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年過去,為什麼現在用 iPhone 都不「越獄」了?一場理想主義運動的興起與沒落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還記得需要「越獄」的那些時光嗎?由於我念的是資訊科系,那時候我屬於「堅持不越獄」派系,總是會受到身邊同伴的譴責眼光:「iPhone 就是要越獄才能享有完整功能啊」!

時至今日,身旁已經幾乎很少聽到有人在「越獄」了,iPhone 不像賈伯斯主政時這麼極權,願意把許多功能慢慢開放回去給使用者,相對的也就降低了越獄的需求。

不過,僅管不用再越獄了,過去那些專研「越獄」功能的討論區、意見領袖,所推崇的自由、開放的風氣,才是我們要一直記住的精神!(責任編輯:陳君毅)

你會為你的 iPhone 越獄嗎?

對於現在的 iPhone 用戶來說,越獄儼然可以稱得上是一個令人望而生畏的詞語。可誰又曾經記得,在 iPhone 初代剛剛上市的時候,你必須要通過越獄,才能獲得像是彩信、中文輸入法這些在現在來看極為稀鬆平常的功能呢?

上週 Motherboard 的 一篇文章 ,則從 iPhone 越獄社區 (iPhone Dev Team) 的角度,為我們揭示了 iPhone 越獄開發者們對 iPhone 越獄的看法。

越獄的誕生讓 iPhone 變成了真正的「Phone(手機)」

初代 iPhone 出來的時候,它本質上是一個小的上網平板,只是碰巧有了一些稀爛的手機功能而已。

這是 Cydia 之父 Jay Freeman 對第一代 iPhone 的評價。

(圖片來自:YouTube

當所有人都為賈伯斯那令人驚豔的 iPhone 發布會所折服的時候,真正拿到 iPhone 的人卻並不怎麼開心:不支持中文、不支持複製粘貼、沒有貪吃蛇之類的內置遊戲 …… 這些種種缺陷讓 iPhone 一點都不值得購買。

這些不滿足,也催生了越獄最為狂野的時代。眾多業餘開發者紛紛投身於研究越獄漏洞的事業。

只為了破壞蘋果建立的「牆」。

2007 年 7 月 9 日,也就是初代 iPhone 正式發售不到一個月,第一個越獄工具發布了。儘管當時的越獄工具極其簡單,只能被用於更換鈴聲、壁紙等。但在當時,越獄所代表的,是一種自由的精神。他們讓全世界的 iPhone 用戶擁有了一台真正屬於他們自己的手機

(當時的越獄程序只能進行簡單的個性化操作,圖源:FreeAllSoftwares

74 步,這是越獄邁向大眾化的第一步

儘管在開發者社區,越獄 iPhone 已經不是什麼難事,但對於普通大眾來說,越獄依舊是一個遙不可及的話題。而 @Planetbeing 的 74 步越獄法 ,則徹底讓越獄走向大眾。

(運行 iNdependance 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步,圖源:iClarified

雖然從現在的角度看來,這一越獄方式顯然太過繁瑣,但這一舉措顯然啟發了越獄社區。人們開始朝著為實現自動化越獄而努力。

2007 年 10 月, iPhone 初代正式發售 3 個月後,第一個自動化越獄程序—— AppSnapp 誕生了。只要用 iPhone 訪問該網站,即可完成相應的越獄工作。這個網站瞬間引起了轟動。因為其簡單的越獄方式,和只需要網絡就可以工作的特性,逼迫蘋果不得不在店內 屏蔽 了對該網站的訪問

(當時的 JailbreakMe 界面,圖片來自:iPhoneFAQ

越獄的普及與安全性的擔憂

當然,蘋果並沒有對越獄無動於衷。早在 2007 年 9 月 24 日,蘋果就發表了一則聲明,警告越獄以及解鎖可能會給 iPhone 的正常運行帶來危害。

儘管蘋果再三警告,可越獄這一行為依然變得越來越普及。而越來越普及的越獄也讓眾多駭客開始把目光瞄準了這個產業。

去年,就有 iPhone 越獄用戶密碼被偷取的事件發生。

儘管越獄讓 iPhone 變得更脆弱,但對越獄開發者來說,越來越普及的越獄卻代表著一種理想主義的普及。正如 Jay Freeman 在 2011 年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時所稱:

(越獄的)意義在於反抗大公司的控制。這讓越獄成為了一種草根運動,讓 Cydia 變得更為有趣。蘋果代表著象牙塔,一種被控制的體驗。而人們想要越獄,是因為他們想要把這種體驗變成他們自己的(體驗)。

iOS 的發展與逐漸沒落的越獄

到了 2011 年, Cydia 擁有將近四千五百萬用戶,每年收入近 25 萬美元,但這一看似龐大的數據卻掩蓋不了一個尷尬的事實:隨著 iOS 的發展,需要越獄的用戶正在不斷下降。

於此同時,在這 10 年的發展中,那些曾經能夠為了越獄而徹夜研究的少年們也漸漸步入社會。他們再也無法心無旁騖地為了「好玩」而徹夜研究漏洞。為了糊口,他們紛紛選擇進入蘋果或是其他安全公司。

(越獄插件 Mobile Notifier 開發者加入「水果」公司,圖源:MacStories

而蘋果對越獄漏洞的重視也在不斷提高,封堵漏洞的速度也在不斷加快。這些都讓越獄變得越發困難。到了現在,想要越獄,需要的不再是一個單一的 bug,而是一連串難以發現的 bug。

這些 bug 已經變得太過珍貴——哪怕只是把它提交給蘋果都可以讓發現者獲得幾千美金的獎勵。因此,沒有多少開發者願意將這些漏洞用於越獄。

當越獄越來越難、開發者和用戶不但減少,越獄社區已經逐漸瓦解,走向沒落。就在今年 1 月, iOS 10.2 的越獄開發者 Todesco 宣布他的越獄生涯告一段落。他在他的隱退宣言中這樣說道。

越獄社區的弱智程度已經到了我無法容忍的地步。

越獄這 10 年,帶給了我們什麼?

這 10 年來,越獄開發者們通過 Cydia ,比蘋果更早向世人證明了人們對 App Store 的渴求和 iPhone 的強大。iPhone 不是一台簡單的、可以讓人用來打電話、上網、增加工作效率的工具,它更代表著一個生機勃勃的移動生態圈。同時,它也證明了開發者願意為了這個平台,作出長久的努力。

(這個界面已經離普通 iPhone 用戶越來越遠,圖源:iPhone Hacks

當 Cydia 之父 Freeman 被問及現在的用戶是否應該越獄的時候,他這樣說道:

你現在還能從(越獄)中獲得什麼呢?以前你能得到的是殺手級功能,而現在呢,你得到的只是小的改進而已。

這就像是一個死循環,越獄的人越少,願意開發新東西的開發者就越少;願意開發新東西的開發者越少,這就越讓人缺乏越獄的動力,從而越獄的人數也不斷下降 …… 長此以往,越獄就漸漸消亡了。

是的,隨著 iOS 的不斷完善和開放,越獄這個充滿著「俠義」的行為已經漸漸遠離了普通人的視野。

但, 越獄社區所推崇的自由、開放,依然值得我們每一個人銘記 。正是因為他們的努力,才讓原本不接地氣的 iPhone 變成我們手中真正的利器。

——

(本文經合作夥伴 ifanr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iPhone 越獄這 10 年,一場理想主義運動的興起與衰退 〉。首圖來源:Simon Doggett, CC Licesend。)

延伸閱讀

iPhone 誕生十週年大回顧:關於賈伯斯的偏執與 iPhone 的 10 個秘史
蘋果在台最神秘的技術中心:研發 iPhone 新螢幕的秘密基地,有望搶下三星千億台幣的訂單!
Apple 親授 16 種拍攝技巧,要讓你用 iPhone 拍出各種奇蹟美照


我們正在找夥伴!

2019 年我們的團隊正在大舉擴張,需要你的加入跟我們一起找出台灣創新原動力! 我們正在徵 《採訪社群編輯》、《助理編輯》,詳細職缺與應徵辦法 請點我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