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新加坡想用 AI 和大數據達成這個挑戰,但我覺得這些其實都算技術和應用層面的考量,最重要的還是政府規劃和政策的配合。不過可以看出「共享」、「人工智慧」和「大數據」這三項在未來絕對是不可或缺,而且會成為生活的常態。

(責任編輯:謝秉芸)

編者按:讓市民享受高質量,高效率交通運輸基礎設施,正是這點讓新加坡成為世界最適合居住和工作的城市之一。為了從全球吸引人才和企業,新加坡開始接受一個新的挑戰:成為「弱汽車化」城市,加快公共交通運輸系統的發展。本文作者 Wu Xian 博士是 Surbana Jurong 土木環境工程高級主管工程師,他撰寫了新技術對新加坡交通系統革命式的影響。

目前,新加坡的公共交通已經占到了整個交通運輸的 66%。政府的新目標是在 2030年之前讓公共交通運輸在高峰時段所佔的比重升到 75%,正因如此,新加坡積極投資,改善公共交通設施。

雖然努力多年,與香港等城市相比,新加坡還是太依賴汽車了,香港的公共交通占到了 88%。

新加坡如何才能達到現有目標,加速朝著「car-lite」方向前進呢?數字技術將會成為解決方案的重要部分。

新技術趨勢

在一個「car-lite」式的未來,個人擁有汽車的模式將會消退,公共交通,汽車即服務模式崛起。如何達到目標?有一種技術可以幫上忙,那就是 AI,AI 未來還會在生活的其它方面造成革命性影響。

談到 AI 產品,無人駕駛汽車可能是最吸引人的。Google,特斯拉,Uber 正在測試全自動駕駛汽車,nuTonomy 和德爾福等小公司也在新加坡進行試點測試。新加坡領導人預測,在未來 10 – 15 年的時間裡,這些技術將會越來越成熟,完全可以大規模部署。

要在交通行業使用 AI 技術,必須依賴「大數據」,所謂大數據,就是用計算技術處理大量數據,這些數據與消費者行為,移動趨勢等內容有關。

新技術會讓無人駕駛汽車變成現實,從而改變我們的生活,不只如此,它還會孕育新的業務模式。例如,我們可以利用大數據構建分享經濟新模式,利用大數據與通訊技術讓基礎設施發揮最大作用。

在中國,實時交通數據和訊息已經在各城市公開。有了實時訊息,手機 App 可以幫助用戶找到無樁自行車,解鎖自行車然後分享。

App 還會收集大量的旅行、行為數據,讓城市深入理解市民的出行模式,未來可以對資源進行更好規劃,提高使用效率。這樣一來,城市社區就可以拋棄汽車,不會再有擁堵,市民會更加青睞自行車,接受低碳交通文化。

新加坡向「car-lite」社會轉移

照估計,新加坡也會經歷相似的技術變革,朝著「car-lite」模式轉移,通過向新的公共交通項目投資、推行新戰略計劃(比如 Car-lite Sunday 和 Active Mobility Bill)達成目標。

要讓大數據與技術的潛力盡可能釋放,制定高效,前瞻性的總計劃是相當關鍵的。為了建立「car-lite」模式,需要讓城市的供需保持平衡,例如,首先要在工作/生活地與交通基礎設施之間實現最優匹配。

這裡舉一個好例子,新加坡要在裕廊湖區(Jurong Lake District)建設該國第二個商業區(Commercial Business District),它位於新加坡北部,目前正在建設。新加坡建設局(Building and Construction Authority,簡稱 BCA)和陸路交通管理局(Land Transport Authority,簡稱 LTA)等許多政府機構已經駐紮在該地,或者計劃搬過去,該區強調公共交通系統的合理安排,要讓城市規劃呈現分散特點。

在規劃階段,使用大數據是相當關鍵的,有了大數據城市規劃者可以深入理解司機,讓他們改變與交通有關的行為,甚至讓他們轉入公共交通系統,根據情況優化城市結構。例如,Uber 已經提供點到點實時旅行時間信息,它很龐大,所以能收集這麼多的信息。當這些訊息與數據漸漸累積起來,交通規劃者就可以更好掌控全局,知道哪裡需要交通服務,需要哪類交通服務,頻率是怎樣的。

高效可靠的公共交通運輸系統

提供出色的公共交通運輸系統,將人與他們工作生活的地點聯繫起來,不僅僅只是讓人們離開汽車,還要提供一種高效,低成本移動方式。新加坡陸路交通管理局的目標是 2030 年之前讓軌道網絡延長到 360 公里,建立一個更高效,更加融合的公交系統,減少等待時間,實現巴士通勤者的無縫切換。

然而,要讓搭乘公共交通工具的乘客走完最後一公里仍然很難,也就是將乘客從家中或者工作地移動到主要交通節點。

有一個方案可以解決最後一公里問題,那就是「主動式移動」(active mobility),比如跑步或者騎自行車。要讓方案真正落實,必須讓人們相信騎車或者跑步是安全的,方便的。

新加坡將會推廣這種出行方式,在明古連街(Bencoolen Street)的旁邊,新加坡建了人行道和自行車車道,用主動式移動方式連接到新加坡中心區。三大自行車分享服務提供商摩拜, OFO,Obike 已經進入新加坡市場,它們為新加坡街道提供更方便,成本更低的騎車選擇。

不過,發展仍然存在一定的問題,比如自行車使用不當,隨意停車。自行車分享運營商,當局,大樓所有者需要制定一套實行可行的框架,對新生的自行車分享經濟,已有的必要自行車基礎設施(比如新加坡已有的自行車停車點)進行監管。

數字技術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進化,它會改變我們的生活,工作和出行方式。雖然有一些擔心,AI 與大數據的崛起會讓技術替代人類,甚至還會侵犯我們的隱私,不過如果想讓未來走上可持續發展之路,讓「car-lite」交通運輸系統這樣的新模式得以發展,這些技術相當關鍵。

當技術大規模部署,為全球服務,社區也會進化,擁抱它所創造的新機會。我們會提升自我,不斷學習新知識,用全球化,系統性的視角看問題,這樣我們生活的環境會擁有更少的汽車,可持續性更強,更加宜居。

想提早接觸未來生活?

那你不能錯過《TechOrange》最新的 Party!https://goo.gl/m6AG2B

(本文經合作夥伴 36 氪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新加坡開始「弱汽車化」,新技術,新模式會讓城市更宜居嗎?〉。)

延伸閱讀

【電動汽車時代來臨】倫敦路燈變電動車充電站!慢速、低耗能還能避免用電高峰「最挺共享經濟的市長」柯文哲推共享汽車、機車,連停車位也一起享
大眾的守舊心態有多可怕?《經濟學人》挺無人車:汽車誕生時大家也說要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