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將 Nokia 的冒險精神不死:賭一發和 5G 共存亡,靠用戶升級才有賺頭

 

原文作者體驗諾基亞低時延蜂窩設備支持的 VR 演示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Nokia 好像已經變成手機時代眼淚的代名詞,直到現在,他們將認真轉向無線通訊,另闢戰場。到底 5G 技術在 Nokia 的策略中佔了何等重要的地位?他們還會延續品牌的冒險精神嗎?

(責任編輯:謝秉芸)

這個芬蘭巨頭錯過了智慧手機革命,現在它想擁抱無人駕駛和遠程醫療。

諾基亞在通訊技術業務中已經神奇地打拼了半個世紀。 之所以說神奇,是因為這家公司的最原始的「通訊技術」是紙漿。 此外,請讀者們注意,「諾基亞集團」目前還在營業。

對於一聽到諾基亞就懷舊地想起手機的人來說,可能並不知道諾基亞是靠紙漿起家的。 這個科技巨頭當了 14 年世界最大的手機製造商,與此同時,它也是芬蘭經濟的主要引擎。 然而,風光很快就消失了。 2012 年,它損失了 40 億美元。 2013 年,它的手機業務以及 32000 名員工都轉讓給了微軟。 公司董事長 Risto Siilasmaa 對此宣布:「很明顯,諾基亞沒有足夠的資金可以投入到加速行動電話和智慧設備中。」

諾基亞雖然減小了規模,但仍然是一家大公司,其去年的淨銷售額達 261 億美元。 但比起全盛時期,諾基亞已經變了,那時候它簡單、耐用、可愛的大塊頭電話非常受歡迎。 總的來說, 它的銷售對象不再是普通消費者了。 今天,我們熟悉的大寫 NOKIA 標誌,主要出現在網路處理器、路由器、基站無線電接入元件,以及消費者基本接觸不到的,移動網路基礎設施的其他組件上。

諾基亞的冒險的精神

滿足世界不斷增長的數據需求,是諾基亞必須解決的非常複雜的問題。 面對愛立信和華為等競爭對手,諾基亞已經重新發明了帶有復雜軟體的信號塔,旨在收集在全球移動的個人用戶的大量訊息。

隨著通訊行業開始推出下一代無線網路,未來兩年將成為諾基亞特別重要的兩年 所謂的 5G 將帶來更快和更豐富的數據。 根據諾基亞及其競爭對手(底層設備的開發商),這些變化將使全新的移動技術成為可能,包括無人駕駛、遠程醫療、更全面自動化的工作場所,以及我們尚未想到的其他變化。

諾基亞 CEO Rajeev Suri 說:「諾基亞想成為一家幫助大型企業實現數字化的公司。」撤離手機業務之後,該公司在 5G 方面下了大注,如果失敗了,它將要再一次從根本上改變自己。

諾基亞的歷史比芬蘭還長。 在當時俄羅斯大公國的西南部,坦佩雷鎮附近,諾基亞從一個建於 1865 年的磨木漿廠起步。 雖然芬蘭在 1917 年獲得獨立,但這一北歐國家的經濟仍然處於俄羅斯的陰影下。 芬蘭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與納粹德國聯合對抗蘇聯,戰爭結束之後不得不向史達林的蘇聯政府支付巨額的戰爭賠償。 芬蘭人會告訴你,只有他們國家支付了全部的總額,即 3 億美元(是 1938 年的 3 億美元)。 史達 林對卡車和火車的需求,讓芬蘭從一個農業國家變成為一個工業國家。

諾基亞恰好趕上了這個時機。 到 20 世紀初,公司業務已經涉足發電、佈線、電話線、橡膠輪胎和靴子製造。 到上世紀下半葉,它已成為一個生產從電視到防毒面具的集團公司。 在 20 世紀 60 年代初,諾基亞開始生產警用和軍事無線電設備。 在 1982 年,它發明了一個車用電話,並通過用於通話的數字交換機,開展了網路業務。 在 20 世紀 80 年代後期,諾基亞投入了更多資源到蓬勃發展的手機業務中。

諾基亞的成功,可以追溯到負責當時北歐移動電話系統(Nordic Mobile Telephone system, NMT)的一部分開發。 北歐各國政府機構負責協調合作,設計了一個即使公民到了臨近國家,也能使用的公共通訊平台。 這是一個模擬系統,還不是數字的,但它能夠解決定位行動用戶的問題,以及將用戶的通訊從一個信號塔轉到下一個的問題。 從那時起,包括 5G 的每一代都是 NMT 的後代。

起初,摩托羅拉主宰了這個新興的全球產業,但是諾基亞在 1999 年超越了他們。 部分原因是諾基亞轉向了更快更安全的數字系統,而摩托羅拉則堅持使用模擬訊號。 可以說, 幾十年來諾基亞一直都有冒險的精神。 當它在 90 年代初將精力集中於行動電話時,很多人都認為諾基亞失去了理智,因為當時它還是個電纜製造商。 當在九十年代中期決定從模擬信號轉為數字訊號時,很多人都認為諾基亞求勝過於心切。

諾基亞對芬蘭經濟和國家精神的價值,怎麼說都不算誇張。 由於蘇聯是芬蘭最大的貿易夥伴,蘇聯解體成了芬蘭經濟陷入蕭條一部分原因。 但是諾基亞的崛起挽救了芬蘭。 根據赫爾辛基智庫 ETLA 的研究,2000 年,芬蘭 GDP 的三分之一是諾基亞貢獻的。 為支持芬蘭的高福利政策和全球一流的教育,諾基亞和它的大量本地零部件供應商貢獻了大量稅收。 芬蘭全國研發資金的近三分之一,不論是公共的還是私人的,都是諾基亞貢獻的。

諾基亞總部

但是,迅速看到數字網路利好的諾基亞,對智慧手機的前景反應太慢了。 iPhone 等所用的觸控螢幕成本高,於是諾基亞選擇做更便宜的觸控螢幕甚至沿用物理鍵盤。 即使在芬蘭,也有人抱怨諾基亞的觸控螢幕不花大力氣都按不動。 他們複雜的菜單根本無法與簡約的 iPhone 交互模式相比,更別提之後的應用程式了。 蘋果、三星和 LG 等將諾基亞甩在了背後。

諾基亞的麻煩也是芬蘭的麻煩。 諾基亞是芬蘭最大的公司,也是芬蘭主要的經濟依靠。 它的萎縮讓一個已經在勞動成本和公共支出都十分高昂的經濟體雪上加霜。 作為歐元區的一分子,芬蘭也無法通過讓貨幣貶值來刺激消費。 這個國家的經濟陷入了很長的一段停滯時期,現在才開始復甦。

Siilasmaa 回憶起在 2012 年被任命為諾基亞董事會主席時說:「在許多方面,我們都處於非常困難的時期。」

Siilasmaa 是芬蘭本地網路安全公司 F-Secure 的創始人。 他剛到諾基亞時,公司正風雨飄搖。 2012 年第二季度設備銷售額比上一年下降了 26%,只有 45 億美元。 「員工因為壞消息變得消極,媒體還在猜測我們什麼時候破產,而不是會不會。」Siilasmaa 主導了將諾基亞手機業務出售給為手機提供操作系統的微軟。 曾在微軟工作的時任諾基亞 CEO Stephen Elop,又回到了微軟,繼續手機業務,Siilasmaa 則臨時擔任諾基亞 CEO。

現在使用的諾基亞基站

這筆交易對芬蘭來說是一個小打擊,但這也是扭轉糟糕和快速惡化局勢的最好辦法。 此舉讓諾基亞專注於銷售設備給無線網路服務商。 此前,Suri 已經與西門子公司合資經營該業務。 自從 2009 年採取控制措施以來,他通過降低成本,把重心放在美國、日本、韓國等更富裕的市場上,讓諾基亞扭虧為盈,達到 12% 的營業利潤率。

到 2013 年中期,諾基亞已經購買了西門子所有的股份。 Suri 說:「個人設備業務出售後,網路業務成了新諾基亞的核心。」Siilasmaa 透露,當時董事會還在衡量是否要購買法國競爭對手阿爾卡特朗訊公司一部分股份。 去年,諾基亞已經完全收購了該公司。

不過,諾基亞手機尚未完全消失。 去年,微軟將他們也搞不定的諾基亞手機業務,賣給了富士康的子公司。 富士康與芬蘭公司 HMD Global Oy 合作,正在開發一系列從入門到中等的諾基亞手機和平板電腦。 今年年初,運行 Android 系統的第一款諾基亞手機開始發貨。 這對諾基亞的實際好處是,它持有手機相關的知識產權,這已無疑能帶來相當可觀的收入,但也避免不了一些摩擦。 諾基亞與蘋果多次因這些專利發生衝突,五月才剛結束完一起。 這兩家公司還宣布,諾基亞將向蘋果提供網路服務,而蘋果 App Store 也會支持一些諾基亞產品。

做好準備,等待前程

然而, 諾基亞的大部分收入來自無線通訊設備的銷售。 顧客有:Verizon,AT&T,T-Mobile,韓國電信,德國電信等無線服務提供商。 諾基亞銷售的產品,包括這些網路提供商連接客戶所需的一切:無線電發射器、交換機、服務器、天線和協調設備的軟體。 諾基亞建設好網路、測試通過後收取費用,有時甚至還負責運行這些設備。 收購了阿爾卡特朗訊後,諾基亞還銷售一些有限電視公司用來將數據帶入家庭的、所謂的固定係統。

雖然行動服務提供商必須不斷更換和更新部分基礎設施,但真正的商機出現在每個人願意升級到最新一代網路平台的時候。 每一「代」通訊技術,是在一系列國際會議上提出的一系列技術要求,以確保所有設備,包括服務器、交換機、發射機和電話,都可以通訊。

預計在一年內,5G 所需的要求可以敲定。 5G 將在下載速度、可靠性、任何區域可支持的設備數量,以及延遲方面有顯著改進。 Verizon、AT&T 和 T-Mobile 都在美國各大城市進行了試驗。 韓國電信承諾在明年二月份舉辦冬奧會之前,讓 5G 系統落地。

普遍的共識是,5G 的障礙是可以解決的。 據諾基亞研發部門主管 Lauri Oksanen 介紹,「 真正的瓶頸在空中,如何保證天線和手機之間的通訊。」他的研究人員正在開展一些相互關聯的技術修補,以解決這種問題。 解決方案的一部分,是將訊號調到未使用過的更高的頻率。 諾基亞及其競爭對手正在設計天線,讓訊號以微波和紅外波之間的頻率傳輸,這段頻率遠高於當今大多數手機使用的頻率。

但這也帶來了一些問題:頻率越高,波長越短,於是這些所謂的毫米波不能穿過牆壁,樹木或人。 Oksanen 說,甚至天線上的塑料殼也可能阻礙訊號。 這意味著網路服務提供商將不得不在四處設置小天線,例如燈柱和屋頂,以及建築內部。 這個過程將需要與業主商談,所有這些,都不是阻礙 5G 普及的技術障礙。

Oksanen 團隊的關鍵,將是把此前普通的金屬天線,製造成智慧、更高效的天線。 諾基亞產品的性能,也越來越依賴於能靈活選擇路線傳輸訊息和數據的軟體。 滿足 5G 要求,意味著諾基亞需要改變他們已使用的技術。 MIMO(multiple input multiple output,即多輸入多輸出技術)就是這些技術之一。 該技術包括排列大量非常小的天線,使用軟體進行協調,令數據的傳輸能更快也更可靠。

另一種技術,波束形成(beam-forming),就是像聚光燈一樣將蜂窩訊號聚集起來,甚至可以追蹤單個用戶,而不是全方位發射訊號。 這種技術通過操縱從不同天線元件傳輸來的實時訊號來實現。「 將訊號傳輸到天線時,可以稍微更改每個訊號的相位。從而在沒有任何物理實體改變方向的情況下,就可以通過天線之間訊號的相位差,來轉動無線電波束的方向。」Oksanen 舉起手來模擬天線陣列,解釋道,「我在想如何能解釋德更形象些,但可能你還是只能聽我來說。」

不放棄消費業務

消費者是否能夠注意到諾基亞及其競爭對手所承諾的改進,目前還不清楚。 今年春天,巴塞隆納(MWC)世界行動大會的議題是:5G 是真正的革命,還是純屬營銷炒作。 Suri 對外界的懷疑表示理解。對於典型的 iPhone 或 Android 用戶,4G 已經夠快了。 「今天我們的時延是 50 毫秒。如果它變成 1 毫秒,行,三秒鐘可以下載一部電影,那很好,可是我不認為我們願意為此掏錢。」

他認為,5G 的真正可能用途在其他地方: 將時延下降到 1 毫秒可以更好地協調無人駕駛汽車和卡車;工廠機器人可以擺脫複雜的佈線,流水線會更加流暢;家庭網路可以連接到無線網路,使得家庭網路不再被有線電視供應商壟斷 ;甚至有人提到可以進行機器人遠程手術。

但據一些分析師的說法,這樣的用途令人著迷,但問題在於,它們不僅僅還只是猜想,而是即使它們成為現實,也不需要跳躍到 5G,不需要諾基亞的網路升級。 Gartner 研究院的總監 Bill Ray 說:「雖然說,只有當你開始做了,事情才會慢慢發展,但在未知面前表現的有先見之明固然感覺良好,這也需要無線設備公司成百上千萬美元的投資。」諾基亞及其競爭對手所談及的 5G 應用,他說,全部都可以在現有的無線網路或 Wi-Fi 上實現。

當然,之前的每一代網路都面臨過類似的嘲諷。 但是諾基亞的領導層堅信,人們對更快、更豐富、更無處不在的無線數據的需求將會持續增長。 諾基亞也需要這種增長。 即使在收購了阿爾卡特朗訊之後,網路設備銷售上,諾基亞仍然還在華為之後。 而近年來,由於運營商在向 5G 過渡,減少了原來設備的採購,諾基亞的業務也隨之放緩。

該公司也試圖回到電子消費業務。 去年,它購買了一家名為「Withings」的法國公司,它主要製造時尚的健身追蹤器、溫度計和嬰兒監視器。 現在他們的名字都歸為諾基亞品牌旗下。

諾基亞還剛剛開始銷售一款名為 Ozo 的 40000 美元的虛擬現實相機,目標群體是專業影視製作人員。 VR 是一種可以推動大多數用戶放棄 4G 的技術,因為它需要很快的數據傳輸速度和非常低的時延,以保持用戶的沉浸式體驗,避免用戶感到噁心。

如果諾基亞不斷增長的多種工具和玩具能增加用戶對數據的更大需求,這對 5G 的建設者來說是非有利的。 如果諾基亞能再一次夠創造出普通人想要購買的產品,或許一切都會更好。

via bloomberg 雷鋒網 (公眾號:雷鋒網) 編譯

(本文經合作夥伴雷鋒網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深度| 沒有了手機的諾基亞,現在過得怎麼樣?。)

延伸閱讀

【CONNECT TO CHANGE】你以為 Nokia 死了?沒有,他幹掉愛立信重新找到跟世界 CONNECT 的方式
【小米的千億美金夢】小米的重生崛起之路:找 Nokia 戰略合作
老人集體離職創業!來了來了 Nokia 回來了 ,改找富爸爸富士康撐腰做手機

 


確保台灣半導體優勢!

掌握世界變局下的半導體創新商機 馬上報名 12/8《2019 未來科技展 , 台積電、ARM 講者同步分享!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