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ARKit 的研發和普及深受遊戲開發者關心!Reddit 上一位自稱富士康內部員工的用戶,透露出蘋果未來12個月的完整產品規劃。爆料信中透露的其他項目都已一一被證明屬實。而關於 Apple Glass 他說了什麼? Apple Glass 與 ARKit的結合會是下一個研發目標嗎? (責任編輯:劉庭瑋)

從模樣到技術,如今的智能手機都愈發趨同,各種發展瓶頸也已顯露無疑,比如說現階段的這樣兩大基本矛盾:

一是,人民日益增長的螢幕尺寸需要,同落後的人手大小進化速度之間的矛盾;

二是,越來越全天化的手機使用時長,同人民生產生活所需佔用手、眼之間的矛盾

(同為5.5 寸屏的iPhone 6s Plus 和夏普 AQUOS S2,4.7 寸的iPhone 7)

對於前者,一場窄邊框全面屏革命眼下正在進行。此前,主流的手機屏幕大小達到5.5-5.7 英寸就已至極限,更大的屏幕受制於人們對便攜性的需要。 今年以來,全面屏的三星Galaxy S8、LG G6、夏普AQUOS S2 相繼發布,iPhone 8 預計也會使用該技術。在和常規5.5 寸屏手機差不多的體型上,它們的屏幕大小達到了5.8-6.4 英寸。

(圖自:i-cdn

但如此也已到頭。當機身正面屏佔比接近100%,只要仍需考慮便攜,再想進一步擴大顯示面積,就會面臨難以逾越的阻礙。

至於後者,解釋起來就簡單得多了:

(圖自:廣州參考)

我不相信,你未曾在地鐵公交上見到過更誇張的情景。甚至在不少一線城市人擠人的通勤高峰,依然有相當多的乘客始終機不離手。這背後,是我們每一個人都被智能手機和移動網絡所“綁架”的事實。尤其當這一點結合上面的屏幕尺寸問題,人們雙手(當然還有雙眼)同時被手機佔用的時間大大增加了。

(圖自:新浪看點

雙手+ 雙眼,既是精力也是生產力

如果說在閒暇生活中這還不是問題,那麼到了生產工作時,雙手可是實實在在的“真·生產力工具”。甚至從歷史角度看,技術進步的結果本應是解放生產力,而智能手機發展到今天,單說這一點恐怕適得其反了。

這並不是說,智能手機在方方面面給我們帶來的便利、高效,就這麼被一個“佔據雙手”的缺點所抹去了。

而是說,對於不少不甚重要的瑣碎事務,同時動用雙手雙眼未免過於奢侈。假如有什麼設備能夠讓人們在此同時做其他事,那將是再方便不過。

(圖自:huffpost

這個“其他事”甚至未必是嚴肅的“事”。比如,擠地鐵刷新聞的同時,還能“抓穩扶手”?比如,走在路上看微信消息的同時,還能“顧及四周”?

(圖自:gaiahealthblog

一種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放”雙眼和雙手的設備,你大概也能想到,最有希望的大概是AR 眼鏡。

(愛普生AR 眼鏡Moverio BT-300)

AR眼鏡在這方面的優勢,也是很多現有高價產品被用於企業市場的原因之一。比起個人用戶,企業用戶更需要提高效率並可以由此獲利,也就更能得起承受高昂成本。沉寂兩年之久的Google Glass,今年也是藉企業市場悄然回歸

(2014 年,戴上Google Glass 打網球的費天王)

「Google Glass 模式」與「HoloLens 模式」 2014 年問世的Google Glass,是十分接近這一理念的先行者。但一方面,它的顯示、性能、功能都不足以獨擔重任,電量也難撐上一天。儘管可以獨立使用,卻無法成為人們隨身唯一的『One Device』——像智能手機那樣。

另一方面,Google Glass 解放了雙眼和脖子,但和解放雙手無緣。它需要佩戴者抬手通過觸摸板操作,而當時的語音識別技術只能作為有限的輔助。

獨立運行的 AR 眼鏡,需要搭載計算、存儲、輸入、顯示、連接等全套部件。而這些不僅都要耗電,還擠占了寶貴的重量配額,電池容量更加受限。

在電池性能未取得突破性進展的 2014 年,Google Glass 貧瘠的續航性能是必然結果。

(HoloLens)

要在獨立運行的前提下,達到不錯的處理能力和完整的功能,以現有的技術水平,大概可以參考微軟HoloLens 的體型和重量——基本杜絕了作為日常佩戴設備的可能性。

(Google Glass顯示模塊,圖自:play3r

Google Glass 和 HoloLens 的另一大差別是,某種意義上講,前者並不能稱為真正的 AR 設備,Google Glass 更接近一款頭戴顯示設備。

戴上 Google Glass,你會在右眼鏡片上看到小小的一個顯示區域,它會隨著你的視線而移動,但相對於整個視野的位置保持不變,有點類似視頻播放軟件中的工具欄。

戴上 HoloLens,你所看到的虛擬界面和虛擬物體,都可以依附在現實世界中,好像牆壁上、桌子上放著顯示器和真的物體。HoloLens 搭載了一系列攝像頭組件,再加上完整的3D 建模能力,這種真正將虛擬與真實世界融為一體的能力,是微軟將其稱之為MR 混合現實(而非AR)的底氣。

(微軟HoloLens 配備的一系列傳感器和攝像頭以感知現實環境)

但眼下,假如真有一款可穿戴設備,能夠將雙手和雙眼從智能手機的方寸螢幕中解放出來,大家真的會介意它是否能做到混合虛擬與現實嗎?以及,真的會介意必須要在褲兜里揣另一樣東西嗎?

(圖自:YouTube

Apple Watch 無法脫離 iPhone 單獨工作使它頗顯雞肋。但除了腕上震動提高了對新消息的敏感度,它並沒能解放人的任何肢體。

反倒是,除了查看通知還算方便,當需要操作時,用手機單手好歹還能應付,Apple Watch 則徹底把兩隻手都捆了上去——你猜,有多少用戶曾經拿鼻子戳過錶盤?

(圖自:WSJ)

也就是說,不能獨立使用,並非對所一切可穿戴設備都是不可原諒的弊病。尤其是,當犧牲獨立性能夠帶來更多「福利」時。比如,更早的擁有一副可以解放雙手、解放視線的AR 眼鏡。

蘋果的頭顯設備方案

(圖自:patentlyapple

 2013 年,美國專利商標局授予了蘋果一項頭戴顯示設備(Head Mounted Display)專利,包括有線、無線兩種方式,連接到 iPod 等設備上。2015 年,這項專利涵蓋的連接設備被拓展到了iPhone和iPad

考慮到蘋果現已擁有Airplay 這樣的無線投屏技術,更進一步,在頭戴設備和iPhone 之間,建立短距離的無線顯示傳輸並非難事。

更早一些,2007年,蘋果還有一個有線連接iPod的頭顯設備專利。由此可見,蘋果對於頭顯設備謀劃已久,甚至要早於近兩年的VR、AR設備興起。

去年蒂姆·庫克就曾公開表示,相比虛擬現實(VR),果更加看好增強現實(AR)的前景。

WWDC 17前夕,Reddit 上一位自稱富士康內部員工的用戶,曝出了據稱是蘋果未來12個月的完整產品規劃。其中,從將推遲至年末發售的 HomePod 智能音箱,到 iMac、Macbook 設計不會有變動,再到 Macbook Air 不再更新,披露的諸多細節後來都一一被證明屬實。

自然,這封曝料也沒少了暫稱 Apple Glass 的蘋果 AR 眼鏡。

據曝料者所述,Apple Glass 將會類似於 Google Glass。右眼單側顯示(出於省電目的),光學部件由蔡司提供,配備骨傳導聽筒和降噪麥克風,電池可支持一天,通過 Siri 語音、觸摸板等多種方式操作,發佈時間最早要到2018 年底。

想知道更多科技發展新趨勢?

2017 年全台最盛大   全球商業趨勢匯壇,與你有約!

ARKit 式虛擬現實融合?or 單純頭戴顯示?

(Magic Leap 上的AR 圖形用戶界面)

近日,Super Venture公司合夥人、資深VR和AR領域投資者Matt Miesnieks在自己的  Medium  博客上,揭露了有關蘋果眼鏡的最新消息,比如——首版的Apple Glass尚不會支持蘋果的ARKit。

按照Miesnieks所了解,蘋果將會在9-12個月後發布首個AR眼鏡設備(同之前Reddit上的爆料相吻合)。但嚴格來講,它應算作一款頭戴顯示眼鏡,而不具備類似ARKit所帶來的現實與虛擬融合體驗。

換而言之,第一款 Apple Glass 並不能像ARKit 演示的那樣,讓虛擬出的物體和現實世界融合、互動。

(ARKit)

它只是如 Google Glass 那樣,相當於將顯示模塊移到了眼鏡鏡片上。或者更直白一點講,如 Matt Miesnieks 所描述的,它更像是一個戴在臉上、視線可穿透的 Apple Watch。(在 Matt Miesnieks 看來,相比 ARKit 和 HoloLens,Google Glass 更應被視為一款頭戴顯示器,而非真正的 AR 眼鏡。) 2015 年,在蘋果的專利庫中,出現了一款帶有攝像頭、插入 iPhone 或 iPod 作為顯示器的頭戴眼鏡設備。在更遠一些的將來,這或許會成為搭載 ARKit 的蘋果眼鏡前身。

但目前看來,Apple Glass 的首個版本急需解決的,一是頭顯技術本身,二是需要一個大眾易於接受的外觀設計,逐步引導人們從手機時代,轉向適應頭戴智能眼鏡的時代。

後者將眼鏡本身限制在更現實的大小和形態,而在這樣的大小和形態下,當前的頭顯技術難以做到獨立運行、配備多攝像頭並支持 3D 建模等ARKit 所需的功能。

另外,Matt Miesnieks 也提到,從一些擁有或用過蘋果原型機的人口中,他得知這款眼鏡將不會配備攝像頭。

(想像一下戴這麼個東西擠捷運…)

如果說,形似 Google Glass 的設備還不算太惹眼,能夠吸引到一些人嚐鮮,那麼戴上一個HoloLens 樣式的傢伙出街,這只怕會讓更多潛在消費者退避三舍。

當電子設備進入可穿戴時代,它就不得不更多的考慮時尚、個性、乃至低調。要讓用戶往自己臉上戴的智能眼鏡,恐怕會成為有史以來對外觀設計要求最高的數碼產品:既要顯得炫酷吸引人,又不能太惹眼太geek 不夠友好。

(Safilo 眼鏡,Marc Newson 設計)

支持蘋果眼鏡項目的潛在因素之一,是應好友Jony Ive 之邀來到蘋果的工業設計大師 Marc Newson。2014 年加入以來,Marc Newson 還未給蘋果帶來自己主導或起至關重要作用的設計作品。

而 Marc Newson 本人恰有高端眼鏡設計經歷。眼鏡一直被工業設計師視為高難度的設計品類,它們不僅需要漂亮的外觀造型,還必須適應不同人群多樣的臉型,和個性。

另外,Newson 曾為 LV 等奢侈品牌做過設計的經歷,會讓他在眼鏡這樣帶有時尚屬性的產品設計方面更有經驗。

放棄了 ARKit 融合虛擬的能力(至少在首款產品上),Apple Glass 不需要配備眾多複雜的攝像頭和傳感器;通過無線方式同iPhone 連接,Apple Glass 將不需要十分強大的處理與存儲系統;電量只需應對顯示、無線連接等主要耗電組件,這減小了對嚴重受限的眼鏡電池的壓力。

操作方式的問題相對棘手。雖然可以預見到, 2018 年的 Siri 用於眼鏡設備的簡單操作不成問題。但在很多場景下語音識別操作並不合適,這不是語音識別技術本身所能解決的。

(Google Glass 的觸摸板)

在 Matt Miesnieks看來,蘋果很可能會在這款眼鏡上,同時應用多種不同的操作方式:觸摸板、Siri語音、手勢甚至是視線操作(不久前蘋果收購了眼部追踪技術公司SMI)。

另外,按照蘋果生態連通的慣例,iPhone 和 Apple Watch 也有機會作為 Apple Glass 的操作媒介。比如,當需要鍵盤輸入、分享內容給他人時,iPhone 的觸摸屏幕要比以上任何一種操作方式更合適。

更遠的將來,如 Matt Miesnieks 預測的2021 年,蘋果終將會把ARKit 整合到自己的眼鏡產品中。蘋果在WWDC17 發布ARKit,會促進iOS 開發者和用戶對AR 技術的關注和重視,今年的iPhone 8 沒有理由不將AR 作為升級考慮的重點。

那麼,當眼鏡設備的硬件技術水平,足以將攝像頭等 ARKit 必需部件整合進更小的機身;同時,大眾消費者對於頭戴設備的「存在感」更加適應;ARKit 的開發環境和應用場景也成熟起來。屆時,我們才會真正擁有一副搭載ARKit,像HoloLens 那樣將虛擬帶入現實的AR 眼鏡。

據信,微軟和Google 同樣在密謀類似的設備。Google 已經有之前的Google Glass 作為參考,今年借企業版之機再次更新,很可能意味著這個眼鏡計劃中新硬件的重啟。

TechOrange 徵才:社群編輯+實習編輯】

你是否常在各類豐富的科技趨勢裡流連忘返?
你是否常被創業故事弄得熱血沸騰無法成眠?
你是否喜歡很有挑戰性、嘗試新事物的工作?
我想你大概就是得了 TO 病,不加入不行了。
準備好你的履歷自傳,寄至 [email protected]
記得標註你要「應徵 TO 社群編輯」,才不會跑錯棚哦!
>> 
詳細職缺訊息

(本文經合作夥伴 愛範兒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明年的蘋果眼鏡會是什麼樣?重在頭戴顯示而非ARKit〉。)

延伸閱讀

【Apple 全新隱私專利】控制 iPhone 觀看角度,滑手機再也不怕被偷瞄
賈伯斯留給蘋果的最後一個禮物:所有蘋果文化的核心,都藏在新總部 Apple Park 裡為什麼 Google、Apple、Facebook 都在爭相收購它們?你不可不知的眼球追蹤技術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