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l 聯手小米推出一款智慧型跑鞋,記錄下你所有走路、跑步的準確數據!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世上沒有永遠不虧錢的生意,過去我們看著 NOKIA 倒下,同為傳產這些公司心中的震撼一定要更高。這樣的心理讓他們維持跟小公司、創業團隊的聯繫,為了讓自己不離潮流。我認為這是個好的連結,因為雖然大公司是為了自利,卻也同時帶動了小公司的興盛。(責任編輯:林子鈞)

即便智慧可穿戴熱潮逐漸冷卻,也沒能阻擋英特爾跨界的決心,而這一次英特爾瞄準的是一款智慧跑鞋,並且拉上小米生態鏈企業潤米科技一起。

英特爾聯合小米生態鏈企業潤米科技發佈的這款 90 分 Ultra Smart 智慧跑鞋,最大的亮點就是 搭載英特爾 Curie 計算模組的首款量產智慧跑鞋 ,它所宣揚的是,通過科技發掘運動資料的價值,傳達一種健康管理和運動健身的方式。

搭載了英特爾 Curie 計算模組之後, 這雙跑鞋實現了可記錄和分析跑步、步行、騎行、爬樓梯 4 種運動狀態 ,使用者只需能夠通過智慧手機 APP 即時監測運動時的各項資料,充電一次續航時間維持 60 天。

小米、英特爾投資的慢跑鞋公司,一張晶片計算你一天運動量

作為小米投資的第一家生活消費品公司,早在 2016 年 3 月的時候潤米科技就已經上線第一代 90 分智慧輕跑鞋,Ultra Smart 作為旗下第二款智能跑鞋,與英特爾的合作前後經歷了 40 多人團隊的持續打磨。

在跑鞋的整個研發過程中,英特爾公司新業務部門副總裁兼總經理 Jerry Bautista 聲稱遇到了兩個突出的難點:

  1. 短時間如何解決可穿戴設備功耗的高需求;
  2. 要解決每個人的跑步姿勢和運動場景並不完全一樣的問題。

開潤股份創始人兼董事長范勁松也補充道,如何把這款產品跟使用場景高度融合有大量的挑戰。除此之外,與其他可穿戴產品不同,植入英特爾 Curie 計算模組的鞋底一直被踩著,而且要長期使用,會跟鞋子的磨合程度怎麼樣?精度、功耗的需求如何?都需要仔細推敲。

當然,談到晶片功耗、計算和動作感應,就不得不提及英特爾 Curie 計算模組。2015 年 CES,英特爾正式推出 Curie 計算模組,計畫借此全面進入可穿戴設備市場。這款紐扣大小的晶片包含一個 Quark 處理器、低功耗藍牙發射器、感測器和判斷不同運動動作的專用引擎。

Ultra Smart 智慧跑鞋搭載的英特爾 Curie 計算模組。

英特爾錯過了智慧型手機,這次他不想再錯過可穿戴

當時英特爾 CEO 科再奇賦予 Curie 計算模組的使命是,在 PC 市場占主導地位的英特爾錯過了智慧手機的興起,希望 避免在新興的可穿戴技術市場遭到同樣命運

為了佈局可穿戴,英特爾此前也用 Curie 計算模組玩了一把時尚,2016 年 9 月舉行的巴黎時裝周上,英特爾就聯合著名設計師 Hussein Chalayan,推出了科技感爆棚的 2017 春夏系列,其中的墨鏡就應用了英特爾新近推出的 Curie 計算模組,並且搭載了微型感應器,用來收集人體生理資料。

大公司創新不足,英特爾愛找小公司合作

與此同時,英特爾 持續與不少設計師和時尚品牌合作,把自家的 Curie 計算模組植入進去 ,但大多都是小眾品牌,再結合本次與潤米的合作,就衍生出一個問題:既然要做跑鞋,英特爾為何不乾脆與專業的跑鞋企業合作?

英特爾新業務部門副總裁兼總經理 JerryBautista 的答案是,大的品牌公司,步伐通常會慢一些,反而像潤米這樣規模小的一些公司擁抱創新很快,相對而言,傳統的公司更趨於保守,以保證既有的市場和和既有市場利益。

開潤股份創始人兼董事長范勁松對 JerryBautista 的觀點也表示贊同。當談到是否會與 Nike、Adidas、Under Armour 傳統大廠產生競爭時,范勁松完全不擔心,原因在於 Ultra Smart 並不是專業的跑鞋,而是一個城市休閒跑鞋。

在范勁松眼中,這個龐大的消費品市場,能夠突破一些傳統的玩法就是一種優勢,加上競爭對手都是非常傳統的模式,那麼這就給潤米和英特爾的跨界合作帶來巨大的機會。

所以,從這一次跨界合作也不難看出,潤米抱上了英特爾的大腿,而英特爾借助潤米玩了一把跨界思維,並且證實了 Curie 計算模組通用性與可擴展性,同時採集了英特爾稱之為「石油」的資料。

「創新」+「現在」才是最有價值產品,巴菲特幫可穿戴指引一條明燈

但一個問題是,智慧跑鞋在可穿戴設備領域是一種怎樣的存在?

Jerry Bautista 認為,智慧跑鞋只能算是智慧手環的補充,而不是一個替代品。言外之意,只要是能夠採集到資料的可穿戴設備,英特爾毫無保留的全收

事實上,早前英特爾中國區總裁楊旭就曾表示,英特爾會想法設法在資料層面動腦筋,並且拉攏各行各業的合作夥伴加入。

但其實,如果回顧智慧穿戴設備的歷史,2012 年谷歌眼鏡亮相之後,可穿戴設備作為智慧終端機產業的熱點旋即被熱炒,各路企業紛紛進軍,但隨後死亡潮來臨,一片狼藉。這是否意味著,經過幾年時間的洗禮,可穿戴設備本身就是一個偽命題?

巴菲特的做法和或許可以給可穿戴設備帶來了一個新的認知。

前不久,有消息稱巴菲特掌權的伯克希爾哈撒韋旗下的珠寶製造及分銷集團 Richline, 計畫發佈一款智慧首飾 Ela,當時媒體大多解讀為巴菲特試圖通過一款智慧珠寶進入可穿戴行業,可穿戴的春天莫非要來了?

但事實證明, 巴菲特相中的並不是可穿戴設備,而是具有科技附加值的珠寶 。那麼,反過來思考,假如我們把隨身穿戴的戒指、耳環、甚至衣服、腰帶,都賦予科技的含量,那麼這些物件就直接升級為智慧可穿戴設備了,並且與使用者形影不離,隨時獲取人體各項資料。

這也意味著,真正的智慧穿戴設備一定是不會給使用者增加額外負擔的,核心在於科技如何融合在本身就有使用價值的物體上。


我們正在找夥伴!

2019 年我們的團隊正在大舉擴張,需要你的加入跟我們一起找出台灣創新原動力! 我們正在徵 《採訪社群編輯》、《助理編輯》,詳細職缺與應徵辦法 請點我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