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比特幣創始人都搞錯了,加密貨幣會靠這個功能顛覆世界:貨幣分配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加密貨幣的真正威力是什麼?這篇文章作者認為我們都搞錯了比特幣真正的威力:貨幣分配。這個威力是從何而來,又是何以強大?文章的脈絡從貨幣的崛起到加密貨幣的出現,講到「分配」、「權力」和「價值」,看完以後相信你也能對比特幣的影響多一分自己的見解。

(責任編輯:謝秉芸)

 

編者按:以比特幣為代表的加密貨幣被認為是未來的新希望。但是作家,工程師兼連續創業者 Daniel Jeffries 認為,包括中本聰在內的幾乎所有人都誤讀加密貨幣的真正威力。而一旦創造出能夠發現這一威力的加密貨幣,整個世界都會被徹底顛覆。本文編譯自 Daniel Jeffries 發表的原題為「Why Everyone Missed the Most Mind-Blowing Feature of Cryptocurrency」的文章。

 

加密貨幣有一個不可思議的功能,但幾乎所有人都錯過了,包括中本聰本人。

但這個功能還在,只是偷偷地藏藏起來,就像遠在大洋深處的颶風一樣秘密地積蓄著力量,終有一天會席捲整個海岸。

這是一項秘密功能,一項還沒有被激活的功能。

可一旦被激活,它將席捲全世界,重塑社會的各個方面。

要想理解這個,你只需要了解一點貨幣的歷史。

貨幣的崛起

金錢就是力量。

沒人比史前的皇帝更了解這一點。

他們把閃閃發光的金屬變成硬幣,支付硬幣給他們的士兵然後他們的士兵到本地商店買東西。國王然後把士兵派到商人那裡傳達一個簡單的消息:

「用這些硬幣來納稅,否則我們就殺了你。」

這一小段話幾乎就是貨幣的整個歷史。高壓並通過暴力來控制供應,亦叫做「暴力破解」。這一次破解就統治了全部。

當權力從君主傳遞到民族國家時,分配權力從一位強人轉移到了一小群強人,印刷貨幣的權力交到了國家手上。任何試圖創造自己貨幣的人都會被搞垮。

原因很簡單:

集中化的敵人很容易通過「斬首行動」摧毀。砍掉蛇的腦袋,這就是任何膽敢挑戰國家權力及其神授的鑄造貨幣的權力的下場。

2008 年的 e-gold(電子黃金)就落得了這樣的下場。e-gold 是替代性貨幣的首次嘗試之一,於 1996 年推出,2004 年時已有超過 100 萬的帳戶,在巔峰時的 2008 年處理了超過 20 億美元的交易。

美國政府後來攻擊系統的 4 位領導,指控他們涉嫌洗錢,無許可情況下經營「轉帳」業務。此案通過把幾位創始人搞破產而把公司搞垮了。即便對涉案的罪魁禍首進行了輕判,但公司還是完蛋了。雖然政府並沒有從技術上取締了 e-gold,但實際上 e-gold 已經結束。「無許可」是他們攻擊的關鍵字。

頒發許可證的權力就是壟斷勢力。

e-gold 可以自由申請跨洲的轉帳許可。

只是從來都不會有機會得到。

當然,這會讓他們破產。這就是活生生的進退維谷的例子。而且每次都很有效。

國王和民族國家知道真正的金科玉律:

控制了貨幣就控制了世界。

這條鐵律已經延續了好幾千年中國的第一位皇帝秦始皇(公元前 260 – 210 年)。徹底廢除了所有其他形式的本地貨幣並引入了統一的銅幣從此這就成為別人的藍本消滅。替代性貨幣,創立一種貨幣來統治一切,並利用殘酷和血腥不惜一切代價來維持這一權力。

到最後,在暴力淫威之下每一個系統都是脆弱的。

好吧,幾乎是。

九頭蛇

在去中心化的系統裡是沒有蛇頭的。去中心化系統是九頭蛇。斬掉 1 個頭就會冒出 2 個來取代它的位置。

2008 年,一位匿名的程序員秘密指出了針對這種一勞永逸的暴力破解的解決方案,他寫道:「政府擅長斬斷集中化控制網路如 Napster 公司的腦袋,但像 Gnutella 的和托爾這樣的 P2P 網路似乎能獨善其身」。

然後第一個去中心化的貨幣體系誕生了:

比特幣。

它旗幟鮮明地要抵制集中化權力的高壓和控制。

出於這一特殊原因中本聰明智地保持隱身。他知道他們會跟蹤他,因為他是比特幣象徵性的首腦。

每當有人自告奮勇跳出來自稱是中本聰或者某人以比特幣神秘的創建者身份「出現」在新聞媒體時就會發生這種事情。當假冒的 Satoshi Craig Wright 冒出來時,澳洲當局馬上搜查了他的家。官方理由總是冠冕堂皇,其實真正的原因是要斬掉蛇頭。

隨著比特幣的不斷升值,對中本聰的搜捕只會變本加厲。他控制了至少 100 萬個比特幣,這些錢他一分都沒有動過。如果 VC 對比特幣將升至每幣 10 萬美元的預測正確的話,那 100 萬比特幣的價值將達到 1000 億美元。如果價格再漲,比方說每幣 100 萬美元的話,他將成為全球首位萬億富翁。而這只會讓對他的敲打更加嚴厲更加頻繁。你可以 100%肯定黑色行動部門會不知疲倦地想要找他的麻煩。

不管他在哪裡,我對中本聰的建議都是這個:

隱姓埋名,直到死去。

但拒絕審查和暴力只是比特幣若干不可思議的功能之一。那些關鍵組件中的許多已經運用到好結果加密貨幣和去中心化應用項目當中,其中最出名的是區塊鏈。

區塊鏈是分佈式帳本,是全球首個三式記帳系統中的第三個實體。如我在《為什麼每個人都錯過了過去 500 年最重要的發明》中所述,記帳方面的突破一直都是人類複雜性和經濟增長取得大規模提升的先兆。

但即便是三式記帳,去中心化以及拒絕暴力破解也都不是加密貨幣的真正威力所在。那些只不過是該體系的機制罷了,是它能夠生存和繁榮,為人類帶來新能力的手段。

其終極的功能是比特幣和別的加密貨幣目前僅僅提供暗示的一個隱藏功能。

加密貨幣的真正威力是在沒有集中化權力的情況下印製和分發貨幣的能力。

這一點也許看似明顯,但我向你保證,其實不然。尤其是第二部分。這一能力一直都是君主和民族國家的君權神授。

直到現在。

現在這一權力回到了合適的主人:人民手上。

這將炸開世界貿易的大門,為「星際迷航」式的富足經濟播撒種子,讓純粹稀缺經濟的舊世界秩序只能在歷史書中尋覓。

只有一個問題。

還沒有人創造出我們實際需要的加密貨幣。

你看,中本聰領悟了那句話第一部分的要義,也就是印鈔的力量。他錯過的是分配金錢的力量。

第二部分其實是這個謎題當中最關鍵的一部分。缺了這個給比特幣生態體系造成了一個關鍵瑕疵。比特幣不是廣泛地發行貨幣,而是為一群未經選舉的礦工在中央銀行家中進行交易。

這些礦工使系統陷入了極大的混亂,阻止了像 SegWit 這樣急需的軟體多年未能升級,並且為了壓低 FUD 者的價格並挖掘更多的比特幣而威脅要進行毫無意義的硬分叉。

但如果有另外一種不同的方法呢?

如果你可以設計一套可以徹底地永遠地改變全球的經濟版圖的系統會怎樣呢?

關鍵在於你在創造的那一刻起是如何發行貨幣的。

而首次意識到這一機會並付諸實踐的一群人將會改變世界。

要想理解為什麼,你需要看看貨幣是如何創造的,並把它放進今天的體系去理解。

大金字塔

今天,貨幣是以自頂向下的方式流向每個人的。可以把它看成是一個金字塔。

實際上,我們就有一個著名的金字塔用第三隻眼盯住美元本身。

針對比特幣的一個被說得最濫的觀點認為它屬於一個龐氏騙局或者「金字塔騙局」。金字塔騙局依靠系統原先的創造者拉攏盡可能多的受騙者入局,為他們拉人進來而不是提供商品及服務賴支付給他們錢。最終你會陷入無人可拉的境地,整個體系就會想紙牌屋那樣轟然倒塌。龐氏騙局基本上是一個套路,就是以虛假的初始投資回報哄騙原始投資者,然後讓他們拉攏更多的受騙者加入,因為這些人都被巨額回報沖昏了頭腦。

當然,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貨幣的發行,比方說像日元或者美元這樣的政府印製的鈔票,其實比比特幣更接近金字塔模式。為什麼?因為 法定貨幣是由央行在金字塔尖鑄造然後「向下滲透」到每個人的。

唯一的問題是,這種涓滴效應的效果並沒有那麼好。

貨幣轉移到了少數大銀行那裡,後者要麼貸款個別人,要麼用來交換別人的勞動。實際上,擁有一份工作或者獲得貸款是處在金字塔底部的人得到任何金錢的主要手段換句話說。 ,他們是用現在的時間(通過工作)或者未來的時間(通過貸款)來交換那筆錢。只是他們的時間是有限的資源,只能交易那麼多。

可以把經濟看作是一場遊戲。在這個體系內的每個人都是玩家,尋求將自己或者自己團隊(公司,家人,朋友等)的優勢最大化來搶到更多的錢。但要想開始玩這場遊戲你需要先發行貨幣,否則的話就沒人能玩了。發行貨幣就定好了遊戲的玩法。

好了,現在假設你來負責管錢,你會打算如何去分配到網路上呢?你會想盡可能多地留給自己,以便設定好規則最大化地發揮你的個人優勢。你當然會這麼做!只要精神正常的人都會這麼做! —發揮自己最大的力量把錢盡可能久地留住自己身邊。

這正是古時候的皇帝和皇后幹的事情,也就是今天的民族國家做的事。正如 Naval Ravikant 就區塊鏈的一系列史詩一般的推特流流中所講那樣,今天的網路是由「皇帝,企業,貴族和烏合之眾」運營的。「這些網路的統治者是社會上最強勢的人」。

所以歷史上的全世界所有的體系發行貨幣的方式都是一樣的:

自頂向下。

因為這樣將頂部的皇帝和暴民的優勢最大化。

不幸的是,這意味著大部分的錢都會留住頂部。它就那麼白白地躺在那裡,永遠無法變現的潛能被凍結了。幾乎沒有任何的激勵讓貨幣發生流動。既然金錢就是權力,囤積金錢就是囤積更多的權力,而沒人願意放棄這一權力。

換句話說,這場遊戲有人作弊。

我們需要的是重置這場遊戲。

直到現在,我們的前景看起來還非常黯淡。

比方說,我們可以通過一項法律,比如普遍基本收入(UBI)。這可以讓每個人都能拿到一連串的錢,把錢推向整個競技場,讓更多的人有機會參與到這個體系裡面。如果有更多的人可以參與,我們就能解鎖各種各樣隱藏的未被利用的價值。

有多少偉大的發明家,為了養家糊口每週 7 天都要開車,因為毫無自由時間或者清晰的路徑來擺脫債務而永遠未能設法創造出他們的下一個突破呢?有多少偉大的作家未能寫出偉大的作品就走向了墳墓了呢?又有多少嶄露頭角的科學家從未發現治愈癌症或者心髒病的辦法呢?

此前所有的計劃,從 UBI 到社會主義(對富人徵收高稅收來實現財務在這場遊戲中的傳播)的問題是,在貨幣已經分配之後再想分配幾乎是不可能的。有錢的人自然要拒絕再分配的。正如撒切爾夫人所說「他們的問題在於最終你會花光別人的錢。」

但如果金錢並沒有事先分配好呢?

如果我們根本就不需要向別人要錢呢?

到頭來一切部分貯備金貸款的繁榮不可避免地都要破滅。
這就是今天所有的加密貨幣錯失的機會。加密貨幣是在創造新的貨幣。跟通過部分儲備金放貸出 10 倍規模,假裝擴張貨幣供應的信貸市場不一樣,加密貨幣是實實在在的印鈔。而且它們不是貸款給大家,而是因為大家給網路提供的服務而支付出去的。

這就像小額貸款,而不是貸款。

正如 Naval 所述:「社會為你給社會帶來的共享而給予你金錢,區塊鏈為你給網路帶來的貢獻而給予你貨幣。」

所以我們是不是可以不要把所有的錢都交給一小群礦工?我們能不能做得更好呢?做得好很多呢?

可以。

我在一篇討論 Cicada 項目的文章「如何提供普遍基本收入並從機器人手裡拯救我們自己」中對做法進行了概述。Cicada 顛覆了挖礦的思路。網路的每個人都是一名礦工,而且每個人都不能擁有超過一個礦工。

礦工是隨機挑選出來保持網路平滑運行的。你可能正在散步,在買咖啡,然後手機被調用去保護網路幾分鐘的時間。此後它將再度進入休眠。作為獎勵,你也許什麼都沒做只需安裝應用到手機上就能贏得新的貨幣。很簡單對吧?

因為每個人最終都會被選中,每個人都能獲得報酬,其實也就實現了 UBI 了。

而這只是一種辦法而已。

你還可以想出十多個別的點子。不要陷進到把它當作是用一個 ID 來做這件事情的唯一辦法。沒有 ID 也有很多隨機挑選礦工的辦法。關鍵是要解放思想,跳出「中本聰盒子」,換個思路。

我們真正需要的是徹底將貨幣的交付遊戲化,在創造出來的那一刻將其廣泛地分佈下去。

金錢是一場遊戲,擁抱它吧。

這些錢可以作為使用的應用程序的獎勵,或者挖礦的費用,或者作為挖礦費的共享提成給對未來提供價值的組織發放,這些都是發放的方式之一,而且僅僅是冰山一角。辦法可以有成千上萬,只是我們還沒有用正確的方式去思考這個問題。

換句話說,我們錯過了中本聰發明的真正威力:貨幣的分配。

對貨幣的交付進行真正遊戲化的第一套系統將會實現指數式增長,從好的方面去顛覆現有體系。這將動態設定初始的競技場,讓從未參與到遊戲中的玩家參與競爭,參與的人越多,網路的效率和價值就會越高。

「網路具備『網路效應』」。增加新的參與者會為網絡所有的現有參與者增加價值。

現在我們給明天的加密網路增加新參與者的速度還不夠快。這套系統對於暴力破解來說還存在可乘之機。對金錢進行遊戲化就是指數式增長的答案。

如果這套系統可以發展得足夠大,足夠快,它將會成為不可阻擋的世界主宰,而經濟世界的其他各方將需要加入到這個新的競技場。

一旦那個世界的 Google 和亞馬遜加入到競技場,出於自衛的本能他們就會想要保護和擴張。而這個新的網路會有不同的表現。它不會僅僅獎賞位於頂部的人,那些從一開始就按照自己的喜好制定規則的人,相反遊戲從一開始就以全新的一套規則進行重置。

對於整個網路的人來說好的東西,而不僅僅是對少數位於頂端的玩家好的東西,才是真正好的。

「區塊鏈是一項讓有價值的參與者在沒有統治者和金錢的情況下,在開放網路中進行治理的新發明。它們是以業績為基礎的,可防篡改的,開放的投票系統。那些推進網路的人是有價值的人。區塊鏈的開放和基於業績的市場可以取代之前由國王,企業,貴族和暴民管理的網路。」

那些加入網路並且幫助它發展壯大的人也會伴隨著網路一起欣欣向榮。網路會放大他們自己的價值,讓它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發展。他們對系統貢獻的每一盎司都會放大其自身的回報。

相比之下,反對這一網路的經濟體,那些嘗試用任意強加的規則削弱它的人將會付出沉重代價。 這套系統會席捲全球,只有最基本的規則可以紮根下來,因為為了升級一套分佈式系統,你需要取得網路的大量共識。 由於大家一般只會同意大的,基本性的解決方案,弄巧成拙,心胸狹隘的規則是不可能通過的。

假設一個國家決定限制所有公民都不得 ICO 或者把加密貨幣列為非法。這種做法不會殺死網路,而是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只有他們自己的人民是受苦,因為他們無法參與到 ICO 所帶來的新潛能的爆發當中,從而讓自己經濟體的錢都流到競爭經濟體那裡。更糟的是,如果他們把加密貨幣列為非法的話,只會把那方面的錢趕到地下,這樣一來他們連收稅的機會都沒有,少了一大筆錢。

隨著系統的擴散它將把對自身金融權力的控制交回給大家。沒人能搶走你的錢。這是好事。

當然,不是每個人都會這麼想的。一些傢伙總是會擔心大家會用這種權力去做壞事,比如實施犯罪。但大家做壞事又不是第一天了。破壞一個服務每個人的系統只是為了揪出那一小撮人的想法就是神經錯亂。這種做法從未見效,也永遠不會。

儘管如此,還是會有人永遠都不相信這一點。

他們無條件地信任自己的集中權力。你所要做的只是把你的觀點用「保護兒童」或者「打擊恐怖主義」包裝起來,然後一般多半就能愚弄一半的人。

但是我發現把集中化系統視為一切的答案的人通常一生都生活在一個穩定的集中化系統裡面。

在一個不穩定的系統裡面待上幾天就能迅速改變他們的想法。

不信?

想像一下你現在住在敘利亞。

你的中心化基礎設施已經被摧毀,你的錢也沒了。你不想要戰爭,但對此你卻無能為力。現在你的房子沒了,你的朋友和家人也死了,你的銀行被炸掉了,你被驅逐,流離失所,身無分文。更糟的是,沒人想要你。世界也從開放邊境變成到處砌牆。你在任何地方都不受歡迎,你不能呆在原來的家了,你不名一文了。

但如果你的錢還在,用區塊鏈記錄起來,等著你下載並且恢復一個確定性錢包,只要你給出正確的密碼就能恢復的話會怎樣呢?

這樣一來你重新開始生活會容易多少呢?

加密貨幣終於提供了一種讓我們把握自己命運的辦法。我們有辦法在沒有集中權力的情況下產生和分配貨幣 ,這是全世界有史以來的第一次。大家將對自己合法掙得的錢擁有控制權。

甚至更好的是,我們可以按照開放競爭來靈活設定這場遊戲的規則,而不是總是留有非法操縱比賽的後門,使得人人都有機會公平競爭。

但我們需要想得遠一點。我們需要想辦法把貨幣廣泛分配下去又不能搶走別人的錢。做到這一點我們將永遠改變了這場遊戲。

中心化貨幣是終極枷鎖。

切斷這道枷鎖你將解放全世界。

(本文經合作夥伴 36 氪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很少有人領悟到,加密貨幣最顛覆性的功能其實是這個〉,首圖來源:Flickr。)

【TechOrange 徵才:社群編輯+實習編輯】
 你是否常在各類豐富的科技趨勢裡流連忘返?
 你是否常被創業故事弄得熱血沸騰無法成眠?
 我想你大概就是得了 TO 病,不加入不行了。
 準備好你的履歷自傳,寄至 [email protected]
 記得標註你要「應徵 TO 社群編輯」,才不會跑錯棚哦!
 >> 詳細職缺訊息 

延伸閱讀

當礦工錯了嗎?比特幣引發的校園挖礦潮:在學校挖礦算「偷電」還是「用電」?
第一次這麼淺白的讀懂:為何比特幣與區塊鏈將全面翻轉產業
現在當礦工來得及嗎?不畏中國「礦工」移情別戀,比特幣逆勢創下 1.6 兆台幣市值


GitHub 重量級講者現身說法

微軟 AI 應用實戰教學來了!

免費線上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