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歲科技記者在新創公司的一年:整間公司都是奇葩庸才,卻還能做到估值 600 億台幣?

【我們為什麼推薦這本書】本書作者原為《新聞週刊》的科技編輯 Dan Lyons,在丟了工作之後前往新創公司 HubSpot 上班。在 HubSpot 內,他看到了新創公司一切荒謬的事物,盲目的宗教式信仰文化、夢想比實際收益更重要 …… 等各種鬧劇。

這段旅程中不只揭露了 HubSpot 內離奇的「新創文化」,更是矽谷許多新創公司的縮影。在台灣創業風潮越來越興盛的同時,也非常適合拿來對照,在那些辦公室光鮮亮麗、提供吃不完零食的公司,究竟是真的有能力開創一片天,又或者只是在販賣夢想嗎?

本文節錄自 Dan Lyons 撰寫 HubSpot 中各種奇葩人士的章節,由這些人組成的公司,卻能成功 IPO,股票市值曾經達到 20 億美金,不免給人一種負能量的動力啊!(責任編輯:陳君毅)

庸才的問題在於他們不知道自己是庸才

前蘋果執行長賈伯斯曾談到庸才當道(bozo explosion)現象,指的是公司早期僱用的平庸員工職位步步高升,最後成為部門主管。 等到這群庸才必須僱用其他人時,自然也會偏好庸才

就像與賈伯斯在蘋果共事的蓋川崎(Guy Kawasaki)說的:「二流人才會聘用三流人才,這樣才能凸顯他們的優越。三流人則會僱用四流人。」這就是庸才當道的現象,而我相信這就是過去七年在 HubSpot 發生的情況。

庸才的問題在於他們不知道自己是庸才。庸才自命不凡,這讓他們格外顧人怨,但也充滿娛樂效果,視你的觀點而定。心理醫生稱之為「達克效應」(Dunning-Kruger Effect),這個效應以兩位康乃爾大學研究人員的名字命名, 他們發現無能的人無法認清自己缺乏技能,並且大幅高估自己的能力,也沒辦法辨識有才能的人

庸才案例一:徹底洗腦自己

克蘭尼姆就是最經典的例子。他是 HubSpot 最早的五位員工之一,在他心目中 HubSpot 是一家重要的大公司。他寄電子郵件告訴我們 HubSpot 擁有世界上最好的行銷團隊,宣稱連矽谷最大的公司看了都眼紅。這實在太扯了。我花了好幾年時間報導矽谷產業,但在來 HubSpot 之前從未聽過這家公司。

重點是克蘭尼姆不是在說謊,而是他被洗腦了,更正確地說,他被自己洗腦了

克蘭尼姆自認是行銷天才,他身邊的人也這麼相信。但有時候我懷疑克蘭尼姆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吸引外界注意的計謀之一是在知名科技網站 Mashable 上,發表標題聳動的文章「我不理你的履歷的十個理由」。

他在文章中以世界行銷界超級巨星的姿態,取笑收到的拙劣履歷表。他說求職者應該校對履歷內容,抓出錯字,單字要拼對──但他自己的文章卻錯字連篇,包括把演員威爾法洛(Will Ferrell)的名字拼成「Will Farrell」。

有些讀者在留言評論中稱讚這篇文章, 但其他人則大肆抨擊,不只因為他拼錯威爾法洛的名字,還包括他目中無人的口氣。有人寫道:「行銷長寫這種文章,還會有人想去 HubSpot 工作嗎?」另一個人說:「替這個智障工作,就算拿全世界最高的薪水都不夠。」

庸才案例二:隨便就當自己是專家

溫格曼是克蘭尼姆的左右手,他最信得過的跟班,就像蝙蝠俠的夥伴羅賓。溫格曼進 HubSpot 前,曾在公關公司幹了幾年低階工作。二○一○年當他還在做這類工作,曾和別人共同撰寫一本書叫《B2B 網路行銷:如何成為行銷超級巨星》。

這意味當時年僅二十六歲的溫格曼已躋身行銷巨星之列,並希望幫助他人追隨他的成功經驗。他已經可以自稱為「行銷作家與演說家」。

和克蘭尼姆一樣,溫格曼也認為 HubSpot 是一家不同凡響的公司。每次部落格團隊即將、但尚未達成每月離譜的最新創造線索目標時,溫格曼就會寄給所有人這種電子郵件:「你們太神奇了,我知道你們的任務極為艱鉅,但我們即將締造傳奇性的成就。深思一下,你們正在做的是一件很稀奇的事。」

這些人就是庸才。他們是投機者和自我膨風者,無恥地為履歷灌水,自稱為「產品行銷專家」、「成長駭客」、「創意超級巨星見習生」和「公眾演說家」。

他們架設網站是為了建立「個人品牌」,放上個人特寫照和洋洋灑灑的成就表。他們還成立演說俱樂部,輪流上台發表意見並分享製作 powerpoint 投影片的技巧。他們想出荒唐的活動點,例如在肯德爾廣場(Kendall Square)玩尋寶遊戲,或是去查理斯河划皮艇。

新創公司症頭:沒人知道在幹啥,走一步算一步

「歡迎來到新創公司世界。」我的好友哈維這麼回答我。哈維大約和我同年齡,也許稍微年長些,住舊金山,曾任職於大型科技公司,但幾年前他離開涼缺,跳槽到一家新創公司擔任副總裁,這家小公司員工數還不到一百人。他加入 11 個月後,這家公司就以超過 10 億美元的價格被併購。

哈維是鼓勵我退出新聞業、加入 HubSpot 的人之一。他打電話來關心我的近況,我告訴他我很挫折,不只是因為異想天開的活動,而是每件事都讓我感到挫敗。

決策做了,但沒人知道是誰做的。誰是負責人?沒有人,或是每個人。有一天公司告知我們要專注在經營大企業客戶,而且決策已經敲定,不會再更改。但兩週後,我們又回頭賣產品給小企業。

「我很擔心,」我告訴他,「這裡似乎失去控制了。」

哈維說,我對 HubSpot 描述的種種狀況都很稀鬆平常。「你知道所有新創公司最大的祕密是什麼嗎?」他告訴我:「最大的祕密就是沒有人知道他們在做什麼。說到管理他們都是門外漢,走一步算一步 。」

——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獨角獸與牠的產地:矽谷新創公司歷險記》,時報出版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wiki,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你所不知道的網路世界:潛藏在「暗網」中,光是存檔就犯罪的「兒童色情」
營收上看億元!居家清潔新創「潔客幫」靠有人情味的電子報助攻,業績一舉成長五倍
盤點上半年倒閉的七家新創:想進入送餐服務、二手車市場、穿戴式設備的創業家們請三思啊!


摩爾定律會被改寫嗎?

半導體關鍵一戰開打在即,台灣如何佈局國際分工優勢? 馬上報名 12/8《2019 未來科技展 》半導體論壇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