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民主」都將被區塊鏈徹底顛覆:那些被代議政治綁架的權力,你全都可以找回來

【為什麼我們會推薦這本書】區塊鏈是一個最重要的金融革新之一,在這個時代我們都會希望看到他長足的進展。但區塊鏈只能應用在金融嗎?不,他其實還代表著一個時代和概念的革新,它可以讓世界變得不一樣,包含我們熟悉的民主政治。(責任編輯:林子鈞)

政治與司法的另類模式

若區塊鏈能夠促成更有效率、更靈敏的政府,並透過新的投票流程來改善民主制度,它是否也能催化新的政治流程呢?

對下一代政府的一些支持者而言,選舉改革的最終目標是促成「流動式民主」(liquid democracy)。Agora Voting 的技術長愛德華多•羅伯斯•艾爾維拉(Eduardo Robles Elvira),就是流動式民主的擁護者,他把流動式民主形容為結合了直接民主(古代雅典人採行的那種模式)和現今代議制民主(不太重視選民的意見)兩者的最佳部分。

流動式民主又稱為「委任式民主」(delegative democracy), 帶給人民客製化與個人化的民主體驗,羅伯斯•艾爾維拉解釋,在流動式民主中,「你可以在任何時間點選擇你的參與程度 。隨時歡迎惠賜意見,但你的意見不是使國家持續運作的必要要素。」

選民可以在廣泛的議題上,把其投票權委託給其他代表人。 公民投票經常舉行,議題分門別類,並顯示哪些代理人應該站出來對特定議題投票。在這種制度下,選民可以挑選許多受信賴的專家或顧問來代替他們投票,這種思想的基本信念是, 沒有任何一個人或黨派,具有對每個問題的周全、正確答案 。在代議制民主中,這個公理往往被假定與忽視。

羅伯斯•艾爾維拉正在和一些政府研議建立「高度分散式、獨特的活動紀錄簿,這些活動將非常擅於解決分散式阻斷服務(distributed denial-of- service,DDoS)攻擊」。區塊鏈技術可以做到這點,他說:「要建立一個安全的分散式系統非常困難,區塊鏈讓我們可以做到這一點⋯⋯使系統不僅是分散式, 而且是安全牢固的分散式,這非常重要,對許多應用來說很實用,電子投票只是其中一種。」他的公司 Agora Voting 為可稽核的、透明的、可檢驗的電子選舉提供技術基礎建設,「使用最先進的加密技術,人類將成為安全鏈中最薄弱的一環。」

西班牙的反撙節政黨 Podemos(意為「我們能」),使用 Agora Voting 的系統來舉行它的第一次初選,該黨信諾於參與式民主,因此致力於透明化。發生於西班牙及其他地方的這種思想改變,與分散式技術的背後理念一致。不過,羅伯斯•艾爾維拉也看出了一些限制。為提高安全及匿名性,使用者目前必須加入整個區塊鏈,那是龐大的檔案,因為龐大,往往導致進入困難(尤其是使用行動裝置進入時),對使用者非常不友善。不過,技術總是不斷在進步,設計持續改進,羅伯斯•艾爾維拉說:「電子投票仍處於開端階段。」這技術具有可塑性,無疑地,它的最佳應用還未到來。

化解爭議

一些法律爭議最好是在法庭外解決。我們已經看到智能合約可以如何促成分權化、獨立、自主的的商業爭議裁決,不過, 智能合約不理會公平或正義的主張,無法調停衝突版本的事實 。區塊鏈除了提供可檢驗的證據紀錄,還可提供更具革命性的裁決方式,那就是做為 P2P 爭議化解平台:千百個你的同儕介入,形成陪審團,執行如同 Empowered Law 律師事務所負責人潘蜜拉•摩根(Pamela Morgan)所說的「眾包審判」(crowdsource justice)。

隨機樣本選舉另一種區塊鏈型的民主治理模式是隨機樣本選舉。隨機選出的每一位選民將收到一張郵寄的選票,以及數個網站連結, 可以前去查看競選人資訊及各種利害關係政黨的表述。任何其他人都可以要求一張選票,但這些票將不會被計算在內,這些票和那些將被計算的票看起來無差異,只有要求票的人本身知道他的票是要求來的。這些票可以賣給買票者,但買票者無法得知他們買的這些票會不會被計算在內。比起那些隨機選出者的票,這些要求來的票更可能被賣給買票者,這將使得想透過買票來強迫實現主張者的成本相當高。發明此概念的大衛•丘姆(David Chaum)說,隨機樣本投票比現今常用的選舉制, 更能產生有代表性且可靠的結果。

預測市場

預測市場平台 Augur 使用區塊鏈,把對未來事件的許多小型下注加總起來,形成強大的預測模型;假以適當的應用,可幫助創造協作式民主(collaborative democracy)。政府可以使用預測市場來邀請人民參與,幫助政府對未來情境有更好的了解,使政府做出更好的政策選擇。

以太坊創始人維塔力克•布特林,在部落格上撰文討論另一種名為「futarchy」的政治運作模式,這是經濟學家羅賓• 韓森(Robin Hanson)提出的概念,其信條被精簡摘要為:「用選票表達價值觀,用鈔票下注信念」。人民用兩階段流程來選他們的民主代表:首先,挑選一些左右他們國家成功與否的指標或目標(例如人口識字率、失業率);接著,使用預測市場來選擇最能達成前述指標或目標的政府政策。

Augur 的預測市場模式,可以讓人民做出對國家政策討論有所影響的小選擇,最終共同塑造他們自己的民主未來。

區塊鏈司法制度

區塊鏈也可以幫助改變我們的司法制度。在區塊鏈上,把透明化、眾包,以及線上公民參與等概念結合起來,我們可以想像在 21 世紀重新推出古雅典式民主 CrowdJury 平台尋求改變司法制度,做法是把一些司法流程放到線上,使用眾包及區塊鏈,這些流程包括寫控訴或申訴狀;蒐集與調查證據; 邀請人們參與線上公開審判,擔任陪審員;發出裁決。想想使用眾包調查、眾包分析,以及眾包判決的透明流程,可以縮短更多時間,並以明顯更低的成本,得出正確的結果。

這流程始於在線上報告一件有嫌疑的民事或刑事罪案(例如,公務機關疑似收受賄款),邀請可能的目擊者提供證據,結合來自多源頭的資訊。原告以及所有證據都被區塊鏈加密儲存,以保留紀錄,且不被竄改。提起訴訟後,平台將根據處理此案所需的專長,自動挑選一小群志願者(九到十二人),對事實進行分析,決定是否有付諸審判的正當性。若付諸審判,有兩種可能的途徑,第一種途徑是被告認罪,並提議解決方案(陪審團可能接受,也可能不接受);另一種途徑是訴訟進入有大陪審團的線上審判。跟古代雅典一樣,任何 30 歲以上的公民,都可以在一定期間內申請加入陪審團(但不能指定要參與哪一件案子),最後將以隨機挑選機制來決定某一陪審團的團員,就如同西元前 4 世紀,雅典使用隨機選取器「kleroterion」來選出陪審員,這樣,在對案件分配陪審員時,就不會有偏頗。審判及所有證據都在線上播出,就像公開法庭模式,任何人都可以「出席」, 向被告提出詢問,但只有陪審員可以透過線上投票做出判決。

我們可以先把這種司法模式使用於低價值的爭議案,以及跨司法轄區的全球性質社群(例如社群媒體)案件。英國民事司法委員會(Civil JusticeCouncil)最近研究全球的線上模式後,提出一份研究報告,建議線上解決爭議的方法。早期的線上司法模式大多在線上流程的一些階段中,仰賴使用法官或其他專業判決者,其他現有流程則是仰賴其他的線上參與者, 指出並解決不當的線上行為,例如毀謗性反饋評價(例如 eBay 荷蘭市集的獨立反饋評價),或是線上遊戲作弊的行為, 例如遊戲商威爾烏(Valve)設立 Overwatch 機制,讓有資格的社群成員審查有關破壞行為的舉報,並在必要時對破壞行為者祭出暫時禁止進入遊戲的處分。

這絕對不同於暴民正義,而是 把「群眾集體智慧」應用於更多司法流程 ,獲得有益的結果。


延伸閱讀

中國率先使用「區塊鏈」來養雞:每一天都追蹤得到,要給你最放心的雞雞成長日記
區塊鏈將成救地球藥方,生物學家:「沒有資訊不對等,汙染問題就會變小」【CONNECT TO CHANGE】台灣用區塊鏈 CONNECT 世界,自駕車、食安控管神案例總整理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區塊鏈革命:比特幣技術如何影響貨幣、商業和世界運作》,天下文化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Theresa Thompson 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