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這是一篇負能量職場文:拼命工作不高尚,如何在被體制犧牲與奮鬥中取平衡?

丧文:拼命工作很高尚?你只是被洗脑和牺牲了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慣老闆語錄之一便是,「年輕人工作不要只想著鈔票,要先想自己做了多少努力。」但努力到什麼程度才算夠努力呢?不知日夜地忙、廢寢忘食地忙,還要不斷說服自己這樣做是進步,藉由工作成就證明自己的價值。仔細想一想,工作對你的意義是什麼呢?在你的人生中,工作又佔了多少分量?

(責任編輯:謝秉芸)

這是一篇負能量喪文,但其中不乏人生真諦,請酌情食用。

  1. 忙中失途

    一周工作 90 小時搞得我很幻滅,因為在前就職公司我活的跟做夢一樣,要麼是難以置信的奇夢,要麼是難以擺脫的噩夢,要麼兼而有之。

    俗話不是說嘛,「浮生莫為俗事累,及時行樂免傷悲」,可是對我來說,俗事就是行樂本身。雖說管它冬夏與春秋,但除了工作還是工作,就有點麻煩大了。

    酸甜苦辣盡在不言中,而我又沒打算放棄,所以前路看來遙遙無期。身邊人也一直勸我:「立即減損,到此為止。」可他們怎麼能明白?好歹你已經在這事兒上投入了這麼久了,很容易,甚至很自然,就會有一種咬定青山不放鬆的精神生長出來,話說回來了,畢竟都幹了這麼久了。

    這樣正常嗎?估計不。這樣相信它有什麼不好?

休息是留給弱者的,失敗是一種選擇。世上萬事,成功是唯一結果,只不過有些人懶得去實現它。
生於憂患。有壓力才有動力,沒動力哪來的進步呢?每天我都給自己喝這種雞湯。

我第一次週六工作的時候,表面上我給同伴們抱怨這事兒,但其實內心裡,因為感到自己可以重要到被叫去工作,我內心狂喜。

哇哦,他們需要我吶,他們挺依賴我。
簡直太天真。像我這樣的胸懷大誌之人,加班加點簡直就跟嗑了藥一樣嗨到爆。

我力求高人一頭。我早起早睡,我驕傲;身處忙中還能游刃有餘,我驕傲——我簡直就是為競爭而生的。當然我也傻到認為我能把勝利收入囊中——是不是我們有時都這麼想?

「奇怪的遊戲,制勝的唯一法寶就是別玩這遊戲。」——《戰爭遊戲》(1983)

 

  1. 假設中失途

    工作中確實有我心儀之物,讓我能在紛紜諸事中常懷容忍。每當我想改變時,一種對失敗、對偉業、對搞砸美好事物的恐懼總是將我的這一念頭打消。

    有時可能還還好點兒。每當我想改頭換面時,我的職位就升了。離職率如此之高我卻比同事們幹的時間更長。諸任加身,升遷連連,我只能做到屈服現狀了,畢竟這個簡單點。

    雖然聽著很奇特不過坦白講,我還是會做白日夢,想著如果我甩手不幹消失在夕陽中。不過依我的事後諸葛亮之見,這不是個好兆頭。別隨便給人下定論,不過他們說慧眼識人靠經驗,而這點經驗也是慧眼未成之時積累起來的。

你做作過頭,其實也沒多壞。你坐立不安,這也正常。這山望著那山高。這種情況休個假就好了,只是臨時的不在狀態而已。
有時候我發現自己處於一種沒法發揮自己最好狀態的境地,糾結於自己不足以解決手頭的工作,而這個工作我認為能令自己有所進步,作為機會要僅僅抓住。不管是腦海中對自己的懷疑,還是加強這種懷疑的氛圍,總有一個聲音提醒我說:

難道你不高興?看看你身居高位。如果——沒有如果,別忘了,你純屬幸運才能到今天的職位。但是如果——沒有如果,你得懷感恩之心。你還不夠格呢,你連現在的這些都不夠格。
我像蝸牛一樣縮進殼裡,大口灌著毒雞湯,認為是努力工作方能證明我的價值所在。我全然忘卻自己為什麼要如此拼命,或者因何拼命。我唯一知道的就是,加油幹,加油幹,加油幹。

我把拼命工作當成了救生衣,彷彿因此我才不致沉沒。

傾盡全力不再變得平庸,卻正中平庸的窠臼。在激烈的商業競爭中,我就是失敗的那一方。

 

  1. 迷失自我

    我會不會已經黔驢技窮了?萬一在十年的聚會上我還是說著老掉牙的「想當年我是高管」云云,這難道就是我的極限了嗎?
    我的身份根植於這個公司。兩三年之後我接手了它。分身乏術,但後來我甚至不去想為什麼需要分身、如何分身。有時候我無精打采地醒來,甚至沒法起床,感覺身體被掏空。然後我就花一早上的時間數天花板上的洞,順便思考人生。

    我怎麼到今天的?我想要什麼?如果這就是所謂的成功,那它確實不值得這麼拼。也許我全錯了——我還年輕,我應該讓雄心壯志隨風而去然後準備徒步旅行或其他的什麼。是我不怎麼理性,對我所擁有的不懂得怎麼欣賞嗎?

    我厭惡回首過去,哪怕只是短短幾年。我精疲力竭,甚至對此一無所知。諷刺的是,儘管有腫瘤纏身,我的績效卻一點兒沒落下。作為高效執行者和完成者,我完全有能力繼續工作並出色完成。我對錯誤念茲在茲,督促不斷,對團隊,對自己。

    遠離你最初的人或事或地需要一段超常的時光。減持前進防止後退需要更大的力量來約束,尤其是當前路未卜的時候。

    在一次管理層會議上,當一位同事就一個項目詢問我的意見的時候,在明晰目標方面出現了問題。當時我聳聳肩表示無所謂,因為我的團隊無論就任何決定都能提供支持。這是冰冷的現實——我不在乎。

    我是否嘗試、代價幾何都不重要,甚至我是否優秀、是否參與、是否自信都不重要——顯而易見我所引領的生活方式再向前幾乎不可能,我贏不了。如老鼠賽跑般的競爭沒有贏家。其實因此我一直都……差強人意。

    差強人意,並不是足夠好——當我希望幸福希望滿意的時候。懷著明晰的目標和堅定的信念,我退出了。

    勇氣並不總是怒號。有時候它是一日將盡之時的低語,「明天我還會再試試。」——Mary Anne Radmacher

 

(本文經合作夥伴36氪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喪文:拼命工作很高尚?你只是被洗腦和犧牲了〉。)

延伸閱讀

蘋果 CEO 庫克給新鮮人建議:要遠離憤世嫉俗的人,別只為錢工作
【資深 HR 真心建議】不知道要選哪個工作?請想想:「五年後,你希望自己是什麼樣子?」
【從 Google 面試經驗反思台灣教育】Google 前實習生:面試過程中,主考官更在乎我的人品與工作倫理
西門子人資主管給畢業生的忠告:熱愛你的工作,不然就改變它,做不到就離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