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比特幣的礦工都賺瘋了:直擊中國四川、東北、內蒙古的超級大礦場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在比特幣價格正式超越黃金,甚至一度快要達到兩倍黃金價格時,「礦工」一詞開始大量出現。比特幣礦工需要的不是鏟子、炸藥,而是一台台的主機,透過機器運算不斷「挖」出比特幣。

除了主機之外,最需要的就是「電力」了,所以大型比特幣礦場直接位於發電廠,甚至必須因應電費「遷移」礦場。本文透過中國幾個大型礦場:四川、東北、內蒙古,帶著我們一覽礦場神秘的面貌。(責任編輯:陳君毅)

文:易簡財經(ID:ejfinance)

挖山寨幣的早就賺瘋了,

去年 30 塊錢,現在 3000 塊錢。

這裡沒有滿天塵土的公路,沒有勞斯萊斯、悍馬車隊,沒有囂張跋扈的煤老闆,甚至沒有 KTV 夜總會。

而是一個中國國內帶有神秘色彩的採礦場,有人說他是高科技酷產業,有人說是龐氏騙局 …….。

四川比特幣礦場

據外媒消息, 四川省已經成為全球比特幣挖礦資本最聚集的地方

四川這塊風水寶地早就吸引了國外資本的關注,去年澳洲當地媒體就報導過 3 個澳籍華人小哥來四川康定,紮根大山深處「挖礦」的新聞。

而他們不遠萬里來中國搞「西部大開發」的原因也很簡單:

「我們需要消耗電力來生產比特幣呀!」

對於比特幣挖礦行業來說,成本包括了比特幣礦機、電費以及人工,而在這三者中間,電費有非常大的變量空間。

現在越來越多的人選擇四川作為比特幣挖礦的首選地 這裡不僅有非常廉價的電力,還有低密度的人口和寒冷的氣候,對解決礦機噪音和散熱問題有先天優勢。

出於節省鋪設線路成本以及用電便利性方面的考慮,比特幣「礦場」大多直接建在水電站內部。

礦場機房

除馬邊彝族自治縣外,更多的比特幣「礦場」設在大渡河旁的另一座小城——康定。 據說全球最大比特幣礦機生產商,只在全球兩個城市設立維修中心,康定就是其中之一

以康定情歌聞名的康定,水電資源也非常豐富

比特幣行業的「寶二爺」最早提出概念——

四川等地的水電資源非常豐富,在豐水期時電力用不完,白花花的銀子變成水流走。為什麼不利用這一點,把白白流走的銀子變成比特幣?

幾年間,一些小型水電站,甚至包括電力公司,他們提供電力,礦工們提供設備和技術,形成雙贏合作。

還有一些能源公司乾脆直接購買礦機,自己開採比特幣

礦場,在很多人的記憶中,原型是煤礦,與大地打交道,挖掘幾百米深的礦井,帶著瓦斯燈疲倦的礦工,不斷飛揚的塵土,不斷挖掘黑煤,礦工上下也是黑的,除了牙齒。傳輸帶上源源不斷帶出煤,然後大貨車在一旁等候著。

眼前的比特幣礦場則不是這樣子,礦場位於大渡河某一水電站內。礦場主體由四個藍色長廂大棚組成,類似電腦機房。每一個大棚裡面存放 7000 台比特幣礦機,一共接近 30000 台礦機。

相比去年,這批礦機都順利進行了更新換代,目前其中擁有 10000 台 S7 礦機,8000 台 A6 礦機,這兩種礦機都分別由全球最大的兩家礦機商生產。

山中礦廠的外觀

帶上安全手套,刷卡進門,撲面而來的是一股小熱浪,幾千台礦機 24 小時不間斷的運轉工作,電能轉化成熱能,所以廠房建造了風冷系統和水冷系統,棚室內部部署著兩台巨大的風扇,把熱氣流吹向水冷牆,後者為一面龐大的鐵絲簾,冷水從上往下流動,每一個鐵絲簾洞都掛著水珠,風扇把熱氣流吹向鐵簾,加速水珠的蒸發,從而帶走室內的熱量,使得室內的溫度保持在 38 度以下。

相比煤礦,比特幣礦場無菸低碳綠色環保,不用質檢,沒有殘品,不用售後服務,沒有三角債,現款現貨,不喝水不費油,給點電就行 在古老的江河流域,正維護著最前沿的區塊鏈文明的運行,所以說這是最酷的生意。

想了解比特幣最核心技術:區塊鏈?絕對不能錯過《TechOrange》的科技派對!

礦場選擇在大渡河,必然是因為這裡的水電便宜而豐沛。作為中國最知名的比特幣錢包商 HaoBTC,旗下的自營礦場也一樣知名,全球比特幣社區 Bitcointalk 上曾有 Eric mu 的三個月礦場生活的連載,引得超過 10 萬海外比特幣玩家的關注。

世界每挖出 100 枚比特幣,都有 5 枚產自這裡。

作為掌管全球 5% 比特幣算力的孫小小,對於礦場的成本有著最深刻的思考。礦機成本,在專業化規模化部署的情況下,這裡的礦場對礦機商有較大的議價權。電力成本,這裡幾乎是大規模正規用電的極佳之地,以直接承包水電站的形式,獲得最便宜的電力。

如養蜂人般遷徙

由於枯水期的存在,經營這些依附水電站的比特幣「礦場」,還要經歷一個重要環節——遷徙。

在多雨夏季時,許多比特幣「礦場」的用電量尚不足水電站發電量的十分之一。但冬季進入枯水期後,電力又變得不夠用了。 一些「礦場」主便需要把礦機運到新疆、內蒙等地,像養蜂人般無奈地遷徙

危險往往發生在返程途中。大渡河的豐水期是 5 月到 10 月,夏季將至,「礦場」經營者們需要將礦機從內蒙古等地遷回四川。路途中往往會遭遇暴雨,再加上山勢陡峭、路面泥濘,負責押送的司機和「礦工」時常會遇到滑坡、泥石流等自然災害。

一位在康定擁有比特幣「礦場」的經營者向記者道出了這種遷徙背後的緣由,枯水期電費有時候是豐水期的一倍。

大渡河邊的挖礦廠

記者了解到,業內規模較大的「好比特幣」公司在康定擁有近 5 萬台礦機,前幾年冬天都會將礦機搬到內蒙古、新疆。與之相比,礦機擺設相對分散的天嘉網絡,由於水電站的發電量可以滿足其需求,常常不需要當「養蜂人」。

在水電站待久了,雷科這樣的「礦工」漸漸也和周邊居民打成一片。

久而久之,一些附近居民也開始關注起比特幣來。在馬邊彝族自治縣,記者碰到的一位當地人就表示,接觸到比特幣後,他自己也在家裡設置了一個礦機,「每天能有將近 2 塊錢的收益」。

要玩轉比特幣,需要隨時了解最前沿的金融資訊,包括央行監管政策、區塊鏈技術、計算機知識、甚至編程技術 …… 在探訪過程中,記者碰到的幾位馬邊彝族自治縣當地居民,對央行最新的監管政策竟然十分熟悉。由於央行的監管態度對幣價有直接影響,這也是最近每一個比特幣從業者都在關注的熱點。

到了夜間,大部分人沉沉睡去。夜幕籠罩下的馬邊河依舊奔騰,芭蕉溪「礦場」裡,不同型號的礦機仍在奮力運轉,在另一個虛擬的世界裡不停地進行計算。像雷科一樣的「礦工」仍要定時起床巡邏,機房裡綠瑩瑩的光,在黑暗中閃爍跳躍。

比特幣大「礦場」每天能挖 60 萬元(約 300 萬台幣),每小時耗電 4 萬度。

在我進康定後的一段大渡河上,就佈滿十幾家水電站,在比特幣礦場未曾進駐之前,這裡的電力供應遠遠大於需求,所以國家電網不得不計劃分配,很多水電站一周只能發電兩天,休息五天。

比特幣礦場紛紛進駐之後,均以承包水電站的方式,讓這裡的發電成為 7*24 的狀態。孫純宇上一份工作是在深圳某礦機商,他頗有體會地說,深圳的製造成本降低礦機製造成本, 四川的水電成本降低礦場的運營成本, 這是目前全球 70% 算力在中國的原因

廠房裡熱浪滾滾,穿短袖的工人正在檢查礦機運轉

康定這座小城,比特幣挖礦成為拉動經濟的新產業,傳聞這座城的快遞員,拿起包裝就知道是哪一型號的礦機。很多藏族的青年,遍布大大小小的礦場,成為新時代的礦工。

大渡河產生充裕的電,成為經濟發展的母親河。全球最大的礦機商,維修點只有兩個城市,康定是其中的一座。

2015 年全國裝機容量 32000 萬千瓦,整個比特幣系統 60 萬千瓦。

「比特幣系統消耗的電,實際上只需要四川一座中等水電站就足以,並非人們想像中那麼消耗能源,在目前階段,比特幣消耗的能源,都是我國的棄水棄電,是激活了經濟,並不是無聊的消耗」。

不過,便宜的水電也有局限性,枯水期往往電力不足。一些礦場不得不遷徙到依靠火力發電的內蒙,那裡也聚集了大量的比特幣礦場。

按照中本聰的算法,比特幣每隔 4 年會發生一次產量減半。與之相應,「礦場」挖出的幣也將大幅減少。 最近一次產量減半發生在 2016 年 7 月,下一次減半將發生在 2020 年左右。由於減半時間可以預測,「礦場」都會提前做好相應的準備

眼下,四川正進入豐水期,水電富餘。對於比特幣礦工們說,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畢竟經營比特幣礦場最關鍵的因素就是有充足的電力。 這些礦場大多「逐電而居」,一些礦場利用西南豐富而廉價的水電挖礦 。冬天枯水期電價上漲時,公司會將礦機遷往火電豐富的西北地區,來年豐水期再回到西南。

水電站深受礦場青睞

「整個西南地區水電富足,而且豐水期的電費只有枯水期的一半」。一位行業人士談道:「難以想像任何礦場會在這個時間點上選擇搬遷」。

2017 年 4 月底,芭蕉溪礦場卻「人去廠空」。記者在現場看到,幾個機房大門緊閉,留下的只有幾個集裝板房和空置的電線,整個水電站內已經見不到一台比特幣礦機。

「4 月 25 號下午 2 點過搬走的,損失好大哦」!留守的水電站負責人蘇某對記者談道,之前,由當地一位副縣長帶隊,有關部門曾來檢查過,礦場當時已經處於停產狀態。據了解,此次搬走的除了芭蕉溪這一家外,還有另幾家比特幣礦場。

比特幣礦場是用電大戶,對於礦工們的離開,水電站的經營者們顯然會失望 ——礦場在的時候,一個月能消耗 400 至 500 萬度的棄水電量,「每個月要給水電站繳 100 多萬元電費,一年下來就是 1200 多萬元」。該數據未得到確鑿證實,但因為礦場關閉搬遷,水電站顯然會失去一筆收入。

「要是不用,也就變成水流走了」。蘇某對記者表示,礦場沒了以後,富餘水電需要另找銷路 在四川豐水期時,發電企業都希望有人來用電,而他們(比特幣礦場)是 24 小時用電,時間恆定,波動又小,因此還是受歡迎的用電對象。

礦場搬走不到半個月,沒了噪音,蘇某反而不習慣了,「經常在這值班,有一次睡覺半夜醒了以後,發現怎麼沒聲音了,結果才反應過來是在自己家裡。」他笑著說。

內蒙古比特幣礦場

內蒙古鄂爾多斯某比特幣礦場,全地球最大的比特幣礦場之一,年上繳電費達 1 億人民幣。

航拍下的內蒙古毅航雲計算礦場

這個礦點包含了四個大型倉庫,每個都是白藍相間的屋頂裝飾。每個倉庫測得長約 150 米,寬約 20 米,大約佔地 3000 平米(32000 平方英尺),除了這四個礦點倉庫,還有一個在建的鋼架建築快要完成,工人們正在忙碌著做最後的建設工作,而四個倉庫中,有 2 個正在建設中,還有另外兩個等待開工,有人告訴記者不要上傳這部分的照片。

礦場經營者告訴記者說,每個倉庫需要花 15 天的時間來建設,然後又要花掉 10 天的時間部署礦機。

這個礦場的電力消耗量是驚人的,看看用來運行整個礦場的電纜長什麼樣吧,直接把記者給嚇尿了,礦場經營者告訴記者說他們至少使用了 15 根這樣的電纜。

這裡還設有了幾個輔助建築物,主要是為了安置這些龐大的變壓器。

整個礦場的算力達到了驚人的數 P(petahashes),可能佔整個比特幣網絡 5% 的算力,嚇尿!

他們用平板電腦來監視算力,以確保一切正常。

夜間的礦場圖片:生化危機的感覺 ……。

地上堆滿了礦機包裝盒,看圖說話:

冷卻系統似乎很有效,倉庫內的溫度大約只有 25 攝氏度(77°F)。

他們使用一種蒸發冷卻系統來給礦機們降暑,這是一種利用水與空氣之間的熱濕交換來獲取冷量的一種環保高效且經濟的冷卻方式。

這裡光是電費的開銷每個月就要超過 100 萬美元,這是什麼概念!

這裡部署了很多不同型號的比特幣礦機。

東北比特幣礦場

近日,比特幣資訊網站 The Coinsman 的記者來到了中國的東北考察當地的比特幣挖掘工作。從機場降落之後,嚮導開車帶記者走了將近一個小時才來到目的地。而在現場目睹的一切,都令記者目瞪口呆。

這裡給大家的第一印象就是過於吵鬧,記者一走出汽車就聽見了猶如憤怒的大黃蜂扇動翅膀的聲音,這種聲音由遠及近。

儘管擁有空調和製冷設備,但室內的溫度還是達到了 40 度

當記者逐漸靠近一座建築物的時候,捲風機形成的強風幾乎讓人無法前行。而在這些捲風機的身後,則是不可計數的機器。

這裡擁有高達 2500 台挖掘機

在這裡,1000W 的 PC 電源一個月就受不了更換。一張高性能顯卡一個月就會烤出黃斑。

如此規模的「礦業」非常耗電,每個月這裡的電費就達到了 40 萬人民幣。

員工不忙碌的時候,可以用電腦看電影、打遊戲。這裡僱傭了 3 個工人,負責監督機器的正常運轉。車間裡充斥著無數的數據線。

瘋狂的比特幣

從 2009 年比特幣誕生之初至今,比特幣價格在質疑聲中創下了 300 萬倍漲幅,大有與「黃金」爭奪避險之王地位的架勢。

從最初 1 美元可以買到 1300 多枚比特幣,到 2013 年 12 月 4 日比特幣價格達到了 1147 美元的歷史高位,第一次超過國際金價。

今年 4 月 26 日,比特幣價格為 1282.97 美元,而一盎司黃金只有 1264 美元,比特幣再次碾壓黃金。5 月 22 日,比特幣的價格漲至 2151.28 美元,黃金當日報價則為 1260 美元,此後比特幣再接再厲,6 月 12 日,比特幣首次突破 3000 美元大關,達到了 3012.05 美元,創歷史新高。

據相關統計,過去 1 年間比特幣漲幅高達 267%;過去 2 年間漲幅為 740%;過去 4 年間漲幅則為 113.3 倍。

比特幣價格的爆炸式增長,也是堅定了「礦工們」信心。目前,「礦工」為了挖比特幣等虛擬貨幣,把顯卡市場買了個遍,AMD 徹底斷貨,NVIDIA 也庫存告急,兩家廠商甚至為礦工打造挖礦專用卡。

這麼一個瘋狂的比特幣,感覺就像 17 世紀發生在荷蘭的「鬱金香泡沫」一樣,隨時在面臨著被戳破的風險。

——

(本文經 易簡財經(ID:ejfinance)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挖礦的礦工都賺瘋了揭秘川西地區的比特幣超級礦山 〉。首圖來源:wiki,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5 分鐘搞懂比特幣】當年一文不值,如今它比炒房還暴利

一秒變資料視覺化專家,非工程師照樣做出資訊化厲害圖表

台灣用區塊鏈 CONNECT 世界,自駕車、食安控管神案例總整理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