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歲中年大叔變潮男!微軟不再宅著做研發,用 AI 變成比蘋果還創新企業

重塑微軟:全面人工智能和變酷的新故事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微軟終於也要投入人工智慧戰場了,但這麼說好像有點不太正確,其實 20 多年前微軟就投入研究,那為什麼  Google 和  Amazon 卻比為微軟更有名?微軟也發覺戰場改變,現在要投入將智能應用在商品化跟雲端上面了,我想也跟現任 CEO 納德拉上任也關,產品布局、行銷策略跟思維都朝新的方向發展,不再是大家腦袋中的老微軟了,也期待未來會將微軟帶向什麼新紀元。
(責任編輯:謝秉芸)
對微軟來說,主戰場要移位了。關於智能手機的操作系統之爭,它已經不那麼「執著」了。「我們現在與蘋果的關係很好。」一位微軟內部員工,至今使用著一台 Windows 手機,他還有台蘋果手機,但直到現任 CEO 納德拉上台前都不敢帶到公司,因為在強硬的上任 CEO 鮑爾默看來,任何在公司使用 iPhone 的人都是叛徒。微軟與開源鬥爭時期,鮑爾默甚至公開將開源社區 Linux 稱為惡性腫瘤。

最新的動作是,近期在 2017 年 Build 大會上,微軟宣布蘋果 iTunes 進駐 Windows Store,此外,微軟此番公佈的一系列新技術的演示,都以蘋果手機為載體。

推廣 Windows 手機操作系統的戰役已經可以宣告結束。來自 NetMarketShare 的數據顯示,今年 3 月,佈局了 6 年的移動端硬體入口 Windows Phone,市場份額縮減至 1.33%。兩個月後,微軟最終決定把 Lumia 系列手機產品從官網下架。 一種觀點認為,微軟沒能打通到 to C 的手機硬體,形成完整的生態閉環始終是缺憾。不過從另一面看,暫時關停手機業務,面向其他品牌設備開放軟件,或許能讓微軟收穫更多,畢竟 IOS 系統在美國的市場佔有率接近 40%。

「世界本就是多元的,如今我們的工程師想的,是外面有那麼多不同的設備,我們都可以為他們提供基於 Windows 的工具。」微軟公司全球企業傳播團隊總經理 Tim O’Brien 已經在微軟工作了 14 年,最近幾年他感受到了明顯的變化。

納德拉上台後的三年,著力扭轉微軟固有的驕傲心態,從 Windows、IOS、安卓之間常年的廝殺中抽身而出,轉向合作:讓微軟能跨平台、跨設備提供軟體產品和雲服務。2014 年,上台第三個月時,納德拉宣布了對 Mac 開放 office 365。一年後,他在 9 月的微軟銷售大會上,首次用 IOS 手機演示了所有微軟產品。開放策略為微軟擴寬了商業空間。截至 2017 年 5 月 24 日,微軟股價盤中達到 69.71 美元,42 年來的歷史最高點。

「的確我們在移動互聯網時代落後了,但這都過去了,現在我們全力押注 AI。」這是微軟如今的策略。今年的微軟 Build 大會上,納德拉宣布,微軟的戰略從 2014 年提出的「移動為先,雲為先」,轉變為「智能雲和智能邊緣」。殊途同歸,AI 是今年所有大公司押注的領域,亞馬遜率先作出了標杆性智能音箱 Echo,亞馬遜也在藉助雲計算的優勢推廣 AI 業務。加上蘋果和 Facebook,五大技術巨頭又在 AI 的戰場上碰面了。

能否改頭換面成為一家「酷」公司?微軟的下一個十年,全立足於一場對 AI 的豪賭。

變酷的挑戰,和黃埔軍校的尷尬

倫敦女孩 Emma Lawton 在 29 歲時,診斷出帕金森症,手部無法自控地顫抖。作為一名年輕有為的平面設計師,甚至無法用筆劃出一條水平線,更別提畫設計圖。她的生活被顛覆了。

在微軟 2017 Build 大會上,展示了微軟研究院創新總監張海燕設計了一款智能手錶,可以通過干擾 Emma 大腦中的信號,削弱手部顫動的程度,讓她再次拾起畫筆。

類似的前沿實驗室項目,在微軟還有很多。比如,在水下建立一個大型數據中心;以及用機器學習算法,在西雅圖總部的 90 家食堂裡自培蔬菜;通過採集熱帶雨林中蚊子的體液預測傳染病等等。

這些看起來都很酷。但奇怪的是,微軟作為一家公司,並未給人們留下與「酷」沾邊的印象。

追究原因,在於 很多優秀的技術從未走到產品化、商業化的那一步。

「微軟的技術實力雄厚,問題在於 將前沿技術概念化和產品化時,並未形成完整的體系來運作。」一位公司內部人士如上評價。

20 多年前微軟已經開始對人工智能做前瞻性研究。動手最早,然而產品面世的速度上,Google 和亞馬遜卻更快一步。

某種程度上,微軟的這一特性,也導致了 研究人才外流

今年 1 月,陸奇辭去微軟全球執行副總裁,加盟百度,成為李彥宏的二把手。

5 月初,在微軟工作 19 年的俞棟辭去微軟研究院首席研究員一職,加盟騰訊擔任 AI Lab(人工智能實驗室)副主任。他上任後的首個任務,是牽頭組建騰訊西雅圖 AI 實驗室。這座實驗室近鄰微軟西雅圖總部,選址背後,挖角的意圖不言自明。

5 月 19 日,在微軟任職 17 年的前人工智能首席科學家鄧力,加盟美國對沖基金 Citadel 擔任首席人工智能官。

沈向洋說,很自豪過去 18 年微軟(亞洲)研究院培養了 5000 個學生,覆蓋了中國幾乎所有 IT 公司的 CTO。但他也給出了一個針見血的回應:「你應該去問問離開的人他們還是不是研究員,他們最近研究了什麼,叫他寫個算法給你看一看。」

的確, 見諸報端的微軟高層離職人員進入新東家後,大多從研究員轉向培養年輕人的管理崗位。 從個人職業生涯角度,離開微軟進入中國互聯網公司,他們能更快看到應用層面的落地,或者套用矽谷的說法「改變世界」。

微軟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去年 9 月 30 日,微軟重組架構,成立了 5000 人的「微軟人工智能與研究事業部」,由沈向洋掛帥。這個部門吸納了 1000 多位微軟人工智能領域的研究員,以及人工智能語音助手 Cortana 和必應搜索等應用和服務部門的業務人員。這次重組的意義在於,讓科研與產品兩個環節更緊密地結合。

架構重組是否有效、能否做出驚艷產品,尚待觀察,微軟更實際也更重磅的做法,是把所有產品都進行 AI 化改造。

全線產品 AI 化

正在進行 AI 化改造的,包括 Windows 操作系統、必應搜索、Office 和 Xbox 等微軟最歷史悠久、用戶眾多的產品。這即是微軟內部所提的「人工智能重新定義微軟」。

在微軟的規劃當中, 人工智能語音助手 Cortana 是一切的核心,她會像橋樑一樣,貫穿在跨平台、跨設備的各個微軟產品中,相當於為每款產品賦予 AI 能力, 供用戶調用服務。譬如沈向洋展示了基於 PowerPoint 文檔使用微軟翻譯的場景,就注入了 Cortana 的能力。

Cortana 的優勢,還是微軟的已有的用戶量。目前 Cortana 在全球有 1.45 億用戶,覆蓋移動端手機、PC 端筆記本、Invoke 智能音箱(家庭)和車載場景。

對於大部分消費者, 最先感受到微軟產品的 AI 化,源自 Windows 10。 作為第一個搭載 Cortana 的操作系統版本,它在微軟的轉型中是個關鍵的轉折點。目前 Windows 10 的月活躍設備數達到 5 億。

此外,還有另一款老牌產品 Office 365。微軟大中華區開發體驗和平台合作事業部總經理司瑞凱接受 36 氪採訪時稱,微軟 AI 在中國市場與騰訊展開了合作,把 Office 365 的功能與微信相結合,並且加入了微軟對話機器人框架(Microsoft Bot Framework)的智能聊天機器人功能,讓用戶在微信裡實現與 Office 365 的無縫連接。

為了吸引更多開發者,微軟集中放出了 Xamarin Live Player、.NET Standard 2.0 for UWP 和 XAML Standard 等多項針對開發者的工具,降低開發難度,增強跨平台的體驗。納德拉稱,Windows、Microsoft Office 與 Microsoft Azure 將共同創造超過 10 億個機會。

企業市場優先?消費者市場優先?

跟對手相比,微軟對於 to C 硬體似乎沒有那麼上心。

蘋果上週的 WWDC 大會上,亮點就是 HomePod。而早在 5 月,亞馬遜和 Google 前後腳發布了新版智能音箱,Google Home 對 Echo 的近身追趕,把智能音箱推成了今年最受關注的硬體。

這背後是對於變現入口的爭奪。Echo 將硬體的銷售與應用商店中的音樂等內容捆綁售賣,最終 Echo 將導流到亞馬遜電商變現。而 Google Home 的盈利落點,將走向幫助 Google 廣告變現。

但微軟與哈曼卡頓聯合推出的智能音箱 Invoke,單看在 Build 大會上分配到的展示時間,風頭遠不及 Hololens 。似乎 Invoke 的戰略地位只是 Cortana 在家庭場景下搭載的硬體。而 Hololens 目前也只針對企業用戶和開發者出售,並未出台消費級版本。

看上去爭奪 to C 的入口並非微軟最大的興趣點, 微軟做 Cortana 的商業思路,依舊是一款樸素的工具產品,這也是生產力公司最擅長做的事。

做基於「智能雲和智能邊緣」的生產力平台,才是微軟如今的核心戰略。

微軟演示過一個安全施工場景的案例:當施工工人在工地錯誤使用設備造成了安全隱患,AI 技術能夠通過工地攝像頭監控到的畫面,識別出事故情況,並在管理者的手機端出發警報。

微軟大中華區開發體驗和平台合作事業部總經理司瑞凱說,微軟將人工智能技術融入 Windows 和物聯網傳感器等不同設備中,並通過雲端的計算力,用機器學習去發現它們之間的內在關聯和規律。

配合 AI+Azure 智能雲的運作模式,微軟的銷售政策,也是 將人工智能技術打包進 Azure 雲計算產品,根據使用量對大型企業客戶收取費用,中小型客戶和開發者則免費。

可以說,Azure 是微軟將 AI 技術商業化的出口。「認知服務 2/3 的技術都是原來微軟研究院做的,很多年我們都不清楚計算機視覺技術怎麼轉化成產品,直到有 Azure,很多技術加速產品化了。」沈向洋對 36 氪說。

目前微軟認知服務的 API 接口已經增加到 29 個,包括新增加的必應定制搜索、定制視覺服務、定制決策服務和視頻索引,開發者可以通過微軟的工具,將語音、視覺、語言、知識等功能添加到任何場景。

根據沈向洋提供的數據,自從 2015 年發布以來,全球已經有超過 56.8 萬名開發者使用微軟認知服務。

這種定位在中國市場顯得有些另類——在中國,你幾乎找不到一家 AI 巨頭,不把 to C 產品列為排頭兵。

中國是微軟的第二大市場,2014 年納德拉訪華期間,微軟甚至在「移動為先,雲為先」之後,綴上「中國為先」的口號,以表達對中國市場的看重。

但作為一家跨國公司,微軟在華依舊延續著在美國本土的商業策略和行事風格。這種理念,體滲透在微軟的每一個商業動作中,譬如 AI 公司未來的商業路徑。

微軟對於 Cortana 的定義,始終是一款工具。最受關注的混合現實硬體 Hololens 推出後,迄今為止也只面向 B 端開發者和商業用戶售賣。

再譬如,中國市場,所有與 AI 相關的公司都在絞盡腦汁地攫取數據。政府對於數據隱私權的意識和數據歸屬權的界定還不明朗,因此混沌中的爭奪被看作占得先機的手段。行業內人士透露,在與客戶簽訂合同時,本土雲計算巨頭阿里雲會註明要求獲得客戶數據,但微軟的做法正相反。這項原則源自美國市場對數據安全和個人隱私的看重。

「或許他們能在幾年內跑得很快,但微軟認為隱私永遠是第一位的,最終中國市場也會回歸到這點共識。」一位微軟內部人士評價說。

最近三年,納德拉的跨平台開放策略和智能雲戰略,已經為微軟帶來了切實的收益增長。其中微軟力推的智能雲業務是核心增長點,實現營收 67.63 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 11%。

這也為納德拉在微軟內部贏得了聲譽。在微軟為激發創新而設立的孵化器「微軟車庫」的一間工作室裡,一張印有納德拉頭像的便簽貼在桌子上,下面有一段手寫留言,「如果是納德拉,會製造些什麼?」

(本文經合作夥伴 36 氪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重塑微軟:全面人工智能和變酷的新故事 。)

延伸閱讀

後賈伯斯時代的蘋果 v.s. 微軟:「誰更快變成對方,誰就贏了。」
【智慧手機消失倒數?】微軟 HoloLens 之父:智慧手機已死,未來是 MR 頭盔的天下
微軟開發者大會亮點:Windows 10 最新介面比 OS X 還美!最快今年秋天就可使用
【微軟的統治結束了】Windows 市佔下降背後的警訊:高齡 42 歲的微軟無法再帶領創新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