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矽谷|矽谷計畫執行長龔明鑫:提前布局,否則將與其他國家有「級距式」差距

隨著傳統產業的數位化改革趨勢漸盛,全球正面臨著一股新經濟成長。Google、Facebook 這類以軟體技術為主的科技公司崛起,甚至帶動龐大數位經濟商機。台灣政府已認知,過往製造硬體為主軸的經濟模式,已經無法支撐台灣未來二十年發展。因此,政府推出「亞洲・矽谷」計畫,幫助傳統產業智慧化轉型,並且培育國家的新創精神。

亞洲・矽谷政策基準,是利用過往代工、製造業優勢,透過計畫性的轉型,銜接目前時下正夯的物聯網商機。今年政府編列 113 億台幣預算,由 Top Down 的產業政策角度鼓勵民間與政府緊密合作,促動台灣產業轉型。

因應執行計畫,行政院在 2016 年底設立政策執行辦公室,由國發會副主委龔明鑫身兼執行長,汪庭安擔任副執行長,協同投資長翁嘉盛、技術長吳聰慶、法制長謝穎青、人力長蔡志宏、 行政長黃瓊雅等五位大將,一起推動計畫。

「物聯網」是現在也是未來世界趨勢

龔明鑫曾任台經院副院長,長期擔任政府經濟政策顧問,對於台灣的經濟發展有深刻觀察。他解釋,亞洲・矽谷計畫的推出,其實就是為了解決台灣產業發展碰到的困境。他觀察到過去台灣以配合國際大廠的供應鏈需求,做為主要生產模式。隨著環境改變,台灣需要為未來十年、二十年的經濟發展做考量。

台灣到底為什麼需要亞洲・矽谷計畫?沒有亞洲・矽谷,台灣經濟注定沒有未來嗎?龔明鑫指出,「物聯網」已經是現今世界趨勢,亞洲・矽谷計畫就是提前布局

根據國際調查中心估計,台灣預計在 2025 年 透過物聯網產生新台幣 4.6 兆到 9.5 兆元產值, 每年貢獻經濟成長率 0.9% 到 1.7%。要在十年後吃到物聯網商機,台灣一定得提前布局,否則到了 2025 年我們和其他國家的差距將會「級距式」拉開。

送博士生到矽谷當種子

對於新上任的科技部長陳良基提議「送博士生到矽谷」的計畫,龔明鑫指出伴隨數位經濟時代到來,對「人才」的需求也發生轉變。過去製造業時代需要的是低階、基層勞力,但現在需要的 是軟體人才、跨領域人才。

龔明鑫評估,台灣博士生約 5000 多人,其中 2000 人的工作是在做博士後研究。他認為, 這些博士生如果是在矽谷做博士後研究,一兩年後獲得的資訊和視野絕對跟留在台灣不同

他認為,送博士生到矽谷待超過一年或兩年, 不僅可以讓台灣了解矽谷將來趨勢,未來若將時間拉長到 4 年、8 年,培養出上千個在矽谷待過的博士生,這些人就是「種子」。不論他們留在矽谷或回來,效益都會比留在台灣好。

亞洲・矽谷中,企業才是主角

針對亞洲・矽谷計畫中政府扮演的角色,龔明鑫強調政府不是主導者、定義者,而是一個促成媒合的平台,政府提供需求,由企業提出企劃、政府來審核。例如去年由國發會成立的「亞洲・矽谷物聯網產業大聯盟」就是一個讓企業交流的平台,透過集體的力量將資訊「上下游」整合, 讓產業針對問題提出最佳的解決方案。

龔明鑫指出,既然是以企業為主角,企業最終當然也必須提出一個可執行的 business model。 他強調政府的角色是點出問題,讓企業提供方法來解決。這和過去從國家角度設定一個產業發展政策的內涵,然後用政策補助的方式去扶植企業有很大區別。

例如智慧物流概念,現在台灣已經有很多有趣的提案,但這些 idea 通常牽涉的不是技術問題, 而是廠商、企業間的協調。龔明鑫說,亞洲・矽谷執行中心的角色有點類似公會,都是在解決溝通問題,但不同地方在於執行中心背後是整個產業開發的願景和目標。

要讓台灣和矽谷「同步」

至於今年的亞洲・矽谷計畫,會先從哪裡開始?龔明鑫說,今年的示範項目會先從智慧城市開始。示範性計畫會從幾個大都會起步,例如六都加上新竹。未來目標希望透過將政府育成中心和民間加速器整合,讓北中南都有串聯的新創聚落。

而在國際上終極目標,則是要和「矽谷」同步。 現階段透過盤點找出有投資潛力的公司,未來則透過人才頻繁交流,讓台灣和矽谷間不再是過去接收訂單的關係,而是變成彼此綁在一起的合作夥伴。

從物聯網、培養跨領域人才、支持創新創業到 與矽谷同步, 亞洲・矽谷的野心很大,也讓我們看見政府不同以往只是蓋園區、撥錢補助產業的決心 。至於成果如何,則考驗著政府公務體系的執行能力,以及與民間協作的協調能力。

——

延伸閱讀

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投資長翁嘉盛:取法矽谷精神,勇於嘗試、不怕失敗
亞洲.矽谷團隊專訪|Bezalel 倍加能,要創造一個沒有電線的世界
【TO 直播】亞洲.矽谷|台灣硬體再升級,政府如何領導軟硬整合
【亞洲.矽谷直播現場】尋找創業新星!BEZALEL 倍佳能,席捲 Kickstarter 冠軍的台灣團隊


摩爾定律會被改寫嗎?

半導體關鍵一戰開打在即,台灣如何佈局國際分工優勢? 馬上報名 12/8《2019 未來科技展 》半導體論壇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