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計畫一點都不前瞻】除了浪費錢,南北區域發展不均才是棘手問題

就公平的角度來看,除了人口已經非常集中的雙北之外,台中、台南與高雄的發展與台北的發展仍有不小的落差。這樣的落差若不解決,台灣將來的區域發展不均會更為嚴重。(新北市政府三環三線軌道工程/取自新北市政府)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吵來吵去的前瞻計畫,到底在吵什麼?大家討厭政府把錢花在錯的地方,建設經費這麼高,跟建設後的價值卻沒有成正比,這是「效率」問題。而本篇文章作者淡江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談到另一個經濟學的重點—「公平」。在現實中要做到公平,政府該做的是讓區域發展差距縮小,而不是將錢浪費在無意義的人事成本。

(責任編輯:謝秉芸)

在年金改革法案於立法院完成 三讀立法後 ,今日 (7/5) 立法院臨時會的重頭戲就是要審查「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草案」。前瞻草案自從今年 4 月 5 日行政院通過「前瞻性基礎建設計畫」核定本以來,已被大眾廣為討論。此一草案的社會輿論多數是從前瞻性不足、經營硬體建設的可持續性或成本效益(擔心政府亂花錢)等面向來討論。由目前的輿論觀察,唯一的共識是台灣需要有前瞻性的基礎建設,但是, 什麼樣的基礎建設才是有前瞻性的,卻是非常地分歧,這點從部分學者想擬定民間版的前瞻基礎建設方案即可觀之。

效率與公平

經濟學從效率 (efficiency) 與公平 (equity) 兩個面向來討論政府做一件事情是否使社會福祉極大。 效率指的是如何把餅做大,公平則是關心餅的分配的問題。 亦即,我們若可以把所有的資源都集中給台灣最厲害的人或廠商,讓他們把台灣的餅做到最大,再透過政府政策把他們創造的餅分給其他的人,即可同時滿足效率與公平。然而, 在現實生活中,效率是較容易做到的,公平卻是非常困難。

目前為止,大家最關心成本效益問題,即是所謂的效率問題。至於縣市首長關心所屬縣市有無被放在前瞻基礎建設的發言,就是公平性的思維。因此,我們會看到不管藍綠的地方首長都不反對前瞻計畫,而且希望為自己的縣市爭取較多的前瞻預算。

政府應提出計畫把關機制

就效率的角度來看,大家如此憂心前瞻預算是否把錢花在刀口上,無非是對於台灣經濟前景的憂心,擔心財政赤字擴大,債留子孫,這樣的擔憂是對於過去政府施政所累積的不信任感。最近,新北市土城的「海山煤礦」弊案,即可部分解釋為何多數人民對於政府的信任感極低的原因。因此,目前政府當務之急除了要展現改革除弊的決心外,還需清楚告訴人民對於未來前瞻預算會嚴格把關的具體行動方案。

今起立法院臨時會要處理的是「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草案」,而非經費審查。 計畫經費的提報需要等特別條例草案通過立院審查後,相關部會才會進行成本效益可行性評估審查 ,政府必須要務實審查以解決人民的憂慮。亦即,將來前瞻計畫的提案內容若真的不可行,主管部門是應否決以確保錢會花在刀口上。此外,有些人以為立法院通過條例後,8800 億的預算與也會跟著通過,這想法是不正確的,如此的連結會讓前瞻計畫的討論失焦。

縮小區域發展不均

就公平的角度來看,除了人口已經非常集中的雙北外,台中、台南與高雄的發展與台北的發展仍有不小的落差。這樣的落差若不解決,台灣將來的區域發展不均程度會更為嚴重。 過去政府毫無邏輯的讓許多都市升格,預算多增加在人事的成本上,對於這些升格後的都市建設,預算增加反而極為有限,甚至忽略了原有都市區域的建設。 任何的政府都有功過,就升格這件事情而言,過去政府的作為必然是錯的。如何縮小或減緩區域發展不均是一個棘手的問題,是現在式,也是未來式。政府的政策若可以減緩此問題繼續惡化,這樣的做法具前瞻性將是無庸置疑。

兼顧效率及公平的前瞻作法

就整體國家發展而言,目前都市的發展都是從整體區域發展來看,因此,在區域治理的精神下,政府該做的是:

1. 協調基礎建設已經發展良好的區域去幫助基礎建設不完善區域

2. 幫助已經具有一定人口與經濟規模但仍缺基礎建設的直轄市興建較為完善的基礎建設,進而帶起鄰近區域的發展。

藉由母雞帶小雞的作法,才可以在有限的財政資源下,將錢花在刀口上,這才是可以同時兼顧效率及公平的前瞻作法。

※作者為淡江大學產業經濟與經濟學系合聘副教授

 

(本文經合作夥伴上報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產經觀點:減緩區域發展不均是前瞻計畫的棘手問題〉。)

延伸閱讀

前瞻基礎建設政府投資金額太小?林全:「未來產業國家無法主導,創造環境才是我們的工作」
【世界投資額台灣排 206 名】政府「軟體面」腐爛太久,淪落到自己人都不願投資
【郭董:若非必要不想回台】他說真的很想建設台灣,但台灣行政效率太差了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