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表最幼齒創業家】這兩個 14 歲、 16 歲「小孩」成為 Y Combinator 最年輕創辦人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我認為年齡的問題被考慮得太多了。我並不認為任何人應該靠年齡獲得特別的信譽或者重視,如果他們做得東西好那就是好,這跟他們的年齡沒有關係。」Y Combinator 的總裁 Altman 很真誠的這麼說。

最令我驚訝的是, 14 歲的 Ghodsi 和他 16 歲的 Stokic 在得到YC的黃金投資以後,在矽谷的生活依然維持極端自律,非常令人佩服!(責任編輯:劉庭瑋)

年輕就要勇敢嘗試。

14 歲,這是很多人還在讀初中的年齡。但 14 歲的 Ghodsi 和他 16 歲的夥伴 Stokic 卻開發出了自己的企業軟件產品,並且大膽地給不認識他們的矽谷知名孵化器 YC 的總裁 Sam Altman 打電話推銷自己,從而讓他們成為了 YC 有史以來錄用的最年輕的創始人。以下是他們的創業故事。

2017 年 1 月的一個晚上,星期五,當 14 歲的 app 開發者 Saroush Ghodsi 對著名的矽谷創業家 Sam Altman 發動電話突然襲擊時,他沒有想到自己和 16 歲的朋友 Stefan Stokic 隨後會變成 Y Combinator 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創始人。

當時 Ghodsi 和 Stokic 分別還只是加拿大滑鐵盧以及美國密西西比 Jackson 的高中生。他們在網上結成了好友,2016 年,兩人決定一起合作創辦一家初創企業,起名為 Slik。

Slik 是一個企業軟件系統,它可以讓銷售人員更有效地生成銷售線索。 該產品開始只是一個可以收集郵件地址的簡單瀏覽器插件,但當 Ghodsi 和 Stokic 意識到自己的工具對銷售人員的價值有多高時,他們決定把產品開發成一款功能完備的 Salesforce 競爭對手。

從一通電話開始改變一切

當 Ghodsi 和 Stokic 一開始做 Slik 的時候,他們的工作都是在放學後和週末進行的。但在經過幾個月的工作後,兩人意識到為了擴張,他們需要拿到一輪風頭融資或者進入一個加速器計劃。

Ghodsi 和 Stokic 多少已經跟這個行業建立了一點聯繫。在開始就瀏覽器插件展開協作的幾個月前,Stokic 在 Twitter 上給 Chris Sacca 發了一條消息,裡面附帶了他為 Sacca 的風投機構 Lowercase 創建的求職黑板報連結。2016 年冬 Stokic 為 Stokic 提供了一個在 Lowercase 實習的機會,Stokic 很快就在網上跟其他的精英 VC 搭上了線,比如 Homebrew 的 Hunter Walk 以及 Haystack 的 Semil Shah 等。

為了引起別人的興趣,兩個年輕人湊出了一份頂級 VC 和創業者的清單,打算一個個打電話過去求見面。

Ghodsi 說:「我來自加拿大,Stefan 來自密西西比。我們事先並沒有討論太多。只是各自找了一堆人的電話然後盡可能多地約到見面的機會。」

Ghodsi 深入挖掘了一下,終於給他弄到了 Sam Altman 的私人電話號碼。Altman 是矽谷的精英初創企業孵化器 Y Combinator 的總裁,是矽谷的「擁立國王者(kingmaker)」。很多初創企業創始人可能都不情願給 Altman 打陌生電話,害怕會出師不利。但 Ghodsi 決定試一試。

電話打過來的時候 Altman 正在吃午飯,但他還是回了電話。Ghodsi 花了整整 1 分鐘來道歉和解釋,說自己只是個小孩,然後再向 Altman 推銷 Slik。令 Ghodsi 感到驚訝的是,Altman 說他讓 Ghodsi 和 Stokic 飛到舊金山來進一步談談他們的產品。

Ghodsi 說:「我覺得大家高估了做這種事情的失敗率。其實最糟糕也就是他們會惱火而已。比如『我正在跟家人呆在一起!不要來打擾我。』我就遇到過這樣的事,但你不能因此就停止嘗試了。」

Stokic 則說:「我覺得投資者或者誰聽到一個 14 歲的人打電話過來要比接到成年人的電話容易接受一些。大家對此會更開放,更願意聽你的話。」

幸運的是,他們跟 Sam Altman 的聊天進行得很順利,兩人隨後飛到了舊金山來告訴他更多有關 Slik 的東西。

舊金山會面後不久,兩人就被 Y Combinator 的夏季班錄取了;今年 5 月,他們離開了父母的住所,搬到了舊金山的一個共享房子開始工作。

作為青少年初創企業創始人的生活

儘管 Ghodsi 和 Stokic 擁有了那種大多數小孩夢寐以求的自由,但作為青少年初創企業創始人在舊金山的生活根本就是毫無誘惑力。

為了去舊金山,Ghodsi 需要申辦法律文件從加拿大橫跨國境,而且兩人都需要父母和學校的完全許可。

因為他們太過年輕,Ghodsi 和 Stokic 還不能簽署特定文書或者訂立合同。他們還沒有自己的借記卡或信用歷史,所以他們一切支付都要用現金。

但自從他們安頓下來之後,Ghodsi 和 Stokic 過得卻相當的低調。兩人一共回去看過 4 次父母,除此以外幾乎很少邁出過屋子。Stokic 說:「我們都住在樓上,然後每天都跑到地下室去工作。」

而他們的工作安排也很折磨人。Ghodsi 說:「我們每天通常是這樣的,睡醒起床,穿衣服,發電子郵件(我的清晨慣例是清空收件箱),回答工作要求,吃飯,工作,然後上床。 有時候我們可能會跟某人吃餐晚飯或者去參加 YC 活動,但我們到舊金山不是來搞關係的。 我們希望利用這段時間專注於公司的一切。我們沒有個人生活。

不過兩人的確交了一些朋友——大部分都是年長他們 10 歲到 20 歲的其他的 YC 創始人。他們都說跟班上的其他創始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誼,而跟能夠理解創辦企業所承受的壓力的其他人交談是很有幫助的,不管對方的年齡有多大。

Ghodsi 說年輕讓他們多少有一些優勢。

Ghodsi 說:「很多年輕的人聽說我們的事,想要跟我們一起做。我們有了一個人員非常充足的年輕開發者和設計師網絡,這些人希望和我們一起工作,並且願意以比成人低得多的價格去做。比方說,我們曾經以相當於正常的 1/20 的價格讓人做了我們的網站,因為那個傢伙只有 14 歲。很多年輕人感覺自己並沒有被重視,所以當他們看到我們在做的事情時,他們想要成為其中的一員。

大學問題

Ghodsi 和 Stokic 說在融資時他們面臨的最大挑戰是,由於他們的年齡,許多投資者根本就不會考慮自己的公司。很多人問兩人到了上大學的年紀時他們打算怎麼辦。

兩人說,一談到傳統的學位問題,一切都懸而未決。Ghodsi 說:「我們也經常會被問到高中讀書的問題。比如,『你們這些傢伙要不要完成高中學業的?』『你們要不要上大學?』『你覺得讀大學好嗎?』矽谷有種傾向是不鼓勵別人去上大學。其實我倒認為讀大學是好事……只是現在我們要專注於我們的公司 。」

他還補充說:「在舊金山的生活很有趣。你得做所有那些你從未想過的事情,比如買日用品,洗衣服……獨自在城市裡生活是一種新的體驗。」

Stokic 說:「對於我們來說這整個經歷跟其他任何一切都不一樣。這種生活讓我們習慣了離家生活,以及做一些日常的事情。當然了這些事情本來就很正常。只是我們更早地經歷了。」

但對於 Altman 來說,Stokic 和 Ghodsi 跟其他的創始人並沒有什麼不同。他在電話中說: 我認為年齡的問題被考慮得太多了。我並不認為任何人應該靠年齡獲得特別的信譽或者重視,如果他們做得東西好那就是好,這跟他們的年齡沒有關係。

想知道更多電商網路發展新趨勢?

2017 全台最盛大 全球商業趨勢匯談,與你有約!

(本文經合作夥伴 36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年僅 14 歲和 16 歲,這兩個「小孩」成為 YC 最年輕的創始人 〉。)

延伸閱讀

【地表最幼齒工程師】6 歲寫 Code、9 歲寫 App、10 歲見到 Apple CEO,這孩子未來就要進蘋果了吧!
13 歲我還在傳紙條,這名少年已經到新創公司當「網頁後端開發實習生」啦!
史上最殘酷的史丹佛雞湯文:你是如何從優秀的 19 歲年輕人,變成了平庸的 40 歲大人?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