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當大家都搶著要當「下一個矽谷」時,有沒有想過矽谷的成功模式並不能完全複製到別的城市身上?分析自己城市的優勢在哪,配合整體環境、政策,每個城市都有自己的特色和適合發展的路。

(責任編輯:謝秉芸)

編者按:最近有關經濟危機,資產泡沫的觀點頻頻出現,在經濟不太好的時候,很多人城市都想通過打造「下一個矽谷」的方式讓經濟復甦,作者 Peter Cohan 指出,經濟衰退的城市不一定非要模仿矽谷的產業模式,尋找適合本地情況的發展路徑一樣可以達到經濟復甦的目標。

近日,針對當前的經濟形勢,史丹佛大學,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的專家一致認為不應該做的一件事情是:成為下一個矽谷。

他們的研究記錄了世界各地城市的失敗嘗試,並為這些城市指明了一條更有效的途徑。兩項最引人注目的案例研究表明,儘管存在缺陷,但仍有保持樂觀的理由。

可以肯定的是,世界上其他地方都有理由羨慕矽谷和劍橋他們擁有相對大量的快速成長的創業公司 – 考夫曼基金會稱其為「瞪羚」,它們創造財富的效率遠高於支持創始人和一些員工運用生活方式營銷策略的新創企業。

史丹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在創造僱傭數百萬納稅人,產生數萬億美元收入的企業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史丹佛大學的助理教授查克·艾斯利報告說,截止 2014 年,麻省理工學院的校友創辦了 30200 家公司,收入 1.9 萬億美元,僱傭 460 萬員工,而史丹佛大學則做得更多 – 到 2011 年,史丹佛校友創辦了 39900 家公司,收入 2.7 萬億美元,創造了 540 萬個就業崗位。

即使一個城市沒有瞪羚集群,也還有一線生機。事實上,考夫曼在 2014 年報告說,由於「基於活動的事件,企業家有機會使用和實踐他們的企業發展所需的技能」,密蘇里州的聖路易斯已經享受到了「創業活動的復興」。

哈佛商學院教授喬希·勒納在他的「破碎的夢想大道」一書中,強調了城市在努力創建有效的創業生態系統時所犯的最常見的錯誤。正如勒納在 7 月 6 日的採訪中所解釋的那樣,「我對國家和城市所做的愚蠢的事情感到好奇,並認為應該有更好的方式。」歐洲將數十億美元分成 27 個等份 – 它的分佈如此之薄,在任何地方都沒有影響。

勒納的「處方」主張克服當地創業障礙「我推薦一種不同的方法政府領導人應該檢查當地的創業障礙,並制定一個計劃來解決這些問題;他們應該讓私營部門參與到現實中來;他們應該認識到,要取得進展需要幾十年,而不是三,四年」他說

城市應該如何應對這些挑戰呢?哈佛商學院高級研究員卡倫·戈登·米爾斯提出了一個合理的過程。正如她在 7 月 5 日的採訪中所說,「首先召集一群地方領導人 – 來自政府,商業,研究,學術界,勞工,慈善和其他關鍵群體的人,並決定他們想要實現的具體成果」。

她接著說,「考慮到要實現的成果,該組織應該分析本地資產(使用來自集群映射項目的本地特定行業的就業數據和其他數據),並試圖找出哪些是世界級的」。下一步,他們應該創建一個由大量資金支持的地方競爭,以鼓勵新創企業的出現,這些新創企業將圍繞這些世界級的資產建立新的業務。非政治的第三方應該選擇競爭的獲勝者。

麻省理工學院的另一項研究關注的是美國以外的城市,麻省理工斯隆學院的教授邁克爾·庫斯馬諾在 7月 2 日的採訪中解釋道:「我們創建了區域創業加速計劃(REAP),該項目每年允許 8 個地區參加與麻省理工學院為期兩年的學習接觸」。

REAP 是基於利益相關者和系統方法的。正如斯隆商學院教授斯科特•斯特恩在 7 月13 日的採訪中解釋的那樣,「REAP 使用了一系列的機制來調動,召集和訓練地區領導人的團隊,通過一個完整的 5 個利益相關者的方法 – 包括企業家,風險資本,政府,大公司和大學」團隊通過制定戰略部署新的干預措施來解決現有系統的問題

這些專家引用了一些已經取得了好壞參半成果的例子 – 這裡有兩例:

賓夕法尼亞州匹茲堡

20 世紀 80 年代初,匹茲堡的經濟正在崩潰 – 但 30 年後,它又重回繁榮。

這一轉變的關鍵在於,卡內基梅隆大學的一名機器人技術教授雷德·惠特克,他曾讓一個機器人團隊建造了一個機器人,以評估三裡島的破壞程度,進入長達 30 年的投資和創新週期,推動匹茲堡的復興。

據政客報導,在 1983 年,匹茲堡的失業率達到了 17.1%,這個城市一個月就失去了4000多 人。建造了現代匹茲堡的鋼鐵工業,資助了它的博物館和大廈,它的足球隊和有抱負的中產階級,都在消亡,且永遠不會回來。

幸運的是,與此同時,「卡內基梅隆大學三裡島機器人團隊的成功將會啟動一個壯觀的,長達 30 年的創新,投資和擴張週期,」政客寫道。

根據政客的數據,到 2014 年,匹茲堡「自上世紀 50 年代以來首次出現人口增長,這要歸功於它擴張的機器人,人工智慧,健康技術,先進的製造業和軟體產業」。

許多倡議 – 環境清理,公共部門的激勵措施,吸引企業,數十億美元的聯邦資金,將廢棄的棕地場地變成科技總部 – 促成了匹茲堡的復興。但據 Politico 的報導,最重要的是其「在其機構,基金會和大學中休眠的人力資本的復興」。

可以肯定的是,人口增長並沒有持續下去,但仍有理由保持樂觀。到 2017 年 7 月,商業資產部門寫道:「儘管人口正在緩慢減少,但城市的多戶市場仍保持穩定,加強了經濟衰退部門的僱傭,如教育和衛生服務」。

田納西州查塔努加

米爾斯又提供了一個例子,一個失敗的查塔努加,田納西州的電力公司能夠利用自己的權利建立高速光纖網絡,幫助恢復該地區。據《紐約時報》2 月 2 日報導,「2009 年,一筆 1.11 億美元的聯邦刺激撥款提供了加速建設一個長期計劃的光纖網路的機會,」查塔努加市電力委員會(EPB)的首席運營官大衛·韋德說韋德表示,客戶很樂意為網路上提供的千兆連接付費(55 家企業和 3640 家住宅)。

《紐約時報》指出,到 2014 年,查塔努加被稱為「千兆城市」,擁有美國第一個,也是最快的,最便宜的(每月不到 70 美元)的高速互聯網服務。

這吸引了一些新企業,但不足以彌補關閉的企業。據《泰晤士報》報導,「在過去三年裡,創造了大約 1000 個工作崗位,勞工部報告說,在那個時期,查塔努加仍有3000 個工作崗位流失,主要是在政府,建築和金融領域」。

市長安迪·伯克對《泰晤士報》說:「我們不需要成為下一個矽谷」那不是我們將要成為的人,我們不應該試圖成為那樣的人。但我們在創新經濟中創造了自己的地位。

根據《泰晤士報》的報導,到 2017 年 5 月,查塔努加的失業率為 3.3%,遠低於田納西州的平均水平。據《泰晤士報》報導,在 7 月 19 日的一份 Paychex 報告中,「田納西州在 2017 年 6 月的小企業就業增長中領先全國,就業增長 1.31%。」

這些城市都不會成為下一個矽谷 – 但隨著成功的程度不同,他們已經證明,在正確的領導和共同的願景下,一個城市可以建立自己的優勢,從失去關鍵產業的過程中恢復過來。

(本文經合作夥伴 36 氪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每個城市都想打造自己的「矽谷」,專家說:不要衝動〉。)

延伸閱讀

郭董來了就高潮?威斯康辛州長:新園區就叫「威谷」,我們要當下個矽谷!
台灣新創之光站上紐約舞台,寵物媒合 app 讓矽谷投資人驚呆了!
【超狂矽谷笑話】席捲創投 30 億台幣的智慧型榨汁機,其實是完全無用的廢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