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Netflix 因為大砸金錢製作新節目、電影和紀錄片的,預計2017年自由現金流將會達到負20億美元,加上美國市場的飽和,國際市場又正在賠錢。文裡有些分析師覺得Netflix 不賺錢估值不合理。有些則覺得 Netflix 實際上根本是間數據科技公司,以大量的數據精準計算製造出優質的內容。完全符合這個時代數據分析等科技的崛起,潛力難以估計。

我自己是覺得 Netflix 是真的潛力無窮,而且創辦人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從創業之初就是走一個瘋狂又堅持的路線,所以今年預計自由現金流將會達到負20億美元,也真的就是他的風格啊哈哈哈(責任編輯:劉庭瑋)

這個混跡在娛樂圈的科技公司,在爭議中一路狂奔。

在20年的時間里,Netflix從一家DVD租賃公司變成了市值690億的流媒體巨頭,有過無人問津的「賣身」史,也經歷過會員數超越有線電視的里程碑。最近,Netflix再次因為「被高估」的市值,推上了輿論的浪尖。

唱衰方:Netflix 營收單一、內容投入巨大,高槓桿經營風險大

券商 Wedbush 在 Netflix 股票一路走高時,當頭潑了一盆冷水。雖然其分析師預測,今年二季度,受益於《紙牌屋》、《無為大師》等劇集的播出,Netflix 的用戶訂閱數會有顯著的增長,營收和利潤較去年同期會有較大的增長。

但是,從長遠來看 Wedbush 認為 Netflix 的股價會遜於大盤的整體表現,未來12個月的股價目標設為73美元,給出的評級為「賣出」。目前 Netflix 的股價為158.75美元,也就是說 Wedbush 認為,未來一年 Netflix 的股價會下跌53%。

分析師認為,目前 Netflix 的高市值是存在很大泡沫的,未來的收益前景可能無法支撐現有的股價。首先,美國的會員數和營收增長已經開始放緩,流媒體服務的競爭越來越激烈;其次,海外收益很不明朗;最後,Netflix 的原創內容到達瓶頸了,靠得還是前幾年大熱的劇集圈錢。此外,在電影發行領域,Netflix一直都進展的不太順利,其平台上很多電影對於觀眾來說太陌生了。

這三點仔細看來都是從 Netflix 的商業模式和內容體系兩個角度衍生出來的問題。一般來說,我們衡量一個公司的商業模式能夠盈利,主要從營收、淨利潤、成本和現金流等數據給出判斷。而以 Netflix 為代表的流媒體,在這些指標上都不算「太健康」。

雖然 Netflix 的營收不斷突破新高,但從營收構成上來看,主要就是由付費會員和廣告費組成。付費會員主要以美國本土觀眾為主,佔了總數的大半。但是近一年,Netflix 的會員數增長的幅度明顯放緩。而受眾的放緩也會間接影響廣告的投放。

根據研究機構 Strategy Analytics 預測,未來5年之內,美國視頻流媒體市場的營收增長率將低於8%。很快美國流媒體市場就會達到飽和。如果僅靠會員費用,一旦受眾達到飽和,那麼就再無高速增長空間。

儘管 Netflix 已經將目標轉向國際市場,但是由於在起步階段,Netflix 在國際市場還是入不敷出,不僅會員數量有限,而且淨利潤一直為負。從這個角度看,以會員費用支撐商業模式營收點有限。

從內容體系上來看,Netflix上面的劇集主要是以「版權購買+原創製作」的方式引入的。根據公開資料顯示,截至2016年3月,Netflix 向美國用戶提供4335部電影和1197部劇集,其中不少都是獨播內容。

雖然海量的劇集成為 Netflix 堅實的護城河,但為了拿到海量劇集,付出的金錢代價也是巨大的。根據36氪此前報道,將Netflix現金流量表中,Additions to streaming content assets 與Change in streaming content liabilities(流媒體內容負債變化)兩項做差,可以看到Netflix在內容投入逐年增長。

根據 Netflix 的說法,2017年用來製作新節目、電影和紀錄片的投出金額將達到60億美元。自由現金流將會達到負20億美元,比2016年略有增加。我們來算一筆賬,根據Netflix財報,Netflix流媒體服務的付費用戶,每月的花銷在8.61美元,也就是一年在103美元左右,如果Netflix想把2017年投入的60億美元的成本,靠會員付費賺回來,需要在一年內增長5800萬新會員,目前Netflix每個季度的會員增長數量500萬左右,隨著增長放緩,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為了不斷地吸引會員,需要在內容上繼續加大投入,但現在每花的一分錢卻無法拉動用戶快速增長了,邊際效應遞減,導致新增的會員以及廣告費用卻填補不上巨額的投入,陷入了一個無法盈利的怪圈。債台高築的高槓桿經營的,誰苦誰知道。

支持方:Netflix的價值是由觀眾的數據和時間決定的,而非金錢

有反對的聲音,當然就有支持的觀點。近日,著名節目主持人 Jim Cramer 在錄制節目時,公開聲援 Netflix。Cramer 認為 Wedbush 分析傳統公司的方式並不適用於諸如 Netflix、特斯拉這樣的公司。

他開玩笑的說, Wedbush 的分析師從三年前就開始看空 Netflix,在這三年間,Netflix 的股價從63.49美元上漲到如今近160美元,一直在啪啪打臉。如果從三年前就買點股票,現在大概也賺了不少。

Netflix 實為數據科技公司,傳統財報評估方法難以顯示其發展潛力

Cramer 給出的理由是 Netflix 雖身處娛樂圈,卻做得是科技的生意,用戶帶來的大數據和高質量的原創內容對於未來的影響,是很難用單純的財報數字衡量的。不少券商們仍然在用「老方法」評估新公司。

在今年特斯拉市值超越通用和寶馬時,券商們發出了相同的聲音,也是從財報的營收、利潤和負債情況進行評估,認為一個「量產」都困難,好不容易才不虧錢的公司,被嚴重「高估」了。當時,對衝基金 Greenlight 的創始人曾直言,一家公司的盈利能力才是影響市場價值最終判斷的重要因素。

但是如果從行業趨勢上來看,特斯拉完全迎合了大數據、AI、無人駕駛和新能源的大潮流,並且算是行業的領頭羊,這些目前不成熟和燒錢行業的價值,是難以用資產負債表衡量的。

Cramer 認為,Netflix 想要更好看的財報,正向的現金流量其實事件很容易的事情,只要削減內容預算就可以達到。但是 Netflix 很顯然不是一個想要以財報數字取悅投資者的公司,比起錢,更想把受眾的時間與數據掌握在手中,為以後更加優質和有粘性的內容做鋪墊。

對於 Netflix 來說,最重要的經濟指標是一部電視劇能夠為 Netflix 吸引和留住付費用戶的能力,做出多大的貢獻。這一指標主要是利用時間來衡量的,包括觀眾在Netflix 上一共看了多久的視頻、看某一電視劇的時間佔總觀看時間的百分比。

比如某些用戶在 Netflix 平台上花了月費,但只看《紙牌屋》和《無為大師》這兩部劇,那麼就意味著,這兩部電視劇是最有價值的。

對於 Netflix 來說,通過分析觀眾的觀看時間數據,是可以將內容精細化、定制化的,為內容創作提供非常有效的建議。

對於做內容的公司,最重要的就是吸引「注意力」,Netflix 現在燒錢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搭建一個壁壘更高、粘性更強和佔用用戶時間更多的平台。在有了有價值的內容、龐大和忠實的群體後,變現也會變得相對容易。

總結

兩種觀點都存在一定的合理性。一些券商是認為,夢想和野心不能成為極其危險的高槓桿經營的藉口,不賺錢估值不合理,就是有泡沫的嫌疑。

而另一方則從長遠的角度來看,認為很多超前的東西是難以用現在的財報衡量的,大量的數據、穩定的用戶、技術和優質的內容是一個公司最核心的東西,難以被取代和超越。

(本文經合作夥伴 36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市盈率208倍的Netflix,真有價值還是一個巨大的泡沫? 〉。)

延伸閱讀

【不要命的創業方式】Netflix 創辦人扳倒全球第四台業者的斷命訣是什麼?

Netflix、愛奇藝都讓觀眾眼球連連高潮,台灣業者誰能辦得到?

FB 營運長說它是矽谷最重要文件!Netflix 公開超凡經營的秘訣

把 Netflix 嚇到市值一夜蒸發 25%!HBO 絕妙企業戰略把劣勢變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