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創新的矽谷:13 年來僅 Facebook 成為帝國,究竟是什麼在扼殺創新成長?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最近看了些 Google、臉書壟斷市場的新聞再看這篇其實蠻有共鳴的。比起現在,或許他們的出生真的在一個更容易發展、更只要夠努力就會做到的時代。現在則完全不一樣,做出來了也不一定做得下去。

但換個角度想:當初的「矽」谷也是從半導體來的,也和網路天差地遠。是如何從矽谷到互聯網,又是如何從互聯網到尚未知的領域,當中真的需要龐大的創意與資金(責任編輯:楊侑陵)

矽谷是這樣一個地方:幾個傢伙待在車庫或者寢室就可以開發出改變世界的企業。1970 年代出現了蘋果和微軟,1980 年代出現了 AOL,1990 年代出現了 Amazon、Yahoo、Google,2000 年代出現了 Facebook。

然而到了 2010 年代,創業有乾枯的跡象。當然,大家還是在創業。上一家真正成功的大型科技創業公司是 Facebook,它已經 13 歲了

到去年截止,Uber 似乎注定會成為矽谷新的科技巨頭。然而因為 CEO 辭職事件,公司的未來陷入不確定狀態。在過去十年裡,還有一些其它的科技公司成立,但是無法達到相同的等級。Airbnb 是美國估值第二高的創業公司,僅次於 Uber,價值 310 億美元,卻僅相當於 Facebook 估值的 7%。其它一些企業估值更低,比如 Snap、Square、Slack。

到底怎麼了?

矽谷公司 Social Capital 的一名投資者 Jay Zaveri 說:「當我們回看 1990 年代的 Google 和 Amazon,感覺有點像哥倫布第一次出航離開葡萄牙。」

Zaveri 認為,早期的互聯網先鋒摘到了容易摘到的果子,佔據了一些利潤豐厚的業務,比如搜索、社交網絡、電子商務。 當後來者進入時,比如 Pinterest、Blue Apron 進入時,能分到的東西少了。

其它一些人則表示原因不只如此。有些東西會威脅科技巨頭的統治地位,今天的科技巨頭預測威脅更厲害了,能夠搶先發難。怎麼做到的? 它們積極向新市場擴張,當潛在競爭對手相對較小時就收購它們 。一些批評人士指出,控制互聯網基礎設備的關鍵部分,在這方面巨頭們做得更好了, 它們封鎖了道路 ,早期互聯網企業需要通過這些道路走向大眾市場。

原本科技產業活躍多變,現在變得更像傳統寡頭了,市場由一些大企業統治,它們站在產業的頂峰,位置似乎越來越穩固了

科技巨頭早早收購、經常收購

在科技大變革來臨時,DEC、Sun Microsystems、AOL 和 Yahoo 紛紛倒下,它們曾經風光一時,這些故事矽谷的每一個人都知道。風投家 Phin Barnes 表示,今天的科技巨頭對自己的錯誤深入研究,不想再犯同樣的錯。

Barnes 還認為,今天科技巨頭(Facebook、Amazon、Google、微軟)的管理團隊對存在風險的理解更好了。

以 Facebook 為例,智慧型手機對它來說是大考驗。Facebook 最開始是以桌面網站崛起的,當行業向移動設備轉移時,Facebook 很可能就會成為平庸之輩,正如 Yahoo 一樣。 但是祖克伯清楚意識到觸屏移動設備的重大意義 ,他要求工程師開發移動 App,並將這件事當成公​​司的優先大事。

臉書走的路和 Google 是一樣的。2006 年,谷歌花了 16.5 億美元收購 YouTube,這個網站當時正在崛起,為最火紅的網路平台。此外,2005 年 Google 收購了當時沒什麼人知道的 Android,最終為 Google 的智慧操作系統奠定根基。

事實證明,這些收購意義重大。排行顯示在 Facebook 之後 WhatsApp 和 YouTube 是互聯網最大的社交網路平台。如果將中國網站排除,接下來就是 Instagram。 如果這些企業都保持獨立,它們輕易就能威脅大型競爭對手 Google、Facebook 等等。可惜,現在它們都只是大帝國的一部分。

Amazon 也採取了相似的策略:2009 年,Amazon 收購了網絡鞋店 Zappos,第二年又收購了 Quidsi,它是 Diapers.com 的母公司,一個有名、專門教導新手父母的網站。

保持獨立的科技公司面臨很大的競爭壓力

並非每一家科技創業公司都接受了巨頭的收購要約。例如, 2013 年祖克伯向 Snapchat 開價 30 億美元,卻被 CEO Evan Spiegel 拒絕,2017 年讓公司 IPO,公司更名叫作 Snap。

互聯網創業黃金時代就要結束了

為了回應對手,Facebook 複製 Snapchat 的許多功能。Facebook 旗下的 Instagram 去年抄襲 Snapchat 流行的故事功能 Story,不到 6 個月,Instagram 自己的故事用戶比 Snapchat 還要多。

不只如此,Instagram 還抄襲了 Snapchat 的「lenses」,它可以讓用戶在自拍照中變成兔子耳朵,或者是狗耳朵。因為投資者擔心 Instagram 的壓力,所以 Snap 股價下滑。

另一個例子是 Yelp。 CEO Jeremy Stoppelman 拒絕了 Google、Yahoo 的收購,2012 年讓公司上市。Google 為了反擊,推出了自己的本地評論服務。按照 Jeremy Stoppelman 的說法,Google 利用搜索市場的壟斷地位為自己的本地評論產品謀取不公平競爭優勢

6 月份,Stoppleman 接受采訪時表示:「Google 開始對分佈進行操縱,開始掩埋有機搜索結果。」Yelp 頁面在 Google 搜索結果中的位置下降,吸引新用戶更困難了。Yelp 還是很流行的,在美國完全可以保持繁榮,不過 Stoppelman 認為 Google 的行為妨礙了 Yelp 在國外擴張。

因為競爭激烈,獨立創業公司可能會選擇賣身 。Diapers.com  母公司 Quidsi 最開始拒絕了亞馬遜的提議。為了反擊,亞馬遜大幅下調尿布的價格。

《商業周刊》記者 Brad Stone 寫道:「當時 Quidsi 高管將一些因素考慮進去,比如他們所知道的運費、寶潔工廠的批發價,然後計算出亞馬遜的虧損額度,3 個月亞馬遜在尿布上虧損 1 億美元。」Quidsi 是 VC 支持的創業公司,它無法承受這麼大的虧損,於是公司只好在 2010 年賣身給亞馬遜。

現代消費科技創業公司需要龐大的戰爭基金

典型的互聯網創業公司(比如 Yahoo、eBay、Google、Facebook)可以用很少的錢啟動,幾年內就可以盈利

Floodgate 的一名投資者 Mike Maples 說:「創辦 Facebook 時祖克伯有一個很大的優勢,一般人創業會面臨很大的壓力,祖克伯卻很輕鬆,他可以慢慢擺弄自己的創意 。」

2004 年 Facebook 成立,當時運營網站不需要多少錢,即使網站有百萬用戶也不需要多少錢。這樣一來祖克伯很快就可以盈利,Facebook 繼續增長,網站的利潤越來越高,這樣公司就有足夠的錢收購新企業

現在情況不同了。

當投資者意識到它可以成為利潤極高的統治級科技公司,他們就會願意投入更多的資源,確保自己的創業公司能夠統治市場。比較諷刺的是,這樣做會導致市場上的每一家企業更難盈利。

駕乘共享市場正是這樣的,Uber 與 Lyft 打了很多年的價格戰,Uber 燒掉了幾十億美元,較小的競爭對手也損失了幾億美元。食品配送行業也出現了同樣的情況,企業花了很多錢吸引客戶。

另一個變化在於:老牌科技公司對平台的控制力越來越強,而創業公司要通過平台接觸用戶

Yelp 的 Stoppelman 說:「『將你的郵件地址告訴我,我會發郵件邀請你的朋友來 Facebook。』Facebook 正是靠這種方法成長起來的。Facebook 允許別人在自己的平台幹同樣的事嗎?肯定不行。它們會說:『每安裝一次給我 4 美元,我們每一次會幫你奪取一名用戶,讓你在整個過程中賺到許多錢。』」

雖然構建線上服務的技術成本更便宜了,比以前任何時候都便宜,但是要將 App 或者服務放到潛在用戶面前, 企業必須花許多錢打廣告。最終,這些錢大多數仍然流向那些大企業:Google 、Facebook

創新的屬性正在改變

這些批評的確是事實,但是不要誇大它。雖然現代創業公司面臨很多的挑戰,但是如果創業公司擁有真正革命性的大眾產品,無疑會找到辦法接觸客戶。我們沒有看到任何新的大型互聯網公司崛起,可能是因為建立龐大而利潤可觀的線上服務機會有限。

幾個月前,Juicero 為網絡帶來許多樂趣,這是一家創業公司,銷售高價榨汁機。事實上,這種設備適合超級富豪使用,它居然能夠融到資金,這說明投資者找到對大眾很有吸引力的產品。

Juicero 只是一個極限案例。再看看最近的一些互聯網創業公司,它們的產品更主流,比如 Snap、Square 和 Pinterest,儘管如此,在成立最初的幾年裡,它們的革命性還沒有蘋果、Amazon、Google 那麼明顯。

這種事情之前也曾出現過。1950 年代、1960 年代、1970 年代,半導體製造產業曾經出現過創新大爆炸。最終市場暗淡下來,只剩下一些大企業,比如英特爾、三星、高通,它們統治市場。 但是矽谷的創新並沒有止步,只是關注的方向不再是矽芯片

到了 1980 年代,一些出色的公司成立,比如微軟、Adobe、Intuit,它們為 PC 開發軟體。這些公司現在還在賺錢,賺得還很多,連英特爾也在賺錢,只是對於桌面 PC 軟體創業公司而言,成長的空間有限。

App 與線上服務也會觸及同樣的轉折點。在網絡瀏覽器、智慧型手機上能做的事情也許只有那麼多,可能 Google、Facebook、Snap 已經「鎖定」了最重要的市場。

當然,這並不是說創新就會止步。只是創新與我們過去 20 年看到的大不相同了。

例如特斯拉,從某種意義上講,它是一家典型的矽谷企業。公司設在 Palo Alto,招募了許多工程師,設計了許多東西,比如觸摸屏界面、自動駕駛軟體。

從另一個角度看,特斯拉又與矽谷企業不同。蘋果在中國製造 iPhone,特斯拉在加州 Fremont 運營汽車工廠。Uber 和 Airbnb 自己不想要汽車和房子,特斯拉花了幾十億美元建造電池廠。

即使 Google、Facebook、亞馬遜繼續統治線上服務,也並不意味著在更廣泛的層面上它們會繼續成為科技創新的領導者。 創新可能會朝著不同的方向轉移,比如電動汽車、送貨無人機,而不是智慧型手機軟體。矽谷、互聯網、創新是一體的,可以互換,我們早就習慣了,不過下一輪創新似乎與我們過去看到的完全不同。

——

(本文經合作夥伴 36kr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互聯網創業黃金時代就要結束了 〉。首圖來源:Visit California

延伸閱讀

台灣創新創業竟是被年輕世代扼殺?網友神解析外籍人才來台草案
Google 臉書沒花一毛錢還每年爽拿 1500 億?美新聞媒體不爽要修法:我們跑戰地又參賽,他們只會壟斷!
原本手牽手談收購,現在不斷互相傷害:Yelp 花六年讓 Google 慘吃 27 億美元壟斷罰單


我們正在找夥伴!

2019 年我們的團隊正在大舉擴張,需要你的加入跟我們一起找出台灣創新原動力! 我們正在徵 《採訪社群編輯》、《助理編輯》,詳細職缺與應徵辦法 請點我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