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丹佛機器學習老師的告解:很多 AI 專家不是真的,我覺得自己像個騙子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在史丹佛教「深度學習研究中的 TensorFlow」(一種機器學習工具)的老師,點出了她在踏入 AI 這一領域之後,發現的很多荒謬現象:沒實力但有光鮮亮麗名號的人,反而被大家追捧。讓他也開始懷疑自己,還擔心這一切要是持續下去,只會造成 AI 的泡沫化。

(責任編輯:謝秉芸)

 

本文轉自微信公眾號「新智元」(ID:AI_era),來源:huyenchip.com,作者:Chip Huyen,編輯:熊笑

 

有些事我必須坦白,我感覺自己像個江湖騙子。

我每隔幾天都會收到來自朋友,朋友介紹的朋友,或者某家公司的什麼人的郵件,請我談談有關人工智慧的看法。這些人中有剛賣掉自己新創企業的成功創業者,剛拒掉百萬美元年薪工作發售的史丹佛 MBA 畢業生,還有不少大銀行的高層。幾年之前,我甚至不敢靠近這類人群,更不敢奢想他們會對我的看法感興趣。

他們的措辭不外乎以下幾種:能否幫忙介紹 AI 圈裡的人?是否願意加入我們一起做 AI?對於 AI 產品有什麼建議? 他們口中的 AI 彷彿是人都嚮往的不老泉,得趕緊找到並跳進去才能永保青春。不知怎麼搞的,他們覺得我能帶他們去。

我其實大概明白別人為什麼會認為我是個專家。多年的歷練使得我對於打造一份光鮮的簡歷已經得心應手。名校背景,師出名門,知名企業任職經歷,樣樣不缺,而最耀眼的光環莫過我在史丹佛教授「深度學習研究中的 TensorFlow」課程,這可能是當下最熱門的話題。我曾應聘的一家法國公司稱他們用算法篩選了數百份簡歷,而我的簡歷奇蹟般地在首位。

可以我並不是個專家。我剛讀完大三,沒發表過任何論文,沒參加過任何 AI 會議(去不起)。好吧,算是去過一個,那也不說明什麼問題,是吧?

每當跟別人提起我在選修 CS 的課程時,他們總是一副「這些對你來說很容易吧」的論調。真不是啊!我學起來和別人一樣吃力,可能還更吃力些。我來史丹佛本來是想學新聞或與社會科學相關的什麼專業,偶然選了一門 CS 的課之後覺得挺好玩。在修讀我的第一門微積分課時,教授把我叫到他辦公室建議我重選一門低級別的課程,因為我顯然跟不上這門。

我曾經特別享受辦公時間讀 CS103,CS109 和 CS221 那會兒,我基本在 office hour 紮營了,不放過每一個問助教問題的機會。現在再去問問題就比較尷尬了,總有助教或同學會反問:「這些你不該早就知道了嗎?你不就是教這些的嗎?」

就因為我教 TensorFlow,我就應該懂一切有關 AI 的知識,這種臆斷真是讓我煩透了。 我教這門課並不是因為我是 AI 或者 TensorFlow 方面的專家,而是因為我對這一領域感興趣,並且想與志趣相同的人一道學習。 而既然沒有人願意教這樣一門課,我只能自己上。

整個教課的過程中我都備受煎熬。我整宿失眠,惶恐不知教授我的學生哪些內容才好,而這些學生都比我懂得多,他們半數以上都是碩士生或博士生。有一次,直到早上九點的時候,當天課程需要演示的課件中還有一個錯誤,此時我已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地熬了 24 小時。我在電話中向男友哭訴:「我是個大騙子!」,此時的他正在紐西蘭自駕逍遙。幸好他是我認識的最好的工程師之一,他安慰我,讓我去睡覺,並保證一連上網就幫我查看,勉強合眼幾小時,我醒來後發現問題已經解決。沒有男友,Tessy,David 和其他好多朋友的幫忙,我不知道自己如何能堅持下來。

我確實從教授這門課中學到了很多。我對 TensorFlow 的認識加深了許多,因為我不得不去設想學生有可能詢問的各種問題並儘力尋找答案。我也藉機接觸到了許多我仰慕的人物,他們都是如此之好,會幫我修改我的講義,還來我的課做客座演講。我還被迫學習編碼規範,因為我受不了被學生嘲笑我的編碼不像樣(當然有可能他們現在還在嘲笑我)。

我的朋友 Delenn 說我,好工作都堆上門來了。大公司的人想跟我聊聊,新創公司的 CEO 和 CTO 煞費心思來約見我,我被慣得都懶得看招聘郵件了。我的世界都顛倒了。只是幾年前,我每次應聘 CS 相關的工作都被拒。在我的課程上了 HackerNews 首頁後,有家曾經拒絕我的公司還發來郵件問我是否還願意為他們工作。

在過去兩年間,我確實取得了進步。不過我絕對沒天真到以為為招聘人員態度的轉變是基於對我所取得進步的了解。我認識的很多人都比我聰明得多,在 CS 相關領域也比我資深得多,但他們都很難找到一份相稱的工作,就因為他們的簡歷中缺少那些被追捧的時髦詞兒。

而其他一些人, 有些甚至連機器學習的基本概念都一知半解,僅僅因為他們修讀那些名頭光鮮的課程,就坐擁大把的工作機會。Richard Socher 也談到過這種現象,他剛以數億的價格賣出了自己的公司,但還是每日騎車到學校他對自己的學生提到:「那些公司天天來勸我的學生們退學去為他們工作。」

這種對 AI 的飢渴已經使得史丹佛所有與 AI 相關的課程人滿為。CS224N「應用深度學習的自然語言處理」有 700 名學生;CS231N「卷積神經網絡的視覺識別應用」也差不多,後者的講師之一 Justin Johnson 稱學生的數量還在飛速增長。學期開始之初,這兩門課的講師拼命在四處找額外的助教。就連我的課程,首次開設,還是我這麼個沒名頭的本科生課程,僅僅 20 個名額就收到了 350 多份申請。許多選課的學生根本對這門課程就不感興趣,他們選這門課只是因為其他人都選。

也有另外的一些人藉機發財。AI 訓練營,AI 課程,AI 會議層出不窮。大公司開設 AI 課程,而那些課程內容你完全可以自學;幾天的 AI 會議收費高達數千甚至上萬美元。的有些朋友拿到了數十萬,甚至上百萬的投資去搞他們的新創公司,有些連工作和產品原型還沒有呢。

儘管我在這一波 AI 瘋狂膨脹的泡沫中也是受益者,我不禁在想它終歸會破滅。我並不確切知道破滅的時間和方式,但是我清楚現有的體系被我這樣並無真才實習的人群所侵蝕,而這樣一個被侵蝕的體系難以為繼續。也許將來有一天,人們會意識到許多自稱「AI 專家」的人都是江湖騙子,也許將來有一天,學生們會意識到他們應該把時間用在學習他們真正感興趣的內容上。也許將來有一天,我丟了飯碗,死在大街上。也許我造的機器人還把你們都消滅了呢。誰說得準?

原文連結

 

(本文經新智元(微信公眾號 ID:AI_era)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一名在史丹佛教授 TensorFlow 教師的「懺悔」:我覺得自己像個騙子〉。)

延伸閱讀

李開復:未來 50% 工作將被 AI 取代,「人工智慧時代」到底應該學些什麼?
讓 AI 普及天下的野心:Salesforce 靠全面數據化急起直追,Google 和微軟當心了
中國 AI 教父吳恩達開課啦!史上「最完整」人工智慧課程,帶你一步步成為頂尖人才


訂閱《TechOrange》每日電子報!

每天一早,需要來根知識能量棒? TechOrange 與你一起,吸收世界新知識、消化科技新局勢。點我訂閱電子報 ,取得最新深度報導。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