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大樓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之前才有一則 Google 讓機器人製作新聞的消息,讓大家不禁擔心,現在 AI 的觸角也伸到新聞媒體圈了嗎?而《紐約時報》創造讀者中心,希望能和讀者有更強的聯繫,這些都是機器人無法取代的價值。不過根據蘋果日報的報導,裁掉原本審稿的公共編輯部門,讓原本的編輯不能認同。《紐約時報》真的能藉由這件事重振媒體公信力嗎?

(責任編輯:謝秉芸)

 

近日,歷經編輯「失守」、公信力「失落」等連番質疑之後,《紐約時報》宣布推出讀者中心,想讓讀者們發揮更大的作用。 除了僅僅讓讀者出現在文章底下的評論區這種「常規模式」, 《紐約時報》欲藉此發展一個全新的途徑,以增強和讀者之間的聯繫,來重塑公信力。 本期全媒派(qq_qmp)授權編譯哈佛尼曼新聞實驗室(Nieman Lab)探討《紐約時報》設立的讀者中心所帶來的價值。

據《紐約時報》的發言人稱,讀者中心的「具體規模仍然在探索中」,負責人將會是來自內部各大部門的記者,包括互動新聞、社交媒體甚至是市場和品牌部門的人員,以負責讀者中心的各個項目。

「我們想要做的,是讓《紐約時報》和讀者有更強的聯繫,」讀者中心的編輯部主任Hanna Ingber 解釋道,「為了讀者中心能夠順利運轉,我們需要發揮協作的力量。因此,我們會調動每一個人的力量,以達成目標。」

讀者中心的編輯部主任Hanna Ingber

目前,讀者中心已經推出了一些試水項目。 上個月,在美國總統川普首次出訪時,《紐約時報》就已經邀請了一小批訂閱者參與了一項活動:接收白宮通訊記者Michael Shear 發送的最新出訪資訊。

Micheal Shear 從前方發來的快訊內容

此外,記者 Claire Cain Miller 發起了一個關於如何撫養男孩、給男孩更多選擇空間的話題,也讓讀者中心的讀者們分享自身的經歷和評價。

而此前,《紐約時報》就運作過一項名為「女士優先(Ladies First)」的項目,這個項目聚焦沙特阿拉伯女性,將她們第一次獲得選舉權並參與競選的過程拍攝成紀錄片。 在那期間,Ingber 就聯繫過沙特女性,讓她們講述自己的故事。 最終,《紐約時報》收到了超過 6000 個回覆,並將一部分的回應放到了後續報導中。 「我覺得這才是好的新聞」,Ingber 認為,「通過展現她們的故事,人們可以更好地了解沙特女性的生活和追求。」

擁有了讀者中心,《紐約時報》無疑奠定了它在維護讀者關係方面的先鋒地位。 此外, 《紐約時報》還在近期宣布開放 80% 的文章評論權限,相比於之前的 10% 有了巨大的提升,並將使用算法工具來批量評估這些評論。 《紐約時報》同時也希望通過定期推出評論綜述的方式,來強化讀者的聲音能量。

「我們希望儘自己的一切努力,來傾聽讀者的聲音,並且讓這些聲音產生更大的價值。」Ingber 如是說。

在宣布成立讀者中心消息前,《紐約時報》一則「自願離職計劃通告」引發了強烈關注。 通告宣稱, 這次計劃主要針對編輯部門,將精簡編輯團隊構架、減少編輯數量;與此同時,報社還撤銷了自 2003 年起設立的「公共編輯(public editor)」一職。

「公共編輯」這一職位創立於 2003 年,起因於該報前記者 Jayson Blair 的系列編造抄襲案東窗事發,成為《紐約時報》創刊一個半世紀以來的最大醜聞。 自此,《紐約時報》設立了「公共編輯」以求挽回公信力。 這一職位主要負責對本媒體的監督,當發現重大事實錯誤時,通過本報社評版的專欄向讀者作出說明。

對此,《紐約時報》執行總編輯 Joseph Kahn 強調,準確和品質是最基本的新聞價值,不會因為人員變動而犧牲。 「日後我們出品的每個新聞作品,仍然是要經過幾雙眼睛的,特別重要的報導仍然會像以前那樣得到嚴格編審。」

Poynter 研究院 Indira AR Lakshmanan 撰文分析了此次《紐約時報》精簡編輯團隊背後的搖擺與陣痛。文章強調, 公信力是新聞機構最具價值的資產,是守護媒體的堅韌力量。 而媒體圈對此次編輯裁撤的反應,也集中於撤銷「公共編輯」這一舉措上。

《紐約時報》辦公室

然而,讀者中心的職權範圍會和此前的「公共編輯」有多大的重合,目前尚不明確。

Ingber 稱,讀者中心並不是為了取代公共編輯而設立的 ,設立的初衷是為了更透明地監督新聞的生產、更好地傾聽讀者的意見,以改善新聞生產的流程。

「我們的目標是讓我們的新聞更加透明,並且通過給記者賦權、讓他們增強和讀者互動的方式,來提升讀者和記者之間的關係,」Ingber 說道, 「希望讀者中心不僅僅是給新聞業帶來更好的轉變,還可以真正提升讀者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