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數據人才到底有多搶手?這是每個意圖進攻人工智慧、大數據領域的企業和從業者都需要知道的訊息。

在矽谷,數據人才已經成為一個搶手到歪掉的職業,是金融業和矽谷都亟需的人才,也因此身價水漲船高。要在這個時代生存,你必須要懂數據。(責任編輯:林子鈞)

作者 /Laurence Fletcher  Sarahe.  Needlemans

編譯 / 江凡 Saint

在量化人才爭奪戰中,一些最富有的投資經理們已經淪落下風。為什麽?因為他們必須跟 Alphabet -谷歌(Alphabet 為谷歌前身,2015年成立後將谷歌在內的7家子公司納入旗下)或臉書這樣的公司共同競爭世界頂級大腦。

「谷歌企圖把世界上每一個數據科學家都招入麾下」,英仕曼集團(位於倫敦的全球最大公開市場對沖基金管理機構)的首席執行官盧克.艾利斯(Luke Ellis)說。「谷歌比我有錢多了,我沒法在這方面和他們競爭」。英仕曼集團試圖從源頭上招攬數據科學家們。為了能在一個量化研究實驗室招牌上掛名,它已經向牛津大學捐贈了幾百萬,希望讓這些潛在雇員在職業生涯的早期就能適應公司氛圍和企業文化。

問題是整個企業界,可能是對沖基金、科技巨頭們,甚至是財富500強的公司們都對同一幫人才求賢若渴。他們尋找著那些頂尖的畢業生或研究生,這些人才研發的軟體能從社交網絡上的照片或是金融期貨市場中發現模式規律。為了吸引這些科技人才,一些金融機構會提供科技公司裏常見的辦公室福利。

在肯尼斯.格里芬的「Citadel」對沖基金公司,用期的員工能夠得到公司頂級股票交易員手把手的項目指導,而不是成為矽谷又一名工程師。 Citadel 還會對那些幫助提升了基金基線的員工給予及時獎勵,而如果在矽谷簽約了一家初創企業,獲得報酬的穩定性就沒那麽樂觀了。

「你應該看看貢獻產出的實際成果,只要鼠標輕輕一點,這些成果很快就被我們投資團隊投入應用了。」要塞 Citadel 人力資源官布洛克說。

Point72 資產管理公司正用推特等公司的數據構建模型,在 Point72 ,員工可以隨意休假。倫敦的 Aspect Capital 投資管理公司周五舉行了一個啤酒電車遊活動。

量化投資管理公司

-利用智能數學模型作為交易策略的對沖基金、資產管理經理或投資公司

Two Sigma公司現在有種新的傾向,鼓勵新員工進入所謂的「黑客實驗室」,效仿在矽谷很流行的通宵編程競賽。

量化投資管理公司的招聘人員也會以個性化的禮物來吸引人才,例如高爾夫課程或是與招聘公司的創始人共進私人晚餐的機會。「我們稱之為糖衣炮彈」,獵頭公司Binc 的聯合創始人波利斯.艾普斯坦 Boris Epstein 說。

但軟體工程師對這些小恩小惠常常只是付之一笑,說到底,只有日覆一日的科研或拿到手的錢才是王道

科技公司滲透的價值觀是他們想將讓世界變得更好,想對而言,沖基金公司的價值觀是賺更多的錢」艾普斯坦說。

尼娜·庫克利索娃,一個在紐約大型金融服務公司工作的量化助理分析師,說她每周都會接到三五個來自獵頭關於是否有意向跳槽到其他金融公司或科技公司的詢問。這名27 歲的年輕人雖然目前沒有換工作打算,但也願意考慮去科技領域嘗試。但那些跳到科技領域的朋友的負面反饋讓她躊躇

「他們有時候似乎在為永遠都不會投入應用的項目工作」妮娜說。在銀行,她和她的團隊的目標是減小股市交易者承受的風險,「基本上我們是在努力阻止下一次金融危機的發生」她說。

Two Sigma的紐約辦公室裏,一位員工在一台設備上揮動手掌,而設備則對外部刺激給予反應。(圖片: 華爾街日報RYAN CHRISTOPHER JONES)

獵頭介紹說如果一名應聘者是剛畢業的博士生,他/她可以在對沖基金拿到10萬美元的基礎工資(約300萬台幣),以及50%到100%的獎金。名校畢業或有特殊專長的可以拿到這個數的三倍到四倍。

更大的誘惑是小幾年以後,一個能寫出賺錢軟體的電腦科學家可以在對沖基金拿到百萬年薪。而科技企業,特別是初創公司,則可以給員工提供公司股權。如果公司成功了,這可能是非常誘人的回報,但是對於一個剛畢業的人來說這風險太大。

「這是軍備競賽,你投入越多的資源,將來就越有可能獲得巨大的回報」 Stenham資產管理公司的首席投資官凱文.阿蘭森(Kevin Arenson)說。

為了獲得競爭優勢,一些對沖基金必須對外公開他們複雜而值錢的代碼,這在以前根本沒法想象。例如英仕曼集團就將其採集大量量化交易數據的數據庫開放了。原因是電腦科學家更喜歡學術或科技公司的合作文化,而不是對沖基金們的封閉文化。

同時,對沖基金們也將辦公室開到了那些更接近量化人才的地方。

機器學習

-指計算機對數據進行分析得出規律,並在此基礎上構建預測模型。

倫敦的量化交易機構 Winton 集團管理著超過300億美元的資產。它為了給機器學習和人工智能方面的工程師們創造便利,去年在舊金山的金融區特別開了一間辦公室。這個辦公室的數據部門頭頭原先是Netflix的工程總監,還與人合夥創立了加州帕拉奧圖的一家遊戲數據創業公司。

而且,還有一些高端福利是創業公司們無法企及的。

「 Citadel 公司今年會給員工提供《漢密爾頓》在芝加哥和紐約演出的票」,一位內幕知情人士說。

——Rob Copeland對此文有所貢獻。


延伸閱讀

地表最強大數據系統學習法:想變成數據科學家、工程師就看這篇!

【劉建志談 IoT】物聯網時代來臨,如何正確發揮數據分析的價值?

數據分析正夯!Airbnb 嫌學校教育不實用,自己開設數據課程培育員工

(本文經合作夥伴 大數據文摘(公眾號:bigdatadigest)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數據人才搶奪戰:對沖基金VS.矽谷,誰更具致命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