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喝不起葡萄酒,就在實驗室裡合成:這麼勵志的故事,誰還說酒精讓人墮落?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因為很酷。我也喝不起葡萄酒,但是從來沒想過要自己合成啊!

(責任編輯:謝秉芸)

Mardonn Chua 是一位化學家兼紅酒愛好者。有一次,他看到了一瓶 1973 年的霞多麗乾白葡萄酒(Chateau Montelena Chardonnay),價格去到要成萬美元一瓶,Chua 實在喝不起。

這個小經歷激發了他心中的化學家之魂,於是和朋友聯合建立了 Ava Winery, 立志在實驗室裡造出口感和真正的葡萄酒一樣的,人人都能喝得起的葡萄酒。

在位於舊金山的實驗室裡,Ava Winery 團隊會使用色譜技術來分析傳統葡萄酒。他們用儀器將少量葡萄酒的分解至分子級別,再用軟體對這些分子進行分析,進而獲得創造普通葡萄酒分子的成分列表。而這些分子,就是賦予葡萄酒該有味道,香味和酒體的成分。

我們最後做出的產品,從化學元素上來看,和普通葡萄酒是一模一樣的。如果從分子層面來看,根本看不出任何區別。

聯合創始人 Alec Lee 說道。他們會以一定量的水和從玉米提取出來的高濃度酒精作為“底”,然後再加上可帶來香味和味道的分子,並結一種可模擬葡萄酒在釀制過程中隨年月“老化”的技術,創造出來自實驗室,無須使用葡萄製造出來的葡萄酒。

Ava Winery 三位聯合創始人(左起): Alec Lee、Mardonn Chua 和 Josh Decolongon,圖自 The Mercury News

和一般葡萄酒相比,合成葡萄酒所需原料會更少。一般葡萄酒得用上 300-1000 升水來製造 1 升葡萄酒,而合成的只需要用上 10 升水就能合成 1 升葡萄酒,並且不會含有任何農藥。

Ava Winery 團隊 聲稱 ,他們的產品在盲品嚐試試驗中已經獲得挺不錯的成績,尤其是麝香甜白(Moscato D’Asti)品類,這是團隊研發最久的產品。

不過,從 The Mercury News 試喝評價 來看,目前 Ava Winery 的酒還遠沒能和真正葡萄酒相比(非盲測):

我覺得,喝起來還是挺有「合成」的味道。感覺就像香蕉味的泡泡糖。

而對於雜誌 SOMM Journal 的全球葡萄酒編輯 Deborah Parker Wong 來說,Ava Winery 團隊在做的事情雖然很有趣,但他們的產品和真正的葡萄酒相比,還是差太遠了。她還補充, 直到目前為止 ,全球範圍內都沒有人破解出葡萄酒完全分子組合,更說想完全複製了。

圖自 The Mercury News

雖然這樣說,但 Ava Winery 還是準備於 2017 年年底,在美國市場正式推出產品,甚至延伸至亞洲和歐洲市場。與之同時,聯合創始人 Lee 也堅信「合成」將是人類食品來源的未來趨勢:

這就是我們對未來 500 年後生活的預想:所有的食物都這樣(通過合成製造)的。當 Elon Musk 帶我們上火星的時候,我們的食物就是這樣做出來的,才不會在火星上種葡萄呢。

(本文經合作夥伴愛範兒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因為喝不起葡萄酒,就在實驗室裡合成?行,這很矽谷〉,首圖來源:WikimediaCommons。)

延伸閱讀

溫度、濕度、光源讓葡萄酒價差 10000 倍,用大數據、物聯網完美監控才是農業的未來所在
血淚分享!創業兩次都敗在數字管理 — 專訪葡萄酒空間古德萬創辦人蕭存智
從客廳起家也能邁向國際!三個宅男靠「台味 24 節氣啤酒」勇奪國際金牌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