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都要共享一下?中國版膠囊旅館掛上「共享睡眠」一小時 60 竟一位難求?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中國的「共享」最近以來多元多變,ofo、共享傘、到現在共享睡眠。但在這「共享萬物的時代」,共享到底有沒有太過氾濫、太被美化?畢竟這個「共享睡眠」,說實在就只是計時的膠囊旅館吧?(責任編輯:楊侑陵)

共享的東西越來越多,這次輪到了「共享睡眠」。有人戲稱,說這是「共享床位」,也有人說,這就是另一種形式的青旅。
不過,當這間約 3 坪、容納 6 個床位的玻璃房,掛上了掃 QR Code 開門、自動計費、在線預約、電子支付這幾個名詞、以及出現在這個「萬物共享」的年代,似乎這 3 坪的空間也不那麼平凡了。

根據 36kr 採訪,這是外表「太空艙」、內部「共享床位」的「共享睡眠」。

地點:中關村/時間:中午 12:30-13:30

一家叫做「享睡」的「共享睡眠」空間,位於中關村某大廈地下二層,佔地約 3 坪,共有 6 個艙位。訪問者來的時候,正是中午,通過小程序,可以看到 6 個艙位的剩餘情況,當時還剩下兩個上鋪。

儘管有工作人員引導我們進行整個流程,但是早已習慣智慧型操作(標准上來說是掃碼——選擇服務——計費——付費)的我們,其實很容易便可完成從入門到睡覺的整個流程。

「共享睡眠」出現了,掃碼睡覺、按分鐘計費、還有月卡套餐......

在睏意的督促下,「試睡師」立刻選中了一個艙位,鑽了進去。一樣,掃碼開門,先睡後付錢(總感覺怪怪的)。當他鑽進去後,發現這是個有點粗糙的「太空世界」。

「共享睡眠」出現了,掃碼睡覺、按分鐘計費、還有月卡套餐......

 進去之後,艙門即可自助關閉,而外面的人無法打開(這點想想還是蠻恐怖的……),裡面為了防止悶熱,有一個小風扇;裡面整體裝飾呈藍色,偏暗,但也有一個小燈;裡面 USB 口、插座都有,這點還算方便。除這些之外,就只有一條墊子和枕頭。此外,裡面隔音不太好,外面走動或說話的聲音都能聽到;艙板略硬,需要鋪上一次性床單來柔軟一些。在躺了半個多小時後,我們的「試睡師」竄了出來,結束了計費,費用顯示:65 元(台幣)。「有點貴」,是他的第一反應。

「共享睡眠」出現了,掃碼睡覺、按分鐘計費、還有月卡套餐......

「享睡」目前設置的價格基本上分為兩種,一是高峰期的 60 元/半小時起,超出時間 1.5 元/分鐘;二是非高峰期的 30 元/半小時起,超出時間 1 /分鐘,每天的高峰期是中午 11 點到下午 2 點,工作人員表示,「高峰期基本滿艙,這個可以保證。」在觀察的一小時,不斷有人路過,對這種休息方式表示好奇, 6 個艙位也基本始終保持滿位的狀態。工作人員還介紹到,目前「享睡」也推出了月卡套餐,每天封頂 290 元,而月卡是 3940 元/月(台幣)。

「共享睡眠」出現了,掃碼睡覺、按分鐘計費、還有月卡套餐......

36kr 隨機採訪了幾位剛剛「睡醒」的用戶,他們的關鍵詞大概有以下幾個:「方便」、「好玩」、「隔音差」、「休息一會」、「略貴」,而據觀察,從整體的體驗上,「享睡」這個睡眠空間還是有這麼幾個不錯的地方: 掃碼開房門及艙門,安全可靠;雖然隔音不好但配有耳塞,一次性床單和毯子也有提供,基本設施還是比較全面的;全程自助,用戶都很井然有序互不打擾,午休的基本需求應該可以得到滿足

每個太空艙的門口都有詳細的引導:

「共享睡眠」出現了,掃碼睡覺、按分鐘計費、還有月卡套餐......

按照「享睡」工作人員的說法,用戶「回客率」還是很高的。同時,通過「享睡」我們能夠看到,「享睡」已經在北京開了 16 家店,一個店面的艙數最多為 8 間,而在上海也已開了 3 家、成都 1 家,這僅僅花了兩個多月的時間,並有計劃在深圳、青島、南京開店。

看起來,雖然很多人反饋價格稍高,但「享睡」開店的速度仍然很快。在他們看來,這一定是門「好生意」。

這真的是門好生意嗎?

據觀察,「享睡」的開店成本應該主要分為三部分:租金、太空艙成本、運營維護等成本。 其中在中關村的這處地下室店面,月租不到五萬台幣(根據其工作人員提供),雖然開在商業區,但面積不大、位置稍顯隱蔽,節約了部分租金;而太空艙成本,據業內人士估測,約幾千元/個,而整體上來說,「享睡」每個店的太空艙數量為 2-8 個;其他如維護、人工、周邊物品等每月花費成本則不得而知。享睡空間的口號是「中國首家推出共享休息艙,提供自助式的臨時休息服務 」。那麼這門生意是否如其工作人員所說,既美好又賺錢呢?我們採訪了 36kr 內部的幾位資深分析師,他們也聊了聊對於這種新興模式的看法:

「租賃的核心在於消費場景和財務模型,我認為它在辦公場景是有需求的,但對選址要求很高(必須離用戶足夠近)。另外,太空艙相對屬於重資產,還需要一定的運維(地租、清潔、維修等)。總體來講是不容易快速爆發的。」
——36 氪資深分析師杜暮雨

「當人類嫌棄包夜太貴,他們發明了時鐘酒店;當嫌棄酒店太貴,他們發明了青旅,現在連都有時鍾青旅了。對於加班狗、沒錢的創業公司出差狗、白領來說,在機場、火車站和寫字樓安排鋪設幾個床位,確實能滿足小憩片刻的需求,一旦加班晚了還能直接睡。盈利模式跟時鐘酒店差不多,憑藉電子支付技術還節省了一點人力成本,做成了無人青旅…… 只要把握好成本和定價,是個可以賺錢的生意。問題在於,似乎很難提供差異化的服務,沒有壁壘,會是個很分散的市場,很難一家獨大。最後打價格戰,利潤率略低。
——36 氪要聞組作者盧曉明

「從用戶角度來看,對我這種不睡午覺會死的人來講真的是需要!並且從價格上來算一個月的支出不會很大~唯一擔心的是衛生問題(處女座沒辦法)。模式上來講和娃娃機很像,選址非常關鍵、重資產運營,因此有可能是分散的市場,對創業者而言未必能做到一家獨大,但對於想做生意的運營商來講未必不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以後還可以嘗試入駐各大公司,為公司內部提供太空艙服務。」
——36 氪資深分析師苑伶

「所謂的共享睡眠,本質上是門二房東(或三房東)的生意,做的還是空間運營商的事:通過在一些地產板塊承租部分空間進行太空艙佈置(可以理解為標準化改造),整批零租,賺取租金差。這種模式和單車、充電寶一樣現金流算是不錯,選址上又可以參考聯合辦公,有一定靈活度,比較適合複製。

不過不同於單車、充電寶本身的低成本,太空艙的租金、艙室、床品、運維成本相對較高(有業內人士告訴我,需要集體採購,一般最低迴本週期在 2 年),而相比聯合辦公的單位面積高租金收入,太空艙的單位面積租金收入則低的多。

這種模式能不能做大呢?很難,主要在於它使用場景相當有限。選擇住這類共享艙的場景有哪些?一是諸如午間休息這樣的常態場景,以辦公樓、學校為主;二是流轉中間態的偶發場景,如加班過晚、紅眼差旅、異地求職等情況需臨時藉宿。

問題在於,在第一種場景下,單日高峰期時間段佔比相當有限(一天 24h,高峰期時間僅有 3h), 艙位一定的情況下需求過度集中,最大營收也就是這 3h 的租金,不僅如此,該場景下可替代選擇太多 ,基於時間和費用成本考慮,未必有吸引力。而在第二種場景下,由於偶發、頻次不固定,並且同樣有諸多替代選擇,因此需求也不算大。

需求場景有限、天花板不高、依賴拿地入駐渠道、競爭壁壘不高,這些還都不算什麼,政策法規因素或許才是最為致命的影響。」
——36 氪海外創投資深作者宗迪

網友怎麼說?

對此,網友多半表示「擔心衛生、安全問題,例如防火」、「恐引發幽閉恐懼症」,但也有人覺得十分需要,「強烈要求浦東機場安裝一個」、「對於出差的人來說真的是午休利器」。

透過讀者的討論和分析師的觀察,我們或許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共享睡眠」是一門重資產、閒置率較高、門檻較低、但有著一定市場需求的生意。雖然分析師對其未來的前景評價褒貶不一,但讀者多數還是對其喜聞樂見並認為有市場有需求的。 實在,它有著衛生、安全、價格等問題,從表面上來看也是利潤率不高的生意,但或許一個細節可以補充我們對這種模式的固有印象:

當「試睡師」在某天凌晨 1 點,這樣的非高峰、非高頻使用時間打開「享睡」的小程序時,其中關村店的空餘床位顯示:0

(本文經合作夥伴 36kr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共享睡眠」出現了,掃碼睡覺、按分鐘計費、還有月卡套餐……〉。圖片來源:每日頭條 。)

延伸閱讀

10 天融資近 15 億台幣,中國「謎の共享經濟」——共享充電寶,什麼時候會倒閉呢?

矽谷投資者預測:共享經濟業者結合無人車技術,才是傳統車廠要擔憂的未來

北科大教授觀點:別弄錯了,oBike 和 Uber,已經是截然不同的兩種「共享」

中國看歐洲共享經濟的反思:「那些吃相難看的共享經濟,到底『共享』在哪了?」

 


我們正在找夥伴!

2019 年我們的團隊正在大舉擴張,需要你的加入跟我們一起找出台灣創新原動力! 我們正在徵 《採訪社群編輯》、《助理編輯》,詳細職缺與應徵辦法 請點我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