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手牽手談收購,現在不斷互相傷害:Yelp 花六年讓 Google 慘吃 27 億美元壟斷罰單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與全世界最大的科技公司之一,Google,打一場六年的官司是什麼體驗?不管有什麼體驗 Yelp 都成功了一小步,儘管 Yelp 這種「建立在別人平台上的業務」,若無法找到自己的流量入口(App 等),似乎終將落得任人魚肉的處境。

正因為 Google 太大了,大到全世界都忘記它也是一家「商業公司」,讓 Yelp 努力了六年之後獲得了一點曙光。(責任編輯:陳君毅)

本地搜索和點評網站 Yelp 的 CEO Jeremy Stoppelman 最近在一次採訪中說:「如果 15 年前你問我,想不想做一個反壟斷鬥士,我可能會說:『不,我沒興趣』」。

六年來,他的公司一直致力於促使三個大洲的反壟斷監管機構,對 Google 做出懲罰,儘管後者是一個更大、更富有、更有政治資源的競爭對手。他在國會上作過證,寫過專欄,還用 Twitter 來抨擊 Google 的行為。

(搜尋 havoc yelp 首先出現了 Google 廣告)

Google 必須為其「壟斷」行為吃上 27 億美元的罰金

Google 並不總是對手的角色,它曾經想要收購 Yelp。但是,收購並沒有發生,卻讓 Yelp 成了 Google 糾纏不清的宿敵。

多年屢戰屢敗後,Yelp 公司終於揚眉吐氣了一次。上週二,歐盟針對刻意偏向自家服務並打壓對手的行為,對 Google 罰款 27 億美元。這是歷史上最大的一筆反壟斷罰款。

罰款涉及 Google 的購物服務,所以嚴格來說,它與 Yelp 和 Google 糾紛無關。兩者的糾紛則是另外調查的一部分——本地搜索。

儘管如此,Yelp 和其他美國科技公司仍然致力於推動監管機構,強烈譴責 Google 對競爭對手的行為,並聯名簽署了一封信,指控 Google「減少了工作機會並扼殺創新 」。

大多數人都認為 Google 主宰了在線搜索領域,因此週二的罰款判決可能會讓 Yelp 在與 Google 的糾紛中佔上風。

當被問及未來的調查時,反壟斷局局長 Margrethe Vestager 則用外交辭令回覆,她說:「在作出決定之前,與以往不同的是,現在我們將把 Google 視為一個壟斷公司」。

(Yelp CEO Jeremy Stoppelman)

Yelp 和微軟、甲骨文等許多美國公司都支持了世界各國政府對 Google 的打擊。

雖然 Yelp 只是一個小公司,但其堅持不懈和頑強的精神,公開與 Google 嗆聲的魄力,使之成為不可忽視的角色。

Stoppelman 覺得自己別無選擇。像許多小型互聯網公司一樣,Yelp 生活在一個隨時可能被吞沒的世界裡,因為絕大部分的市場份額已經被 Google 一家公司所佔領了。它向監管機構的投訴並不是為了一個結論,而是要壓壓它的氣焰,好讓 Yelp 能有更多的發展空間。

「事情就像,你的發展必須通過這家公司,而這家公司是壟斷企業,換作你是我,你也會這麼做的。」

Yelp 針對 Google 的運動也揭示了技術行業內的不斷的爭鬥:決定了人們如何使用科技和互聯網的大公司,和以這些平台為生的弱小的企業之間的衝突。

無論是 Netscape 在上世紀 90 年代促成對微軟及其 Windows 壟斷訴訟,還是 Spotify 不得不與蘋果自帶的音樂程序競爭, 任何試圖在另一家公司的平台上建立業務的公司都有被扼殺或吞併的危險

對於 Yelp 來說,問題出現在 Google 自家算法產生的「垂直」結果——所謂的「原始」網站排名。

Google 也是一家「需要賺錢」的公司啊!

例如,在 Google 上搜索「紐約牛排館」,佔滿整個手機螢幕的第一組結果是 Google 地圖和一系列帶有營業時間和顧客點評的餐館信息。接下來才是點評、文章和其他像 Yelp 這些網站的鏈接。

Yelp 在意的是,Google 通過將自己的成果放在頂端,給了自己優勢。但是按道理,Google 的算法不會將其他公司的結果排在後頭。Yelp 表示,很少有 Google 之外的結果出現在第一或第二位,像 Yelp 這樣的公司簡直被隱匿了。

Google 否認這樣的說法,關於歐盟罰款,它拒絕提供官方聲明之外的任何評論。但 Google 多次表示,隨著智能手機取代電腦成為為互聯網的入口,人們只是更希望得到自己問題的明確回答,而不是有相同問題的鏈接,這是 Google 搜索結果所遵守的準則。

本地搜索(例如查找附近的餐館)佔全部搜索流量的大約三分之一。所以 Google 固然希望將流量留給自己,從而搜索引擎中銷售廣告,而不是將它們送給同樣出售廣告的 Yelp。

另外,也有些企業聲稱,如果商家不在 Yelp 上賣廣告時,Yelp 會對其增加不良評論。Yelp 對此表示否認。

如果人們使用不同的搜索引擎,這個爭議就不會成立。 但是 Google 已經變得如此知名度和不可分割,於是人們很容易忘記,它也是一家公司,它的存在就是為了盈利

(從左到右,Laurent Crenshaw、Angela Hooks 和 Luther Lowe)

Yelp 的成立來自於創辦人的一次感冒

2004 年夏天,在 Google 股票上市的幾個月前,Stoppelman 得了流感。他用 Google 搜查醫生,但是他得到的不是例如醫生的病人是否滿意、預約容不容易這樣有用信息,而是許多保險公司的網站。

這給了他一個靈感:不如做一個用戶點評本地服務的網站。從投資者那裡獲得了 100 萬美元之後,他和聯合創始人創建後來成為了 Yelp 的網站。一年後,Yelp 和 Google 簽署了兩年許可協議,允許 Google 使用 Yelp 的內容。

Stoppelman 說:「在這個階段,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敵人好」。

後來,當協議需要續期時,Google 告訴 Stoppelman,他們很快就會添加一個功能,允許用戶查看和評估本地服務。Stoppelman 擔心 Google 想要提供一個相似服務將 Yelp 扼殺,於是拒絕續簽。

兩年後,Google 想以 5.5 億美元收購 Yelp。分析師分析,如果 Google 成功收購 Yelp,它可能會引導用戶進入 Yelp 而不是其原始搜索結果,也就是 Yelp 所說的,Google 為自己謀求利益而採取的措施。然而。這筆交易失敗後,Google 轉向建立自己的相關產品。

到 2011 年,Google 一直接受各聯邦和州政府以及歐洲和亞洲監管機構的問詢。在當地商家、對比購物和旅遊等領域,它穩步增加了自己的服務業務。 很多公司則指責 Google 在搜索結果中優先顯示自己家的服務

那一年,Stoppelman 則擔心擔心另一件事情。他說,Google 採用了 Yelp 的評論,並將其用於與 Yelp 競爭的產品中。他表示,當他提出這些憂慮時,Google 的回應是:Google 的產品顯示的是從搜索結果中導出的信息,如果 Yelp 反對這種做法,Google 可以馬上從搜索引擎中屏蔽掉這些信息其內容。

 

不如讓大家體驗一下 Google 壟斷的證據?

Luther Lowe 來自阿肯色州,說起話來有點拖沓。但他充滿激情和健談,他還有把 Yelp 和 Google 糾紛的歷史性事件和政治轉折點告訴別人的癖好。但是如果聽眾表示不感興趣,他會感到心碎。

他說他在 FTC 停止了對 Google 的調查後得到了一些教訓。第一,反壟斷法是無趣、複雜和政治性的。第二,技術難以解釋,甚至向監管機構也是如此。

曾在檢察機關會議上發言的 Sollitto 先生說,在 FTC 的案子中,他發現自己做了些不恰當的比喻,例如將 Google 比喻成城裡的唯一一家商店,把自己所有的產品都放在最好的貨架上。他承認,期待 Google 將競爭對手的產品放在最好的貨架上也是不可能的,正常的商人都不會這麼做。

「我們在向 FTC 解釋為什麼消費者受到傷害時遇到了很多困難。」他說。

2013 年 3 月,Lowe 請 Yelp 工程師建立一個在線模擬器,來顯示如果 Google 不對排名做手腳,其自家的像 Yelp 這樣的第三方信息服務會出現在什麼位置。

他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寫道:「他們需要他們可以接觸和體驗的東西」。

在 Yelp 的黑客松期間,工程師創建了搜索結果純粹由算法排序的搜索軟件,並將其與 Google 的結果進行比較。他們的結論是,Google 向並未向用戶提供有用的信息,而是將網絡上獲得結果其轉入到自己的產品

那個月,歐盟反壟斷局局長 Joaquín Almunia 宣布他正與 Google 討論可行的解決方案,並要求有關方面發表意見。除了向 FTC 提交過的法律文件外,Yelp 還提交了一份表示用戶偏好使用 Google 之外產品的白皮書。

2011 年 Stoppelman(左)和 Google 執行董事長 Eric Sc​​hmidt

這一白皮書基於 Yelp 在黑客松開發的軟件,Lowe 還飛到布魯塞爾向監管機構演示這款軟件。該演示後來成為一個名為「關注用戶(Focus on the User)」的網站的基礎。

Lowe 說:「就算你花一整天做 PPT,但除非他們親身體驗,自己去搜索,觀察自己的搜索的結果,他們還是很難理解 」。

到 2014 年年初,歐洲的調查似乎結束了。Almunia 宣布了一項和解協議,Google 被免除罰款,並檢討自己的不良行為,但同意增加競爭對手在搜索結果中的優先度。但當法國和德國官員認為這樣做懲罰性太小、包括 Yelp 在內的美國公司向其提交的研究顯示 Google 競爭對手並不會因此獲利時,這項就失效了。

當 Almunia 的任期結束時,此案還沒有解決。Vestager 成為接任者。Yelp 進行了一場全面的政治運動。Lowe 與同樣與 Google 有糾紛的一些公司員工和消費者合作,設立一個小型的歐洲政府關係機構。

Vestager 於 2015 年 4 月向 Google 提出正式的反壟斷訴訟,表示其濫用市場主導地位,在搜索系統的結果中傾向自己的對比購物服務並打壓競爭對手的同類產品 。除了有堅韌的聲譽外,Vestager 女士還以在會議期間編織而出名。在訴訟提交後不久,她的一個作品,一隻大象被拿去慈善拍賣。

Lowe 在網上投標,最終花費了 3000 美元將其買下。「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我必須得到它」。

歐盟針對 Google 的各種案件可能會拖延多年,本地搜索問題是否能成為當務之急還不確定。而最初 Google 在歐洲最激烈的對手——微軟,現在已經退出了。

在歐洲提交第一個反壟斷訴訟的幾個月後,微軟以「更改法律優先事項」為由撤銷了對搜 Google 的監管投訴。去年,它退出了反對 Google 的行業組織公平搜索(FairSearch)。

Stoppelman 說,Yelp 沒有什麼真正的選擇,只能寄希望於監管機構。「這只是我們整體競爭的一部分」。

未來也許要付費才能獲得搜尋結果?

舊金山 RBC Capital Markets 的老牌互聯網分析師 Mark Mahaney 的給了一個難以理解的評估。Mahaney 持有 Google 和 Yelp 的股票。現在,他建議購買 Google 的股票,而不是 Yelp 的。

原因是他所說的「免費 Google 的消亡」。 隨著互聯網已經遷移到手機,Google 的廣告結果占滿了整個小屏幕,以後用戶不支付的話是沒法得到想要的結果的

當被問及 Yelp 與 Google 的糾紛時,Mahaney 說,他不知道兩者之間的糾紛會有什麼樣影響,如果有,應該會發生在公司前景上。不過,試過才知道。

「我不是律師,」他說,「但是 Yelp 與監管機構的合作也是出於自己的商業利益。」

——

(本文經合作夥伴 雷鋒網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深度| 這家公司死磕 6 年,終讓 Google 被罰 27 億美元 〉。首頁圖片來源:Integrated Change,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推薦自己人,有罪!Google 用搜索優勢排擠其他競爭網站,遭歐盟重罰 810 億台幣
史上最好的相片 App Google Photo:兩年突破 10 億下載大關,果粉如我都想用啦!
【Space X 又一里程碑】Space X 打破波音壟斷局面,首度為美國軍方發射衛星


我們正在找夥伴!

2019 年我們的團隊正在大舉擴張,需要你的加入跟我們一起找出台灣創新原動力! 我們正在徵 《採訪社群編輯》、《助理編輯》,詳細職缺與應徵辦法 請點我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