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蘋果的事業也要做到太空去了?彭博社報導Google衛星計劃的主管跳槽到蘋果研發衛星計畫。這篇文章從這跳槽的兩位專家背景及蘋果開發航空項目可能的佈局做了說明。(責任編輯:黃筱雯)

蘋果可能要研發聯網衛星或航天器了,而且有較為確鑿的證據。

早上這條由彭博社放出的爆炸性信息,讓蘋果公司繼無人車與AR技術的又一個產業探索計劃露出了水面:

Google內部衛星項目的兩位高管被蘋果悄然挖走。

其中,John Fenwick曾是Google航天器項目的負責人;而Michael Trela,則是Google前衛星工程項目的帶頭人。

據消息人士透露,兩人已經在幾個星期前到蘋果「報到」。而他們所要彙報之人,正是當年在Google旗下的智慧家居項目Nest最為動蕩時期「出走」的前員工Greg Duffy。

對於這個消息的曝光,包括蘋果、Google與三位當事人均採取「不予回覆」的應對方式。

但這不妨礙我們通過這幾位專家的背景及蘋果近年來的動作,來繼續尋找更多關於蘋果要進入太空領域的「蛛絲馬跡」。

三位技術專家的「動蕩背景」

三個人中,大概被科技圈熟知的應該是Greg Duffy。

作為攝影鏡頭製造公司Dropcam的聯合創始人,他在2014年6月公司被Nest收購後,就隨公司一起加入了Google。

然而,讓這位Google老將真正曝光於公眾視野中的,卻是其在今年1月選擇離開Google後,公開批判Nest「不作為」的犀利言論。

在悄無聲息地加入蘋果後,Duffy的具體職位非但沒有曝光,其LinkedIn上最後的職位更新時間也僅停留在其進入Google工作期間的2015年9月。

Greg Duffy的CEO

直到最近,才有消息人士透露,原來Duffy一直在蘋果內部領導一個秘密項目,並向蘋果硬體與AR技術團隊的負責人Dan Riccio直接彙報。

當然,兩位技術專家的背景也頗有些複雜。

Fenwick與Trela都來自於衛星影像創業公司Skybox Imaging。前者是公司的創始人,而後者則是Skybox的第一批外部雇佣員工之一。

2014年,Skybox Imaging被Google以高價收購後,發展地其實並不順暢。

即便Google曾請來航空界經驗豐富的老將Greg Wyler來主導這一塊業務,但後者僅呆了幾個月,便離開Google創建了自己的衛星聯網公司OneWeb。

進入2015年,Skybox的境遇更是令人唏噓。被Google更名為Terra Bella後,這家曾經的明星創業公司便被很快賣給了自己曾經最大的競爭對手——Planet Labs。

至此,Google的「衛星聯網事業」基本宣告死亡(但氣球聯網仍然算是生機勃勃),但與此同時,也不死心地一口氣向馬斯克的航空航天公司SpaceX投資了10億美金。

所以,從某種程度來看,兩位技術專家的離開,其實是一種「重新尋找出路」的選擇。

蘋果真的要做衛星?

蘋果的謀求航天器市場的苗頭其實出現在2015年。

在那一年,蘋果低調地收購了一家名叫Aether Industries的空間技術創業公司,甚至連知名的投資數據庫Crunchbase上都沒有任何相關記錄。

而這家公司的「殺手鐧」便是一種近空間技術,包括無人機、高帶寬無線電收發器與高空懸浮氣球的核心技術都與其密切相關。

看到這裡,你是否覺得眼熟?

沒錯,Facebook的聯網無人機Aquila就是一種近空間航天器,而高空懸浮氣球也是Google熱氣球聯網原理的重要載體。

因此,我們可以猜測,無論是做衛星還是做氣球,亦或是無人機,蘋果都可能是為了「聯網」這個目的。

此外,蘋果與波音公司於去年傳出的「緋聞」也一度讓人們懷疑蘋果正在「覬覦」航空航天市場。

根據波音去年上報給美國證監會的一份文件顯示,公司已經擬定一份詳細的衛星聯網計劃——通過發射1000枚近地軌道衛星,為更多地區提供寬帶接入服務。

而去年就有相關人士透露,這家航空巨頭正在秘密與蘋果進行接洽,說服後者成為這個項目的投資者之一。

但是,這枚「信息炸彈」很快就因「毫無後續進展」而被蘋果其他勁爆的消息所湮沒(譬如無人車)。

然而,就在上個月於華盛頓舉行的2017衛星大會上,一位名叫Tim Farrar的衛星與電訊分析師卻在自己的博客上透露了一個驚人的消息:

有業內人士已經了解到,波音的這項計劃恰恰就是由蘋果投資的。
對於這個消息,波音公司當然也選擇保持沉默。

雖然目前仍不清楚雙方是否達成了一致,但可以確定的是,蘋果早已有意向進入衛星發射領域。

而當下,隨著兩位頂級航天專家的加盟,蘋果將正式邁入「衛星(航天器)設計、制造與運營」這個昂貴的圈子,幾乎是一件板上釘釘的事情。

沒錯,蘋果很可能將與Google及Facebook成為「同僚」與「競爭對手」。

做衛星(或航天器) 生意,蘋果是不得已而為之?

從目前來看,眾多科技公司與傳統通訊企業在這個圈子裡發力的模式有兩種:

  • 利用衛星或其他航天器收集圖像;
  • 用航天器讓更多偏遠地區接入互聯網。

根據我們剛才的分析,蘋果很有可能是第二種,與Google及Facebook基本一致:

如果謀求的是「近地空間技術」,其目標很有可能也是「連接那剩下的數十億還沒有上網的人群」。

那麼,為什麼要謀求剩下的那幾十億用戶?對於包括Google、Facebook及蘋果的任何一家公司來說,這都不是一項單純「為人類服務」的事業。

早在2016年,庫克就一直在暗示,蘋果智慧手機銷量在其全球主要市場幾近飽和的同時,第三世界國家是其不得不開辟的市場。

當然,即便知名風投機構 Andreessen Horowitz 的分析師 Benedict Evans 曾公開表示,這些國家並不是蘋果高端手機的目標用戶(與此同時,iPhone在印度等國家的銷量也不是多麼亮眼),蘋果也會「不得已而為之」。

在沒有一個可以代替iPhone的蘋果產品線出現之前,只有主動開辟新的手機市場,才有機會占領市場;有了聯網,才有用戶數據,有了用戶數據,才機會談後續賺錢服務。

利用衛星為各地提供聯網服務,這不是一個單純的用衛星賺錢的問題,而是又一個類似於「搶占入口」的問題。

而目前在這樣做的,絕對不僅僅是Facebook、Google、蘋果這幾家聰明的科技巨頭。包括美國四大通訊運營商、波音等航天巨頭在內的製造企業也在做著類似的事情——為偏遠地區研發比現有蜂窩系統有更快的寬帶傳輸速度,降低信息傳送的滯後性。

當然,也有業內人士認為,蘋果雇佣兩位Google專家的「醉翁之意」也許不在於衛星市場。

華爾街日報的一位航空分析師表示,其目的可能是研發一種能夠更快捕捉陸地信息(圖像與數據),並可以實時更新地圖數據的無人機,以替代自動駕駛汽車目前必須配置的攝影鏡頭與傳感器。

也就是剛才提到的第一種情況。

當然,這個說法也與Duffy的工作背景相契合,其曾經創建的攝影鏡頭技術公司Dropcam就是以研發可貯存圖像與影片的互聯網安全攝影鏡頭起家。

而Fenwick與Trela曾效力的Skype Imaging,其主要業務與這個說法也有吻合之處——靠開發小型衛星來拍攝高清的地形地貌,然後為企業提供人均分布情況、購物習慣等分析服務。

但是,無論是造衛星或其他航天器用於聯網,還是制作無人機來捕捉圖像,都意味著蘋果將走上一條注定不會順暢的道路。

衛星咨詢公司TelAstra的首席執行官Roger Rusch就表示,沒有誰能完全保證蘋果會參與波音的衛星計劃:

「看看有多少衛星創業公司破產或遭遇了其他的沉重打擊,你就知道這條路不好走。」

沒錯,這不單單是錢的問題(蘋果手裡的現金有2800多億,錢倒是足夠了),還有難以突破的技術瓶頸與複雜的市場及政府關係。

在進入21世紀前後一段時期,曾出現過一批雄心勃勃要搶占太空市場的衛星創業公司,但其結局卻讓人扼腕嘆息。

譬如90年代最有名的衛星創業公司之一Teledesic,在10年前就主動放棄了衛星聯網業務;而衛星通訊企業Iridium LLC,也在1999年申請了破產保護。

再譬如,經歷過一段創新低谷時期、在近年來屢敗屢戰的Google。

但是,有SpaceX的成功與Google的教訓在先,一向謹慎的蘋果在這條路上或許會走得「亦步亦趨」,但卻可能在衛星市場摸索出一套風險更小的解決方案。

每一個新探索注定困難重重,但卻值得去「失敗」一下。

延伸閱讀

蘋果共同創辦人預言 2075 年:這三家公司會更強大、人類將移居火星
傳蘋果或以 6 兆台幣收購迪士尼,復仇者聯盟的英雄們都要拿 iPhone 了?
【馬斯克說到做到】SpaceX 達成首次火箭重複發射,未來便宜去太空變得有可能
【事業做到太空去】公司成立 16 年,貝佐斯的 Blue Origin 終於拿到第一筆訂單!

(本文經合作夥伴36氪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蘋果真的要造聯網衛星了, 這究竟是谷歌式大膽探索, 還是不得已而為之?〉。)