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Uber 最近動作頻頻,先是退出了澳門和俄羅斯業務,再來是宣布計劃在今年年底以前關閉或出售美國汽車租賃業務。而透過這次的訴訟,看來 Uber 是內憂外患不斷!在這樣的險境下,實在很難看出 Uber 的前景,令人擔憂!(責任編輯:劉庭瑋)

為了阻止卡蘭尼克回歸的套路?

Uber 前任 CEO 卡蘭尼克在下台後麻煩不斷,如今又惹上了官司。

雙方互咬,殺氣重重

根據Axios的報道,Uber 最有影響力的投資者、大股東 Benchmark Capital 將卡蘭尼克告上了法庭,控訴其欺詐、違約和違反信託義務。創業公司投資者將其所投公司的前任高管告上法庭在矽谷實屬罕見,而且這些罪名還都不小。

根據訴訟文件,Benchmark 指控的罪名都圍繞著 2016年6月 Uber 新增三個董事會成員這一事件,稱當時卡蘭尼克強加干預,以「絕對權力」指定了三個董事會成員的席位(其中包括他自己),並將 CEO 的職位牢牢掌握在了手中。

Benchmark 認為,卡蘭尼克故意隱瞞其管理不當和 Uber 內部衝突不斷的事實,通過欺詐的方式讓 Benchmark 批准了擴充董事會席位,並將自己和支持者送進了董事會,以獲得掌管公司的權力。通過訴訟,Benchmark 要求卡蘭尼克退出 Uber 的董事會。

卡蘭尼克發言人隨後發佈聲明稱,Benchmark 的這一指責「毫無價值,滿口胡言」。卡蘭尼克方面認為,Benchmark 的訴訟充滿著謊言和虛假的質控,抹殺了卡蘭尼克過去對公司所做的貢獻,是為了剝奪卡蘭尼克作為公司創始人和股東的權力。卡蘭尼克將會繼續為 Uber 和股東的權益服務。

為 Uber  CEO之位爭吵不休

Uber 和 Benchmark 的互撕是 Uber 董事會分崩離析的一個縮影。自 Uber 尋找新CEO以來,內部就有分歧,一部人希望卡蘭尼克回歸,而包括 Benchmark 在內的另一部分董事會成員則希望尋找新的合適人選,據 Axios 的說法兩派的局勢十分緊張。

卡蘭尼克也在積極地策劃著自己的回歸。據 The Information 報道,卡蘭尼克也在試圖與 Uber 員建立聯繫,詢問他們是否願意讓自己重新回到 CEO 的位置。Recode稱,卡蘭尼克曾對一些人表示,就像喬布斯回到蘋果,他也願意回到 Uber CEO 的職位。根據《紐約時報》報道,卡蘭尼克為了回歸董事會不惜引進軟銀的投資,在稀釋其他股東的股份的同時,收購其他員工的股份以重掌大權。

面對卡蘭尼克的來勢洶洶,Benchmark 一方不斷地澄清卡蘭尼克不會回來。8月9日,Uber 聯合創始人、董事會成員 Garrett Camp 公開表明,卡蘭尼克不可能重回Uber,Uber 仍然會積極尋找 CEO 人選。Benchmark 也力挺 Camp 的說法,表示支持 Uber 及其尋找新任 CEO 的努力。

也許一切都只是政治鬥爭?

在不斷敦促 Uber 尋找新任 CEO 時,Benchmark 也一直在想辦法將卡蘭尼克的勢力清出董事會,以加快公司改革的進程。今日早間,卡蘭尼克的頭號支持者,Uber 元老級員工和第一任 CEO Ryan Graves 宣佈,他將不再擔任 Uber 全球業務高級副總裁,只保留董事會席位。在他「下台」不久,Benchmark 將卡蘭尼克告上法庭的消息也傳了出來,巧合的很。 

目前,卡蘭尼克擁有 Uber 的10%的股份和16%的投票權,而 Benchmark 擁有13%的股份和20%的投票權。

Uber 全球版圖收縮中

Uber 除了內憂還有外患,在其遭遇種種內部爭鬥時,其戰略版圖也在收縮,先後退出澳門和俄羅斯業務。另據CNBC報道,Uber 計劃在今年年底以前關閉或出售美國汽車租賃業務。其競爭對手在這個時機大舉反攻,在美國本土 Lyft Q2 訂單增長速度要遠遠超過 Uber,在海外市場東南亞 Grab 也融資不斷,滴滴與 Taxify 達成合作搶佔歐洲市場。

在最後一輪融資中,Uber 的估值約為700億美元。據最新報道,軟銀考慮400億美元至450億美元的價格購買 Uber 股東手中的股票。

(本文經合作夥伴 36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Uber投資人將卡蘭尼克告上法庭,還要把他趕出董事會  〉。)

延伸閱讀

【Uber 斷臂求生】虧損超出預期 17 倍,Uber 心痛關閉汽車租賃業務
【專業擦屁股】企業遇到像 Uber 的醜聞該怎麼辦?Google 、推特的公關專家大揭秘
美國會計準則一改,亞馬遜獲利馬上漲,Uber 最衰營收直接砍半
紐約身障者告 Uber 歧視,只因旗下無障礙車輛不夠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