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Netflix 已經大大翻轉了一般大眾追劇的習慣,接下來影響的就是好萊屋片廠的生態。究竟 Netflix 會如何影響好萊塢的霸權呢? (責任編輯:劉庭瑋)

郝鵬程 · 1小時前 · 行業新聞

Netflix 的野心不僅僅局限於流媒體電視業,電影業才是其未來發展趨勢所在。

編者按:因原創劇《紙牌屋》一舉成名的 Netflix 公司,開創了一種全新的觀劇體驗——『刷劇』,這一舉動不僅改變了人們的觀影方式,足不出戶便可盡享視聽盛宴,對於傳統的好萊塢模式,對於整個電影產業鏈,也是一種直接的挑戰與衝擊。本文編譯自 Hamza Shaban 在華盛頓郵報上發表的原題為「Netflix’s next move is to disrupt Hollywood’s biggest money maker」的文章。

Netflix 公司(Netflix)總裁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的野心可不僅僅局限於流媒體電視業,而是放眼於電影業。

流媒體巨頭 Netflix 公司因原創劇《紙牌屋》和《女子監獄》一舉成名,開創了一種全新的觀劇方式。目前,它正大踏步進軍電影業,打算於今年年底前發佈40部新片。

分析家稱,Netflix 公司開創了一種足不出戶便可一口氣刷完所有劇集的全新觀劇方式,是否能夠改變去影院看電影的傳統觀影方式,我們目前無從知曉,但它進軍製片業這一大膽之舉,以及開創的全新的觀影觀劇方式,對傳統的好萊塢模式來說,是一種直面的挑戰。

Netflix 公司週一收益報表指出:『我們理解全網首發新片的方式,對好萊塢長久以來形成的影院窗口售票觀影的傳統,是一種衝擊,但我們至始至終都只是以觀眾為本,使觀影觀劇更加便捷,從而改變乃至重塑了電視業。同理,我們認為網絡電視業務也能重振電影業。』

Netflix 公司在2016年總共製作了16部電影,不足預期數目的一半。但真正動搖好萊塢統治根基的,不是其製作電影的數量,而是其顛覆整個產業的野心。

傳統的電影製片廠早已形成了一種既定模式:先在影院公映新片,數月以後,再發行光盤。Netflix 公司2015年上映的影片《無境之獸》,在影院首次公映的同時,許多觀眾坐在客廳打開電視也能觀影,此舉激怒了部分連鎖影院,拒絕放映該片。

Netflix 公司更關心其註冊用戶,以及他們是否能夠通過電視或移動設備享受最佳的觀影體驗。公司發言人喬納森·弗里德蘭(Jonathan Friedland)表示,有限的影院公映其實是”出於參展考慮”。Netflix 公司仍打算沿用其雙線發行策略放映今年40部新片計劃中的部分,其中可能包括由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主演的科幻片《光明》,預計今年下半年上映。

喬希·加萊爾(Josh Garrell)是 Netflix 公司的職業觀影人,換句話說,他受雇每天花數小時觀看 Netflix 公司出品的電視劇和電影。點擊瞭解職業觀影人的工作包含哪些,以及他們是如何刷劇的。

Netflix 在家看電影 v.s. 電影院買票看電影

Gerber Kawasaki 公司(一家位於聖塔莫尼卡市的資產管理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 Ross Gerber 說道:「現在好萊塢硝煙瀰漫,而交戰雙方正是 Netflix 模式和好萊塢模式。」

票房統計網站 Box Office Mojo 的數據顯示,過去十年來,票價穩步提升,影院上座率也不斷下降。分析家稱,除了暢銷片,許多影片的首映十分淒慘。

Gerber 說道:「現在沒人去影院觀影了,除非是商業大片。」

Gerber 設想了這樣一種新模式:Netflix 用戶一次性支付40美元的月度訂閱費,便可觀看最新上映的影片。而好萊塢製片廠必須想方設法將它們的影片呈現在 Netflix 公司1億400萬註冊用戶的面前,嘗試去說服他們,否則他們便會待在家裡,錯過首映夜。

但美國國家影院業主協會副主席兼首席通信官 Patrick Corcoran 對 Netflix 公司的策略心存疑慮。

他承認製片廠只在乎有著廣泛吸引力的大預算影片,從而縮減了中等規模影片的市場。但是去電影院看電影依舊是一種無法替代的體驗,尤其是當下許多影院擁有數字投影儀和可躺座椅這類升級設備,提供用餐和酒水服務。他表示,人們一提到要去電影院看電影都會興奮不已,在場的觀眾們都情緒高漲。

Wedbush Securities(一家位於洛杉磯的投行)調研分析師 Michael Pachter 表示:『Netflix 公司斥資製作影片,試圖盈利,並沒有那麼容易。因為電影結束了,觀眾們也都散了。假設亞當·桑德勒(Adam Sandler)出演的電影是最棒的,那又如何?(今年初,桑德勒和Netflix公司達成協議繼續合作)三年後《紙牌屋》又有多大價值?我想並不是很高。』

Pachter 表示,Netflix 公司也許能將觀影體驗接近於一種按需供給的模式,正如光盤的誕生將影院公映與實際能夠通過電視機看片之間的時間跨度縮短了一樣。模式當然會改變,但不是一蹴而就的,往往需要花費20乃至30年。

自週一收盤以來,Netflix 公司股價於週二已上升了13.5%,直至183.60美元。但原創電影和電視劇業務的拓展是永無止境的,Netflix 公司想通過其吸引新用戶,代價不菲。週一公佈的收益報表顯示,公司第二季度負值自由現金流超過6億美元,並且2017年全年,這一數字可能擴大到25億美元。

Netflix 公司表示會繼續大力投資充實內容,尤其是對原創劇,並且預計現金流在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都會保持負值。

編譯組出品。譯者:常潤曦,編輯:郝鵬程

(本文經合作夥伴 36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Netflix 攪局電影業,試圖撼動好萊塢製片廠的統治根基  〉。)

延伸閱讀

【受寵就是好】Netflix 花錢不手軟,負 20 億美元現金流還是被說好棒棒

【養魚撒網真高招】看 Netflix 帳號都用「借」的?放任用戶帳戶共享,看影片上癮後再讓你乖乖掏錢

【FB 也可以追劇】臉書找好萊塢片商每集燒 9000 萬台幣自製劇,Netflix 要小心啦

大人工智慧時代,Facebook、Netflix、Amazon 到底都如何使用 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