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半導體、面板是中國近年致力發展的領域,在面板領域中國與台灣的差距已經拉近不小,或許可以看看我以前寫的觀察,台灣甚至已經有被超越的疑慮,在半導體方面台積電依然是難以撼動的巨石。

張汝京與張忠謀的鬥爭看了很爽快,但也不禁讓我們擔心,張忠謀這樣的企業領袖難求,台積電必然需要下一個強力的領導者。

中芯的故事也讓我們理解到,不是資源都是好資源,若是資源會帶來公司營運混亂,到底要追求短期的快速成長,還是長期的穩定營運?(責任編輯:林子鈞)

財訊雙週刊 第 534 期
作者:王銘祥

2000年,台積電併購張汝京一手創辦的世大半導體後,張汝京帶了百位以上的台灣員工,到中國上海創辦中芯國際,引起兩岸轟動。當時台灣科技業掀起「移民上海」風潮,一位記者詢問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對於中芯國際未來營運的看法,以及是否會威脅台積電晶圓代工龍頭地位?當時,張忠謀回答,「我認為中芯不僅不會威脅到台積電,我預期它的營運也會很辛苦。景氣好的時候,也許賺一點小錢,或是根本不賺錢;但不景氣來臨時,就會賠大錢。」

敗因一 張汝京格局不夠
精於快速建廠 照抄台積電踢鐵板

如今,17年過去了,張忠謀的預言可以說完全料中。中芯如今雖位居全球第四大專業晶圓代工廠(次於台積電、格羅方德與聯電),也扮演中國半導體製造的核心角色;但中芯的營運發展軌跡,確實是大部分時間賠錢,只有幾年有少許獲利,且因大股東各有盤算,導致內部派系不和、經理人快速更迭,不僅與一線大廠台積電、三星及英特爾差距愈拉愈遠,展望未來3至5年,恐怕要很努力,才能從二線廠中突圍

中芯被視為中國半導體的樣板企業,若要為它 17 年的發展做總結,簡單說,領導人格局與經驗不足、股東各吹各的號、派系不和團隊更迭,加上國家政策強力支持,卻反而導致營運混亂無法聚焦等,都是中芯營運不如預期的關鍵原因。

首先,中芯創辦人張汝京是建廠高手,但並非經營高手,這在公司成立之初就眾所周知。張汝京屢屢用最快速度建廠,但晶圓代工成敗關鍵在於生產良率與技術研發,這些要靠基本功,完全急不來;張汝京先前在德州儀器(TI)沒有扎實的產業基礎,在景氣大好時成立世大,一路打順風牌,無法證明是否有擔負營運大任的實力,最後中芯只能採取最簡單的作法,就是挖角與模仿台積電,讓中芯種下敗因。

全盤照抄台積電,也成為日後中芯專利訴訟大敗的主因。○五年,台積電開始控告中芯侵權,經多年訴訟,○九年底台積電獲勝,取得中芯 2 億美元現金賠償(約台幣 60 億)與中芯 10% 股權,時任中芯執行長的張汝京因此被逼下台。張汝京時代結束,引發日後中芯股東與團隊不斷更迭,甚至形成派系傾軋的各種紛擾。

晶圓代工是高門檻行業,資本支出與技術研發須不斷燒錢,中芯創立前幾年,雖然快速建廠,並迅速在美國與香港掛牌上市,但連年虧損,很快面臨資金不足的考驗。

○六年,飛思卡爾(Freescale)被私募基金收購,一時間半導體企業成為國際私募基金鎖定的目標。當時也有私募大咖找到張汝京,不過背負振興民族工業大旗的中芯,當然不可能輕易賣給這群私募禿鷹;於是張汝京向政府求援,當時中國政府指派了大唐、華潤及中國電子信息產業集團三家國企,最後由大唐以 1.7 億美元(約 51 億台幣)取得中芯 16.6% 股份,取代上海實業成為中芯最大股東。

敗因二 大股東各有盤算
派系傾軋紛擾 經營團隊不斷更迭

一○年,大唐股權一度增至 19% 以上,其餘股東分別為中投、上海實業和台積電,占股分別為 11.6%、8.2% 和 6.5%。對中芯國際來說,大唐、中投和上海實業三大股東,都是實力雄厚的國有公司,也為日後中芯的動盪埋下伏筆。

大股東間的衝突,最明顯的就是各擁支持團隊。一直以來,中芯內部就有「台灣系、海歸系、本土系」三大派系,彼此明爭暗鬥已是業界公開的祕密。張汝京下台後,接手中芯執行長的王寧國,是台灣留美高材生,算是「台灣的海歸派」,曾任美商應用材料執行副總裁,在業界大名鼎鼎;但任職中芯卻以不愉快的下台收場,除了績效普通外,內部派系鬥爭也是關鍵因素

今年5月,擔任中芯執行長六年的邱慈雲下台,換上大陸本土出身、但在海外工作多年的趙海軍。邱慈雲曾任台積電處長,赴大陸工作十多年,他下台被視為中國全力推動半導體復興大業時,重任將回到大陸本土系手上

不過,讓中芯受傷最重的,是廠區分散、營運混亂又無法聚焦的核心問題。

中芯發展之初,各省都想發展半導體,卻缺乏經營人才,因此都希望自己出錢在自己地盤上蓋廠,但找中芯來負責營運管理。

這種模式允許中芯不必出錢就有產能,讓張汝京很心動,於是迅速從上海擴張至全國,包括北京、天津、四川成都、湖北武漢、廣東深圳等地都有生產線,其中不少是地方政府不斷邀請、遊說下才確定的。

由於各省條件不同,公公婆婆一大堆,難以形成中芯的產業聚落,主管分散各地也讓營運變得複雜,中芯變成中國特殊黨政結構下的企業怪物。而且,中芯接手的廠房除了晶圓代工外,還擴及到封測及彩色濾光片等領域,營運無法聚焦,成為中芯的沉重負擔。

敗因三 地方出資、中芯管理
營運無法聚焦 產業聚落難形成

一位熟悉中芯運作的台商表示,與各地方政府合作,雖讓中芯減輕財務壓力又獲得產能,但也讓張汝京陷入兩難。例如北京投資了十二吋廠,但上海是中芯大本營,若不投資,上海領導就不高興,但投下去壓力就太大。「作為一家企業執行長(CEO),無法以理性決策做判斷,還要奔走於地方政府進行協調平衡,是中芯一大敗因。」

對照中芯的三大敗因,以及近幾年台積電的大幅躍升,最大關鍵還是在經營者。台積電創立至今 30 年,張忠謀不斷率領台積電挑戰新高,也顯示企業最需要的,永遠都是一位有格局、有遠見又有經營長才的 CEO

如今,中國半導體業已進入另一個大投資時期,中芯依然是中國全力扶持的晶圓代工重點企業,甚至紫光集團趙偉國都以大手筆增持中芯,去年底持股已達 9.11%;接下來中芯回到中國本土派手裡,未來能否有轉機出現?值得持續關注。

(本文經 財訊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原文為 〈中芯深陷黨政糾葛 愈玩輸愈慘,張忠謀17年前的預言完全命中⋯〉。)

延伸閱讀

一看就懂的 IC 產業結構與競爭關係:台積電、日月光、Intel 間的愛恨糾葛你都懂了嗎?
【公司屬於每一個員工】打造員工勇於揭弊的文化,台積電與西門子承諾保護「吹哨者」
86 歲高齡的張忠謀絕不能退休! 中國人從台積電案例,看台灣半導體的幸與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