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亞洲・矽谷投資長翁嘉盛:台灣最缺的不是資金,是獎勵投資的機制

由新政府督導的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有兩大核心:「面對在地」與「朝向國際」。台灣如果和矽谷的研發能量結合,加入矽谷的技術、資金和人才,就會形成一個具有高度創新能力、世界級的物聯網創新中心。

換言之,不是把台灣變成一個矽谷,而是把矽谷的能量與資源導回台灣。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投資長翁嘉盛在接受媒體專訪時曾說:「創新創業是台灣產業升級必須走的路,台灣的教育培育了很多好的人才,問題是台灣的環境對創業不友善。我們不可能移植矽谷的經驗,但至少可以把矽谷的天使基金、矽谷的人才帶回台灣。」

然而具體來說,亞洲矽谷計劃要成真,有哪些關卡需要突破?台灣投資環境又面臨哪些困境?由網路科技媒體 TechOrange 邀請、社長戴季全主持,召集工研新創群英會會長高繼祖、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投資長翁嘉盛,以及 AppWorks 之初創投合夥人詹德弘,三位一起對談,從他們個人不同的經歷,討論建立台灣新創天使生態圈的挑戰。

針對創業環境改變的觀察,走過半導體產業輝煌年代、同時參與過許多案子的詹德弘認為,法規制度的問題是造成新創公司生存困難的原因之一。他分析,一間公司員工穩定是重要的,過去股東分紅制確實能讓員工團隊共享公司成果,然而從 2007 年改成「分紅費用化」後,產業環境逐漸變成「有錢人最大」。這是因為對大公司來說,還能用發現金的方式維持員工的生活品質和動力,但新創公司做不到。這項衝擊導向鼓勵已經成熟公司繼續成長,新創公司的發展因此受限。

台灣新創投資每年至少要做  100 億美金

而從 1997 年就開始創業的高繼祖認為,他很佩服現在的創業家。和 20 年前不同,這群年輕人面對的是比過去更嚴苛的挑戰,包括中國崛起、全球化衝擊,但手上資源更少。政府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給這群充滿熱情的新創人才足夠的資金,給他們子彈。

新創界「錢不夠」當然是問題之一,政府如今在亞洲矽谷計劃一年投入 100 億台幣,但高繼祖說,這只是杯水車薪。以如今新創最蓬勃的以色列和中國為例,以色列政府針對新創的投資大約是一年 50 到 60 億美金,中國則是 500 億美金。針對前期、高風險新創投資,高繼祖認為,以台灣經濟體規模而言目標不能比以色列低,至少要做到中國的五分之一,也就是 100 億美金。然而根據創業投資公會 2015 年做的統計,政府如今一 年只投入 1 到 2 億美金,顯然還有很大空間。

而 100 億美金是怎麼估略出來的?高繼祖舉了 未來明星產業 Flexible Display(可撓式顯示器)為例,指出這項投資不是幾十億,而是幾百億台幣。政府需要帶頭承擔風險,讓企業有空間去發展。可撓式顯示器技術和未來趨勢穿戴式或自動化都有關聯,若能在這項技術上有所突破,台灣甚至也可以在蘋果供應鏈上占一席之地。

然而,新創界面臨最大的問題並不是資金短缺。三位與談人都提到,台灣真正缺乏的是一套吸引資金流入的 incentive(獎勵機制)。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投資長翁嘉盛在矽谷待了 30 多年, 當了 20 幾年的「天使投資人」,他提到最近回到台灣最常聽到的就是年輕人找不到資金,只能到香港、新加坡。

這證明台灣缺乏一個好的投資環境。他認為台灣必須建立起矽谷的「天使文化」。 過去創投年輕人普遍靠朋友或家人,背後風險是萬一失敗就「沒臉回去見人」,容錯率低。他提到 1997 年在美國投資的例子,指出美國稅法明文鼓勵投資小型企業,對投資人提供很大誘因。然而現在台灣缺乏好的獎勵機制,不論對投資人、天使而言,投資報酬率普遍低。

台灣的法規制度修改要盡快跟上

翁嘉盛強調,台灣的法規制度修改要盡快跟上腳步。這代表政府方面除了要擔任帶頭衝鋒的火車頭,也必須將不合理的障礙拿掉。詹德弘認為,服務業環節和國內行政法的執行是台灣目前最欠缺的部份。

以計程車為例,現在的車表十年才換 一次,上一次規範是 2014 年所制定。然而現在智慧型手機這麼發達,卻遲遲沒有人想到要開發利用手機當計費表的技術,證明台灣在 Mobile Internet (行動網路裝置)的技術上仍落後很多。另外,雙北市計程車規模世界名列前茅,如果這個部分的創新有做,是很有機會輸出的。另外就稅制來說,詹德弘認為不是在爭要拿多少減稅補貼,而是要去思考背後的邏輯:「如果設計是讓領現金報酬優於領股票的人、做財務性操作的人優於創業的人,就代表執政精神是不鼓勵創新創業。」

最後,針對台灣新創發展未來趨勢,翁嘉盛提到台灣新創團隊特質是勤奮、忠誠度高,教育水準也很高。然而我們過去太專注在硬體方面的發展, 例如半導體。台灣未來的方向應該是在既有半導體 優勢之上,去補足軟體方面以做到軟硬體整合。

詹德弘則認為台灣是「小國中的大國」,經濟體規模雖不比中國、美國,但拿台灣去和世界比其實基礎設施、教育、人才都不差。不過他也提到,台灣大學教育需要做很大改變,特別是現在科系分割的觀念太嚴重,缺乏跨科系的整合交流。

將「新創量體」當成 KPI

對於未來發展,高繼祖提到投資項目上「取代進口」永遠是最值得投資的部分。他舉台積電材料仍 90% 靠進口為例,指出若能結合國家級力量併購、整合半導體產業上游的材料、設備廠商,再結合原先半導體產業在全世界的優勢,台灣仍然很有機會。

然而,台灣還剩多少時間改變?三位都認為只 剩兩、三年。特別現在傳出 5G 技術 2020 年就 要成真,若不能把握住機會,台灣恐怕將永遠被甩在後頭。

高繼祖認為,現在開始算起到未來十年是台灣新創發展的機會,因為全球科技正以過去沒有的速度飛快演變中。他建議政府可以將「新創量體」當成 KPI,搭配工研院、資策會、政府和產業工會間的合作、軟硬體整合,台灣才有機會重新拿回「新創天堂」的名號。

——

延伸閱讀

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投資長翁嘉盛:取法矽谷精神,勇於嘗試、不怕失敗

亞洲.矽谷團隊專訪|Bezalel 倍加能,要創造一個沒有電線的世界

亞洲.矽谷|矽谷計畫執行長龔明鑫:提前布局,否則將與其他國家有「級距式」差距

亞洲.矽谷團隊專訪|IGcar 愛車友,讓愛車找到真心對待的車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