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Uber的新CEO到底是誰?這家全球最有價值的共享經濟公司,到底會找來誰補上王座,是一個重要議題。

但有人建議找歐巴馬來,而且看起來歐巴馬好像還真的不是沒管道成為Uber CEO,難道繼川普跨行搞政治之後,歐巴馬也要跨行去搞企業了嗎?(責任編輯:林子鈞)

自Uber創始人兼 CEO Travis Kalanick(卡蘭尼克)本周辭職後,公司陷入了無人駕駛的狀態。

對於Uber來說尋找一個能讓公司重新步入正軌的CEO成了當務之急。但是想找到一個稱心如意的CEO也不是那麼容易,外媒BI列出了一份可能的候選名單。

UberCEO大猜想

BI總結了各大媒體和調研機構的分析,總結出了七個比較可靠的候選人和兩個「躺槍」的候選人,亮點總在最後。

Thomas Staggs

前任職務:迪士尼首席運營官

2016年4月開始,Staggs下臺不再擔任迪士尼首席運營官,當時震驚了整個「娛樂」圈。在成為COO前,Staggs還曾擔任過迪士尼的CFO。 鑒於他曾擔任大型跨國公司的高管以及對於經營和財務方面老辣的經驗,成為Uber CEO候選名單的一員一點都不奇怪。

Helena Foulkes

現任職務:CVS Health醫藥部門總經理兼執行副總裁

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Uber曾接觸Foulkes,讓她擔任公司首席運營官一職,不過當時她拒絕了。卡蘭尼克出局後,可能情況會帶來轉機。Foulkes在CVS工作了25年,曾從事過行銷業務,並幫助CVS一步步成為全美知名的連鎖藥房。現階段,Uber需要一位元懂行銷和銷售,能夠洞察人心的高層,來想辦法修補與Uber司機之間的矛盾。

Adam Bain

前任職務:Twitter首席運營官

Bain一直被稱為Twitter的「老好人」,去年11月從Twitter離職後,Bain一直是自由身,他可以很快的進入管理角色。當Uber今年4月開始尋找COO職位時,Bain就曾問過朋友有關Uber該職務的相關資訊。

Susan Wojcicki

現任職務:谷歌YouTube部門首席執行官

根據外媒Recode報導,Wojcicki曾考慮過擔任Uber COO一職,但可能CEO對於她來說會更有吸引力。在Wojcicki的帶領下,谷歌2006年成功收購了YouTube。2014年她升任谷歌YouTube部門CEO。

Nikesh Arora

前任職務:軟銀首席運營官

Arora於2016年7月離開了軟銀。他與Uber的淵源頗深,可追溯到他在日本另一公司Liane Hornsey擔任人力資源主管期間。Liane Hornsey曾是在谷歌旗下,後來轉投了軟銀,Arora的所在公司搖身一變成了軟銀。但當他離開軟銀後,Liane Hornsey又歸到了Uber旗下。

目前,不少Uber員工集體請願希望Kalanick留在公司,這時候能找到一個獲得人心的CEO顯得格外重要。鑒於Arora與Liane Hornsey和Uber的關係,Arora如果擔任CEO,其工作會得到更多人支持,尤其是一系列的文化改革。

Alan Mulally

前任職位:福特首席執行官

Mulally非常擅於拯救危機中的公司,在2008年經濟衰退時,他領導福特進行內部改革,不僅提振了士氣,還提升業績和利潤。他在擔任6年福特CEO後,於2012年退休了。不過,他如果成為Uber CEO,可能還會帶來麻煩。因為Mulally是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董事,而現在Uber和Alphabet旗下Waymo打官司打得不可開交。

Jeff Immelt

現任職位:通用電氣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

今年8月Jeff Immelt將會卸任通用電氣CEO的職位,留任董事長到12月底。過去16年,Immelt幫助通用渡過了一個又一個難關,2001年的恐怖襲擊,2008年的經濟衰退,通用扭轉了衰退的局面。對於Uber來說,他們可以選擇一個經驗豐富的帶頭人,讓他們在大規模的危機中冷靜下來,並為他們選擇一個合適的發展方向。

除了上述幾個比較靠譜的猜測以外,媒體還給出了兩個極為「荒誕」的猜測,認為Uber這個不按常理出牌的公司,一切皆有可能。躺槍的有兩位:Facebook COO桑德伯格和美國前任總統奧巴馬

根據紐約郵報的報導,Arianna Huffington正在推動Facebook的首席運營官桑德伯格成為Uber的下一個領導者。不過隨後,LinkedIn CEO就出來闢謠了,表示桑德伯格目前在Facebook的工作很開心。

當LinkedIn CEO被問及是否想要成為Uber CEO時,他的回答很耐人尋味,首先他給出了否定的答案,而後表示,不管誰當Uber的CEO,與卡拉尼克的私人關係都是很重要的因素。

看來儘管卡拉尼克被「趕走了」,但依然對於CEO一職有著很強的「控制力」。此外, The Information 報導稱,卡蘭尼克曾對接近 Uber 公司董事會的人表示過,他將直接參與到 CEO 人選的選拔中,還給出了要求新人選有運營全球業務的經驗、技術行業背景這些標準。難怪BI評論稱,Uber新的CEO自己可以稱自己為CEO,但是對外很可能被稱作是卡拉尼克的最佳合夥人。

最後一個候選人的讓人大跌眼鏡,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很多人都認為歐巴馬非常適合擔任Uber新CEO,甚至還出了文章專門分析原因。根據分析機構Trip Chowdhry的說法,如果Uber能請得動歐巴馬來擔任CEO,那麼公司的估值可能有救了。

歐巴馬本身很喜歡科技這行,今年3月還在卸任總統後首次大規模的與科技公司的高管見面。AOL的聯合創始人Steve Case曾經對紐約時報表示,如果矽谷企業把奧巴馬招去當「打工仔」,他一點都不會感到詫異。

Uber和奧巴馬還有一點小故事,2008年歐巴馬競選團隊的經理David Plouffe一直都在Uber擔任顧問一職。不過這些也都是分析師和媒體的「臆測」,如果能請到前總統當CEO,大概Uber史冊又有了光輝的一筆。

被趕走的CEO聯合創始人和無人駕駛的公司最後怎麼樣了?

探討了新任CEO後,還得說說被踢下臺的CEO和公司未來可能會發生什麼情況。創始人與公司間的步調不見得總那麼一致,因此與卡拉尼克經歷類似的CEO並不在少數,有的再度回歸,有的則選擇其他領域重新開始。以下總結列舉了一些“出走”CEO的故事,看看後來都發生了什麼,劇透一下,大多數這些公司的下場都不太好。

網路電商平臺Etsy聯合創始人Rob Kalin

2011年Kalin被趕出公司。當時Etsy的用戶增長處於停滯階段,Kalin被投資人認為是一個不合格的領導者,無法帶領公司保持增長。 Kalin下臺後曾經抨擊過,為股東創造價值這種「荒謬」的經營理念。目前尚不清楚 Kalin現在在做什麼,據2016年紐約時報的跟進報導, Kalin在一個工匠社區,買了一個老磨坊社區,但似乎並不急於開展下一段創業。而電商平臺Etsy的處境是,又換了一個CEO,裁員了22%的員工,努力在亞馬遜的「打擊下」生存。

雅虎聯合創始人Jerry Yang

Jerry Yang在20世紀90年代創立了雅虎,2007年升至首席執行官,2008年雅虎的形勢已經不太好了,微軟順勢提出了446億美金的收購計畫,但Jerry Yang擔心收購後自己的權利被削,拒絕了這樁或許能解救雅虎死亡命門的大買賣。這引發了投資者的不滿,Jerry Yang先是在2008年辭去了CEO職位,後又在2012年離開董事會。

如今,雅虎的核心業務被48.3億美元賤賣給了Verizon,賣身契中包括我們熟悉的雅虎郵箱服務、搜尋引擎、新聞網站以及其名下的房產。其在阿里巴巴和雅虎日本的股份更名為「Altaba」。這世上已再無雅虎了。

Twitter 聯合創始人 Jack Dorsey

Twitter2007年成立後,Jack Dorsey作為聯合創始人擔任CEO一職,但在2008年,Dorsey曾因交流問題和對公司發展方向有異議被要求辭職,將CEO交棒給埃文·威廉姆斯。不過隨著Twitter境況越來越差,投資者態度發生大轉彎,在2015年重新邀請Dorsey擔任CEO的角色。儘管如此,該公司的股價仍然比歷史最高時下降了73%。

電商服飾網站Nasty Gal聯合創始人Sophia Amoruso

Amoruso CEO職位在2015年時被 Lululemon 前任高管接替了。當時,該公司正在面臨銷售低谷,Amoruso下臺前表示,該公司需要的是一位元擁有業務專長的CEO,言外之意就是搞電商的,而不是實體零售的。 2016年底Nasty Gal申請破產了。

特斯拉創始人Martin Eberhard

大家通常都會把特斯拉和CEO馬斯克劃上等號,但其實原來電動車製造業務是由創始人Martin Eberhard一手掌控的。 但是,2007年Eberhard就向董事會提出辭職,其實是被擠走了,特斯拉早期投資者Michael Marks擔任CEO職務。 他則變成了公司的雇員,職責很少。 2008年初,Eberhard離開了特斯拉。目前,Eberhard已經重新創業,成了他自己電動汽車創業公司InEvit的首席技術官。 特斯拉大概是唯一一個擠走了創始人還活得不錯的公司

按需食物配送公司Munchery聯合創始人Tri Tran

按需食物配送公司Munchery一直在努力尋找可持續的商業模式,但是無果。去年11月份,投資者要求將SimplyHired的James Beriker任命為CEO,取代原來的聯合創始人Tri Tran。Tri Tran降級成為首席戰略官。大約兩個月後,Munchery連著Tri Tran和其他30多名員工一塊裁了。

還有最著名蘋果和Steve Jobs的例子就不一一列舉。不過,公司引入外部的人才成功的例子也不在少數,谷歌兩位聯合創始人Larry Page和Sergey Brin曾經在公司高速擴張時期請來如今的Alphabet公司董事長Eric Schmidt擔任谷歌CEO,與此同時Larry Page和Sergey Brin並未完全淡出公司管理,而是在Eric Schmidt的輔佐下快速成長。Facebook也類似,祖克伯請到了Sheryl Sandberg宣佈加盟Facebook,擔任COO一職,帶領Facebook從美國本土的社交平臺成為了全球社交霸主。

回到Uber這件事情上,卡拉尼克離職會讓Uber的未來更好嗎?確實還很難下結論。


 延伸閱讀

Uber CEO 確定離職!砍掉重練不丟臉,Google、FB 這樣做後再戰十年
這下真的休假了,Uber CEO 無限期休假:Uber 會「排毒」成功嗎?
不讓司機收小費的 CEO 一下台,Uber 馬上宣布開放司機收小費啦!

(本文經合作夥伴 36kr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Uber新CEO大猜想,最後一個候選人竟然是奧巴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