成功

2014 年甘仔店甫出道,就在零食電商中殺出一條血路。一開始業績也並非扶搖直上,靠著累積下來的口碑效益,兩個月內就做到了 30 萬業績,前景看好。

而團隊也靠著越來越多樣的異國零食、泡麵,漸漸地累積聲量,據傳到了 2016 年營收就接近億元大關。

甘仔店的創辦人潘鎮帆 Ben 的公司 Jumplife,在甘仔店之前曾經推出高達 13 款 App,包含了揪團打籃球、揪團玩桌遊、電影討論社群(電影櫃),僅管曾經達到台灣區下載量 1,100 萬、日活躍用戶達 80 萬,不過礙於找不到適合的商業模式最後只好以收攤作罷。

當時他們仍為台灣新創中心 AppWorks 的育成團隊中,最後在林之晨的建議之下,帶著過往製作、優化 App 的動能轉作電子商務,勇敢轉型,才有了甘仔店。

創辦人潘鎮帆 Ben 也在過去接受《TO》的專訪時說

「之前的創業過程中我們曾面臨過一個問題,那時候我們拼命做優化、做更好的介面,但其實這些都是討好消費者,做得再好都不會反映在收入上,因為使用者不是付錢給我們的人。

而在許多設計、決策上,常會變成使用者、廣告商兩方之間的需求在打架,使用者想要介面越少干擾越好,但廣告商卻希望越多廣告越好。

因此當我們面對電商這個選擇時,我們想想也是,做電商我們就是直接面對給我們收入的消費者。

看似一帆風順的甘仔店,為什麼最後又會收攤呢?

不想提供爛服務、爛產品,又打不過對手的低價競爭,只好收攤

在甘仔店的臉書是這樣說的

…… 甘仔店的階段性任務到此一段落了,在真的陷入為了價格競爭,導致甘仔店需降低商品、服務等品質才能維持前 ,我們決定在這個時刻落幕了。

當競爭對手出現,開始進入了價格的割喉戰,背後沒有「富爸爸」的新創企業,當然只能從商品成本、服務成本下手來砍出利潤。

甘仔店在不願意商品與服務品質影響品牌的情況下,便直接選擇收攤。

此時正是我們可以反思:「追求 CP 值」是殺死台灣企業的元兇嗎?當我們只追求「CP 值」,凡事只想找到「最快、最便宜、相對來說最優質」的服務與商品,是否一再扼殺了台灣許多人想要「把事情做好」的精神。

這不只是消費者的問題,而是台灣整個環境的問題。 低薪問題沒有改善,導致大家一味追求 CP 值 ,為了迎合消費者,電商們只好一刀一刀的砍價競爭,砍在價格上,卻也砍在他們的心頭上。以甘仔店為例子,你當然可以說他們只想做零食平台,沒有選擇自主開發產品打造品牌,擴大影響力。

不過,身為台灣消費者的我們,仍要試著反思自己是不是被慣養成胃口又大,又挑食的怪物了呢?

下一次,認真考慮每一項商品背後的脈絡,不要再只追求 CP 值,讓台灣的優質產品、廠商,能夠繼續活下去!

——

圖片來源: 甘仔店臉書

延伸閱讀

專訪 JumpLife:我們不怕失敗,創業就是要跌倒了再站起來!
打臉台灣追求 CP 值,一句話解釋德國工匠製造理念:不信物美價廉
沈浸過往成功、只追求 CP 值,這就是台灣代工廠無法進步的原因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