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日本人愛吃罐頭,或是日本人做好罐頭這兩件事,可以說是人盡皆知了。我們可以看到日本這幾年罐頭的變革:想盡辦法把任何東西塞進罐頭。或許對日本人而言罐頭代表的是一種安定,一種安全的保存方式,所以他們願意買單所有塞進罐頭的東西。(責任編輯:林子鈞)

罐頭就是日本人的靈魂組成

看過村上春樹小說的讀者,應該都能體會到日本人對於罐頭的鍾愛,已經深深融入到了文化之中。平時在家可以吃三文魚、金槍魚罐頭,看望親朋好友可以送水果罐頭。
罐頭以其保質期長而備受日本國民的歡迎,尤其是作為應急食物,因為日本地震頻發,幾乎每家都會備著應急食物包,包括壓縮餅乾、罐頭等。在2011年的東日本大地震後,罐頭行業迎來又一春。

根據日本總務省的資料, 2010 年日本人每年平均花費 1896 日元(約 113 元)購買罐頭中占比比較高的魚類罐頭,2011年大地震後這一數字開始上升,2015 年變成了2155 日元(約 129 元)。

甚至日本還出現了一種罐頭吧,二十平方米的小店內,有300多種罐頭擺在木質的架子上,消費者按個人喜歡選擇罐頭,再來杯小酒,一人飲酒罐頭醉,享受下班以後的時光。如果覺得沒吃飽,這些罐頭吧還提供一些西餐和中國料理供選擇。

不少人,在家中也願意把罐頭當做下酒菜,用罐頭做成壽司等等。目前,日本的罐頭走兩種路線,一種是高級化,另一種是平民化,但都比以前的罐頭要健康了,不少罐頭公司如日本水產,都減少了罐頭中的鹽分。

在商店和街邊便利店,很容易就能找到約合台幣50元的便利罐頭;還有一種是和高檔洋酒放在一塊或者出現在罐頭吧等餐館的,價格在幾十塊甚至超過100元的罐頭,吸引喜歡採購洋產品的白領,而且這些罐頭通常都包裝的很美貌。

現在想談數位領導,對於西方企業來說,重點就只是「轉型」;但對於台灣來說,是「升級」加上「轉型」雙重議題。面對挑戰,你的公司缺少哪些數位發展 know how?立即參與調查,掌握升級商戰策略>>https://goo.gl/cOl4Y2

不管什麼東西,裝進罐頭裡賣就對了

罐頭是冷食,日本還有不少罐頭企業琢磨出讓罐頭自動加熱的方法。日清曾經推出過可以自動加熱的速食麵罐頭,真是厲害了,利用金屬氧化機制,能使罐內乾麵條在5分鐘內變熟,聽起來就非常適合懶人。

在日本,罐頭可不僅僅局限于普通的蔬菜魚類肉類,還會有一些非常非常奇葩的罐頭,這種罐頭不面向本土消費者,更多被遊客津津樂道。

富士山空氣罐頭,分為大中小三種規格,打開罐頭寫著「富士山禦守」或者「百歲長壽鈴」,可能在你還沒反應過來時,罐內的空氣已經悄悄與北京霧霾完美融合在一起了,淡淡的憂傷。

麵包、餅乾罐頭,將馬芬蛋糕或者奶香餅乾塞進罐頭中,保質期大概是3年,打開以後蛋糕還能保持原有的蓬鬆感,想一想還是挺可怕,不知道究竟放了什麼東西保持口感。

櫻島火山灰罐頭,原材料除了鹿兒島縣活火山櫻島的火山灰外,還有當地居民的苦惱。真是腦洞夠大,據說反響還不錯,推出後的第二年賣了近兩萬罐。

內褲罐頭,不僅出現在便利店裡,還有街邊的自動販賣機,據說是買起來比較方便的衛生,而且不尷尬,類似還有毛巾罐頭。日本人的腦洞還真是大。

《重慶森林》裡金城武飾演的何志武被女友阿may甩掉後,找了30罐5月1日過期的鳳梨罐頭。當年金城武還是個單眼皮的青澀少年,如今都是霸道老大叔了。但是,罐頭依然還在「保質」期內,也沒有如同臺詞一般過期。

台灣企業要如何像 AlphaGo 一樣走在時代最前端,趕上聯網時代企業管理先機? 6/16 經理人關鍵講堂解密:https://goo.gl/VJvqm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