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領導說話總是那麼抽象?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不管是上對下的溝通,還是跟父母、朋友或情人的溝通,老是出現誤會的原因是什麼?是大家話說不清楚、用太艱深的詞彙還是對方根本沒在聽你講話?我覺得這篇文章很實用欸,解決了以上的疑問,看完之後恍然大悟,「噢,原來要這樣講話別人才聽得懂」或是「就是因為他這樣表達我才聽不懂」,趕快把幾招清楚明瞭的溝通招式學起來吧!(責任編輯:謝秉芸)

1、不要想當然地認為,對方會理解你沒有直接表達的意思

在全社會關愛弱勢群體的大氛圍下,不知道為什麼,黑程序猿(中國用語,工程師的暱稱)的場景卻越來越多了,最常用的梗竟然是……太講邏輯了!比如說這一段:

老婆給當程序猿的老公打電話:「下班順路,買十個包子;如果看到賣西瓜的,買一個。」當晚老公手捧一個包子進了家門。老婆怒道:你怎麼只買一個包子?!老公甚恐,喃喃道:因為我看到賣西瓜的了。

跟著我學邏輯的童鞋們,別怪我沒告訴你,生活中太講邏輯,就有變成冷笑話的危險!

其實,你回頭仔細看看,這位程序猿老公一點兒都沒買錯。按照中文標準語法,「買一個」後面省略的,當然是前面半句的賓語「包子」或者「賣西瓜的」,而不是「西瓜」。

當然,你要說了,為什麼正常人都覺得應該是「包子」啊,那是因為,真正錯誤的,是我們平時的說話方式,只要覺得對方能聽得懂,能省略的就省略。

生活中讓老公把西瓜理解成包子,回家還可以反過來罰他跪搓衣板。可在職場溝通中,如果你省略了不該省略的,那就沒人給你背鍋了。

老張有一份文件,要在半個小時內給客戶,叫快遞來不及了,剛好新進的員工小張要到客戶那裡去辦事,老張請他順便帶上,並囑咐:「你就叫個車吧。」

沒想到,文件還是送遲了。小張回來後,老張責問他:「我不是讓你叫車了嗎?你怎麼還來不及?」

小張一頭霧水:「我是叫車回來的啊?上個月公司不是要求我們節省經費嗎,我坐公車去了,回頭太累了,我就按你說的,叫車回來了。」

有人說,兩個人交流時,其實是六個人在交流:一邊是「你以為的你」和「你以為的他」在說話,一邊是「他以為的他」在聽「他以為的你」在說話,而「真正的他」和「真正的你」,其實根本沒有碰頭。

為什麼領導說話總是那麼抽象?

我們老是想當然地覺得,對方和我們一樣掌握了工作的所有背景,或同樣擁有某些專業背景,能夠自行理解我們沒有直接表達的意思。這種錯誤,我們不敢在領導面前犯,但在跨部門的平行溝通中,卻非常常見。

解決這個問題有一個好(笨)辦法——闡述關鍵訊息時,盡量用「邏輯結構」,而非「省略結構」。

「你就打個車吧」是「省略結構」,而「如果想半個小時內到對方公司,那麼最好打個車」,這就是「邏輯結構」。

這就是程序猿教我的方法,以後別再黑程序猿了。

除了省略了不該省略的,還有一個造成溝通障礙的不良習慣就是——喜歡用「裝逼感」強的「大詞」。

2、為什麼我們喜歡用裝逼感強的大詞

王朔有一篇文章,叫《我討厭的詞》,其中第一部分都是「大詞」——裝逼專用抽象名詞:

優雅、檔次、格調、情結、關懷、巨大、精神、理想、信仰、終極、高貴、貴族、神聖、清澈、呼喚、難忘、純粹、追尋、堅守、虛偽、沉默、價值、光榮、自由、民主、民族、奴隸、體制、未來、人文、個體、生命、存在、誕生、詩意、想像、家園、故鄉、感謝、獻出、愛、熱愛、痛苦、幽默、智慧、博學、尖銳、拒絕、強烈、震撼、穿透力;

上學時,為了看上去很有文采,我們喜歡在作文中撐滿這些抽像大詞。這個習慣被我們帶到職場溝通中,就有了類似的「大詞」:

效率、創意、素質、忠誠、熱情、嚴謹、溝通感、執行力、想像力、國際感、氣質、責任、情商、成功、夢想、信任、思考、策略……

這些詞真的有助於我們的溝通嗎?

當我們不暇思索使用這些抽像大詞時,我們往往是在逃避具體思考,就像王朔說的,這些詞「有一種極富裝飾性的閱讀效果」。

去年美國總統大選預選時,《波士頓環球報》曾對兩黨多位競選人的參選用詞進行了分析,發現後來獲勝的川普的競選語言,只要四年級的小學生就能明白,而理解希拉蕊的話,要到七年級,理解民主黨另一位學者型候選人桑德斯的競選語言,要十年級的水平。

為什麼領導說話總是那麼抽象?

是選民文化水平太低,聽不懂嗎?當然不完全如此。高中與小學的語文水平的在詞語上的差異,有一點很重要,就是對抽象名詞的理解要求。

一個詞越抽象,它的解釋義項就越多。所有人理解的「大象」都是一樣的,但對於「理想」,不同的人用來指代的東西,天差地別。你使用的抽象詞越多,你需要回頭解釋的地方也就越多,回頭解釋的話,它會破壞你的語感;不解釋的話,又就會產生歧義。

川普的話很好理解,因為他不說「限制非法移民」這種雖然政治正確,卻有歧義的話,而說「要在邊境建一堵牆」這種極具畫面感,完全沒有歧義的話。

而哲學家告訴我們:一切爭論都是名詞的爭論。實際上,讓人浪費時間去爭論的詞,都是「大詞」。

想要你的表達更乾淨,請用具體的名詞和動詞代替這些抽象詞。

請不要說:「我需要一些更有執行力的方案。」對「執行力」這個詞,大部分人的理解都不同,請說:

「我需要一份讓每一個新參與的人,能夠在 10 分鐘內明白的行動指南,知道現在是哪一步,下一步的動作是什麼,它是如何被考核的,他們能掌握是資源是什麼,哪些可以自行處理……」

如果一定要用,請在這些大詞前加上一組定語,「擅長將討論結果轉化為行動計劃的策劃能力」肯定比「策劃能力強」更準確,「讓 90 後感到是自己人在說話的溝通感」肯定比「溝通感」更有溝通感。

還記得我剛做廣告文案時,老闆的一些要求:

盡量用名詞和動詞表達,形容詞平均每句話不超過 1 個

盡量用「主謂賓」這種最簡單的句子結構;

任何時候,禁止使用成語,以及一切四個字的、像成語的詞。

這麼說話,一開始你一定會彆扭,但這是對付「大詞病」的唯一辦法。這個要求就算不能 100% 達到,但至今仍然影響著我的寫作。

3、溝通誤解不僅僅是技術問題

上面兩點,是解決溝通誤解的技術手段,但我們必須知道,這不僅僅是一個技巧問題,事實上,我們平時說話的複雜程度是「看人下菜碟」的。

如果對方是領導,我們自然希望說得更詳細一些,控制不好的話,就會顯然主次不清沒邏輯。所以我的前幾篇文章都是教你如何把話說的更簡潔、讓邏輯更明顯,舉的例子都是「向上匯報」。

但在和其他部門平行溝通時,因為缺乏「表演慾望」,我們常犯的錯誤卻是相反的——因為過於簡潔,而讓對方發生誤解。本文的前兩段就是從技術層面,解決這個問題。

其實還有一種情況,您想多簡潔,就多簡潔——如果您是領導。下屬們會挖空心思猜測您沒有說出來的想法,當然,更有可能的結果是過度解讀您的「言外之意」,讓您哭笑不得。

如果繼續討論下去,我們就會涉及到一個職場溝通最深層的邏輯:話語即權力

為什麼領導說話總是那麼抽象?

4、溝通的權力遊戲:上級對下級模糊,下級對上級精準

前面的兩個對話技巧,一定會有人提出反對意見——體制內的企業和機關單位的工作溝通中,基本上都由「大詞」構成,而且,又有大量的「背景省略」,這是不是不符合我前面說的兩種方法呢?

其實不然。即使在官場的「行政語言」中,仍然要對這些「大詞」進行準確定義,但定義的方式不是「說人話」,而是「加密」,密碼就是選擇什麼大詞,放棄什麼大詞。破譯的方法之一就是「比較法」——比較類似文件,找到遣詞造句的不同,領悟背後的上級精神。

換句話說,「行政語言」的目的就是讓局外人聽不出區別,而局內人又能領會其中的精神。

在機關工作想要追求進步,有一點很重要:上面下達的文件,重要的是領會精神,而不用去推敲它的細節;相反,下級送上來的材料,要忽略意圖,推敲其中的細節,因為這些材料裡有活生生的東西。

例子我就不多說了,最近對自媒體的管控還是很嚴的。

總之,即使是「溝通」這件簡單的事,背後也隱藏著權力遊戲的規則——上級永遠對下級簡潔而模糊,並要求下級對上級具體而精準。

事實上,這種權力關係在所有性質的企業中同樣存在,公司內的權力大小,不在於職位高低,甚至不在於匯報關係,而在於誰能控制訊息的流向。
為什麼領導說話總是那麼抽象?
5、一些能夠帶來有效溝通的基本原則

還是先別管那些複雜的權力關係了,反正暫時來說,我們大部分人只需要記住一個最簡單的原則——把事情有條理地說清楚。

以下是一些能夠帶來有效溝通的基本原則:

核心任務不要用省略句式,要盡量用「邏輯結構」;

少用大詞、抽象詞、形容詞;

對有歧義的詞進行定義,對專業名詞進行形像地描述;

核心結論要有例子或細節;

盡量用「主謂賓」這種簡單的句式,避免使用雙重否定、反問等容易被誤解的語氣。

6、邏輯也可以很美

經過我這幾篇文章的「洗腦」,大家是不是都認為邏輯是一件雖然有用、卻嚴謹無趣的東西?

我要用下面的例子,糾正這個看法。

一位邏輯教授寫下一句話:「我愛你」,要求學生改成逆否命題。

學生開始分析:「我愛你」是一個省略結構,它的邏輯結構應該是:「如果有一個人是我,那麼這個人愛你。」

那麼,它的逆否命題就是:

「如果一個人不愛你,那麼,這個人,不是我。」

如果你偶爾嘗試一下用邏輯結構說話,你會發現,它不僅準確,也可以很美。

(本文經微信公眾號:人神共奮(ID:tongyipaocha)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為什麼領導說話總是那麼抽象?〉。)

延伸閱讀

西門子人資主管給畢業生的忠告:熱愛你的工作,不然就改變它,做不到就離職
【CEO 應該是服務業】帶人不是下命令就好,不懂溝通,你就自己做到死吧!
【太乖就是你的弱點!】台灣人觀察的矽谷升遷祕笈:好的溝通技巧帶你上天堂
面試時,這些廢話就不要再說了:我溝通能力很好、我很喜歡這份工作、我愛看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