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Elon Musk 以一人之力,打造了 Tesla、SpaceX、Hyperloop、Boring 四家公司(當然還有其他的太陽能產業等),讓他不禁覺得他是不是有什麼時間暫停器之類的,不然怎麼會強成這樣。

不過其中超級高鐵 Hyperloop 與隧道挖掘公司 Boring 算是受到較多質疑的兩家公司。而《紐約客》便撰文寫出了 Hyperloop 只是嚷嚷,對人類來說並沒有多大的幫助,而受益者,當然是被當成神一樣吹捧的馬斯克。你認為呢?(責任編輯:陳君毅)

馬斯克(Elon Musk)的一舉一動總能成為媒體的焦點,除了無人駕駛明星「特斯拉」、火箭回收項目 SpaceX 之外,還有個引人注目的大項目——超級高鐵Hyperloop 和隧道挖掘公司 Boring Company,針對這兩個大工程,《紐約客》雜誌發文指出,這種宏大的項目雖然能夠引起廣泛的關注,但是從城市規劃角度看卻是糟糕的,超級高鐵可能只是馬斯克的公關妙計而已

超大型「城市計畫」人人愛聽,卻不實際

1934 年 3 月,《現代機械》曾發表一篇文章,談到一個非同尋常的設想,它可以解決曼哈頓的交通擁堵和住房緊張問題。工程學者 Norman Sper 提議在曼哈頓島的兩端建兩個水壩,將哈德遜河(Hudson River)堵起來。這樣水就可以改變流向,圍著 Harlem 和 East Side 流過,讓紐約與新澤西之間的河床露出來。最終它會變成乾涸的土地,一旦填滿,城市的面積就會擴大一倍,可以成為房地產「金礦」。

Sper 認為自己的構想可以稱得上是「世界第 8 大奇蹟」。和《現代機械》提出的許多非正統基礎設施項目一樣,Sper 的項目也沒有通過。2 年前,《現代雜誌》又談到了一套「傳送帶火車」系統,從本質上講就是不停運營的大型傳送帶系統,雜誌認為這樣的系統會成為美國最主要的公共交通運輸系統。然而現在已經 2017 年了,紐約連地鐵都沒有搞好。

搞出一些宏大項目,讓整個世界搖身一變,這可不是 19 世紀 30 年代的專利。多年來,這樣的構想一直很有吸引力。即使到了今天,我們仍在夢想著建造幾英里高的摩天大樓,在地下建公園,讓巴士在整個高速公路上行駛,這些構想往往會成為重要新聞。不論是從工程角度還是從政治解決方案上講,它們都不太現實,不過這些構想的確激發了想像力。沒錯,在哈德遜河建大壩的確別出心裁,相比而言,維修維護曼哈頓老舊的污水管道系統就顯得很乏味了。對於某些人來說,城市的明天必須是壯觀的、神奇的,否則怎麼又能說是城市的明天呢?

用真空管運送乘客的超級高鐵的確很酷,然後呢?

最近又出現一些神奇項目,當中之一就是超級高鐵(Hyperloop),這是一種面向未來的交通運輸網絡,信徒們認為,超級高鐵可以用真空管道運送乘客,時速到 760 英里,從舊金山前往洛杉磯只要 30 分鐘。

項目的主要「發言人」是 46 歲的馬斯克,他是特斯拉、SpaceX 的創始人,似乎馬斯克將自己包裝成了城市設計領域的 Jerry Bruckheimer(《TO》編按:好萊塢最成功、票房電影監製)。除了支持超級高鐵,馬斯克還成立了一家名叫 Boring Company 的公司,總部設在洛杉磯。它到底有什麼驚人的構想呢?Boring 想在城市擁擠的街道下建設半自動管道。

馬斯克有許多構想,比如去火星建城市,讓家人用音速從東海岸前往西海岸,有些大叔喜歡看《神秘博士》(Doctor Who),冒出許多古怪想法,馬斯克的構想與這位大叔們的幻想沒有什麼差別。事實上,馬斯克在 Twitter 上談了很多很多,上週,他又發消息說自己已經得到了政府的口頭批准,可以在東部海濱挖隧道。

Twitter 上面還出現了一些冒牌帳號,模仿馬斯克發消息,比如 @BoredElonMusk。Bored Elon 會提出一些有趣、荒誕的產品和服務,比如一台電視,它可以用面部識別技術識別人的表情,知道觀看者沒有聽清對話,從而自動顯示字幕。這些滑稽的構想似乎與超級高鐵之類的創意沒有什麼區別。

我們需要更貼近生活的科技進展,而不是超高速飛機、高鐵

超級高鐵的問題不在於它很神奇,而是它將超凡、超大的項目當成解決當前問題的可行方案。如果超級高鐵可以解決大規模的城市移動問題,那麼其它方案也應該得到公共資金的支持,引起人們的重視,因為它們也不需要對整個城市世界進行「硬重啟」。

我們可以向 Amtrak(《TO》編按:美國鐵路客運公司)追加投資,可以讓現有的地鐵系統準時、安全運行,我們可以修復橋樑。如果你覺得這些項目很乏味,可以回想一下協和超音速客機。曾幾何時,滿世界都在談論超音速飛機,它從紐約飛到倫敦只要三個半小時,但是坐得起的人很少,能夠買一張票坐上超音速飛機的只有富人,對於平民百姓而言,這種技術無法為國際運輸帶來革命。今天,在航空工程領域這種創舉似乎無人問津,好像從未存在過一樣。

在建築世界,如果你想詆毀一個項目,不如說它是「紙面建築」,它只是渲染圖,只是空間神話。從建築電訊派激進前衛的反烏托邦世界到概念設計師 Lebbeus Woods 的設計,他們從未真正建造過任何東西,卻被人們認為還有一點分量。他們只是為自己設計,不是為了未來,他們繪製設計圖卻沒有任何建樹

馬斯克過去幾年提出的構想大多也是這樣的,超級高鐵尤其如此,它只是引起討論,挑起事端。馬斯克願景的唯一價值在於:它告訴我們即使是城市規劃的門外漢也可以對其它人為我們建造的世界感到沮喪。他們有權說話

超級高鐵只是馬斯克的公關妙計、記者們的心頭好

將這種項目與科幻小說聯繫在一起也許是最合理的反應。科幻小說老是提供一些願景,用它替代現實,不過引人共鳴的科幻世界並不現實,放在物理世界簡直就是災難。你不妨想想 Margaret Atwood(加拿大小說家)描繪的反烏托邦世界,再想想 Rupert Thomson 描繪的英國,他根據情緒溫度將英國分成四個像限,還有 The Purge 世界,在這個世界暴力得到國家的許可,目的是降低犯罪率。這些構想成功了,幸好沒有變成現實。看看《使女的故事》,我們如果想了解小說所講的政治劃分,沒有必要非得親自體驗那種恐怖。用氣動導管將你和你的愛人噴射出去,從聖安德烈亞斯斷層上穿過,你也沒有必要經歷

幾年前,建築師 Rem Koolhaas 在南加州大學做過演講,他認為從邏輯上杜拜這座城市已經走到了盡頭。杜拜的存在建立在一個前提之上:每一座新大樓都必須很獨特,必須是建築實驗,Rem Koolhaas 認為,杜拜並不是狂野建築以及狂野建築工程師的天堂,而是變成了系列動作電影一樣的城市。

Rem Koolhaas 認為,杜拜的天際線被尖端的高科技塔佔據,缺少標度。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比較這些建築,沒有基面,也沒有基準點。建築的偏差沒有任何參考。最終迪拜成了超大項目的無意義組合,為什麼建設它們?因為人們願意出錢建設,它成為了全球投資項目。

如果接受億萬富豪的構想,整個世界很快就會變得像杜拜一樣:出現一堆不相容的專用建築,由私營企業運營,不統一,沒有共同的目標。從設計看的確不錯,但是從城市規劃角度看卻是糟糕的。一旦投資者害怕,管道可能馬上就斷了;無人駕汽車可能堵在一起,無法穿過橋樑,因為橋樑被競爭對手控制。

超級高鐵只是馬斯克的公關妙計,一旦超級高鐵建成,坐上去無疑是刺激的。不過,它不是大多人期待的解決方案,只不過是記者明天報導的好材料,記者正在為報導什麼發愁呢。

——

(本文經合作夥伴 36kr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紐約客》:馬斯克的超級高鐵夢,可能只是公關妙計〉。圖片來源:Kevin Krejci,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八年份工作他只要一年就做完,破解矽谷商業奇男 Elon Musk 勝利人生
【先知不愧是先知】早在 25 年前,Elon Musk 就知道這五件會改變人類生活的事情
員工滿意度高達 98%!矽谷鋼鐵人馬斯克的領導藝術:給員工挑戰性,也給予巨額獎勵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