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非偶然!Facebook 內部研發預警系統,便於評估併購與抄襲其他公司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天下世界一大抄,對於商業層面來說也是如此,一家公司看到另一家公司的東西比自己好,除了良性競爭以外,要不收購,要不抄襲,好像已經是固定戲碼了一樣。

類似的事情再科技界龍頭 Facebook 與 Google 等公司身上也看得到些身影,三不五時也會看到相關的新聞,但不少時候我們也就當作是單一個案來看待。

如今,一個消息出來,指出 Facebook 針對潛在對手公司的併購與抄襲,或許並非個案,而是有系統性地進行,甚至有專門拿來「評估」要收購還是抄襲的系統可以使用?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責任編輯:林厚勳)

科技初創公司的生存信條是,速度至上。熱門視訊應用開發商 Houseparty 還有另外一個迫切行事的理由。

矽谷的統治性勢力 Facebook 正在密切跟蹤該公司的一舉一動,這是該社交網絡模仿體量較小的競爭對手的激進計劃的一部分。據知情人士透露,Facebook 是在一個可鑑別潛在競爭威脅的「早鳥」(early bird)內部警報系統的幫助下進行該類跟蹤活動的。

知情人士稱,今年秋季,Facebook 計劃推出一款類似於 Houseparty 的應用,該應用的內部名稱是 Bonfire。這兩款應用可讓人們在智能手機上進行實時的視訊群聊。

「他們發現我們取得了進展。」總部位於舊金山的 Houseparty 聯合創始人西瑪·西斯塔尼(Sima Sistani)指出,「正因為此,我們將自己逼得很緊。」

幾家巨頭的統治

硅谷如今由幾家巨頭所主導,這徹底改變了美國創業文化的性質。雖然如今創辦公司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容易,但讓公司足夠快速地增長,變得足夠強大,從而避免遭到其中一家巨擘的收購或者碾壓,已經變得越發困難。

數個月以來,Houseparty 發現 Facebook 一直在身後緊追不捨。去年,Facebook 高層曾主動聯繫,與 Houseparty 進行會面。該創業公司認為,該社交網絡此舉是為了探索收購的可能性。接著,在 11 月 Houseparty 公開宣稱自己是「網際網路的客廳」兩個月後,Facebook 旗下的 Messenger 應用稱它將會成為「虛擬的客廳」。

2 月,Facebook 對 Houseparty 展開調研,發佈開頭說「大家好!!你們有使用 Houseparty 嗎?」的帖子來吸引青少年用戶參與進來。

Facebook、谷歌、蘋果、亞馬遜等科技巨頭擁有雄厚甚至富可敵國的財力,初創公司與之競爭和保持獨立狀態的難度與日俱增。那四家公司的市值總和接近 2.5 萬億美元,相當於法國一年的 GDP。

Facebook 於 2012 年斥資 10 億美元收購照片分享應用 Instagram,後又在 2014 年以 220 億美元的天價將 WhatsApp 收入囊中。谷歌 2013 年吞併谷歌地圖的競爭對手 Waze。亞馬遜於 2010 年將擁有尿布電商 diapers.com 等網站的在線零售公司 Quidsi 收歸門下。

最近,這些巨頭似乎在更加明目張膽地模仿體量較小的競爭對手。7 月,在 Blue Apron 進行 IPO(首次公開招股)一週後,亞馬遜的一家子公司就一款品牌口號與 Blue Apron 的產品相仿的送餐用具提交專利申請。谷歌和 Facebook 均抄襲過 Snap 旗下的 Snapchat「閱後即焚」通訊平台上的功能。亞馬遜拒絕發表評論。谷歌未回應置評請求。

「別因為自己的驕傲而不敢去抄襲」

據某位與會者透露,在去年的一次全體人員大會上,Facebook CEO 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告訴員工他們不應讓自己的驕傲妨礙自己對用戶的服務。他的言外之意就是,他們不應懼怕抄襲競爭對手。這一信息成了 Facebook 內部的非正式口號:「別因為自己的驕傲而不敢去抄襲。」

Facebook 高層曾公開說過,在科技行業,企業基於其它公司開創的技術開發產品很普遍。

各地的監管機構、政治家和專業學者正越來越多地質疑科技巨頭們利用自身強大的影響力的方式。6 月,歐盟反壟斷監管機構對谷歌處以高達 27.1 億美元的創紀錄罰款,稱它的搜索引擎偏袒自家的比價購物服務。谷歌方面稱不認同該裁決,將考慮提出上訴。

「如果你是一家應用開發商,對你來說,被收購還是與其中一家大型平台競爭,才是更好的選擇呢?」麻省理工學院管理學教授斯科特·斯特恩(Scott Stern)指出,「公司被收購對於創始人來說固然是很好的結局,但那可能會削弱市場的競爭性。」

被 Facebook 跟蹤的視頻群聊應用 Houseparty

正式名稱為 Life on Air 的 Houseparty 是最早全力押注視訊聊天的創業公司之一,其應用可讓一小群朋友一起進行視頻通話,就像一塊在宿舍房間聊天那樣。它的目標受眾是:喜歡 Snapchat 但不一定喜歡 Facebook 的青少年。

如今的競爭形勢已經對這些創業公司很不利。根據 Verto Analytics 的數據,智慧型手機用戶平均擁有 89 款應用,但每天只使用其中的七八款。該市場研究公司還稱,Facebook、蘋果和谷歌佔據主導地位,合占人們在手機上花費的時間的 60%左右,同時也合佔移動端高達 80%的廣告收入。

Verto Analytics 的 CEO 漢努·弗卡薩羅(Hannu Verkasalo)認為,Houseparty「是很酷的新應用之一,是挑戰現有競爭格局,有可能在特定年輕群體當中取得成功的一個好例子。」但他也指出,Facebook、谷歌和蘋果占據「非常明顯的壟斷地位」,「因此突破這種局面的難度非常大。」

Houseparty 的兩位創始人——38 歲的西斯塔尼和 29 歲的本·魯賓(Ben Rubin)——都曾離取得成功咫尺之遙。他們之前曾領導開發最早期的在線視訊串流媒體應用之一 Meerkat,但在 Twitter 將該應用踢出自家平台,轉而力推自有的串流媒體直播應用後,Meerkat 的下載量急劇下降。

之後,Facebook 決定全力進軍視訊直播領域,給 Meerkat 帶來致命的打擊。Meerkat 的其中一位投資人、前 Facebook 經理約什·埃爾曼(Josh Elman)指出,「我們無法跟像 Facebook 這樣的巨頭正面交鋒。」埃爾曼目前是風險投資公司 Greylock Partners 的合夥人,還是 Houseparty 的投資者兼董事會成員。

那一年的夏末,魯賓、西斯塔尼和包括另一位聯合創始人伊泰·丹尼諾(Itai Danino)在內的幾個人閉關數日展開頭腦風暴。他們認為,用戶之所以很喜歡 Meerkat,是因為有個功能可以讓他們跟朋友分享 60 秒鐘的螢幕畫面。他們總結道,那種視訊活動比 Meerkat 上的實時視訊直播更加私密,比電話通話更加自然直接。

他們的新應用的理念是:「我們想要提醒人們,跟你的朋友聯繫瞭解他們的近況是很開心的一件事情,又或者向你的媽媽問好是多麼地容易。」魯賓說道,「這些不需要搞得很嚴肅。」

2016 年 2 月,魯賓和西斯塔尼推出 Houseparty,並開始在大學校園進行演示推廣。2016 年 5 月,根據應用研究公司 Sensor Tower 的數據,Houseparty 曾短暫成為 iPhone 上最熱門的社交網絡應用。

Houseparty 日下載量從 1 萬次飆漲到 10 萬次,之後出現崩潰 (crash),應付不了巨大的負荷。該應用一度宕機幾個小時,在 7 月前一直存在故障。該團隊在 7 月認定它需要進行全面改造。

在 Houseparty 最脆弱的時候,Facebook 找上門來了。知情人士稱,Facebook 視頻項目主管費姬·西莫(Fidji Simo)聯繫了魯賓,想要談談視訊直播事宜。這是 Facebook 仔細觀察 Houseparty 的第一個信號。

Facebook 跟蹤競爭對手的「早鳥」系統

據 Facebook 現在和以前的高管和員工透露,祖克柏對任何有可能顛覆 Facebook 的東西都很敏感,甚至連最微小的初創公司也忌憚。

知情人士表示,Facebook 利用內部的一個數據庫來跟蹤競爭對手,其中包括表現極其出色的年輕創業公司。該數據庫源自 Facebook 2013 年對以色列特拉維夫創業公司 Onavo 的收購,Onavo 所打造的應用可通過將用戶的流量導向私有服務器來鎖定他們的隱私信息。據稱,該應用讓 Facebook 能夠極為詳盡地瞭解用戶在他們的手機上的活動情況。

瞭解 Facebook 跟蹤系統的人稱,該工具促成了 Facebook 收購 WhatsApp 的決定,也啟發它制定視頻直播戰略;Facebook 利用 Onavo 打造它的早鳥工具來提前鎖定市面上前景廣闊的產品服務,該工具也幫助引導該社交網絡跟蹤 Houseparty 的一舉一動。

Houseparty 表示,它的增長因為應用的奔潰問題而受到阻礙,這也放慢了它推出新功能特性和吸引新用戶的步伐。Houseparty 投資者兼董事埃爾曼稱,來自 Facebook 高管西莫的電話讓雙方展開了「自然的對話」,期間 Facebook 在試圖探究 Houseparty 是否值得收購。

埃爾曼說,魯賓不想要出售公司,但他面臨董事會的施壓,需要對 Houseparty 的各個選項持開放態度。「如果像 Facebook 或者 Snapchat 這樣的公司需要你的團隊的技術,那對於股東來說,被它們收購相比冒險去做大公司可能會有更好的回報。」埃爾曼稱他如是告訴魯賓。

魯賓說,一般來說他不會反對公司被收購,只要被收購以後他仍有機會「繼續在更大的舞台上踐行使命。」

知情人士稱,魯賓曾通過電子郵件和電話與西莫和其他人聯繫,後來還到 Facebook 的辦公室會見 Facebook 的高層。魯賓和埃爾曼拒絕討論那些會談的細節。

後來,西莫告知 Houseparty 雙方的談判不會深入下去。

去年 12 月,Facebook 開始發動它的群組視訊聊天攻勢。它的 Messenger 應用推出可最多讓六個人進行視訊聊天的功能,Houseparty 的群組聊天功能則最多支持八人。

2 月,Facebook 邀請 13 歲到 17 歲的 Houseparty 用戶來它位於加州門洛帕克的總部參與一項調查,寫下一週的 Houseparty 使用日記,而後將那些日記分享給 Facebook。作為回報,他們可獲得 275 美元的亞馬遜禮品卡。

Houseparty 決心要擊敗 Facebook 的 Bonfire

與此同時,Houseparty 去年 12 月完成了規模達 5000 萬美元的新輪融資,為未來的戰鬥準備好「糧草」。其新輪融資由曾投資 WhatsApp 和 Instagram 的風投公司紅杉資本領投。

前 Facebook 高管、紅杉資本合夥人兼 Houseparty 董事邁克·韋納爾(Mike Vernal)指出,Facebook 對 Houseparty 和實時視頻聊天有意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因為「Facebook 有著幫助人們相互連接的使命。」他說,他很看好 Houseparty 的增長潛力。

Houseparty 重新打造了它的應用,使得它能夠可靠穩定地進行擴展,不會出現奔潰。它增加了 25 名員工,將員工規模擴大了 30%。上個月,它聘請曾幫助串流媒體音樂服務 Spotify 抵擋 Apple Music 的金蘇克·米什拉(Kinshuk Mishra)出任工程副總裁。為了吸引更多的用戶,Houseparty 推出了一項名為「傳紙條」的新聊天功能。

5 月,在 Houseparty 位於舊金山 Soma 社區的一個無標記的倉庫的辦公室裡,該創業公司的領導們一塊開會商討強化自家應用的計劃。聽到公司的律師延遲了服務條款的一些小改動(一系列延遲事件中的最新一起)後,西斯塔尼馬上指出,「不不不不!趕快去更新吧。」

當月晚些時候,當 Houseparty 聽說 Facebook 打算推出即時視訊群聊應用 Bonfire 以後,他們的壓力隨即增大。(7 月科技新聞網站 The Verge 報導過 Bonfire。)「我對於這種抄襲沒有意見。」魯賓說,「這只是商業活動,只是一件讓人分心的事情。」

他說,Houseparty 決心要擊敗 Bonfire。Houseparty 目前有 100 萬多的月活躍用戶,相比 Facebook 社交網絡平台的 20 多億用戶不值一提。

埃爾曼稱,讓他受到鼓舞的一點是,Bonfire 只是一款獨立的應用,Facebook 在推行獨立應用方面表現得並不大好。但他也指出,要是 Facebook 找到辦法將 Houseparty 的功能整合到「一個我一天已經使用 10 次的產品當中,那我恐怕會被嚇壞。」

(本文經合作夥伴 36 氪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為了方便收購和抄襲,Facebook 內部搞了一個預警系統能發現新科技 〉,首圖來源:27707 ,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科技部落格 Stratechery :臉書抄襲 Snapchat 的點子來排擠創新,是驚人的無恥
【就說你別開心太早】Facebook 爽抄 Snapchat,沒發現 Google 也抄走自己經典功能
當紅吃飯配對平台 Eatgether 被「致敬」,創業點子被抄襲了該怎麼辦?
到底是幫助還是網路殖民?Facebook 送免費 Wifi,卻只給上 FB 和西方網站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