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其實 Uber 的前任 CEO Kalanick 很早就展露對特斯拉的興趣,但是當他表達自己的「愛意」時,馬斯克婉轉表達沒興趣,後來 Uber 收購 Otto,和特斯拉的合作關係正式破局、成為競爭關係……直到現在 Uber 陷入危機。投資人 Jason Calacanis 在我看起來就像媒婆,想讓之前沒能有結局的 Uber 和特斯拉再續前緣。馬斯克真的願意拯救 Uber 爬出深淵,共創新的未來嗎?

(責任編輯:謝秉芸)

Uber 的日子越來越難過,前任 CEO Travis Kalanick 被迫辭職後,Uber 遲遲未能選出新的 CEO 扭轉亂局,近期更是曝出早期股東 Benchmark 對 Kalanick 提起訴訟,希望後者退出 Uber 董事會。最近,特斯拉和 Uber 的早期投資人 Jason Calacanis 給出一個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提議,他呼籲兩家公司合併,以「壓制交通運輸領域的所有競爭對手」。

這裡要強調一點,Jason 並不是要 Kalanick 離場,相反,他認為逼 Kalanick 退出是錯誤的做法。「如果要找回當初創業的激情,並幫助 Uber 員工和股東走出困境,我們需要創始人(Kalanick )的參與,逼宮創始人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所以他的提議是, Uber 與特斯拉合併以解決一些問題,走出困境,Kalanick 繼續留在董事會。「如果兩家公司聯合起來,(新公司)有機會壓制交通運輸領域的所有競爭對手,當然合併初期的磨合衝突在所難免」。

這個腦洞大開的方案由多少可行性?我們逐一分析。

首先 Kalanick 本人早期喜歡特斯拉是多過 Google 的。《財富》雜誌的編輯 Adam Lashinsky 出版的新書中介紹,當時還是 Uber CEO 的 Travis Kalanick 很早就看到了自動駕駛汽車的潛力,他給特斯拉 CEO Elon Musk 打電話,探討雙方合作的可能性。

2015 年,特斯拉早期投資人 Steve Juvertson 回憶了他與 Kalanick 的某次談話:「Travis 告訴我,到 2020 年,如果特斯拉汽車能實現自動駕駛,他家的車 Uber 全要了。特斯拉 2020 年的產能有 50 萬輛, Uber 需要這麼多自動駕駛汽車,但他沒聽到 Elon 對這個想法的回應」。

注意,這次對話發生在 2015 年。直到 2016 年 10 月,特斯拉宣稱可實現 Level 4 級別自動駕駛的特斯拉 Autopilot 2.0 車型才開始量產,可以看到 Kalanick 尋求合作的熱情和對特斯拉的謎之信任,儼然一個「狂粉」。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直到現在也是)全球自動駕駛領域技術最領先的企業恰恰是Uber 大股東、董事會成員 Google。 2013 年 8 月,Google 風投部門 Google Ventures斥資 2.58 億美元投資 Uber;轉年 6 月,Google 再次跟投 Uber 新一輪融資,當時的Google CFO 兼公司發展高級副總裁 David Drummond 還代表 Google 加入了 Uber 董事會。

這麼優質的資源 Kalanick 沒興趣,就盯著特斯拉。還有一條背景訊息:如日中天的Uber 當時估值已經突破 500 億美元,而對應的特斯拉市值僅 330 億美元。

特斯拉是什麼反應呢?除了沒能讓 Kalanick「聽到 Elon 對這個想法的回應」,2015年 8 月 5 日,2015 年特斯拉年第二季度財報會議上,摩根士丹利分析師 Adam Jonas問馬斯克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這個:

「Hey, Elon, Deepak. First question, Steve Jurvetson was recently quoted saying that Uber CEO, Travis Kalanick, told him that if, by 2020, Tesla’s cars are autonomous, that he’d want to buy all of them. Is this a real – I mean, forget like the 2020 for a moment, but is this a real business opportunity for Tesla, supplying cars to ridesharing firms, or does Tesla just cut out the middleman and sell on-demand electric mobility services directly from the company on its own platform?」

(拋開 2020 這個時間點,這對特斯拉來說是一個商業合作的真正機會,特斯拉會把車出售給出行服務提供商,還是會砍掉中間商,直接將出行服務部署在自家平台上?)

馬斯克聽完後的反應是「這是個值得思考的問題。」分析師說你可以不回答,馬斯克說那我不說了。

Kalanick 聽明白了,兩個月後,Uber 在匹茲堡的卡內基梅隆大學附近的 Uber 先進技術研發中心(ATG)宣告成立,緊接著卡內基梅隆大學(CMU)機器人研究中心(NREC)的 50 多位自動駕駛技術,機器人專家,研究人員被全員挖到了 ATG,這是 Uber 自動駕駛征程的第一步。

2016 年 7 月 20 日,馬斯克終於回答了這個問題,Kalanick 沒猜錯,特斯拉就是要自己幹:他在特斯拉宏圖之第二篇章(Master Plan,Part Deux)提到自動駕駛汽車驅動的按需駕乘共享服務 Tesla Network 的最初概念。

一個月後,Uber 宣布 6.8 億美元收購自動駕駛創業公司 Otto。雙方合作的希望徹底破滅。

從潛在合作夥伴到競爭對手,Uber 對特斯拉和 Google 的關注並沒有就此終止,因為和 Google Waymo的訴訟案,Kalanick 和 Uber 統領自動駕駛技術研發的副總裁Anthony Levandowski 交流的郵件及簡訊近期被曝光,從簡訊內容來看,Uber 提防的自動駕駛競品公司有兩家:特斯拉和 Google。

Levandowski 甚至建議建立一個名為「faketesla」的 Twitter 帳號來向特斯拉施壓,突破口是特斯拉自動駕駛汽車堅持不使用雷射雷達。(Levandowski 是雷射雷達專家,找到了馬斯克評價雷射雷達疏漏之處。)此外,Levandowski 還嘗試與前特斯拉Autopilot 項目負責人 Sterling Anderson 接觸,以期了解特斯拉自動駕駛技術研發進展。

(Google 作為技術最領先的廠商,其實也是所有自動駕駛研發公司關注的對象。 )

不過如果 Uber 與特斯拉沒能合併,一定跟 Levandowski 沒關係—因為與 Google 的訴訟壓力,Uber 已經於 5 月底解僱了 Levandowski,但上文中「合併初期的磨合衝突在所難免」是一定的,別的不說,特斯拉的自動駕駛研發路線以攝像頭+計算機視覺為主,而 Uber 則是多傳感器融合方案,此前 Uber ATG 已經因為併購 Otto 發生過一次高管離職潮。

從 Uber 發展的角度來說,如果董事會拒絕接受 Kalanick 回歸,堅持要 Uber 尋找新 CEO 的話,相比目前盛傳的前通用電氣 CEO Jeff Immelt,Kalanick 一定更希望馬斯克來做 Uber CEO。理性是特斯拉在技​​術研發上的激進甚至某些情況下先於監管的作風與 Uber 的 14 條核心價值觀中的「敢於放手一搏,永遠奔忙」相契合。但馬斯克做老大的問題在於,兩家公司一旦合併,Uber 將徹底易主,Kalanick 再也無望上演蘋果創始人賈伯斯王者歸來的橋段。

從華爾街的態度看,尋求兩家持續虧損的公司合併不是件容易的事,不過去年特斯拉頂著壓力收購了處於巨虧的 Solarcity,這個因素不是大問題。

真正的攔路虎是馬斯克的態度,前兩天他在 Twitter 告訴網友,特斯拉即將上線一個新功能:雲端保存駕駛員訊息。這個功能可以雲端保存座椅調節角度,空調溫度,方向盤和側視鏡角度,轉向和動能回收模式等訊息。你坐進每一輛特斯拉,汽車都會根據你的特斯拉帳號號訊息自動調整設置,所謂「讓世界上任何一輛特斯拉都能自動的適應你」。

也就是說,Tesla Network 用戶只需在初次使用時進行上述設置,之後每次用車都會自動同步這些設置,和 iPhone 通過 iCloud 同步設置是一個思路。這個功能的公佈表明,曾經畫大餅的 Tesla Network 共享服務快要落地了,特斯拉最終還是磨刀霍霍向Uber。

所以合併就兩個阻力:Kalanick 不願放棄 Uber,馬斯克沒興趣,但也別把話說死,Tesla Network 八字還沒一撇,Uber 畢竟全球共享車龍頭……放在去年,誰敢相信Kalanick 會辭任 Uber CEO 呢?

(本文經合作夥伴 36 氪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投資人建議特斯拉與 Uber 合併,Elon Musk 做 CEO,這事兒可行嗎?〉。)


【TechOrange 徵才:社群編輯+實習編輯】

►你是否常在各類豐富的科技趨勢裡流連忘返?
►你是否常被創業故事弄得熱血沸騰無法成眠?
►你是否喜歡很有挑戰性、嘗試新事物的工作?

我想你大概就是得了 TO 病,不加入不行了。
準備好你的履歷自傳,寄至  [email protected]
記得標註你要「應徵 TO 社群編輯」,才不會跑錯棚哦!
>>   詳細職缺訊息


延伸閱讀

Uber 大騙局!天價收購 Otto 竟是前 CEO 瞞董事會自導自演,我不是在看八點檔吧
【私怨還是政治鬥爭?】Uber 投資人把前任 CEO 告上法庭不解恨,還要把他趕出董事會
7 年內完成 50 億筆訂單!你不喜歡 Uber 也不得不敬佩的行銷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