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最近矽谷醜聞不斷,之前 Uber 性騷擾的新聞已經讓大家不可置信,現在才發現對女性不尊重的人不勝其數,搞不好沒爆出來的還一堆。這名被指控的投資人是 500 Startups 的戴夫·麥克盧爾,醜聞爆發之後發表了我是變態,我很抱歉的道歉文,不過會不會道歉太晚了?還因為承認了自己是變態,讓另一位女企業家站出來說自己也被性騷擾。這些人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學會尊重女性?

(責任編輯:謝秉芸)

最近,一名矽谷知名投資人因性騷擾指控。而就在辭職後幾個小時內,一項新的指控浮出水面——這一次是性侵犯。

在此前的幾位女性指責他的行為不當後,戴夫·麥克盧爾辭去了 500 Startups 的普通合夥人職務,這是一家他在 2010 年創立的種子投資集團。在上述指控之後,他已經辭去了這家投資集團的首席執行官一職,並發表了一篇博文,為自己的「不恰當行為」道歉。

這篇博客文章促使企業家 Cheryl Sew Hoy 提出了一項更嚴重的指控:三年前,麥克盧爾對她進行了性侵犯。

「我現在已經準備好負責任地談論,3 年前,在我自己的公寓裡,戴夫·麥克盧爾對我做了什麼。她在自己的網站上的一篇部落格文章中寫道:「這不僅是不恰當的,而且簡直……是人身攻擊。」

麥克盧爾沒有立即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在他辭職的一周之前,和他私人關係密切的風險投資家 Caldbeck 承認自己對不少女性企業家進行了性騷擾,並在面對眾多的公開指控時辭職。今年 2 月,關於一名前Uber 工程師的性騷擾和歧視問題也在網上瘋傳,引發了外界對矽谷所存在的性別歧視現象的普遍憤怒。

麥克盧爾從 500 Startups 離職的消息是由聯合創始人 Christine Tsai 在周一發給公司投資者的電子郵件中公開宣布的。該郵件稱,500 Startups 收到了針對麥克盧爾的幾次性騷擾指控,調查並「發現他的行為是不可接受的」。這封郵件還說,500 Startups「無法確定未來不會有進一步的報告」。

超過 20 多名女性在紐約時報上就矽谷的性騷擾接受了採訪。其中一名女性是企業家Sarah Kunst,她聲稱,在她正在討論  500 Startups 可能的工作時,麥克盧爾向她發送了帶有性暗示的 Facebook 訊息。「我搞不清楚是要雇你還是要追你。」麥克盧爾在一條訊息中說。

在這篇文章發表後的第二天,麥克盧爾寫了一篇博客文章,為自己的行為道歉,標題為我是變態,我很抱歉

他說:「我在工作環境中,意圖向多名女性求愛,這顯然是不合適的。……我讓人們身處妥協和不恰當的環境中,我自私地利用了自己的職務之便。我的行為是不可原諒和錯誤的。」

當 Hoy 看到麥克盧爾的誠實和勇敢時,她說,她決定把自己的遭遇說出來。

Hoy 對衛報說:「人們說,戴夫只是在按自己的意願行事。然後我意識到,我有能力改變敘事,不僅是為了我自己,也是為了更多其他女人的利益。」

「我覺得我訴說的這個故事——在艾琳·鮑和蘇珊·福勒之後——可能成為整個行業文化轉變的轉折點。」

在她的部落格文章中,Hoy 說,三年前,麥克盧爾在她自己的公寓裡侵犯了她。她寫道,當時自己的創業公司已經獲得了 500 Startups 的資助,而麥克盧爾飛到馬來西亞在她的新公司裡與投資者見面。

麥克盧爾和其他幾個人來到 Hoy 的公寓裡,進行了一場腦力激盪。但「一個本該天真無邪、在我的新公寓裡談天說地、愉快度過的夜晚,變成了一場在過去的 3 年裡一直困擾著我的噩夢。」她說。

根據 Hoy 的說法,在她喝完酒之前,麥克盧爾繼續把蘇格蘭威士忌倒進她的杯子裡,最後每個人都離開了,除了麥克盧爾。Hoy 寫道,她問他是否要離開,他說不。於是她提出讓他住在客房裡。

「我走進自己的臥室,但戴夫跟著我進來了,並且首次提出要和我睡覺。我說不。我提醒戴夫,他認識我當時的男朋友,那天晚上早些時候我們就聊過他。」她寫道。

她說,在她領他到門口讓他離開的時候,「他逼向了我,我被迫躲到角落裡,然後他強吻了我。他說:『就一個晚上,就一次好不好? 』然後他告訴我,他是多麼喜歡像我這樣的強壯而聰明的女人。我既厭惡又憤怒,堅定地說不,把他推出了我的家門。」

當麥克盧爾在一年後的 Facebook 留言中道歉時,他說:「我很失望。如果去年的事件讓你感覺不舒服,我想道歉。如果我誤解了事情或採取了不恰當的行為,我很失望。」

Hoy 認為,如果這個詞讓她明白了,戴夫並不認為自己做錯了,不後悔、也不承認自己的錯誤,這也不是一個真誠的道歉。

Hoy 希望她的故事能讓矽谷投資者在性騷擾和歧視問題上投入高度重視,制定明確的政策。

「這也會引起更多的關注,讓每個人在行動之前都會三思。過去做過這種事情的人現在要嚇尿了。」

在被問及 Hoy 的部落格文章時,500 Startups 在一份聲明中說:「我們感謝謝麗爾的發言,並意識到,她經歷了這段經歷,並有勇氣說出自己的想法,這是多麼令人沮喪和痛苦。我們希望我們能夠為世界各地的女性創業者創造一個安全有效的平台。」

Mitch Kapor 和她的丈夫 Freada Kapor Klein 表示,科技領域是一個存在「嚴重錯誤」的行業。

他們在一份聲明中說:「這不僅僅是幾個壞傢伙的例子,這甚至不是一項承諾或一項新政策能夠解決的問題。」

「這是一種日益惡化和腐爛的文化,在不可原諒的行為被目擊時拒絕任何外界干預。」

(本文經合作夥伴 36 氪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矽谷再爆醜聞,500 Startups 投資人因性騷擾指控辭職〉。)

延伸閱讀

【Uber 性醜聞】女工程師剛到職,主管性騷擾、人資還不管
【矽谷醜陋真實面】Uber 性醜聞非首例,這些科技公司都曾對女性員工很惡劣
日本史上最大醜聞:KPI 訂太高,東芝財報作假七年騙賺千億日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