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克柏的哈佛畢典演講】有使命感的人,天生具有強大影響力,哪怕還只是個新人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現在世界討論度最高也最被看好的幾家公司:Amazon、Facebook、Tesla,他們的創辦人都是使命感無比明確的人。

貝佐斯賠錢 20 年都不怕,無比專注於帶領 Amazon 奔馳成長,堅持打造一個「什麼都能最低價買到的網路商店」,一躍成為電商和科技巨頭。而祖克柏堅持 Facebook 不能被收購,只為「連結更多的人」,一個人咬緊牙關帶領 Facebook 成長茁壯。而馬斯克就更不用說了,是著名的夢想家和實踐家,創造各種傳奇。

而使命感是什麼?如何建立目標和使命感?這篇文章告訴你!(責任編輯:劉庭瑋)

光你自己有目標是不夠的,你必須為身邊的人創造目標感

1、僅有目標是不夠的

Facebook 創始人 祖克柏 ,在給哈佛大學 2017 屆畢業生做了畢業演講中,講到一個他最喜歡的故事:

約翰·F·肯尼迪訪問美國宇航局太空中心時,看到了一個拿著掃帚的看門人。於是他走過去問這人在幹什麼。看門人回答說:「總統先生,我正在幫助把一個人送往月球。」

祖克柏 以「目標感」為這次演講的主題,他認為: 光你自己有使命是不夠的,你必須為身邊的人創造使命感。」(But it’s not enough to have purpose yourself. You have to create a sense of purpose for others.

很多人覺得,「為身邊的人創造目標感」是企業管理者的事,跟自己有什麼關係呢?

其實很多人在職場兩三年後,就具備了影響他人的能力,甚至有些人天生就是去影響他人,而不是被他人影響的人。

如果他們不發揮出這種能力,在人際關係上,反而會有很強的受挫感。

2、使命:重點是足夠清晰,足夠單純

目標不等於使命,職場中大部分人是沒有「使命」的。

你今天的目標是完成一個 PPT,但做到一半時,發現有很多數據還有待確認,你開始懷疑自己今天是否能完成這個目標,並盤算是不是把這一部分含糊過去,這叫有目標,而非使命。

你在聚會中看到一個讓你心動的女生,你想主動跟她搭訕,但接下來你並不確定想幹什麼,你覺得能上床也行,能留個號碼也行,反正走一步算一步吧 ,這也叫有目標,而非使命。

你提出了一個技術思路,並得到了團隊成員的認可,但在執行中,為了讓能力稍差的團隊成員跟上項目節奏,你降低了其中的一些標準,這同樣是沒有「目標感」的行為。

使命感(A sense of purpose)的核心,不是「目標」,而是「感」。就是經常能感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並能以此為行動指引。

為什麼說大部分人都缺乏使命感呢?因為作為一個普通人,總有很多目標,但每一個目標又都不夠強烈。

馬化騰在回憶騰訊成長經歷時說,OICQ(QQ 的前身)在開發時,他設定了一個重要的目標——體量小,別人都是 1M 多,他要做到 200 多 K,因為當時上網速度就是 10 幾 K。

這個小小的差別讓 OICQ 在眾多即時通訊軟件中拉開了第一步的差距。

以前做廣告時,我手下的文案常常想從客戶的只言片語中,揣摩他們的意圖。我對他們說,客戶永遠是善變的,你們的專業是把握消費者的想法,以此去影響客戶的目標。要平常心,錯了大不了重來一 遍, 動機不純、偏離目標,你會永遠糾結下去。

什麼都想要,那不叫目標,那叫「表決心」,決心表多了,就變成了「決心婊」,我們大部分人都是缺乏目標感的「決心婊」,所以萬一遇上一個使命感很強的人,這個使命就很容易影響所有人,成為一群人共同的目標。

這個世界上,心中有使命的人,走到哪裡都會被一眼認出來,哪怕你是一個新人。這就是馬雲當時一沒有錢,二沒有資源,卻能在湖畔花園讓十八羅漢緊緊地跟隨他的原因——當然,這裡還有另一個原因:

很多使命感夠強的人,僅能指導自己的行動; 只有像馬雲這樣能清晰、生動地向遇到的每一個人,描繪這個目標的人,才能產生影響力。

3、描繪你的目標,你就是「意義塑造師」

香港或英國的律政劇里,法官總是頂著一頭怪異的假髮,為什麼?其實它的目的就是讓你一眼就看出這是假髮,以塑造一種非人化的感覺。因為法官操縱了生殺大權,必須要創造出與普通人的距離感,人們才能對他足夠信任、足夠畏懼。

這就是法官通過一頂假髮描繪的使命感——代表一種神聖的力量。

大部分人目標感弱的另一個原因是「生活缺乏意義」,因為真實的生活本身並沒有明確的意義,所以有一句話叫:「眼一閉一睜,一天過去了,眼睛一閉不睜,這輩子就過去了。」

但人又是極度追求生活意義的物種,哪怕是一個非常虛幻的意義。

「屢戰屢敗」,這四個字沒有什麼意義;「屢敗屢戰」,這就是個勵志故事。故事就是在普通事件上,賦加了特定的人生意義。我們愛看故事,因為我們需要別人賦予自己生活的意義。

為什麼馬雲要把公司搞出金庸小說的感覺?為什麼很多大公司過一段時間就要折騰出一個新目標來?為什麼資本市場從不間斷地創造新概念?

就是為了給失去了「生活的意義」的人們,創造新的目標感。

一個目標感很強,而且能清晰、生動地向身邊的人描繪出來的人,管理學上有一個稱呼,叫「意義塑造師」,你可以把他們想像成《盜夢空間》里的「造夢師」。

馬斯克堅持把特斯拉電動汽車的「空氣過濾系統」稱為「生物武器防禦模式」,他還想建立從太陽能電池板直接獲得能量的超級充電站,目的是「在爆發喪屍危機後,可以依靠超級充電網絡周遊全國」。

馬斯克用這種他自稱是「傻裡傻氣的荒誕幽默」,讓所有人都感受到他異乎常人的目標感,並告訴大家 :「我跟他們不一樣,我不是造汽車的,我會把你們帶到未來」。

不過,堅持目標給你帶來的影響力,並不一定正面的。

4、為什麼「目標感」讓人反感?

有一次,我在一家商場收銀台結帳,隊伍很長,好容易要輪到我了,偏偏前面的那位女士結完賬後,如老僧入定一般,開始精心梳理自己的物品:

仔細核對收據,把硬幣放進零錢袋,把信用卡放回證件包,再將兩個小包和收據塞進皮包,再檢查一遍包,再檢查一遍櫃台……,完全不在乎身後還一列排隊的人。

很明顯,這是一個很堅持目標的人,她的心裡只有自己想要做的事,她有強大的氣場,好像天生就有這權力,讓我敢怒不言敢。

但可以肯定,她在日常交往中很可能不太受歡迎,就像大部分目標感很強的人一樣。

他們的目標感給了自己巨大的行動力,卻讓周圍不想有目標的人,承受了巨大的壓力。

我的一位朋友在上司提升他作部門經理後,卻提出了辭職,就因為總經理是個目標感很強的人,給人的壓力太大,以前有部門經理作為緩衝,現在自己頂上了這個位置,這種心理壓力讓他好幾天睡不好覺,乾脆辭職算了。

「目標感」到底是吸引力,還是排斥力,取決於你身處什麼狀態的公司。

一個自我運轉良好的組織,靠得是每一道流程的「目標管理」,而非每一個人的「目標感」。一個「目標感」很強的人,時刻都能感受到組織目標和個人目標的衝突,不適合呆在這類公司。

相反,一家公司,競爭環境惡劣,業務不確定性強,員工們對第一項任務的理解總是有很大的差別,基於流程的「目標管理」往往跟不上形勢。

這時,一個「使命感」很強的員工,通常很容易衝鋒陷陣,成為大家的行動共同「目標」——反正沒有人知道對錯,先乾了再說。

另一個讓你的「使命感」引起別人反感的原因,是言行不一。

為什麼跟著馬雲馬化騰沒日沒夜的加班,就叫做追尋理想,而跟著某些老闆加一點班就成了被剝削呢?

因為那些老闆光想讓員工背一點公司理念「改變世界」,工作中全是偷工減料、以次充好,這種「使命感」就是一種騙術。

只有你的價值觀很獨特,並身體力行,別人才有可能忍受這種「使命感」帶來的壓力。

所以,喬布斯在挖百事可樂的斯卡利時,才有底氣說那句很名的話:「你是想賣一輩子糖水,還是跟著我們改變世界?」

5、祖克柏的使命感

扎克伯格在演講中說,他創辦 Facebook 的使命感,並不是創造一家偉大的公司。所以,當所有人都想買下這家公司時,他拒絕了。他說這是 Facebook 最艱難的時刻,一年左右的時間里,當時的管理層幾乎都走了,顧問們告訴他,如果他不同意,會後悔一輩子。

他也懷疑自己的決定:「我在想是不是我錯了,一個 22 歲的小孩,都不知道世界是怎麼運轉的。」

正我們後來知道的,他還是拒絕了,因為 他的使命是:連接更多的人。

(本文經  職場心理類「人神共奮(ID:tongyipaocha)」微信公眾號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扎克伯格:有目標感的人,天生具有影響力,哪怕你是一個新人 〉Photo credit: jdlasica via Visual Hunt / CC BY-NC

延伸閱讀

馬克祖克柏談 Facebook 創業:如何建立獨有的企業文化?
巴菲特、貝佐斯的成功之道:如何建立自己的「護城河」?
巴菲特公式:賣給自己一個小時閱讀時間,知識就會像「複利」一樣無限累積
【20 年沒賺錢卻成為科技巨頭?】貝佐斯突破盲點:公司的目的不是盈利
當賈伯斯對上貝佐斯:如果不曾慘輸蘋果,就沒有今天的亞馬遜


醫學明日之星「細胞治療」,你聽過嗎?

這是一種讓人類細胞自我修復的神奇醫學技術! 搶先報名《2019 未來科技展》再生醫療場次 產官學三層維度概念拆解,細胞治療即將引爆的巨大商機與醫療創新趨勢 《點我即刻報名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