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第一輛無人車巴士 7 月在台大水源校區試營運。圖片來源:冠庭 CC licensed

《霹靂遊俠》(Knight Rider)是美國八零年代當紅影集,劇情描述一台搭載人工智能的霹靂車如何打擊犯罪。三十年後的今天,雖然人類還無法研發出一台像霹靂車一樣會講話的「夥計」,但研發無人車已成為世界風潮。

今年三月,英特爾買了以色列自動駕駛技術公司 Mobileye,在此之前網路巨擘 Google、Apple、百度、Uber,汽車大廠 BMW、Audi、Tesla、Toyota早已投入自動駕駛領域,目前全球有高達 30 家公司投入無人駕駛車研發的行列,說明「自動駕駛」、「無人車」已經成為科技界最夯的名詞。

NVIDIA 創辦人黃仁勳預估,無人車技術成熟後,產值至少10兆美元。全球科技業全都盯著無人車技術發展與產業鏈關係,當每一台車都變成一部高智能電腦,在產業升級困境中掙扎的台灣,是否有機會借助深厚電子製造業優勢翻身,重新找到接軌國際市場的機會?

當各國積極發展無人車時,台灣該採取什麼「戰略位置」?

無人車的核心技術是現在正夯的人工智慧,而人工智慧要能自己思考認路,則仰賴大量數據蒐集。這代表,無人車必須開出實驗室在不同道路上行駛接受測試,才能累積足夠數據讓 AI 下判斷。

然而要上路,先決條件是政府要支持。一方面無人車行駛的道路上必須安裝大量感測器幫忙 AI 認路,二方面交通道路法也要因應無人車上路做調整。如果政府和立法機關不願用行政權提升基礎建設,無人車終究只能停留在實驗室。

《TO》特別前往立法院,深度訪談關注無人車議題的三位立委,目的就是要讓釐清台灣政府對發展無人車該有的戰略思維。三位立委中,國民黨立委許毓仁針對台灣發展無人車現階段困境提出解決方針,民進黨立委余宛如則在新加坡發展無人車的案例中,看到可借鏡之處。民進黨立委鄭運鵬則從產業面角度,分析台灣研發無人車的優勢。

在無人車世界競賽跑道上,台灣政府步伐明顯落後一大截

實際上路測試、修改法規是研發無人車兩大關鍵,各國深知這個道理,這兩年都在積極推動修法,並且將無人車規劃為國家發展重要項目。

例如中國國務院 2016 公布的《中國製造 2025》白皮書中,就將智慧車納入發展重點,美國則在同年擬定自動駕駛政策指南,目前已有多個州允許自動車上路測試;英國則將在 2019 年讓自動車上高速公路測試,並且制定了專屬自動車的保險條款。另外新加坡更是第一個在限定區域開放無人計程車服務 nuTonamy 的國家。

然而相較於各國政府的積極,台灣無人車的修法進度至今仍然是零,距離上路更是遙遙無期。許毓仁日前在「自動車暨智慧交通」公聽會上點出,當各國在擁抱這波運輸業革新時,我們的政府卻還停留在 20 年前瘋狂蓋軌道的舊思維,沒有像其他國家將無人車視為產業轉型重點項目。

許毓仁:台灣發展無人車最大阻礙,是只會「規範」的法規

換句話說,台灣在無人車領域停滯不前,政府恐怕要負最大責任。國民黨立委許毓仁指出,台灣發展無人車最大阻礙不是技術人才,而是法規。他認為,過去台灣積極立法促進新產業誕生,但如今法律卻變成只有「規範」,阻礙創新發展。

例如,針對法規修改和上路測試兩大關鍵,交通部目前還停留在「盤點」涉及法條的階段,最快也要到 2017 年底後才會進行修法。至於上路測試,行政院表示目前高雄市也已經有測試無人車的封閉場地,另外沙崙綠能科學城也已規劃建置無人車測試封閉場域。然而,這些封閉的測試「特區」能有多少效果,業界卻持存疑態度。

業界代表之一電電公會聯盟召集人游文光在「自動車暨智慧交通」公聽會上批評,現在政府讓無人車測試場域遍地開花,但符合所有SAE、ISO國際標準的卻沒一個。他指出如果政府不思考如何貼近業界實際需求,這些測試場域會變成像迪士尼樂園「觀光車」,繞完一圈特區就叫做測試。

https://www.facebook.com/congress.jason/posts/1909381099273858

這些測試場域存在目的不清楚,在於缺乏一個整體戰略目標。政府沒有回答的是,我們究竟只要有研發無人車的技術就好,還是要讓無人車產業真正在台灣落地、真正能上路跑?

新加坡在發展無人車能做到亞洲第一,在於 20 年前政府就有清晰目標

相較於慢人一步的台灣,新加坡近年發展無人車亮眼許多。其中關鍵就是新加坡政府有清晰的戰略目標和野心。許毓仁指出,新加坡之所以成功是因為他們的立法機關走在前面,不像台灣只會「扯後腿」。新加坡不只要讓無人車上路,更制定了將無人車整個產業搬到新加坡發展的戰略目標。

在去年 8 月,新加坡已經跨出領先亞洲的重大一步,讓 nuTonamy 開發的無人車計程車上路。nuTonomy是在 2013 年由麻省理工學院教 Emilio Frazzoli 和 Karl Iagnemma共同創辦授創辦的公司。他們之所以選擇在新加坡發展而不在美國,是因為 Frazzoli 十年前就加入新加坡國立研究基金和麻省理工聯合成立的研究組織 SMART(Singapore-MIT Alliance for Research and Technology),參與研發和測試無人車的工作。

新加坡是有意識在發展無人車產業,nuTonomy 的成立就是一個案例。民進黨立委余宛如指出,90年代前我們笑看新加坡,如今卻仰望新加坡,其中的差異就是新加坡政府懂得提前布局。從 1990 年開始,新加坡政府主導的「未來經濟委員會」就開始思考十年國家發展計畫,當時提出的核心概念「智慧島」,正是當今智慧城市和無人車技術的發展基石。

余宛如:新加坡的成功,在於政府更像一間拚經濟的「公司」

當然,新加坡政府能訂立明確的目標並且落實,也和他們的政治機制相關。余宛如說,新加坡極權體制能讓政府更像一間「公司」,能無旁鶩朝營利目標邁進。這種「體質」差異,恐怕是台灣民主社會難以複製新加坡模式的關鍵。

不過,雖然台灣不能全然複製新加坡,但新加坡經驗也有我們可學習效法之處。

余宛如提到,智慧城市的宗旨是數位應用、服務市民。星國政府這幾年投入大量資源分析數據,並將分析結果應用在教育、醫療領域。藉由將數據「內化」到市民生活的經驗,星國政府發展出成熟的數據分析技術,並輸出東南亞。而這種發展路徑,正是台灣可以學習的模式。

台大教授:台灣再不發展無人車技術,遲早淪為新加坡代工廠

花了一些篇幅談新加坡,是因為台灣必須從中看見警訊。台大機械系副教授李綱指出,台灣在 ICT 產業、車輛零組件等軟硬體條件都不輸新加坡,然而若不再制訂相關法規和發展無人車技術,台灣遲早淪為新加坡代工廠。

曾經同樣身為亞洲四小龍,為何如今新加坡和台灣卻越差越遠?「我們什麼都想賣,本來可以去百貨公司開專櫃,最後卻跑到夜市去賣。」許毓仁指出,台灣的問題在太想什麼都賣,最後就停留在傳統代工製造。但是台灣的人才實力,絕對不只是代工的命。

許毓仁指出,台灣許多念人工智慧的學生,一畢業就被中國車廠挖走。由於缺乏產業環境,「這些念 AI 的回來也找不到工作,這是非常諷刺的事。」李綱教授也提到, 2009 年柏克萊大學研發的半自動駕駛巴士,負責人就來自台灣,證明台灣不缺人才,缺乏的是讓這些人才施展手腳的環境。

鄭運鵬:台灣具備發展無人車的豐厚產業基礎

聊完新加坡,再讓我們回頭思考台灣面對無人車風潮該怎麼定位自身的「戰略位置」。

提到台灣研發無人車的潛力,民進黨立委鄭運鵬雖不認同許毓仁認為無人車產業和軌道建設互斥,指出前者是國際產業創新研發方向,後者是國家基礎建設和和基礎建設產業化的政策;但他也認為,台灣具備發展無人車的豐厚產業基礎。

鄭運鵬提到,以無人車產業來看,無論是從「汽車業進入無人車」或從「資訊業進入無人車」,主要關鍵技術還是要建立「先進駕駛輔助系統ADAS」(Advanced Driver Assistance Systems)這類的系統。

這幾年來,各大車廠以及電子相關企業都極力在發展,台灣汽車工業雖缺乏關鍵技術,但在 ADAS 供應鏈上,台灣企業有相當實力,特別是桃園。鄭運鵬用台灣發展 ADAS 供應鏈名單指出,桃園的工業基礎比其他縣市更有脈絡。

附表:台灣ADAS 供應鏈

公司名稱 ADAS有關項目
1533車王電 倒車攝影、胎壓偵測、CCD攝像頭
2231為升 胎壓偵測
2311日月光 車用電子、ADAS系統晶片封測
2337旺宏 車用NOR Flash
2344華邦電 車電高速DRAM、NAND Flash
2379瑞昱 車載WiFi/藍牙無線網路晶片
2401凌陽 汽車環車影像MCU、車道偏離警示
2436偉詮電 汽車環車影像MCU

余宛如:台灣發展無人車應朝掌握「關鍵技術」的戰略目標前進

換句話說,我們在產業基礎也有人才,唯一不給力的是政府沒有像新加坡一樣,訂出一個明確的長期發展方向。然而,台灣應該像新加坡一樣組成國家隊,以研發出「第一台」能上路的無人車為目標嗎?

余宛如提到,在無人車發展落後其他國家的前提下,台灣當下應該要採取「務實」戰略位置。她舉了政府當年砸了百億發展電動車,最後成果卻遠不如預期的案例指出,開發出一台無人車核心技術恐怕也是「貴到台灣政府玩不起」。

這個貴,是多貴?例如高通為了發展無人車核心技術,2016 年花了 470 億美金的天價收購 NXP 恩智浦半導體,並且和福斯達成協議共同研發無人車;另外全球繪圖處理器領導廠商輝達(Nvidia)則是花了 30 億美金,投入研發 AI 超級電腦 Jetson TX2 的處理器。

余宛如認為,既然台灣政府端不出這麼多錢研發無人車核心技術,也很難做到整車整合,就不該以研發出第一台無人車為目標。台灣現階段能採取的務實戰略位置,應該以掌握全球供應鏈中不可或缺的關鍵技術,或是加入前端技術研究為目標前進。

許毓仁:無人車重點不是問要花多少錢,而是如何促進其他產業生態系統需求

如果開發出「台灣製造」的無人車很貴,那台灣應該採取什麼戰略方向?許毓仁認為,問題不該放在開發一台無人車要花多少錢,而是政府必須看見花在無人車背後的市場機會。

許毓仁指出,無人車進入台灣後,自然會驅動產業需求、產生機會。例如專用的無人車儀表板、辨識圖像的 GPU 晶片、軟體應用的 UI、UX 、資安維護領域,這些都是因為無人車發展而可能蓬勃發展的產業。在台灣面臨產業轉型的當下,政府應該看見無人車所能創造的機會,用積極立法的態度排除無人車上路的阻礙。

許毓仁認為,台灣現階段可以先藉由與國際無人車車廠合作的方式,代理進口無人車。一方面學習他們的技術,一方面也可以為台灣日後自型的研發奠定更穩定的基礎。但另一方面,台灣對無人車的研究不能作罷,這兩者是要並駕齊驅的,只是在台灣還沒有技術能夠生產自製無人車前,需要國外的技術與借鏡。希望未來可以整合台灣學界與產業資源打造 MIT 的無人車巴士,並與國際接軌。

「池子就這麼大,一直用水會被吸乾。我們應該要想辦法把水引出去,創造出新的池子。」許毓仁用池子比喻,指出台灣必須要引進新技術、觀念,才會讓產業發展活起來。他認為台灣仍有機會在無人車領域追上其他國家的腳步。我們在電子業、硬體軟體都有很好的基礎,關鍵是「政治」干擾太多,例如現在的前瞻軌道計畫就讓無人車的發展很難推動。

在產業升級困境掙扎的台灣,已經沒時間在發展無人車方面躊躇不前

本篇文章訪談的三位立委分別給出了自己的答案。余宛如認為我們不應該以做出「台灣製造」的無人車為目標,而是要掌握關鍵技術,讓台灣在無人車供應鏈中不可取代。鄭運鵬則從桃園的工業基礎指出,台灣擁有開發核心技術的潛力。

許毓仁則提到,必須要先透過修法讓無人車進來、開放上路,之後台灣自然會「長出」一個新的產業生態圈。現階段台灣可以藉由和國際無人車廠合作經驗,吸取他們的知識,以打造 MIT 的無人車巴士為未來目標。

當然,無人車也面臨一些挑戰。當未來人們不需要再買車,只要藉由 APP 就能享受無人車服務,傳統靠賣車賺錢的車廠一定會受到衝擊。另一方面,如何讓民眾信任無人車的安全度、如何在法律上制定發生意外後責任歸屬,都有待政府和無人車公司的合作和協調。

這些都是無人車待解決的阻礙,然而對在產業升級十字路口掙扎的台灣而言,我們已經沒有時間再機會前躊躇不前。無人車不該是「要不要做」的問題,而是「要怎麼做」。例如究竟是要自己投入研發,以開發出「台灣製造」的無人車為目標;或是和國際車廠合作,放鬆法規限制讓無人車能夠在台灣上路?

只要政府能夠定下清楚戰略目標,憑藉著台灣豐厚的產業基礎和人才技術,我們還有機會。

(本文提供合作單位轉載。首圖來源:冠庭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矽谷投資者預測:共享經濟業者結合無人車技術,才是傳統車廠要擔憂的未來【CONNECT TO CHANGE】政府嘴上說要建 CONNECT 智慧城,卻用法規阻擋無人車
【台灣誰最適合發展無人車】立委鄭運鵬:桃園在無人車的製造、測試、道路上面面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